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回來吧!「洛惜婷一直觀察著洛天他們這一方向,看到洛天臉色一正,便知道父親要出來了,沖著幾人開口。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父子相認


四聖星域,洛天和南宮御清還有萬凌空幾人臉上帶著笑意,站在星空之中,臉上露出寵溺之色,伸手一揮,將狼狽不以的鄭欣給抓了回來。

「回來吧!」洛惜婷的小臉上也是露出一絲頑皮之意,沖著董逸塵幾人開口,還沒長大,便是有著一股孩子王般的氣勢,即使是董逸塵兄妹都是跟著退了回來,顯然很是聽從洛惜婷的話。

「咳咳……」鄭欣進入到洛天等人的身前,臉上露出苦澀,此時的鄭欣真的是狼狽無比,渾身上下,不是鎚子印,就是手掌印,身上還被董逸的長槍桶了幾個血窟窿,看起來凄慘無比。

「哎呦哎,這不聖人初期大能鄭欣嗎,你怎麼落到如此田地啊!」萬凌空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拍了拍鄭欣的肩膀。

洛天等人也是哈哈大笑,就連南宮御清都是忍不住大笑起來,他們剛才可是清晰的看見鄭欣,被鄭天耀也就是鄭欣的親生兒子狠揍的場面。

「這尼瑪,這幾個小王八羔子,到底是什麼東西生的!」鄭欣忍不住破口大罵起來。

但是隨後鄭欣的脖子上就感覺到猛然一涼,洛天陰沉著臉,眼中帶著陣陣危險的氣息,讓鄭欣縮了縮脖子。

「呵呵,那個,這些孩子還真是妖孽啊!」鄭欣乾笑了兩聲,口中打著哈哈。

「以前老的欺負我,現在老的小的都特他么欺負我,不行得想個辦法才行啊!」鄭欣快速的整理了一翻,畢竟等下還要見那幫小崽子,要是被發現他是被他們這幫修崽子修理了,那他還怎麼抬起頭來。

整理完衣襟之後,鄭欣賊眉鼠眼的將目光看向自己的兒子鄭天耀和洛惜婷的身上,似乎在考慮著什麼。

第四任妻子 但是,鄭欣雖然傷勢快速的修復著,終究還是有著一些淤青還沒有下去。

「惜婷!」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帶著幾人出現在了一幫小孩子的身前,讓幾個小孩子嚇了一跳。

幾人除了洛惜婷以為,誰都沒有發現洛天他們的存在,還在議論著那個壞蛋為什麼突然間就沒影了,這時洛天等人憑空出現了。

「啊……又來壞人了!」奶聲奶氣的洛離大叫一聲,下一刻便是帶著幾個小孩子融入到了虛空之中。

「洛離!出去吧,沒事,那是咱們的爹爹!」洛惜婷的聲音在虛空之中響起。

「師傅?叔叔?」疑惑的聲音從虛空之中響起,幾個小傢伙聲音之中帶著陣陣的激動和興奮。

「哼,什麼爹爹,我才不認呢,我出生時,都沒見過他,都說他很厲害,找到我在說吧!」

「那個我爹啊,他們都說你厲害,我不信你比我厲害,你要是抓到我,我就承認你是我爹!」洛離的聲音在虛空之中響起,忽遠忽近,讓人有些琢磨不透。

「嘖嘖,這小子,真是你兒子么?這麼小,竟然在虛空之中,彷彿在自己家一樣!」鄭欣臉上露出感嘆之色,自己都沒有發現洛離幾個小傢伙的蹤影,之前也是被這小子下了幾次黑手。

「爹爹,弟弟生氣了,你自己看著辦吧!」洛惜婷的聲音在虛空之中升起,顯然也是有些埋怨。

洛天臉上露出一絲歉意,但是雙眼卻是紫意瀰漫,望穿虛空,看見幾個小傢伙,不斷的在虛空之中穿梭著,讓洛天心驚不以,生怕幾個小傢伙,衝進哪個虛空斷層之中。

洛天伸手一抓,金色的大手,插入虛空之中,將幾人的軌跡攔了下來,柔和的聖力,將幾個小傢伙,從虛空之中拉扯出來。

「師傅!」董逸塵兄妹兩人,臉上帶著無限的激動,衝到了洛天的身前,跪在地上,大聲開口。

「嘻嘻,爹爹!」洛惜婷習慣性的撲進了洛天的懷中,在洛天的臉上吧唧親了一口,充滿智慧的小眼睛中,帶著一絲依戀。

「叔叔!」古冠宇虎頭虎腦的也是跪在了洛天的身前,臉上露出崇拜之色,他們可是沒少聽洛天的故事,可以說他們是聽著洛天的故事長大的,古冠宇一向以自己是洛天的外甥而自豪。

鄭天耀也是臉上帶著一絲崇拜之色看向洛天,當看見洛天身後的鄭欣的時候,大聲呼喊了一聲,來到了鄭欣的身前。

「爹!」鄭天耀,臉上帶著恭敬之色,來到了鄭欣的身前,倒身跪了下去。

「咳咳……起來吧!」鄭欣臉上帶著一絲尷尬之色,將鄭天耀扶了起來,不管怎麼說,兒子能夠有現在的實力,也是讓鄭欣頗為滿意的,雖然剛才兒子將老子給揍了的事情發生在了他的身上。

「爹……你的臉怎麼腫了?」鄭天耀臉上看著鄭欣臉上有些淤青,隨了單語燕的火爆脾氣瞬間便被點了起來,青色的鎚子落在了手中。

「誰打的你,兒子去幫你把他拍成肉醬!」鄭天耀臉色瞬間便是漲紅了起來。

「哈哈!」萬凌空等人哈哈大笑起來,來到了鄭天耀的身前,輕輕的拍了拍鄭天耀的小腦袋,紛紛讚賞的開口:「好小子,剛才打那個壞人叔叔們都看見了,乾的好,就該那麼揍!」

「嘻嘻!鄭叔叔好!」洛惜婷臉上帶著一絲笑意,大眼睛一眨一眨,彷彿一彎圓月一般,來到了鄭欣的身前。

「尼瑪的!」鄭欣看到洛惜婷來到了自己的身邊,身體一哆嗦,隨後乾咳了兩聲,老臉一紅,眼中露出一絲尷尬之色。

「爹,你臉怎麼紅了?是疼的么?」鄭天耀不知所措,目光中帶著關切之意。

「靠!」鄭欣被鄭天耀這麼一提,瞬間便是來了火氣,伸手將鄭天耀抄了起來,大手掄了下去,狠狠的拍在了鄭天耀的小屁股上。

「尼瑪的,一天天就知道打打殺殺!你到底隨誰,連我都受傷了,你還想將人家拍成肉醬!長腦子了么!」鄭欣一邊拍,一邊罵,但是也捨不得真拍,聲音卻是出奇的大。

「哈哈!鄭欣,你幹嘛,可別打壞孩子啊,天耀這麼懂事,也是為了你好,你怎麼這樣!」萬凌空幾人前仰后和,心中暗自憐憫鄭天耀有這樣的老子,還真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霉了。

「叔叔,要怪就怪我吧,是我不好!」洛惜婷小臉楚楚可憐的來到了鄭欣的身前,大眼睛之中閃出陣陣的威脅的光芒。

「呃……」鄭欣連忙將手停了下來,此時他也是明白了,這個洛惜婷已經看穿了他便是之前的壞人,生怕洛惜婷,將自己捅出去,臉上露出一絲乾笑。

「既然惜婷給你求情,我就放了你小子吧,小子,我告訴你,下次碰見打不過的人,第一時間要跑,聽到了沒,留下小命比啥都重要!」鄭欣冷哼了一聲。

鄭天耀臉上露出不解,目光看向鄭欣,鮮紅的小臉上寫滿了委屈,不知道自己錯在了哪裡。

洛天輕笑了一聲,不過,目光卻是一直看著口中叼著奶嘴的洛離,眼中露出一絲激動之意,愣愣的站在原地。

洛離則是倔強的揚起小臉來,大眼睛之中,有些發紅,眼中帶著一絲渴望,但是卻定定站在原地,沒有絲毫上前的意思。

「弟弟,看什麼呢,這是爹爹啊,你不是最想他,最崇拜他了么!」洛惜婷人小鬼大,沖著洛離開口。

「哼……」洛離揚了揚小臉,輕輕的哼唧了一聲,鼻涕從小鼻子中流了出來,狠狠的擦了一把。

「洛離!」洛天顫抖著到了洛離的身前,伸出手來,臉上露出一疼惜和歉意,想要試探著將洛離抱在懷裡,但是卻生怕洛離反對,雙手呆在了空中。

洛離眼中的渴望之意更加濃郁了,伸出小手,在洛天的手掌之上觸碰了一下,又閃電般的縮了回來。

「哇……」洛離隨後整個人便是娃娃大哭起來,鼻涕眼淚不斷的從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流了出來。

「你是我爹嗎,你是不是要我啦!」洛離大叫起來,粉嫩的小拳頭不斷的在洛天的腿上敲打著。

洛天的心彷彿被什麼東西狠狠的砸了一下一樣,再也控制不住,伸手將洛離抱了起來,輕聲安慰:「是爹爹不好,爹爹不該自私,以後爹都不會離開你們和你們的娘了!」

人們看著洛天眼角濕潤,沒有開口,眼中帶著一絲笑意,等待著父子二人說完話。

「那你會不會教我練功,會不會給我當馬騎,會不會……」洛離掛在洛天的身上,小臉之上,帶著一絲憧憬。

「會……會……」洛天臉上露出父愛,不斷的點著頭,任憑洛離不斷的在自己身上抓來抓去。

「洛天,差不多得了,咱們還是先回天元吧,雖然家裡傳來消息,雷域退了回去,但是還是早做準備為妙!」南宮御清比較冷靜,沖著洛天開口。

「嗯!」洛天點了點頭,心中暗自長長的出了口氣,眼中露出殺意,目光看向虛空。

「哎呀,對了,爹爹,前兩天有壞人,要殺我們那,好可怕,很多叔叔伯伯都死在了他們的手中哇,你可要為我們報仇啊!」洛離奶聲奶氣的聲音在星空之下響起,洛天幾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朝著天元大陸的方向飛去。

「嗯,報仇!」洛天冰冷的聲音在星空下響起。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天元故土

天元大陸,自從洛天解開了天元大陸上的封印之後,天元大陸上的人們便是如同雨後春筍一般,天才輩出,也許是壓制的太狠了,解開封印之後,一個個修為都是突飛猛進。

張子平等年輕一代,更是一個個突破迅速,修為節節攀升,都是提升到了聖人初期或者是半步聖人。

古千雪,冷秋蟬,江思惜等人也是都是進入到了聖人初期,而老一輩的強者,如洛雄,洛南天之流,都是進入到了聖人中期。

可以說,四聖星域現在的整體實力,雖然比不上幾大域,但是卻也是堪比火域了,但是唯一的弱點便是沒有聖人後期和聖人巔峰的強者坐鎮。

畢竟,天元大陸還是太弱了,時間太短了,比起其他幾域來底蘊還是差了太多。

此時,五行們的大殿之中,洛雄,魏明軒等人一個個洛天熟悉的身影坐在大殿之中,氣氛有些壓抑。

「眾位,怎麼辦,之前雷域的進攻已經讓我們損失慘重,這還是當初萬凌空那小子的大陣,才撐下來的,而且雷域的聖人巔峰大能也沒有出手,這樣下去,咱們四聖星就真的危險了!」洛雄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凝重。

「怎麼辦,天元大陸是咱們的根本,不能離開,再說離開也要很久的時間,沒準咱們還沒撤離,雷域的人就殺來了!」魏明軒臉上輕聲嘆息。

整個大殿各個宗門的宗主臉上紛紛露出一絲苦澀,終究還是實力,若是四聖星域,現在有著一個聖人巔峰,幾個聖人後期,也不至於如此被動。

「各位,我回來了!」就在整個大殿之中沉悶不以的時候,陣陣的波動傳出,洛天幾人的身影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個,幾個孩子也是同時出現。

洛離被洛天抱在了懷中,閉上了小眼睛,睡的很是香甜,小臉上還帶著一絲笑意。

「洛天!」人們看到洛天,臉上露出振奮之色,整個大殿瞬間便是轟亂了起來,將洛天幾人圍了起來,激動著開口。

洛天看著周圍一個個熟悉的面容,心中一暖,目光中帶著一絲笑意,對著眾人點了點頭,並沒捨得將洛離放下。

「你小子,還知道回來!」洛雄大手掄了起來,一巴掌扇在了洛天的腦袋之上,冷哼一聲。

「小子,你倒是行啊,偷偷摸摸的走,留下三個媳婦,還真……」洛南天也是想要訓斥兩句,不過張秋月的手已經在洛南天的腰間,讓洛南天停下了繼續的訓斥之聲。

洛天縮了縮脖子,倆上露出一絲歉意,恭聲開口:「不過我還沒有來晚!有我在,四聖星域不會出事!」

洛天爽朗的聲音響起,聲音之中帶著一絲自信之意,目光看向一個個熟悉的人們,這些人曾經有些跟洛天是生死兄弟,有的跟洛天是敵人,但是經過之前望月宗的事情之後,眾人便已經成了一伙人,同屬於天元大陸。

「切,還真是大言不殘!」如今已經是幽冥宗宗主的上官宏圖出言譏諷起來,顯然對於洛天還是有些疙瘩。

「上官,這麼多年不見,你怎麼還是這樣!要怎麼樣你才相信我啊!」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顯然沒將上官宏圖的話放在心上,當年兩人是死敵,這麼多年過去了,經歷了那麼多的事情,兩人早就知道,現在他們兩個的關係,是友非敵。

「洛天,對方可是聖人巔峰的大能啊,你就這麼有把握么?」其他人也是紛紛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一絲詢問,他們自然也是感覺到了洛天的修為在聖人初期。

「你能靠著偽紀元之寶,射殺聖人後期,但是聖人巔峰,何等的恐怖,根本不是聖人後期能夠比擬的啊!」人群之中不斷的響起陣陣的擔憂之聲。

「放心一切交給我就是,定然讓雷域的這些人有來無回!」洛天雙眼冷芒閃動。

「我爹爹是最厲害的!」洛惜婷揚起小臉,臉上露出一絲崇拜之色,看向眾人。

「呵呵,惜婷說的對!」洛雄顯然是隔代親,看到洛惜婷,臉色瞬間便是陰轉晴,將洛惜婷抱了起來。

「好了眾位,散了吧,你們儘管看好戲就行,這次我不但要讓雷域這些人,全部都折損在這裡,要不了多久,我們還要打進雷域,讓雷域成為我們四聖星域的附屬星域!」洛天沖著眾人開口。

「好,洛天,那就看你的了!」眾人紛紛開口表示告辭,雖然有些懷疑,但是洛天卻從來也沒讓眾人失望,而且洛天的大名,這些天整個九域都是傳的沸沸揚揚,人們也只能將希望放在洛天的身上。

「小子,看你的了!」洛雄和洛南天還有張秋月也要離開,並不打算打擾洛天和古千雪三人的團聚,張秋月伸手將掛在洛天懷中的洛離抱了下來,走出了大殿之外。

「鄭欣,你還看什麼看!」單語燕伸手便是將鄭欣的耳朵給揪了起來,蠻橫的將鄭欣拽了出去,大殿之外響起了鄭欣陣陣的嚎叫之聲。

「洛天,我們也先告辭了!」南宮御清自然也不想當電燈泡,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帶著萬凌空和李天之幾人同曾經的星河四盜的兄弟們走出了大殿。

萌寶當家,我幫媽咪釣總裁 一道道人影消失,整個大殿終於空空蕩蕩,只剩下了洛天還有三女,沒有了其他人,三女終於卸下了偽裝,杏目含淚,看著洛天。

洛天雙眼深情的看著三女,臉上露出強烈的歉意,自己走了這麼多年,尤其是千雪,生子之際,自己更是不在身邊,讓洛天感覺自己很是對不起三個女人。

「雲婷姐找到了么?」古千雪率先開口,聲音之中帶著詢問,目光中帶著心疼。

洛天心中感動,自己去找別的女人,而三個女子,第一個問題,便是問自己找到了么,這份情,洛天覺得自己這輩子都還不完。

洛天點了點頭,再也控制不住,大手一張,一把將三人摟在了懷中,臉上露出柔情。

「對不起!」僅僅三個字,卻是讓三女淚流滿面,四人相擁在這大殿之中,彷彿忘了時間的流逝,足足到了天色漸暗下來,四人這才回過神來。

「哼……說吧,這次出去,有沒有拈花惹草啊?」三個女子回過神來之後,瞬間便是變了一副模樣,一人掐住了洛天的耳朵,兩人掐住了洛天的腰間。

「嘶……」洛天依然是不敢反抗,疼的嘶牙咧嘴,大呼冤枉,足足逼供了一個時辰,在洛天再三的保證之下,三女這才善罷甘休,破涕為笑。

「嗯……娘子們,我們是不是該休息了啊!」洛天有些破不急待,畢竟自己可是禁慾了幾年啊,眼前三個如花似玉風情種的女子,誰能受了,瞬間便是有了反應。

「哼,做夢!」三個女子冷哼了一聲,但是還沒等話語落下,洛天便是如同一股風一般,帶著三女回到了曾經的大房間中,輕車熟路,雖然過了幾年,洛天還是找到了房間的位置。

「吼……」洛天低吼一聲,瞬間便是變成了一副面孔,朝著三女撲了過去。

「哎呀……討厭,秋蟬還沒生過孩子,讓她先……嗯……」動人的聲音在寬敞的房間之中響了起來。

清晨的陽光撒在了房間之中,洛天悠悠轉醒,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看著忙忙碌碌的三個女人,臉上露出柔和之色。

「爹爹,你壞,竟然欺負三個媽媽!」洛離的聲音猛然間在房間之中響起,讓洛天還有已經穿戴整齊的三個女子心神一震。

深淵主宰系統 「嘭……」嬌小的身軀,猛然從虛空之中掉落下來,一下子騎在了洛天的身上,即使是洛天都是有些措手不及。

「爹爹,你昨天幹什麼來的啊,三個媽媽在那裡亂喊,讓我都睡不好覺了!」洛離奶聲奶氣的鋪在洛天的胸口,大眼睛之中帶著陣陣的疑惑。

「呃……」洛天老臉一紅,不過瞬間便是詫異無比,自己昨天可是布置了結界在外面,這小東西怎麼就進來了呢。

三個女子滿面通紅,狠狠的瞪了洛天一眼,幸好洛離還小,要是真的在那時候,鑽出來,這讓她們三個可怎麼見人。

「嗯,爸爸在跟你三個媽媽玩騎馬的遊戲啊!」洛天臉上露出笑意,在三個女子快要殺人的眼光中,開始解釋起來。

「這小子,還的確得防上一防啊!」洛天心中暗自思索,解釋了半天,終於讓小洛離相信了的確是在跟三個媽媽玩遊戲之後,這才讓三個女子滿意的離去。

「我也要騎馬!」還沒等三個女子出屋,洛離的稚嫩的聲音響起,讓三個女子差點沒跌倒在地上。

再次狠狠的瞪了洛天一眼,意思是:「你要是讓別人知道這事,看老娘我怎麼收拾你!」

「好,好好,騎馬!」洛天苦笑了一下,將洛離放在了後背之上,落在了地面之下,真的開始讓洛離當馬騎來。

時間緩緩的流逝,一上午的時間,洛天都在陪著洛離,他覺得虧欠兒子的的確很多。

「洛天,有雷域的消息了!來大殿!」張子平的聲音在洛天的玉牌之中響起,讓洛天神情微微一震,帶著洛離,消失在了房間之中。 第一千零三十章布置

天元大陸,五行門的大殿之中,整個四聖星域所有大宗門的宗主們全部都是集結在了這個大殿之中,整個天元大陸,如今已經成了四聖星域最核心的存在。

雷域入侵,整個四聖星域混亂無比,所有的宗門都是朝著天元大陸的方向匯聚而來,所以如今的天元大陸熱鬧非凡,若不是洛天將仙古大陸也拼到了天元大陸,這麼多人還真的有可能放不下。

即使如此,整個天元大陸的外圍的無人大陸上,也是人滿為患,畢竟這裡如今已經成了四聖星域的底線,若是這些人被滅了,那麼四聖星域域也就真的徹底被滅了,那些凡人,甚至會成為奴隸一般的存在。

洛天臉上帶著春風,走在五行門的大道之上,懷中抱著兒子洛離,此時的洛離好像誰都不認了,時刻都掛在洛天身上,生怕洛天突然離去一般。

一路之上,碰到了五行門和其他宗門的弟子,洛天都是和善的打著招呼,就在洛天快要走到大殿之時,一個跟洛天一樣風騷的身影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

「洛天?」

「鄭欣?」兩人同時開口,相視了一眼,眼中露出對方懂得的笑容,邁著風騷的步伐,走進了大殿之中。

大殿之中,洛天緩緩的走了進來,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看著眾人一個個陰沉的臉,輕輕的搖了搖頭。

「洛天!」一道道身影站起身來,他們可都是還記得昨天洛天說過的豪言壯語,此時目光全部都放在了洛天的身上。

「這兩個小子,吃錯藥了么,我怎麼感覺這倆人有病呢,走路的姿勢都有些怪!」 最強逆襲大神快穿 李天之蹙了蹙眉,臉上露出一絲不解之色。

「嘿嘿,兄弟,小別勝新婚,你懂嗎,也是,你們這幾個單身狗,根本就不會懂,哈哈!」鄭欣大笑一聲,來到了南宮御請等幾個年輕一代的身前,眼中露出得意之色。

「切……」幾人同時冷哼了一聲,看著鄭欣那春風得意的嘴臉,恨不得抽上兩巴掌。

「眾位,雷域有消息了?」就在南宮御清,雷永等人忍不住要圍毆鄭欣的時候,洛天的聲音在大殿之中響起,讓幾人臉上換上了鄭重之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