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嘭!」在歐亦雪身前的積雪突然爆炸,一隻比前先見到過的雪怪體型更大的傢伙出現了,這也是是一隻雪怪,不過卻要更加的強壯和暴虐!


幾乎不給歐亦雪反應的時間,這個大傢伙直接抬了巨大的手掌的,對著歐亦雪的腦袋狠狠地劈了下去。

「小心!」江楓趕忙大喝一聲,一招碎石掌就憑空打了出去,撞在了那隻巨大的手掌上,但卻沒有太大的效果,只是讓手掌下落的時間停頓了一刻。

但就是在這麼點的時間裡,就讓歐亦雪快速做出了反應,直接拔出寶劍,刺入到了雪怪的胸口之中。

強烈的電光閃爍起來,一個巨大的爆炸直接讓這隻大的雪怪身體支離破碎,死得不能再死了。

歐亦雪轉過身來,剛想要對江楓說些什麼,江楓就打斷她說道:「什麼也不用說,在進來之後我就說過了,你如果有事的話我肯定會出手相救的。」

歐亦雪不滿地瞥了他一眼,說道:「這個人情我會還給你的,有什麼可得意的。要不是我剛才想事情,才不會被暗算呢!」

江楓只是笑了笑,沒有跟她爭論,心中則是與朱啟交流起來,「這些雪怪智慧不低嘛,竟然還知道埋伏了?」

朱啟神情有些嚴肅,說道:「雪怪和猴子一樣,善於模仿。如果說它們天生就會埋伏修鍊者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一定是有人這麼做過被它們發現所以學會了!」

「江楓,接下來你們要更加小心了,我想再往前走不久一定能夠看到其他修鍊者的身影。至於這些人時好時壞,就很難分辨了。」朱啟提醒道。

江楓表情凝重,他快走了兩步來到了歐亦雪的身邊。他們靠在一起,遇到了突髮狀況的話,也能來得及應對。

「怎麼,冷得受不了了?」歐亦雪看到身體發紫的江楓微微抬起了眉毛,「還是那句話,你如果求求我,我就會給你一件禦寒寶衣的。」

「求你?」江楓冷笑一聲,對於冰雪山脈的溫度,他的確是有些受不了了,當即將儲存的熱力釋放出來,形成了一個小薄膜覆蓋在了身上。

歐亦雪看到江楓的身體隱隱散發出來了紅光,還有一股熱量,當即有些驚訝,但想到了是龍血晶核之後便把收起了驚容。

「那裡竟然有樹!」兩人又前進了幾里路,江楓忽然看到了兩側開始出現了植物。剛剛一路上都只是積雪,他還以為冰雪山脈里是沒有植物的。

歐亦雪看到這些樹倒是沒有江楓這麼大的反應,但神情也有些不太好看,語氣十分認真。

「這些樹上有可能會出現冰蛇,你要小心!」 「出現冰蛇?」江楓看了一眼歐亦雪,便將目光投向了那些樹上。這些樹通體都是由冰做成的,就連樹葉都是一片片的冰葉。

歐亦雪點了點頭,說道:「沒錯,這些冰蛇往往都會出現在這樣的冰樹上,而且它們的身體與樹枝極為相似,如果它們不動,我們根本看不出來。」

「這小丫頭說的很對,就算是我當初來到冰雪山脈尋找材料的時候,都得十分小心這些冰蛇。一個不小心被冰凍了倒還好說,萬一被成群結隊的冰蛇給襲擊,那就是有死無生了。」朱啟也在旁邊補充道。

江楓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一塊走吧。」兩個人肩並肩,一起進入到了樹林當中的小路上。

「剛才應該還有另外一批人走了過去,你看有些樹枝剛剛被截斷,顯然是人為的,而且看切口就在不久之前。」朱啟飄到了一旁的冰樹前,打量著。

江楓瞥了一眼,並沒有多說什麼。兩人在樹林當中走的非常小心,那些冰樹也真如歐亦雪所說的那樣,根本看不出來有一分一毫的不對勁。

周圍十分靜謐,他們一邊注意著冰樹上的動靜,一邊四處張望,兩人不僅僅要小心這些冰蛇,還得小心那些殺了風波谷的人!

「嘶嘶!」天上正飄著小雪,江楓耳朵一動,忽然聽到了細微的聲音,如果不仔細聽得話,根本就聽不到。

他猛地站住,身邊的歐亦雪看到江楓凝重的表情,也猜到了發生什麼,她也停了下來,懷疑地向四周巡視。

「江楓,你怎麼了,看到什麼了么?」歐亦雪來著的目的就是為了冰蛇,如果能夠找到一條,就能找到一窩!

「我好像聽到了蛇的聲音,但卻聽不出來它到底在哪。」江楓的眉頭皺了起來,冰蛇發出的聲音非常的微小,周圍這麼多的冰樹,江楓根本無法判斷聲音是從哪棵樹上傳來的。

「沒關係,我們可以慢慢找,或者等它們的攻擊。只要出現一條冰蛇,那麼它們就會成群結隊的出動,並且會率先發動攻擊。」歐亦雪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來。

江楓詫異地看了她一眼,問道:「如果它們先攻擊的話,我們怎麼防禦?就連這些冰蛇在哪我們都不知道,這樣太被動了。」

「這你倒是不用擔心,冰蛇隱藏的雖然很好,但它們的攻擊速度卻不夠快。而且在攻擊的一剎那,我們能夠聽到它們身上發出來的聲音。」歐亦雪倒是一點也不擔心。

「那好吧,我們繼續往前走,說不定一會兒那條蛇還能發出聲音,到時候我就能判斷出來它在哪了。」江楓點了點頭,兩人便繼續前進。

「喂老傢伙,你能不能看到這些冰蛇都在哪啊?」江楓看向了朱啟,此刻這個老頭子正在冰樹上跳來跳去。

朱啟看了江楓一眼,說道:「我也很難發現它們,畢竟這些玩意只要躲在冰樹上,就能夠和冰樹融為一體,甚至是藏在那些樹枝樹杈當中。」

江楓微微點頭,這條由冰樹構成的林蔭小路非常的長,兩側也都是茂密的樹林,如果貿然深入的話,肯定會被許多的冰蛇給圍攻的。

「江楓,這些冰蛇在平常的時候,都會融入到冰樹當中,我們還有一個辦法,就是一顆顆把樹給砍掉。」歐亦雪提議說道。

江楓眼前一亮,說道:「那好啊,這樣我們就不用擔心被偷襲了!」

歐亦雪瞥了江楓一眼,說道:「你以為那麼簡單啊,如果這些東西那麼容易砍斷,這些冰蛇早就被清理一空了。」

「那是怎麼回事?」江楓冒著危險,靠近了一顆冰樹,這冰樹晶瑩剔透,卻並非是像江楓開始所想的那樣。

「一開始我還以為這些冰樹都是普通的大樹被冰凍了起來,可現在靠近一看,冰樹竟然是自然生長的。」江楓伸手摸了上去,冰樹當中沒有樹榦,一切都是天然形成。

其中還有許多清晰的紋理和脈絡,那些樹葉都是天生的冰片,江楓摘下一葉放在手心,沒過多久便化成了一灘清水。

「冰雪山脈里,除了那些死人和岩石之外,其他一切的生命都是自然孕育而成。所以這些冰樹也十分堅硬,只靠兩三名固元境的修鍊者需要耗費很大的力氣,才能砍斷一棵樹。但這個時候,其他樹上的冰蛇都會發動攻擊了。」歐亦雪也走了過來,解釋說道。

江楓點了點頭,便打算離開這棵冰樹,免得被那些冰蛇突然襲擊。正當他轉頭的時候,眼角的餘光忽然看到,冰樹樹榦內的紋路突然動了一下!

「這是!」江楓連忙轉過身來,就在透明的樹榦當中,有許多的淺色紋路,他一開始並沒有放在心上,以為是冰樹上的花紋。

但現在湊近一看,發現這些紋路竟然都在緩緩的扭動著,因為它們的顏色實在是太淺了,而且移動起來的幅度非常小,讓江楓一開始並沒有察覺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看到江楓驚訝地目光,歐亦雪也湊了過來,她喊了江楓幾聲,但都沒有得到回應。最後歐亦雪無奈也貼近了樹榦,觀察其中的紋路。

「這些紋路莫非就是冰蛇!」當歐亦雪看清了之後,也非常的震驚,「從來沒有人敢貼近這些冰樹,很久之前同盟里的長輩就是這麼警告我們的。沒想到,在平常的時候,這些冰蛇竟然是藏在了冰樹的內部!」

朱啟也點了點頭湊了過來說道:「雖說這些冰蛇心炎當初我都瞧不上,也就沒有仔細研究過這些冰蛇,但沒想到它們平常竟然會隱藏在冰樹里。不過更確切的說,是這些冰樹孕育了這些冰蛇。」

就在這個時候,一條冰蛇悄悄地從冰樹當中竄了出來,露出了一個腦袋。冰蛇的整個身體都是白色的,近乎透明。只有兩隻眼睛是淡淡地青色,嘴裡吐著信子發出「嘶嘶」的聲音。

「咻!」不知道這條小蛇從哪裡來的力量,竟然直接從冰樹當中飛了出來,就像是一根離弦之箭,速度奇快。

而它攻擊的目標,正是距離冰樹最近的江楓!

江楓連忙伸手抵擋,由於天雷三藏早就運轉起來,抬起手掌的功夫,都會掀出一道閃電,直接落在了那條冰蛇的身上。

只聽得「啪啦」一聲,冰蛇直接被閃電給紅成了好幾塊落在了雪堆里。江楓蹲了下來,剛想要撿起一塊研究一下,卻沒想到竟是直接化掉了。

江楓愣愣的看著自己手中的冰水,疑惑地問道:「這些冰蛇一碰就化掉,那你怎麼弄到冰蛇心炎啊?」

這些冰蛇就跟那冰樹的冰葉一樣,只要脫離了冰樹的本體之後,就會化成一灘冰水,一點作用也沒有。

歐亦雪笑著解釋道:「想要提煉冰蛇心炎,首先就是不能讓這些冰蛇死亡,必須要把它們給活捉回去才行。」

正當兩人說著話的時候,這棵樹上移動的紋路越來越多,江楓知道,恐怕是那些冰蛇都已經蘇醒過來,隨時會對他們發動攻擊。

「我們先往後撤一撤,江楓,你拿著這個,如果有冰蛇襲擊你,你就直接把它們給抓起來。不過要小心,萬一被冰蛇咬到,你倒是不會有生命危險,但最起碼手指是會被冰凍住。要是被一群冰蛇咬中,那麼你就會被活活凍死!」歐亦雪手掌一翻,拿出了兩個青色的袋子,把其中一個扔給了江楓。

當袋子剛剛入手,江楓便感覺到了一股清涼感,這袋子一看就是用冰屬性的東西製作而成,目的就是用來讓被抓住的冰蛇可以存活。

「冰蛇從冰樹當中飛出來的那一刻,速度是最快的,你不要掉以輕心,只要收集到一百條冰蛇我們就可以離開這裡了!」歐亦雪嚴肅說道。

江楓剛想要回應的時候,就在他面前的那顆冰樹上,忽然飛出了兩條冰蛇,張開了它們的嘴向江楓咬了過去。

「呼!」江楓猛地向後退了兩步,手中的袋子微微揚了起來,一股寒風從袋口上吹了出去,兩條冰蛇便這樣被他給逮住了!

「幹得不錯!」歐亦雪在旁邊稱讚道,「就像是這樣,把襲擊你的冰蛇都給抓起來,但如果有冰蛇靠近了你的身體,一定要在第一時間就將其殺死。如果被咬中,就會引起許多的冰蛇湧向你那邊!」

「我知道了!」江楓匆忙回應,又有幾條冰蛇飛向了自己。其中一條竟是朝著他的額頭飛了過去,江楓也清楚地看到了冰蛇的模樣。

這些冰蛇非常細小,最長也不超過手臂的長度。它們的口中長滿了細小的獠牙,和普通的毒蛇還不是一個樣子。

「哼!」江楓冷哼一聲,把身前的冰蛇給捕捉起來之後,一個轉身再加上一記手刀,那隻冰蛇便被拍在了雪地當中。

江楓正向上去把它給抓起來的時候,沒想到這隻冰蛇竟是跟白雪融合在了一起,不知道是死了,還是逃走了。

在另一邊歐亦雪也非常的忙碌,她的小臂上被冰蛇咬了一口,竟然已經凝結出了一塊拇指大小的冰霜。

十幾條冰蛇一起朝她飛了過去,眼看著歐亦雪就要應付不過來了。江楓趕緊沖了過去,揮起手中的藍色袋子,將許多的冰蛇都給捕捉起來。

「這裡交給我,你趕緊先把胳膊上的傷口給治療好,要不然冰蛇越來越多,我們恐怕無法安然逃離。」江楓一邊說著,一掌將五條冰蛇給拍飛出去。

歐亦雪也不矯情,她點了點頭,直接退到了江楓的身後,默默運轉靈力,衝擊著手臂上的冰霜。

江楓則是拚命的揮舞著手中的藍色袋子,將一條又一條的冰蛇給裝了起來,不一會兒他的袋子竟是鼓了起來,有些裝不進去了。

「我好了,你可以休息一會兒了。等我再捕捉二十多條,應該就足夠了!」歐亦雪手臂上的冰霜消失之後,她護在了江楓身前。

江楓剛剛一邊擊殺那些冰蛇,一邊又要捕捉,的確是費了很大的力氣,現在需要稍微休息一會兒。

「大功告成!」江楓休息著的時候,歐亦雪將自己的袋子猛地收了起來,漂亮的轉身之後,就想要拉著江楓離開。

可有些令人捉摸不透的事情發生了,原本瘋狂攻擊的冰蛇此刻都消失匿跡了,整條小路再次安靜了下來。江楓跟歐亦雪面面相覷,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讓這些冰蛇沉寂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幾棵粗壯的冰樹轟然倒塌,一個碩大的身影從樹林當中快速的掠了過來。

「江楓快走,這是冰蛇王,我們對付不了!」 「冰蛇王!」江楓站在了原地,只見一隻巨大的冰蛇從樹林當中竄了出來,這條蛇的寬度足足有一個人的腰那麼粗!

身體的長度就更不用說了,它的尾巴輕輕一掃,一顆粗壯的冰樹就攔腰截斷,根本就沒有一點抵抗的能力!

「哎,這冰蛇王可是個好東西,如果能夠弄到手,煉製出來的冰蛇心炎足夠能用上一年多了!」朱啟眼睛一亮,惋惜地說道。

江楓和歐亦雪兩人狂奔起來,這條冰蛇王似乎有些不太一樣,它雙眼十分兇狠,不像是那些冰蛇雙目無神。

江楓瞥了朱啟一眼,說道:「這冰蛇王一看就知道很厲害了,如果為了冰蛇心炎而送了命,那可就不值得了!」

朱啟點了點頭,說道:「你說的沒錯,但是還真巧了,我知道一種辦法,能夠支付冰蛇王,還能順利取出它體內的冰蛇心炎!」

江楓詫異地看了這個已經擁有上千歲的老怪物,開口問道:「你怎麼什麼都知道?」

朱啟得意地笑了笑,解釋道:「當初在丹器同盟里,我可是煉器界的天才好不好?就沒有我不知道的事情!如果你聽我的,這條蛇王保證讓你順利提煉出冰蛇心炎來!」

此刻那隻狂暴的冰蛇王正追在後面,它的身體非常堅硬,但在地上爬行的時候,倒更像是滑行,而且速度還非常的快!

江楓短暫的思索了一會兒,心中問道:「你到底有什麼辦法,我先聲明啊,如果太危險的話,我是不會做的!」

「放心吧,我怎麼會讓你送了命呢。」朱啟拍了拍胸脯,「只要你每一步都聽我的,就肯定沒有問題!」

「那好,我們就干一票吧!不過,就算是弄到了冰蛇心炎,那也是對歐亦雪有用,到頭來我出了力什麼也得不到啊!」江楓有些不太服氣,出了一大頓力氣結果卻是為被人做了嫁衣。

朱啟嘿嘿一笑,說道:「這你就不知道了吧,冰蛇王可不像是那些冰蛇,只要被殺死了,就會化成冰水。冰蛇王死的時候是什麼樣,死了之後還會是什麼樣。它真正值錢的地方,可不是冰蛇心炎,而是它腦袋裡蛇王晶核!」

「蛇王晶核又是什麼東西,和那龍血晶核差不多?」江楓轉頭看了一眼那冰蛇王,這個大傢伙真是窮追不捨,幸虧兩人跑得快,要不然就會和那些冰樹一樣四分五裂了!

朱啟搖了搖頭,說道:「冰蛇這種生物怎麼能跟龍相提並論了,但它的晶核卻能夠讓你更好的感悟冰屬性!」

「感悟冰屬性?據我所知,每個修鍊者只能擁有一種屬性的功法吧,就像是我修鍊的天雷三藏一樣,如果在修鍊其他屬性的功夫,就會引起衝突,甚至爆體而亡!」江楓疑惑地看著朱啟,這個問題他不會不知道。

朱啟咧嘴一笑,說道:「這個我當然知道,可在你晉陞的時候,我卻看到了你體內有點和別人不一樣!」

「什麼?」江楓陡然瞪大了雙眼,「你都看到了什麼?」江楓頓時警惕起來,他身體內的秘密,只有自己才能夠觀察到,卻沒想到竟然會被這個朱啟知曉。

「你不用那麼緊張。」朱啟擺了擺手,「我是不會害你的,我看你身上有九道漩渦,我想其中應該分別應對了其他的屬性,並且能夠讓它們融合在一起!雖然我不知道你那神秘的身世究竟是什麼,但絕對來頭不小,甚至可能不是一般的人類!」

聽到朱啟的解釋,江楓倒是來了興趣,連忙問道:「難道人類也分三六九等么?還有,我身上的事情你是怎麼知道的?」

朱啟微微一笑,說道:「我是你的器靈,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我和器靈也不完全相同,更像是一個寄居在靈器當中的靈魂!所以能夠看到一些別人看不到的事情,比如說你體內的那些漩渦!」

雖然這個解釋比較模糊,幾乎都跟沒說一樣,但江楓還是打算暫時相信了這個朱啟,畢竟這一路走來他也幫了不少忙!

「至於你所說的人分三六九等那就大錯特錯了,人類是不分等級的人,眾生皆平等嘛。不過人類當中也像妖獸那樣,分成各種各樣的特殊體質和種族!」朱啟的臉上充斥了回憶的神情。

「比如說雷瞬體這種體質,就是天生可以吸引雷電,淬鍊自身,速度比尋常修鍊者都要快上一大截。還有許多類似的體質數不勝數,有些體質還匯聚成了一個種族呢!至於你這樣的體質,我卻從來都沒有見過。就算是在最古老的典籍中也沒有任何的描繪,你要麼是最特殊的一個人,要麼可能來自更加久遠的年代。」

「更加久遠的年代?」江楓笑了笑,他顯然是覺得朱啟有些誇大了,並沒有放在心上,但對於那些特殊體質卻著實有些好奇。

甚至都忘記了身後正有一頭龐然大物在追著他們,就在這個時候,只聽得「嘭」的一聲,一根粗壯的冰樹落在了兩人的身前。

「噗!」江楓和歐亦雪的面前就像是下起了暴風雪一樣,小路直接被冰樹給攔住,令他們無法繼續逃走!

「我們跳上去,快!」歐亦雪大聲呼喊,見江楓反應有點之遲鈍,她便直接拉住了江楓的手腕,兩人直接越過了冰樹。

「嘭!」又是一聲巨響,冰蛇王把攔路的冰樹直接給撞開,飛散的冰塊四濺,不少都落在了江楓和歐亦雪的身上。

好在江楓的天雷三藏時刻散發出了雷電在保護他,那些冰塊剛剛飛過來,便被強橫的金色雷電給擊成了粉末。

至於歐亦雪,她已經達到了固元境,這樣的冰塊還無法讓她受傷。只不過會暫時讓她前進的速度減緩一些罷了。

「歐亦雪,你的背部!」江楓無意間瞥了歐亦雪的背後一眼,結果看到上面竟然覆蓋了像是蜘蛛網一樣的紋路!這些紋路都是由冰構成,就像是被冰蛇給咬了一樣。

歐亦雪也察覺到了自己身體的狀況,眉頭立刻皺了起來,低聲說道:「應該是剛才打中我的那些冰塊有問題,其中或許隱藏了冰蛇,趁著那個機會咬了我一口!」

「那你現在感覺怎麼樣?」江楓有些擔心,面對朱啟的提議,他本是想要拒絕,反正收集到了冰蛇,直接離開就好。

但是現在,歐亦雪被冰蛇咬傷,如果她無法繼續逃走,恐怕就只能跟這條冰蛇王決一死戰了!

「我沒事!」歐亦雪的俏臉已經變成了青色,「我們現在必須全力逃走,如果被冰蛇王追上,我們都會變成它身體的養料!」

「江楓,我看她撐不了多久了。如果她沒受傷,你們倆的確能夠逃出去,但是現在不一樣了,要是聽我的,你們都能活著離開冰雪山脈!」朱啟在一旁提議道。

江楓看了歐亦雪一眼,隨著她的移動,後背上的冰雪蜘蛛網就會越來越大,不一會兒都快要覆蓋住整個背部了!

長生約 江楓狠狠點頭,問道:「你到底有什麼辦法,快點說出來吧!」

朱啟笑了笑,說道:「早點聽我的不就好了么!」說完,他便率先飛到了前面,指著一處寬闊的積雪地說道:「你們在這裡轉彎,拚命地跑就行了!」

「好!」江楓狠狠點頭,等他們兩個人來到了剛才朱啟所指的地方之後,江楓猛地拉著歐亦雪踏上了積雪當中。

這些積雪十分的深,兩個人剛剛進入,小腿就已經被完全的埋沒,如果繼續深入的話,說不定整個人都會被埋在積雪裡。

「江楓,你瘋了!」歐亦雪不可思議地看著江楓,眉頭緊蹙,「在這裡我們的速度會受到很大的限制,那條冰蛇王馬上就要追過來了!」

江楓沒有多解釋什麼,低聲說道:「你不要說話,跟著我走就對了!按照你現在的傷,如果在強行跑下去,要不了多久你便會成為一個冰雕的!」

「那你就不用管我!」歐亦雪倔強地吼道,「能逃走一個,總比兩個人都死在這裡要好很多,現在快點回去!」

江楓完全不理會歐亦雪的話,他死死拽住歐亦雪的手腕,兩個人在積雪當中艱難的跑動起來,就算是用武技開路也大大影響了他們的速度。

而冰蛇王則是從後面突然出現,在厚厚的積雪上就像是如履平地,彷彿在雪上面飄著一樣,根本就不會將積雪給壓下去。

江楓回頭看了看,發現那條蛇王距離他們只剩下了兩三個身位,要不了多久便會完全追上來,一口把兩個人都給吃了!

「老傢伙,接下來我們該往哪逃,冰蛇王馬上就要追上來了!」江楓在心裡拚命的狂吼,朱啟則是在前面悠哉的探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