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嘩嘩」


好像做到了什麼十分困難的事情一樣,小樹很是開心的搖晃了一下身體。

明浩打量著眼前的小虎,小虎還是一隻巨大的白虎,銳利中透露著冰冷的眼神,如同利刃一樣的尖牙,那差點沒殺了明浩的尾巴還是那麼的粗壯,隨著小虎的擺動,一陣陣破風聲從哪裡發出,小虎和之前沒有什麼不同。

直到看到明浩后,小虎的眼神中才多了一抹溫柔。

「一年多了,小虎我還以為你不要我了那。」

明浩看到小虎醒來很是開心,上前撫摸著小虎的額頭。

「吼吼」

小虎並不會說話,只能通過吼叫來傳達,不過血契可比尋常契約要親密不少。

所以明浩也明白小虎的意思,知道小虎剛才的吼叫代表著什麼。

「你是說為了救我才多養了一年?」

小虎聽到明浩的敘述後點了點巨大的虎頭。

「什麼?」

明浩很是疑惑,隨即,明浩就想起一件事情,那就是迷霧島那次,自己死而復生的經歷,那時小虎救回了自己,所以小虎才多修養了一年的時間。

「難道是迷霧島那次。」

顯然小虎並不知道什麼是迷霧島,不過小虎並沒有在意,伸出長長的舌頭舔了明浩一下。

「小虎,哈哈,痒痒。」

看著明浩和小虎親膩在一起,小樹也來湊熱鬧,樹枝在明浩身上遊動著。

所以明浩只是深情的喊了一聲小虎后,就癢的笑了起來。

「吼吼」

明浩還沒有說什麼的時候,小虎不幹了。

它沖著小樹的樹榦怒吼著,就要衝上去。

「吱吱」

感覺到小虎的敵意,那兩隻噬天鼠掙脫了小虎的壓力,沖著小虎也是焦急的叫道,好像要誓死保衛小樹。

反倒是小樹並不在意,還是沒心沒肺的和明浩玩耍著。

「好了,小虎,這是小樹,以後你們可是朋友啊。」

之後,明浩很是安撫了小虎一下,才算安撫下去。 無緣無故笑著招手的漁民,讓鄭飛精神一振,瞬間聯想到了布拉德!片刻都沒停滯,他立即拿出望遠鏡,將鏡頭對準漁船,調節好焦距。

距離大約七八十米,很小的一條漁船,跟個小舢板差不多,船上只有漁民一個人,笑容詭異,但臉上沒有疤痕。

也許,布拉德的疤是化出來的?

鄭飛沉下臉,忽然發現,漁民的身形略發福,大概是海味吃多了,滿身的膘肉,和之前在交易所看到的根本是兩個人。

況且,一個殿堂級殺手,怎麼會長成這樣?倒不是以貌取人,說實話,這樣的人是不可能把一大群士兵耍得團團轉的,更不可能輕鬆暗殺各國首腦。

他不是布拉德,那麼,無緣無故的笑是幾個意思?

正納悶,漁船已經到了距離三十米的位置了,胖乎乎的漁民臉上始終掛著微笑,俯身拿起一個長條狀的東西。

突然,猝不及防的,他把那東西振臂拋了過來,準確地丟進窗戶,落在房間的地板上。

鄭飛的第一反應是,炸藥!

驚愕在臉上殘存須臾,他歇斯底里地吼道:「趴下!」

眾人卻都沒動,愣愣地望著他,疑惑撓頭。

他剛要發作,卻見漁民扔進來的,竟然只是一條魚,魚還活著,在地上蹦來跳去。

和眾人一樣,他詫異不已,正在這時,忽聽外面漁民叫道:「嘿!今天收穫特別大,給你們點魚嘗嘗鮮!」

說罷,漁民欣喜地歡呼一聲,把船拴在河畔的木樁上,一連扔了十幾條魚,無一例外,全都準確地扔進窗戶。

站在窗邊,這驚人的命中率,讓眾人直瞪眼。

「……這傢伙是做什麼的?」

「軍隊最棒的投矛手恐怕也不過如此。」

「誰知道呢,大概他經常用魚叉扎魚吧。」

在一片驚奇的議論聲中,鄭飛鎖緊了眉頭,雖然摸不清漁民的用意,但是,心頭總有種隱隱的不安。

外面,漁民高亢的嗓音再次響起。

「嘿,最後一隻了!」他蹲下拿魚,這次拿的時間,比之前多那麼幾秒。

屋子裡,聖地亞哥撿著地上活蹦亂跳的魚,忽然說了句:「咦,魚嘴裡怎麼有東西?好像是木棒……」

與此同時,漁民站起身來,身體后傾手臂後仰,吹了個怪異的口哨。

鄭飛無意中瞥見,漁民的神情,從微笑突變為陰笑,奇怪得很。

「木棒?」他腦海中浮現出聖地亞哥說的這個詞,霎時,瞳孔放大!

「出去,快!」

他倉皇的神色,讓所有人明白這不是玩笑。

房間里只有六個人,其他人都在外面的樓道上站著,在他們涌到門口時,最後那條魚恰好飛進窗戶啪的一聲砸在牆上。

鄭飛砰的關上門,瘋了似的揮動手臂,喝令所有人立刻散開卧倒,旋即自己飛躍幾步,趴在地上。

僅僅兩秒后。

嘭!嘭!嘭!

短促而連續的十幾聲爆響,掀掉了小樓的屋頂,使得本就破落的小樓搖搖欲墜,火焰奪門而出,離門較近的兩人瞬間被燒成重傷,發出凄厲的慘嚎。

像是地震般,牆壁倒塌,石塊滾落砸傷了好幾個人,突如其來的變故,逼得人們抱著頭恐慌大叫,尤其是那個姑娘,瞬間飆淚往聖地亞哥懷裡鑽。

兩分鐘后。

在漫天飛揚的煙塵中,鄭飛捂住鼻子,踩著滿地碎石,踉蹌著衝到能看見河面的地方,只見那艘小漁船還拴在木樁上,漁民早已不見。

向來冷靜的他,怒了!

「布拉德……布拉德!」他仰天長嘯,怒吼一聲憤憤捶了下地面。

沒想到,在外籍兵團接受過專業訓練、執行過無數次特殊任務的自己,竟差點折在布拉德這個中世紀殺手的手裡。

人們稱布拉德為鬼魅,不是沒有道理的。

那個漁民,是布拉德為數不多的追隨者之一,特長是投擲,可謂是百發百中。

按照布拉德的指示,他事先捉了十幾條魚,順著魚嘴,在每條魚的肚子里都強行塞進一管炸藥,沒點燃,把它們依次丟進房間里。

最後一條魚,他點繞了炸藥,一管炸藥產生的威力或許不足以傷人,但足以引發其他炸藥爆炸。

十幾管炸藥同時爆炸產生的威力總和,剎那間掀翻了屋頂,氣浪險些摧毀這棟破樓。

如此周密的,讓人措手不及的戰略,令鄭飛不得不佩服布拉德,同時又深深憎恨。

幹掉布拉德!他暗暗發誓,握起一塊碎石,在手心捏緊。

身後,傷員們痛苦地哀嚎著,姑娘還在不停哭泣。

他嘆了口氣,正要處理這個爛攤子時,倏然看見遠處的河流上游,兩百多米遠的地方,一艘遠洋大船映入眼帘。

遠洋船,跑到河裡來幹什麼?

他詫異地揉揉進了灰塵的眼,拿起望遠鏡擦了擦鏡片,望去。

由於粘了不少灰,鏡頭有點模糊,但不妨礙他看清那艘船。

船上有六副大型縱帆,在這個時代的歐洲,應該屬於頂級配置了,關鍵是它的船型,和普通貨船的差別很大。

鄭飛眉頭微蹙,看著它的外貌,有種熟悉的感覺,像極了大名鼎鼎的威尼斯戰艦,但構造沒那麼科學。

它是威尼斯戰艦的前身,是當下義大利海軍的最強戰艦,總共就生產了五艘,布拉德花了整整十萬枚銀幣從海軍長官那買了一艘,但為了安全考慮,海軍長官把所有的艦載火炮都給拆了。

由於時間緊急,布拉德沒來得及去黑市採購火炮,所以說這艘義大利戰艦,只是光有一個軀殼而已。

但即便是這樣,它龐大的噸位,依然令人咋舌。

在瞭望塔頂端,鄭飛找到了布拉德。

布拉德帶著大沿帽,一襲黑色皮衣,手裡握著把火槍,向這邊眺望。

藉助望遠鏡,鄭飛看得見布拉德的一舉一動。

布拉德嘴角微翹,望著這片廢墟,得意笑著,打了個勝利的手勢。

鄭飛捏了下拳頭,自言自語了一句,語氣平淡。

「想在水上玩是吧,你大概不知道我是誰。」

【今晚在外面鍛煉,回得晚啦,趕緊碼了一章,今天只三更了,各位早點休息哦~】(未完待續。) 「但是三少,我還是建議您,最好多陪陪紀小姐。她的體質虛弱,孩子隨時都有流產的危險,孩子是否安全,她的心情至關重要。」

醫生小心翼翼的觀察著他的神情,「聽紀小姐說,三少和紀小姐是分居的,我建議夫妻倆還是住在一起為好。」

當然,這番話,是陳敏叮囑她這麼說的。

拿人手短,她不得不這麼做。

慕靖西勾唇冷笑,眸色如利刃一般,投向了她。

醫生頭皮發麻,渾身輕顫著,心虛的垂下眼帘。

冷哼一聲,慕靖西起身離開。

住在一起么?

若是讓紀傾心住進官邸,喬安還不知道怎麼折騰她。

他不管喬安跟紀傾心有什麼過節,或是有什麼仇,他的孩子,不能出事。

虎毒不食子。

雖然他談不上喜歡紀傾心,但她肚子里懷著的,到底是他的孩子。

第二天,慕靖西再度來到醫院,看望紀傾心。

她依舊以淚洗面,哭得眼睛都紅腫了。

「靖西,你忙的話,不用特意來醫院看我的。」紀傾心善解人意的柔聲說,眼眶裡,盛滿了淚水。

揀寶 慕靖西在床畔坐下,「今天感覺怎麼樣?」

穿成團寵后她努力掙錢 紀傾心死死咬著唇瓣,淚水決堤而出。

「傾心……」慕靖西蹙眉。

高冷大叔住隔壁 「靖西。」紀傾心哽咽著,撲進他的懷裡,「我能不能跟你住在一起?我的要求不多,只想每天都能看到你……想讓孩子也能每天都跟爸爸在一起……」

「傾心,我現在在執行任務。」

「我知道,我不會打擾你的,我保證!」

陳敏在一旁勸說,「靖西,你一直推脫不去領證也就算了,現在傾心動了胎氣,醫生也建議你跟傾心住在一起,讓她保持好心情。難道就連這個小小的要求你都不答應么?」

慕靖西眸色極其複雜,深邃莫測,「傾心到慕家,未必比在紀家好。」

「不會的……」紀傾心哭著緩緩搖頭,「只要能看到你,我就已經很高興了,我保證會乖乖聽話的。」

薄唇溢出一聲幾不可聞的嘆息,「傾心,你確定么?」

埋首在他懷裡的紀傾心,面上一喜,「我確定。」

雖然計劃失敗了,但沒關係。

她還有孩子。

她不信,弄不死喬安那個小賤人!

任何人都別想搶她的男人。

…………

慕家,官邸。

高燒剛退的喬安,食慾大增,傭人坐在床畔,喂她喝粥。

喬安瀲灧的美眸轉了轉,疑惑的問,「小可愛,你們家三少呢?」

前任爹地:媽咪好新鮮 從她醒來到現在,都沒看到慕靖西。

奇怪了。

身為保鏢,他難道就不能有點自知之明么?

「三少一早就出去了,不過三少派了江洵在卧室門口保護您。」

出去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