Blog

「嗡……」


這刀光便是徑自朝著那一粒沙子斬去!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驚天動地的一道刀光,掠過虛空,精準無比的切向這一粒沙子!

當這刀光浸過這沙子的瞬間,便看到新月一般的刀光之上,出現了一道極細的缺口,這細小的缺口就是被那一粒堅固到無法想象的沙子硬生生崩出來的!

這刀光掠過這一粒沙子后,便是迅速的遠去,恐怕穿越大半個星空,穿透萬千顆星辰,刀光的余勢才會漸漸地消散……

而這一粒沙子,依舊漂浮在原地,緩緩地旋轉。

這玄魔天尊的臉色有些掛不住了,堂堂天尊,竟然拿一粒沙都沒有辦法,這簡直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他原本還想再試一次,但卻另有天尊站了出來……

在場的天尊們,便是一個接一個的嘗試碎掉這一粒沙子,但是窮盡這些天尊各種能力,還有各種因果律,但沙子還是那一粒沙子。

仙府之中的羅征和熏,這時候的震驚程度可不比那些天尊們輕!

一直以來,羅征的確將仙府視為自己最大的依仗,遁入仙府,是羅征最終的一條退路。

但這仙府能夠抵擋天尊的攻擊,羅征卻是未曾想過。

面對這些天尊的攻擊,一開始羅征還十分緊張,但目睹這些天尊們施展出各種強大到他無法想象的手段,這仙府依舊紋絲不動后,羅征這才明白。

自己還是小瞧了師父,小瞧了這座仙府的來歷……

雖知道師父乃是超越天道的人物,這仙府必然也是超越天道之物,但羅征自然不曾想過,仙府會如此堅固。

那麼這天道之上,該是一個何等恐怖的世界?師父的修為,又是何等的強大……@^^$

無法想象……

羅征的思維再度一轉,當初帶走羅嫣的那位青年人!

籃壇紫鋒 即便是熏也是仰望的存在,熏真正的實力堪比天尊,那麼那位青年人的實力則遠超天尊。

超越天道,真神……

羅征的心中赫然得出了這樣一個結論,嘴角卻是不知覺的流露出一絲苦笑,想要再度見到羅嫣,這一條真的任重道遠。!$*!

熏卻是靜靜的漂浮在羅征的身邊,那雙靈動的雙眸之中亮晶晶的,心中除了震撼之外,也是十分興奮!

她比羅征的見識廣博,也知這仙府的不凡,不過她終究不是這仙府的主人,對這仙府的強大心中也無法準確的估計,眼下看來,這仙府之強大,也超出了她的預計之外。

仙府之外,那二十多位天尊動用了數種方法,依舊無法撼動這一粒小小的沙子。

他們這才明白,此前的威脅是多麼可笑……

這羅征就這樣躲藏在其中,他們就完全無可奈何!

瑤默默的注視著那一顆沙子,捏著聖雷鏈錘的手微微晃動了一下,但隨即還是放棄了。

這麼多天尊都試過了,她藉助信仰之力爆發出來的威力恐怕比這些天尊要強那麼一絲,但想要撼動這一粒沙子還是不可能……

瑤的眼中流露出一絲不甘心,熏在無意中暴露自己的方位,等於提前結束了這場貓捉老鼠的遊戲,對她來說乃是一個絕佳的機會,只差一步就能將熏徹底的滅殺,那麼她一統妖夜族的野心也沒了後顧之憂。

但萬萬沒想到,就因為這一座仙府,這一粒小小的沙子……

「若是放過這羅征,日後熏與羅征憑藉這仙府……」她思索之際,心中驟然升騰起強烈的危機感,瑤不知道這仙府的底細,可是迄今為止這仙府的表現已經遠超她的想象,這羅征憑藉這仙府的資源,實力也會飛速提升。

若羅征突破界主修為,承載天命,熏也恢復實力,那麼她的下場可想而知!

「不行,今日一定要碎掉這空間法寶,」在危機感的催動之下,她也揮舞著聖雷鏈錘,砸向了那一粒沙子……

一天之後,諸多天尊依舊盤踞在此處,注視著這緩緩旋轉的一粒沙子。

現在最為吸引他們的已經不是天命之冠了,而是這座仙府,這個詭異到了極致的空間法寶!

除了運用自己最為擅長的手段之外,一些天尊也利用了其他的手段,例如一些本源法則奧義,以及非常特殊的因果律等等,總之各種詭異奇葩的手段都用過了,最奇葩的是還有天尊竟然還用下毒的手段。

給一粒沙子塗毒,羅征也是驚呆了,雖然天尊用毒,自然比普通的界主厲害,可是這毒藥能夠蔓延到仙府中么?也是這一粒沙子,將這些天尊們逼迫的夠嗆!

這一天的時間,再度聚集了數位天尊,天尊的數量已經達到了三十位。

這些天尊來自於寰宇中的各個種族,代表的是各自不同的勢力。

「嗡嗡嗡……」

隨著一道光線慢慢的凝聚而成,便是又出現了一位天尊。

前夫纏婚:寵妻快上位 當這位天尊出現的瞬間,其他種族的天尊的臉色再次微微一變!

眼前出現的這一位天尊,外表看上去是一位人族男子,但他們卻知道,這傢伙並不是出自於人族三大勢力,這傢伙來自於天位一族!

這個種族其實是諸多種族的混合體,不過無論是人族,還是其他種族,想要加入天位一族必須要經歷換血,才算是真正的天位一族族人。天位一族的數量雖然不多,但每一位的實力都不弱,即便是在天尊這個層面,天位一族中的幾位天尊,同樣也是無比強大。

關鍵是,什麼事情有天位一族的參與,必定會變得更加麻煩,這個種族在強大之餘,也是一個絲毫不講道理的種族。

「青靈天尊……你們天位一族,也要參與其中分一杯羹了?」玄魔天尊看到這青靈天尊,便是冷笑道。

天位一族有容乃大,寰宇萬族來者不拒,但偏偏與魔族的關係非常差。

青靈天尊淡淡的忘了玄魔天尊一眼,卻是說道:「參與其中?分一杯羹?」他搖搖頭,「錯了,我天位一族可是一直參與其中,至於分一杯羹,這種說法就更談不上了。」

「什麼意思?」玄魔天尊問道。

其他的天尊聽到這話,臉上也流露出奇怪之色。

青靈天尊便是指著那一粒沙子,這便是說道:「這空間法寶中的那位青年,原本就是我天位一族的人。」

聽到這話,在場諸多天尊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你說是你的族人,那就是了?嘿嘿,我還說,這人族小子出自我魔族呢!」玄魔天尊冷冷一笑。

其他幾位天尊也紛紛附和起來,不管羅征是否屬於天位一族,這些天尊們也不會選擇相信青靈天尊的話。

青靈天尊神情依舊平淡,臉上沒有任何多餘的表情,「羅征已經通過我天位一族的測試,他擁有金色天位的至高封號,對於我天位一族來說的意義非凡……」

聽到金色天位的封號,這些天尊們臉上微微流露出一絲驚訝之色,不過這驚訝之色很快隱去,金色天位固然是少見至極,這一個衍紀僅僅只出現過幾次而已,但以這些天尊們的見識,也不至於讓他們太過於震驚。

何況鬼知道這青靈天尊是不是胡扯?瞎編個理由,這仙府中的人族小子就是他要帶走的人?順便再將天命之冠和這空間法寶帶走?這就是做夢吧?

「即便是金色天位又如何?」其中一位天尊如此回道。

意識到這些天尊對自己的敵意,青靈天尊卻是淡淡一笑,「你們不用緊張,我來並不是與你們爭搶天命之冠,這天命之冠固然重要,但我天位一族並未放在眼中!」

一位天尊聽到這話,便是冷哼一聲,「故作清高,那你來幹什麼?」

這天位一族在寰宇之中處事十分詭異,其他的種族都是為了自己的種族延續,擴張而努力,但是天位一族卻並不在乎這些東西,這個種族經常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不談這個種族在寰宇中的某些瘋狂舉動,在偶爾的情況下,他們甚至會讓出幾個大界,分給其他種族……

青靈天尊卻是淡淡的說道:「我來是有一句話送給諸位。」

「什麼話?」暗魔老怪問道。

「誰敢殺羅征,我天位一族必誅殺他,即便是天尊,一樣殺,」青靈天尊的聲音飄了過來。

惡魔總裁的寵物老婆 在場三十多位天尊微微一愣,隨即臉上就泛起了怒意。

「青靈天尊,你還沒有這個實力吧?」一位天尊冷笑道。

「莫以為這寰宇屬於天位一族了?還能主宰我們的生死?」又有天尊冷聲說道。

殺死一位天尊,絕非那麼容易的事情,天尊與天尊之間的戰鬥曠日持久,對十萬大界來說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兩位天尊鬥法之下,往往會有無以計數的生靈隨之陪葬!

青靈天尊聳聳肩膀,「老族長然我帶的話。」

老族長……

這話一說出口,諸多天尊頓時沉默了。

天位一族的老族長,乃是與人族三大勢力的領頭人,神諭天尊,原罪天尊,雷法天尊,以及妖夜族的無念天尊,魔族的魔始天尊一個等級的人物。

這些天尊也是寰宇中僅有的幾個上位天尊。

青靈天尊也不看這些天尊的臉色,繼續說道:「第二句話,是帶給羅征的,」說完之後,他便是望向那一粒沙子,隨即淡淡的說道:「老族長說了,有時間去一趟本族,最好是圓夢戰場開啟之前,老族長有重要的事情找你。」

說完之後,青靈天尊淡淡的瞟了一眼在場的幾位天尊,身影化為一點點光線,便是消散在眾人面前,這傢伙竟然是真的走了……

不過天位一族的脾氣向來如此,在場的諸位天尊也是習慣了。

老族長說不可殺羅征,不殺就是了,也沒什麼大不了,天位一族的老族長來歷太過於神秘,為了擊殺羅征惹上天位一族可不是什麼明智的事,但也不代表諸多天尊就真的嚇住了。

只是這些天尊的目標乃是天命之冠和仙府,至於羅征的性命……他們原本也沒什麼興趣。

可是在這一刻,瑤的臉色就更加難看了。

不殺羅征,又如何滅殺熏?

妖夜一族雖然與天位一族關係歷來不錯,妖夜族中將近三分之一的天才,在功成名就之前都會接受天位一族的測試和試煉,一部分迴流到妖夜族內,另外一部分則留在了天位一族……

若是她將羅征殺了,這事情恐怕會變得更加微妙,一時間瑤似乎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

「喂,人族小子,你聽到了么?天位一族保你一命,你還是乖乖從這仙府里出來,我們可以饒你!你若是不出來,我便是掐斷天地元氣,將你困在其中百萬年!你一個神海境武者,壽元活不過十萬年,我看你如何應對!」一位天尊便是如此威脅道,雖然天位一族警告了,但想讓這些天尊放棄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們擁有無盡的時間跟羅征耗在這裡。

「嘿嘿,真以為天位一族一句話,我們就怕了?」玄魔天尊臉上卻流露出不屑之色,「人族小子,我就看你能在裡面縮到什麼時候!」

然而,就在兩位天尊的話音剛落,仙府之中的羅征的臉上流露出一絲冷色,便是對旁邊的阿福說道:「先前我還有些遲疑,既然這些傢伙死不悔改,就按你說的去做吧!」

阿福淡淡一笑,「主人也是太過於慈悲,死幾位天尊而已,不值一提,何況多出來幾個天命之冠……接下來的事情恐怕會更加精彩。」

他話音剛落,這一粒沙子之中,就有一道光帶飈射而出,速度之快,即便是天尊也有些反應不過來!

(今日兩更>_<大家勿等) 這一條泛著黑白兩色的光帶,幾乎是在一瞬間揮舞而出,它蔓延的速度已經超越了時間的極限!

等到天尊們反應過來之際,這一條光帶已經將五位天尊鏈接在了一起……

在場的天尊們愣愣的望著這條光帶,似乎還有些沒有回過神來。

仙府之中,這一條光帶,正是從中央的亭台之中釋放而出,正是當年羅征第一次闖蕩仙府,無意中觸發的絕命亂斗!

被這條光帶鏈接的生靈,最終只能夠活下一人!

「這絕命亂斗,對天尊也有效么?」羅征望著仙府之外的那一條光帶問道,當初羅征進入這涼亭中,可是與一群照神境的武者被鏈在了一起,照神境武者無法掙脫,難道天尊也無法掙脫?

阿福淡淡一笑,「為什麼無效?區區天尊而已,不過是承載了一道天命,他們一樣逃不過!」

「區區天尊……不過是一道天命……」聽到這話,羅征也是有些無語,聽阿福的口氣,這也太不將天尊當一回事了。

「對,這天命也不過是寰宇中的因果律,絕命亂斗中蘊藏的規則,嘿嘿,這幫天尊若能掙脫,那真是算他們厲害了……」阿福的神色無比輕鬆,似乎根本不擔心這絕命亂斗被掙脫一般。

鳳諭:傾城醫女 被絕命亂斗連接的五位天尊,分別是魔族的暗魔老怪,妖夜族的碎影天尊,還有止水天尊,以及其他兩位天尊。

此時此刻,這幾位天尊臉色淡然,那碎影天尊臉上還流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這光帶,似乎是一種束縛,我能感覺到,它在傳遞某種意圖。」

「讓我們彼此之間廝殺,只能夠活下一人?」暗魔老怪微微一愣,臉上隨即流露出一絲冷笑。

「真是滑稽!」止水天尊輕輕一揮手,便是一道水波紋輕輕蕩漾,那一道水光便要將這光帶直接剪短……

然而這一片水光漫過,光帶依舊是光帶,水光依舊是水光。

「嗯?」止水天尊的眉頭微微一皺。

其他幾位天尊也各自施展手段,但這一道不過二指寬的光帶,似乎並不承受任何攻擊,始終將五位天尊鏈在一起!

在場的天尊們,臉上也流露出怪誕之色,但這些天尊們依舊沒有將這光帶當一回事,在寰宇之中能夠威脅到他們性命的事情太少了,他們可是站在萬物頂端的生靈!在寰宇之中,除了天尊與天尊讓天尊隕落之外,也只有少數幾隻超級神獸能夠威脅到他們的性命。

但是現在,無論他們施展什麼手段,這黑白雙色光帶依舊散發著淡淡的光暈,沒有任何能量波動傳遞出來,也沒有任何反應……

那暗魔老怪到底是壽元最為悠久的天尊,他也是第一個意識到不妙的天尊,眼下他身形一閃之下,試圖來開一些距離,但鏈在他身上的那條光帶也隨著他延伸,拉長……

「絕命亂斗,束縛的範圍是百里之內,他……離不開百里的範圍,」阿福望著天空上的暗魔天尊淡淡說道。

百里的距離,對於天尊來說不過就是邁出一步而已!

當暗魔天尊這番衝出百里的距離之後,詭異的一幕出現了,自那光帶之中驟然出現一道巨大的力量,竟然將暗魔天尊給拖拽回來。

暗魔天尊的臉色一變,他可是清楚自己的力量有多大,若是全力爆發之下,他一拳可以輕鬆砸碎一顆星辰。

但此刻的暗魔天尊,無論如何掙扎,都無法衝出百里的範圍!

當他被拖拽回來之後,便是微微醞釀了一會兒,雙目再度圓睜,一股恐怖到極致的力量再度從他體內爆發。

這股力量,足以將小半個大界砸碎……

但當他衝出百里範圍后,最終的命運依舊是被拽回來!

在這絕命亂斗之下,一百里就成為了這五位天尊的因果律,甚至比因果律還要強大的規則,無法違背,不可能飛掙脫!

看到這一幕,剩下四位按兵不動的天尊,此刻的臉色也有些慌張了!

那碎影天尊以及止水天尊,還有另外兩位天尊同樣也是向不同的方向邁步而出!

同樣的一幕,再度出現在其他四位天尊身上。

百里的範圍,就是一道雷池,他們再也無法逾越一步!

「呼呼……」

五位天尊再度聚攏,彼此從對方的臉上看到一絲驚駭之色。

他們承載天命,代表的是寰宇中的至高因果律,可是這一條光帶已經凌駕在他們之上,超出了他們的認知和想象了,這到底是什麼力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