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在塵!幫幫我!」他倆同時喊道。


在塵吐了個瓜子,「幫誰?」

「你說呢!?當然是爸爸我了!」威斯克捏緊了拳。

在塵表面波瀾不驚實際內心千萬匹cao/

i/ma奔騰而過——

誰要管你叫爸爸神經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什麼鬼

「不管你幫不幫我都不要幫他!」朱雀退後幾步,能量再度彙集。

「朱雀這話說得真是夠意思。」在塵拍了拍手,內心無數呵呵呵呵閃過。

————————————————————————————

「諾伊爾,你貌似心情不好。」卡修斯拉個凳子坐在他旁邊。

「呃……可能此時布萊克心情也不好吧……」 最後威叔一個***死拉硬拽把在塵拐回了邪靈組織。

「你算什麼兒子戰鬥都不知道幫忙blablabla……」

在塵不耐煩地睜眸,血色的瞳中抹過一線清冽,他皺起好看的眉,緩緩啟唇,清冷、低沉又充滿磁性的聲音隨著他絲絲毫毫口型的變化飄出:

「我可去你大爺的吧。」

然後一個瀟洒地轉身,頭也不回地走了。

「……BK,管好他,我討厭和那個老女人交往的精靈。」

「叫我在塵。」他沒有回頭,徑直走進一間屋子,摔上門。

「……在塵比BK好聽嗎?!」

然而沒有聲音。

在塵拉開一把椅子坐在桌邊,抬手燃起一支燭。微弱的火光照在他蒼白的臉上,同時黑暗的房間充斥起了黯淡的光。

「邪靈組織里不允許點火燃燭。」「用不著你管我!」

屋裡空空曠曠,只有他一個精靈。

「你不是很討厭光么……」「同時老子也討厭啥也看不見。」

「哎……你說我們待在邪靈組織里這樣活著……有什麼意義呢?」

在塵還沒想過這個問題,他單手支臉看著跳躍的燭光,眉頭微皺。

「那你覺得呢?」

「我……」那個聲音猶豫了幾秒,「我覺得沒什麼意義,每天為他做事、受傷、忙碌,最後似乎什麼也沒有得到。」

在塵點了點頭,「要不你出來一下?」

「……你控制著吧,我好像有點累。」

「……你沒事吧?」在塵難得地關心起了那個聞聲無人的傢伙。

「……」他沉默起來。

「都是那個臭老頭……」在塵仰天長嘆一聲。

————————————————————————————

賽爾號資料室。

「第二人格?」雷伊翻閱著一本紫色的書,微微皺眉。

卡修斯不識字只能負責爬上爬下地拿書,蘭特負責接住——如果他掉下來的話。其他人就找書查看魔靈一族的資料。

「什麼第二人格?」大家都湊過去。

卡修斯看到大家都過去了有些著急,結果直接從梯子上掉了下來。

蘭特眼疾手快地抓住。

雷伊把書放在桌上並坐下,其他人要麼從他肩上頭頂頰側露出個腦袋,要麼坐在他旁邊,蘭特死擠看不到,於是借著體型優勢直接卧在他肩上。卡修斯蹦噠幾下還是看不到,於是爬下去鑽到桌子下面然後拱出來把腦袋塞在雷伊下巴下面。畫面唯美。

「吶,」雷伊的手指滑過書頁,「魔靈一族的精靈通常都會有第二人格,也就是一體二魂,通常第二人格與第一人格各方面相反……」雷伊微微皺眉,「一體二魂?」

「布萊克有兩個靈魂啊……」米瑞斯有些驚訝。

「那……」大家互視。

如果是第二人格作祟,那個未亡的所謂BK,之前一切的反常都可以說得清——看著卡修斯被群毆也沒有救,後來卻把他帶出了邪靈組織、對曾經的經歷有記憶能叫出隊友的外號、對卡修斯下手極重後來卻又救了他、能根據腳步聲聽出來者是哪個隊友、知道聯里的細節……

「我這本書上還說,」繆斯把書放在雷伊的書上面讓大家都能看到,「第二人格通常不會蘇醒,除非……」她的視線落在一處註釋上,「見夾頁。」

「夾頁呢?!」蓋亞第一個反應過來。

然後大家一起在滿地滿屋的書里找。

「嗚——!」(找到了!)

湊過去。

「誒……這什麼,這上面的字我一個也不認識……」雷伊眉頭一皺。

「我可能知道一點。」讀取過布萊克記憶的諾伊爾自然也會知道一些他會的東西。

「第二人格召喚術,」他的指尖滑過一行行優美但難懂的字元,「禁術,慎用。」

「這是裂空星系的通用語言,布萊克之前教過我一點點。」卡修斯眉頭微皺,「這些字……不太常用……」

諾伊爾點點頭,「我也有些不認識的。」然後他搜尋著自己認識的字,「無星之夜,令其在黑暗中沉睡,配合黑暗之水進行喚醒……配方及解藥在背面……背面……」他把紙翻過來,眉頭一皺。

那些字已經模糊得難以分辨。

「幽……」諾伊爾把紙舉起來儘可能地湊近雙眼,「靈……草……」他眯了眯眼,輕輕吹了吹上面的灰塵,「樂……蘭……花……」他把紙對著頭頂的燈,看了幾秒又放下來換個方向,「臨……晴……樹葉……滄……渚……水……」

蓋亞有些急了,「這都什麼跟什麼!?」

「這不行根本就看不清!」諾伊爾也急了,他深吸一口氣穩住,「解藥的配方來自四大星系,裂空星系的稀有植物幽靈草、卡蘭星系的特產樂蘭花、羅格星系的比格星上的靈樹林臨晴樹的樹葉、帕諾星系海洋星的滄渚海域的海水……這只是三分之一,還有大部分都已經模糊掉了……」

「現在這情況去哪裡找這些東西啊?!帕諾和羅格離這裡有多遠大家都知道!」蓋亞更著急了。

「除此還有最後的方法,」諾伊爾眉頭一皺,看著最下面的一行小字,「若有能力控制,封眸術可以封印第二人格……」

「但,不管是要執行任何方法,首先我們都必須找到布萊克。」 在塵仰面看天翻著白眼思考人生的時候忽然傳來一個大叔音:

「我已經把他們分別困在迷境中了……去會會他們。」

「每一個?」「一個個地。」

「好的。這真是一個腦殘的任務。」在塵冷笑一聲。

「去哪兒,在塵。」「閉嘴。」

————————————————————————————

「類似於天蛇星的幻境,」蓋亞環視著四周,「不過,其他人呢?」

同時,其他幾位也已迷失於這個迷迷亂亂的地方。

————————————————————————————

「我再說一遍,」在塵自言自語著,「我隨時會把控制權給你。你的任務是,偽裝成布萊克,與我合作演一齣戲,讓那群傢伙認為我們是布萊克的一二人格,我是第二人格你是第一人格,懂了沒?」

那個聲音猶豫幾秒,「……沒,在塵。」

「……威斯克到底發什麼神經才會想到把你變得這麼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再說一遍吧,在塵。」他淡定地說道。

「我說第二百五十遍,也是最後一遍,當我把控制權交給你的時候,你就偽裝成布萊克的樣子,學他的舉止、語氣、表情,讓戰聯覺得你是布萊克,和他們混在一起博取他們信任……懂了沒!」

「我偽裝布萊克,你又是什麼。」「我偽裝他們都很討厭的那個什麼第二人格,懂了沒?」

「不會暴露嗎?」「組織已經把戰聯的一些資料給我們了。懂了沒?」

「……沒。」「為什麼我的搭檔要那麼蠢!麻麥皮!」

「在塵,他們會叫你什麼?」「叫在塵或者BK,無所謂。」「那叫我什麼?」「告訴他們你是布萊克!」

「我為什麼要告訴他們我是布萊克?我又不是布萊克。」「……這是那個臭老頭的命令!」「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命令?」「你問他啊!」「現在回去問嗎?」

在塵單手扶額,「你為什麼這麼蠢。」

「我不知道,在塵……」「你會這麼蠢都是因為那個破老頭!」

「在塵,威斯克是我爸爸,你對他尊重點比較好的吧。」「老子跟你港,你以後會為剛才那句話而後悔終生。」「邪靈組織的成員說話要文明點。」「……我特么想現在把你揪出來揍一頓。」

————————————————————————————

「……為什麼和蓋亞、卡修斯上次在天蛇星碰到的那什麼幻境很像……」雷伊在一片片的樹中踱步,「黑魂組織的作品咯……」

一陣陰冷的風吹過……

雷伊瞬間渾身發冷,他環視著四周,樹,樹,樹,頭頂也是茂密的枝葉。

忽地,眼前一道黑影閃過。

他的第一反應是:布萊克。

於是他就追了過去。

對方靈敏地變換著飛行方向,疾飛,疾轉,飄移,動作靈敏得像個影子。

影子……

「站住。」雷伊從天而降落在他面前,單手掐腰。

然而那個飛行速度很快的傢伙此時心下一驚一口氣剎不住便直衝沖地朝前撞了出去。

雷伊眉頭一挑忽覺不妙正想躲開然後——

嘭!

「你超速了。還有,從我身上起來。」

那個傢伙退一步坐在地上抬手扶住頭,「有病啊你?!」

「你把我撲(劃掉)撞倒了咱倆誰有病?」「你幹啥突然出現在我面前有病啊你?!」「你飛那麼快還躲著我,咱倆誰有病?」「我在前面飛你非要在後面追有病啊你?!」「看見我追了還飛那麼快咱倆誰有病?」「我好好地在前面飛你追我幹啥有病啊你?!」「你把我撲(劃掉)撞倒了現在在這裡跟我扯皮咱倆誰有病?」

「你有病!」他大叫一聲,氣得面紅耳赤。

「你才有病!」「你!」「你有病!」「我才有病!」「我有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