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嗯。」董晚霜點了點頭,說道:「當時看到公子準備成功,我就將喜訊給幾位姐姐傳過去啦,她們應該再過一會就趕到這裡了吧。」


話音剛落,洞府外就傳來一陣腳步聲,片刻后,夏輕舞、夏輕初、董晚霞三人齊齊湧入洞府當中,看到楊鳴笑吟吟的坐在椅子上,這才鬆了一口氣般,夏輕舞更是笑著說道:「看來你這次突破還是挺輕鬆的嘛!」

原來,突破元嬰的劫雷一向比較強大,因此十位金丹巔峰修士頂多也只有一兩人能成功突破罷了,而許多修士即使成功突破元嬰,也會在劫雷之下身受重傷,需要靜養數年時間方可康復,像楊鳴這般,突破元嬰成功之後卻渾身毫髮無傷的情況實在是太過少見了。

「呵呵,輕鬆倒也並不輕鬆,那劫雷還是頗為強大的,不過你們的夫君身體強壯,也不是那麼容易受傷的啊。」看到三女關心的神情,楊鳴忍不住起身拍了拍胸脯說道。

似乎「身體強壯」這幾個字讓幾女產生了歧義,紛紛臉色微紅的白了他一眼,只有董晚霜還一副懵懵懂懂的神情,看到這幅模樣,楊鳴更覺好笑,忍不住伸手在董晚霜的頭上摩挲了幾下。

也許是楊鳴剛剛渡劫成功,也許是這大半年的時間之中四女相處的極為融洽,總之,接下來楊鳴和四人在洞府之內很是融洽的交談了兩個時辰之久。

而這一番交談,也讓楊鳴對炎黃神殿以及華夏商會當前的局勢都有了詳細的了解,可以說,目前華夏商會已經滲透到了周邊的三十餘個王國與五大皇朝之中,至於炎黃神殿,則繼續積攢力量。至少,當前的黑水皇朝一片平和,唯有萬象谷仍是讓神殿方面有些水潑不進,但因為沒有楊鳴的指示,神殿也就並沒有採取什麼措施。

「這萬象谷究竟實力如何?」聽到如今的神殿竟然還奈何不得萬象谷,楊鳴不禁好奇的問道。

「其實這萬象谷實力倒是一般,只有三位元嬰中期修士罷了,不過這萬象谷的護宗大陣卻是其宗門創派祖師,一位化神期高級陣法師所留,據說沒有化神期的實力,根本無法攻破此陣。即使經過這一千多年的侵蝕,此陣最少也要三位大修士聯手方可攻破,這也是為何這萬象谷一向超然物外的原因了。」聽到楊鳴詢問,負責此事的夏輕初輕聲回答道。 茫茫海域之上,三十六道金色光柱屹立,儘管每一道金色光柱僅有百丈大小,但卻給每個觀之之人一種恢弘磅礴之感。

此時這三十六道金色光柱彼此之間相互呼應共鳴,有金光波紋橫向擴展而出,以三十六道金色光柱為基點,將中間的海域隔絕開來。

這片被隔絕開來的海域,正是鎮封著巨大心臟的血色島嶼所在的海域,原本這座血色島嶼是隱藏在海域之下的,但因巨大心臟幾乎要破封而出而浮現至海域之上。

與此同時,血色島嶼對應的高空之上,有三道身影憑虛凌立。

三道身影,皆為鬚髮皆白的老者,儘管身上沒有散發出絲毫的修為氣息,但任憑海風狂嘯,一旦接近他們周身三丈之內,就會被消弭於無形。

「想不到,從古傳承至今的使命,竟是在我等三人身上結束!」

「至少從今之後,不再有誰為保火種不滅,而奉上一生了!」

「我們開始吧!」

看著下方血色島嶼上的巨大心臟,三道身影深邃的目光中,皆是露出了一抹唏噓之意,只是簡單交流了片刻。

隨後,從三人身上各有一股排山倒海的氣勢跌宕而出,遠遠不是元嬰境的修士所能比擬的。

緊接著,三人的身上爆發出耀眼的金色光芒,而他們的雙目之中亦有金色光點映現,如同兩點金焰一般跳動著。

金色光芒中,隱約得見三人手中的印訣有序而迅疾的捏動著,直至他們周身的金光越發耀眼,完全遮蔽了身形。

當金光耀眼璀璨到某種極致時,驟然燃燒了起來,並於剎那間黯淡了下去。

最終,當重新看到三道身影時,他們已化作三道虛幻的光影,而在他們原本腹部丹田之處,則是各自有一朵金焰在搖曳著。

三道虛幻光影目光遙望向茫茫海域,在一陣海風吹來中,扭曲凝作一點金光,也融入進了金焰之中。

這最後融入的金光就彷彿三人最後的一道印訣一般,促使三朵金焰騰騰燃燒起來。

三朵金焰燃燒中,各有十二枚金光符文浮現,並直接從燃燒中的金焰躍動而出,向著屹立在海域上的三十六道金色光柱飛射而去。

下一息,隨著三十六個金光符文化入,三十六道金色光柱猛然一顫,緊接著從光柱頂端各有一片金光蔓延而出,與燃燒中已經凝為一體的金焰交融。

金光與金焰交融中,一面虛幻的鏡子出現,正對著下方的血色島嶼。

演變到了這裡,以血色島嶼為中心,三十六到金色光柱開始收縮,上方的虛幻鏡子則是以相等的速度向下鎮壓。

也不知巨大心臟對危險的感知遲鈍還是其它,任由封印它的大陣演化完成,才忽然爆發,儘管血光盈滿這處被隔絕的海域,但根本無法突破出去。

更是在金色光柱的收縮中重新被擠壓了回去,而金色光柱越往裡收縮,則逐漸變小,但光柱相連之間的光幕則是進一步變厚。

同樣的,虛幻鏡子在緩慢朝下鎮壓中,也逐漸變得越來越凝實起來……

沒有什麼波瀾出現,血色島嶼包括上面的巨大心臟,就這樣被再次鎮封了起來,並消失於茫茫海面之上,引起海域劫難的源頭,似乎就這麼平和的被解決掉了。

不過,劫難的源頭看起來是已經解決了,但其造就出來的血光怪人,依然還在進一步侵蝕著隱海海域。

……

某座孤島上,離央同蘇風逍兩人目睹血色島嶼以及上面的巨大心臟被鎮封后,面上的神色一松,隨後便直接在原地打坐,以恢復在之前支援最後三座島嶼時留下的暗傷以及靈力損耗。

他們兩人原本是與那卓烏分為一組的,不過在幫助啟動最後一個陣基后,便趕回了蓬華島。

卓烏自然是有邀請離央兩人一起至蓬華島的,但之前便已經應允了楊樓,最重要的是蘇風逍的族人在歸松島上,所以就婉拒了。

也不過半柱香的功夫,從遠處海域上有兩道遁光飛臨而至,落在了孤島上面,露出了楊樓以及錢為二人風塵僕僕的身影。

察覺到動靜,早在楊樓二人降落孤島之際,離央與蘇風逍便結束了打坐修鍊的狀態,起身等待。

「兩位道友久等了,我們這就回歸松島吧!」

值此特殊時期,加上雙方都認識,楊樓也沒有多做什麼客套之話。

「楊道友前邊帶路吧!」

下一刻,四道遁光前後從孤島飛出……

「前面就到了!」

約莫兩日後,茫茫海域之上出現了一座巨大的青翠島嶼,在前方帶路的楊樓兩人遁速逐漸放慢。

之所以花了兩天的時間,除了海域實在過於浩瀚外,期間路過數座受血光怪人威脅的島嶼,順手將這些血光怪人給除去。

半空之中,越是臨近歸松島,離央越是能感受到歸松島的宏大,不說歸松島主島之上山脈峰巒迭起,甚至於比起青庭山界域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而在歸松島周邊海域,還有著大大小小十數座附屬島嶼,可以看到有各色遁光不斷在歸松島與附屬島嶼之間飛來飛去,半空之中更是有穿著統一制甲的巡島弟子游弋警戒著。

見到有四道遁光正朝著主島領空這邊飛過來,其中一小隊巡島弟子當即上前攔截。

看著攔住去路的巡島弟子,離央四人旋即也停了下來。

「馬師弟,是我們!」

遁光斂去,露出四人身影的同時,楊樓當即朝著領隊的一名金丹境初期的修士打了聲招呼。

「楊師兄,你們身後的這兩位是?』

目光掃過後面的離央兩人,由於職責所在,即便有同門領路,馬豪自是需要問詢一番。

「這兩位是離央道友和蘇風逍道友,此番帶他們上島,已經通報島上了!」

聽到楊樓的話后,馬豪示意身後的一名築基境的弟子取出傳訊玉簡溝通島上,待見到這名弟子點頭后,才讓了開來:

「楊師兄,你們可以過去了!」

「兩位道友,我們上島吧!」

楊樓朝著馬豪點了點頭,隨後對著身後的離央兩人招呼了一聲,便與錢為率先向著前方的歸松島飛臨而去。

見此,離央與蘇風逍相視一眼,也飛身跟上。 「原來如此,這就難怪了,看來神殿的力量還是不夠啊。」楊鳴輕嘆了一聲,接著說道:「所幸這萬象谷一向也沒什麼野心,既然無法奈何他們,就先把他們放下吧,接下來,輕舞、輕初你們儘快突破元嬰吧,還有晚霞,你也金丹巔峰了,打算何時突破呢?」

夏輕舞、夏輕初兩姐妹只是點了點頭,董晚霞則想了想后,對楊鳴說道:「公子,我也是剛剛突破金丹巔峰,還需要徹底穩固之後再考慮突破元嬰。對了,這是這大半年來收集的資源,還請公子收下。」說完,拿出九枚超級儲物戒指來。

「這麼多?」看到董晚霞拿出的資源,楊鳴忍不住咂舌道。無他,實在是這也太多了點,要知道,一枚超級儲物戒指可是相當於一百枚普通儲物戒指的。

「呵呵,」見到楊鳴驚訝的神情,董晚霞不由的感到有些好笑,解釋道:「公子不要驚訝,這裡有許多都是萬魔山、正氣宗、黑水皇室廢寶閣之中的東西。」

「哦,原來如此。」聽到這般解釋,楊鳴才明白了過來,這幾大勢力都有數百上千年的傳承,廢寶閣之中存有大量的廢寶廢丹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想到這裡,楊鳴才收下戒指,直接放到系統之中交給小靈。

「既然我已經出關,那接下來就該你們突破了。輕初、輕舞,你們打算何時突破呢?」楊鳴收好資源之後,扭頭看著夏家姐妹說道。

「還是讓輕舞先突破吧,我再穩固一段時日好了。」看到楊鳴發問,夏輕初率先開口道。

「嗯,好吧。」聽到姐姐如此說,夏輕舞想了想便點頭答應,其實她的境界確實早就到了應該晉陞的時候了,只是先前憂心楊鳴,這才拖到了今天罷了。

接下來的日子夏輕舞便進入了閉關之中,而楊鳴則是每日例行的打坐修鍊,試圖早日穩固自己元嬰初期的境界,剛開始時,剛剛晉陞元嬰期的楊鳴還試著將自己的元嬰外放了出來,不過元嬰驟一離體,楊鳴便感到視覺發生了變化,彷彿自己的身體被定住了一般,所有的觀感都集中到了元嬰之上,不過因為元嬰初生,實在是過於脆弱,僅僅在外界呆了片刻,楊鳴就不得不將元嬰重新納入丹田之中。當然,在此期間,楊鳴也享盡了夏輕初和董家姐妹的溫柔,畢竟,修鍊陰陽聖決更利於楊鳴穩固境界。

直到一個月之後,夏輕舞如同楊鳴當初一般,突然出關來到了縹緲峰峰頂之上,此時的縹緲峰頂早已被萬魔山弟子恢復了之前的景色,夏輕舞徑直盤膝坐在峰頂一塊巨石之上,便開始凝神進行調息。

半個時辰后,服下極品培嬰丹的夏輕舞便迎來了自己的雷劫,果然,幾塊黑色的劫雲聚集,不過片刻,第一道劫雷便朝著夏輕舞轟擊了下來。

不過夏輕舞確實早有準備,祭出兩件盾牌狀的防禦法寶就迎上了劫雷,這次的劫雷相比楊鳴迎接的劫雷來說,可說威力小了不少,大概只有五分之一的威力罷了,不過即便如此,也要比尋常的金丹巔峰修士的劫雷威力要大上許多。 「島上禁制陣法不少,還請兩位道友緊跟著我和錢師弟!」

登上歸松島后,楊樓略微停下對離央兩人囑咐了一句。

「這個自然!」

任何一個宗門駐地,都布置有陣法禁制,除了擁有身份令牌的本門弟子外,任何外來者都會受到一定限制,離央兩人自是明白。

囑咐完后,錢為在前邊領路,而楊樓則是放慢了腳步,同離央以及蘇風逍兩人并行。

沿途經過不少座翠綠山峰,更是穿行過各種樓閣宮殿等建築,這過程中,楊樓不時為離央兩人介紹歸松島上的一些風景特色。

島上不能御空飛行,一行四人在島上穿行兜轉,如此小半個時辰后,在前方帶路的錢為停在了一座青黑色的大殿前。

離央身形亦停下,抬眼看去,只見前方的這座大殿,通體以一種青黑色的不知名礦石所鑄,整體給人一種厚重肅穆的威嚴之感。

就在離央同蘇風逍打量著大殿時,錢為已經走到了殿門口,同守在殿門口的兩名守衛弟子說著什麼。

大殿之門是洞開著的,不過從外面看進去,卻是什麼也看不到。

卻見錢為與兩名守衛交流了片刻之後,其中的一名守衛進入了殿門之中。

……

血色島嶼上的巨大心臟雖然被重新鎮封,但付出的代價也是不小,最後的十一座陣基島嶼,除了離央這一行人沒有折隕外,其餘的十座陣基島嶼,登島的金丹境修士皆折隕了大半。

更甚者如卓烏這一行人,除了他之外的其他金丹境修士,盡皆折隕,且若不是最後蘇風逍趕到,說不定連卓烏都要亡於血光怪人之手。

至於元嬰境的修士,有沒有隕落離央就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們多半也遭到了重創。

金丹境修士不是大白菜,這麼一折騰,整個隱海海域就損失了將近三分之一的金丹境修士,而後面血光怪人的威脅還沒有解決。

清除後面的血光怪人,主力放在金丹境修士的身上,而這折隕的三分之一金丹境修士,所造成的影響也是不可忽略的。

之所以鎮封巨大心臟后,沒有立即清除血光怪人,則是因為海域太大,需要制定一定的方案,所以隱海海域的金丹境修士都會受邀至三大島嶼,由三大島嶼商討分配負責哪一海域。

同樣的,這也算是三大島嶼勢力之間的一個無形較量,借用這個機會拉攏更多的金丹境修士到自己的陣營上。

這一點,離央與蘇風逍自然是明白的,反正是出一份力,離央倒是無所謂,不過蘇風逍卻是沒有辦法,所以便一起過來歸松島這邊。

不多時,等候中的離央便見到進入殿中的那名守衛重新出來,對著錢為點了點頭后,又回到了自己的站位上。

「我們可以進去了!」

下一息,錢為回頭朝著離央以及蘇風逍兩人招呼了一聲,就與楊樓一同先行踏入了殿門之中,離央兩人隨後也跟著步入大殿之中。

穿過殿門,離央眼前驟然一亮,抬眼望去,已然身處一個異常寬敞的殿堂之中。

「島主,這兩位便是離央道友和蘇道友!」

不待離央仔細打量殿堂中的情形,楊樓便已經朝著端坐在殿堂首座上的,一名有著金丹境巔峰的修士介紹起離央兩人來。

這名端坐在殿堂首座的金丹境巔峰修士,正是歸松島這一代的島主杜松。

「見過島主!」

離央兩人見此也不敢怠慢,齊聲拱手道。

「兩位道友不必客氣,聽楊師弟他們說,這次若非有兩位道友鼎力相助,恐怕想要啟動所有的陣基會付出更大的代價!」

超級學霸科技系統 杜松目光打量了離央兩人一眼,面上露出溫和笑意的這般說道。

而聽到杜松的這番話,原先離央心中的些許疑惑也明朗了。

即便是將他們拉攏到歸松島的陣營中,按道理也不用特意單獨安排他們來見這歸松島的島主,而是屆時同其他金丹境修士一同見面即可。

但現今離央才想明白了,敢情是因為他們在這次與血光怪人交手中所展現出來的非凡戰力,引起了歸松島的關注。

「島主言重了,身為大陸的一份子,這也是我們分內應做之事!」

蘇風逍眼角餘光瞥見離央似乎有些走神的樣子,便朗笑一聲的開口回說道。

「蘇道友說得不錯!」

離央這時也回過了神來,出聲附和了一句,但旋即又出言道:

「現在海域上血光怪人作亂,致使絕大數島嶼陷入危機之中,不知解決方案可出?好一舉掃清血光怪人!」

「隱海海域浩瀚,初步劃分三大海域,以三大島嶼為首組織清除血光怪人,至於歸松島負責的區域,現剛好與真域前來支援的太虛宗諸位道友商議!」

對於離央如此直白的問詢,杜松倒也沒有在意,只是面上的笑意斂去,神色微凝的開口道。

「太虛宗?」

聽到杜松的話,離央一愣,隨即目光看向了殿堂左側,進殿之時,離央目光最先放在了端坐首位的杜松上,雖殿中有其他人,但因楊樓為杜松介紹他和蘇風逍時,一時給忽略了過去。

「離央師弟,星隕秘境一別,沒想到再遇時竟是在這隱海!」

也是這時,一道有些熟悉的聲音忽然傳入離央的耳中。

果不其然,離央目光一一掃過坐在殿堂左側的十餘人,發現其中一人正面帶笑容的對他點頭示意,正是當初在星隕秘境遇到的太虛宗泱塵。

在離央進入殿中之時,泱塵就已經認出了離央,雖然有些詫異,但鑒於剛才的情形,便也沒有開口說什麼,直至杜松提到太虛宗,引起離央的注意,才對離央打了一聲招呼。

而端坐首座的杜松見到此幕,眉頭不禁一挑,目中不由露出一抹意外之色。

杜松原以為離央是一名散修,從楊樓傳過來的關於離央的情況,其心中有意想要招攬離央加入歸松島,但現今看來,卻是有些出乎意料。

不過,再看太虛宗的其他人,卻又似乎並不認識離央一般。

「離央道友也是太虛宗門下?」

頗有些摸不著頭緒的杜松,不由得朝著離央出言問道。 短短不到半個時辰,夏輕舞就輕鬆的扛過了九道劫雷,而損失不過只是幾件防禦法寶罷了,可以說,有了楊鳴提供的極品防禦法寶,所有神殿的修士抵抗劫雷都不再是問題。

服下清神丹之後,又是半個時辰,夏輕舞便順利的渡過了心魔之劫,睜開雙眼站了起來。而看到夏輕舞起身,楊鳴與其餘三女紛紛上前恭喜。

「輕舞,恭喜你今日凝聚元嬰!」楊鳴先是微笑著恭喜道。

「是呀,輕舞姐姐剛才很是遊刃有餘呢,連衣服都沒破呢。」董晚霜的觀察點果然非同常人。

而董晚霞與夏輕初也是上前握住夏輕舞的雙手,笑著說道:「輕舞,恭喜了。」

「嗯,有楊鳴給我們這些極品丹藥和防禦法寶,這區區劫雷實在是沒什麼障礙的,只是那心魔之劫確實厲害,你們以後也要小心才是。」已是元嬰修士的夏輕舞反握住夏輕初與董晚霞的玉手,輕聲的提醒道。

「嗯。」兩女均是神情凝重的點頭應了下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