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嘶嘶嘶……」


柳如煙輕呼一口氣,她沒想到這小子的膽子這麼大,現在都敢這麼對待自己了,簡直沒大沒小的。

「好,好,我錯了,我再也不會說你了!」

但在這個情況之下,柳如煙並沒有打算和葉風去深入交流這個問題,畢竟她現在正難受著呢!

「這還差不多!」

葉風哈哈一笑,這才放過柳姐。

兩個人泡了一會澡,葉風又把柳姐給抱到了床上去,兩個人躺在一塊,靜靜的相擁著,什麼也沒說。

因為葉風知道,在現在這個時候,並不需要說什麼,只需要給女人一個溫暖的懷抱,讓對方感到安心,就足夠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柳如煙已經睡著了,葉風靜靜的看著懷中的女人,對於他來說,這是第二個女人!

意義非凡!

認識柳姐的時間不長,但兩個人合作還很愉快,葉風也很喜歡和柳如煙這樣爽快人打交道。

葉風也不知道自己以後還會有多少的女人,他唯一能保證的,就是盡量對每個人都好,不辜負她們的一片真心。

昏昏沉沉的,葉風不知道什麼時候也睡著了。

等他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早上七點鐘了,一睜開眼睛,柳如煙已經睜著眼睛看著他了。

「醒了?」

柳如煙看著葉風,輕聲說道,聲音很溫柔,也很自然。

「醒了,你什麼時候醒過來的,都不喊我一聲!」

葉風揉了揉眼睛,然後輕輕撫在柳如煙的臉上,那溫柔的眼睛,都讓柳如煙以為他們是結婚好幾年的老夫妻了。

「看你睡的這麼香甜,又怎麼捨得喊你起床!」

柳如煙輕笑著,「而且,你昨天那麼辛苦,讓你多睡一會也是應該的,我可不想讓你傷了身體,咱們日子還長著呢!」

「我聽你這話似乎是在懷疑我的能力啊!」

葉風聽著這話總感覺哪裡不對勁。

「噗嗤……」

柳如煙忍不住輕笑一聲,想不到這小男人竟然這麼的敏感,自己就是隨口說了一句,他都能懷疑到那個問題上面去。

「懷疑又怎麼樣?你還能做什麼啊!」

柳如煙微微一笑。

「敢懷疑我那是要付出代價的!」

葉風壞笑一聲,一個翻身,陡然將柳如煙給壓在了下面。

「啊……」

在柳如煙的驚呼一聲之中,又掀起了一場戰鬥,只不過這次,卻是柳如煙自己主動挑起來的。

……

半個小時之後,柳如煙一臉無奈又帶著一點滿足的看著葉風,這小男人的能力根本不用懷疑了,自己再懷疑,那就是她自己找罪受。

「咱們……咱們洗漱吃早飯好不好!」

柳如煙帶著一點哀求的語氣說道。

她都怕再在床上待下去,這男人什麼時候會不會又要開始。

「哈哈,好,好,聽你的,咱們去吃早飯吧!」

葉風看出了柳如煙眼神里的一抹害怕之色,也不想再嚇她了,當即說道:「吃早飯去嘍,不吃早飯對腸胃不好,同時也影響腎功能,為了以後的幸福,早飯是必須吃的!」

「噗嗤……」

柳如煙剛走兩步,聽到這話,差點一個踉蹌摔倒了,「你這都是哪裡聽來的歪道理啊!」

「怎麼就歪道理了,我可是中醫,這是有很大的科學依據的,長期不吃早飯的人,對全身的健康都有影響,特別對腎,影響還很大呢!」

葉風很是認真的說道。

「好,好,你說的都對,我都相信!」

柳如煙輕笑著,不再去糾結這個問題。

兩個人刷牙洗臉,然後穿上衣服,一起出門吃起了早點。

「柳姑娘,今天還是兩根油條和一杯豆漿啊!」

走到你一個早點鋪旁邊,那老奶奶看著柳如煙來了,便下意識的問道,看樣子,柳如煙基本都是在這邊吃早飯的。

「今天再加兩根油條和兩個包子吧,還有豆漿也加一杯!」

柳如煙笑了笑,開口說道。

「呦,我老花眼沒看見旁邊還有個人呢,這是你男朋友吧,小夥子真俊,是個好小夥子!」

老奶奶看著葉風,頓時就笑了起來,眼睛里都是笑意。

「他其實……」

「老奶奶,你看的真准,謝謝您了!」

還沒等柳如煙說話,葉風先一步開口了,十分禮貌的道謝。

「真有禮貌,柳姑娘,你看人的眼光還真好啊,這個男朋友找的不錯,很般配你的!」

老奶奶很是熱情的說著。

「謝謝啊!」

寵妻成癮,總裁的清純小妻 柳如煙這下也不好再說什麼了,笑了笑,只好跟著葉風坐在旁邊的桌子上。

這一個早點鋪還有不少的人也在吃早飯,大家都不說話,安靜的吃著飯,葉風也難得的享受了一下不一樣的吃早飯方式。

柳如煙同樣也很珍惜這樣的早晨,和喜歡的人在一起,即便是吃一頓再簡單不過的包子油條,也會覺得幸福。

大概,這就是真正的生活吧!

平淡,卻很真實!

吃過早飯,葉風和柳如煙簡單的道別,騎著自己的車子往石頭村趕過去。

他們二人有了昨天晚上的經歷,也早已不需要有太多的言語,更何況,離的這麼近,想見面還是很方便的,所以,即便道別,也沒有那麼多的傷感。

一個多小時之後,葉風回到了家裡,凌笑笑和陳蘭在吃著早飯,院子還有客人在,仔細一看,那不是村子里的謝大娘嗎?

她怎麼來了?

「我回來了!」

葉風將車子停在門口,朝著裡面喊了一聲,「大娘,你怎麼來了啊?」

「小風回來了啊!」

謝大娘一看到葉風,便站了起來,笑著回了一句。

「葉大哥!」

凌笑笑也站了起來,示意了一下,只有陳蘭一個人坐在椅子上沒動,使勁的扒了幾口粥,便走進了廚房。

這是……?

誰惹蘭姐生氣了?

葉風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小風啊,我來是有點事情想跟你說說!」

謝大娘眯著眼睛笑呵呵的說道。

「什麼事情啊大娘,我聽著呢,你說!」

葉風坐在她對面,點點頭問道。

「我來,是想給你說一門親事,你看怎麼樣啊!」

謝大娘一開口,葉風便愣了一下。

親事? 第116章

「謝大娘,這……這是什麼意思啊?」

葉風一時有點糊塗。

「你這孩子,什麼這叫什麼意思!」

謝大娘白了一眼,然後說道:「就是給你說媳婦呢,還能有什麼事情!」

額……

葉風聽明白之後,也想明白了,難怪一回來,蘭姐就給自己甩臉色,敢情這謝大娘來者不善,是威脅到了她的地位啊。

「可是我和蘭姐之間已經有了那啥賭約了啊,我……」

葉風為難的說道,「大娘你應該是知道的吧?」

「這個又沒事,你們又沒有真正定親!」

謝大娘擺擺手,表示無所謂,然後說道:「再說,徐秀那婆子什麼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對你又不滿意,你一個大男人,又何必受她的氣!」

額……

這話說的,似乎……也有那麼點道理!

「再說,我給你介紹的這姑娘,是我的姐姐家的女兒,大學生還沒畢業,跟你年紀差不多,這可是正經大學畢業的,人家就想找個周邊的有上進的年輕人!」

謝大娘繼續說道,「我看你在咱們村子那可是頭號年輕人,很有本事的,所以就來找你了,人家知道你的情況,也覺得不錯,對你的學歷也不看重!」

這麼一說,葉風也不得不承認,這個女孩的條件很不錯!

一般來說,這年頭大學生的女子在村子里是很受歡迎的一種人群,高學歷的代表,在村子里找對象,那也要求同樣是大學畢業的,但現在對葉風不做這個要求,已經很難得了。

「怎麼樣,你不考慮考慮?」

謝大娘拍了拍葉風的手臂,問道,「過了這個村,可沒這個店了,你可想清楚了!」

不過,即便這樣,葉風又怎麼會為了一個所謂的大學生,放棄蘭姐呢!

他可是記得很清楚,在自己變傻的那段時間裡,蘭姐是怎麼照顧自己的。

這份情誼,又怎麼能輕易抹除掉。

「大娘,還是算了吧,我是只喜歡蘭姐的,這輩子也肯定會娶她為妻的,我還不能辜負她!」

葉風堅定了自己的想法,十分認真的說道。

「你這傻小子!」

謝大娘聽到這話卻是急了,忍不住罵道:「能不能有點出息,陳蘭這丫頭有什麼好的,那可是大學生,人家都不嫌棄你家庭的,你還不要!」

「再說,這年頭,誰結婚不想找個好的,我那姨侄女要樣貌有樣貌,要學歷有學歷,又不圖你什麼,這麼好的條件,多少人都想娶她為妻啊!」

葉風一陣苦笑,即便聽了這麼多,他還是搖了搖頭,「謝大娘,這個問題就別說了,我葉風就是這樣的人,說再多都是沒用的!」

「我真的很感謝你能來給我說親事,但有些事情我還是要堅持我的原則!」

這話一出,也就沒什麼談的了。

「算了算了,我不說了,你這傻小子!」

謝大娘無奈了,只好先起身走了出去,也沒有再說什麼。

「呼呼……」

葉風也是呼出了一口氣,總算把大娘給打發走了,這種事情的確不好說的太過,都是一個村子的,低頭不見抬頭見的,人家能來介紹,那也是情面。

送走了謝大娘,葉風轉身走進了大廳里,蘭姐正坐在椅子上一言不發呢!

「還在生氣呢!」

葉風輕笑著說道,想要逗逗蘭姐,卻又不知道想說什麼。

「小風,對不起!」

誰知,還沒等葉風開口逗逗陳蘭,她卻忽然先一步道歉。

「怎麼突然說對不起了啊,你又沒有對不起我的地方!」

葉風不解的問道。

「我是代替我媽說的,要不是她,我現在也許已經嫁給你了,你也不用被村子里的人說沒出息,也不會為了我,要去那麼拚命的賺錢!」

陳蘭說著說著,都快哭出來了。

額……

這話說出來,讓葉風也有點不好受。

自從他答應徐秀的那三個條件,村子里的確是有一些人說他沒出息,徐秀說什麼,他就答應下來。

為了娶一個媳婦,竟然要賺上百萬塊,一點男人的尊嚴和出息都沒有。

不過葉風也一直沒有在意,現在聽蘭姐說出來,卻是另外一個感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