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城主不好了,二公子受傷了,已經奄奄一息了,而今正在天靈院中。」


來人道。

「怎麼回事?」

司徒青雲道。

「城主,二公子被天靈院十幾人圍毆,寡不敵眾被三大親王和十幾個公爵之子廢了打成重傷,甚至廢了修為,而屬下當時被對方的君王境強者纏著。」

灰衣男子道。

「我們去天靈院。」司徒青雲道。

「是城主。」

眾人道。

「娘親我也去。」

葉昊道。

「好吧,我們一起去。」

司徒青雲道。

隨後葉昊聯繫楊戩,讓楊戩趕往天風城的天靈院黑自己會合。

天靈院是天風王庭最高的學府,學院大多數都是司徒王族、功勛家族的子弟,當然天賦出眾的貧寒子弟也有,不過卻是十分之少。

半天後,葉昊等人來到天靈院,也是見到了葉塵。

司徒青雲啃著渾身是血的葉塵,一滴淚水滴在了地上,整個人懵懵懂懂的,怎麼辦?

雖然他是天風王庭的六公主,但是和三大親王比起來,地位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天風王庭的三大親王那可是天風王庭的支柱,他們也是司徒王族中的半帝境強者,也是天風王庭能夠屹立於玄靈域不倒的原因之一,每一個親王對於天風王庭的貢獻真的是無可替代的。

「娘親,不能就這麼算了,這件事情交給孩兒如何?娘親你不要插手,也不能替司徒王族求情!」

「你能答應孩兒嗎?」

葉昊正色道。

「哼,就你!一個小小的聖胎境大能?」

小紅的不屑的道,到現在為止,小紅都覺得眼前之人絕不是公主的兒子。

「好,娘親答應你!」

司徒青雲道。

不知怎麼的,司徒青雲選擇了相信葉昊。

「這樣的話,朕不想再聽,下一次你只有死!」

葉昊冷聲對著小紅道。

「噗嗤!」

小紅直接倒飛而出,整個人直接被而葉昊的氣勢所傷。

小紅整個人瞬間呆若木雞,太強了,葉昊真的太強了,僅憑氣勢便能重傷她,這絕不是一般可以做到的。

「天靈院的主事人給朕滾出來來!」

葉昊一聲咆哮,瞬間驚動了無數天靈院的導師和學子。

「這人時誰啊!看起來這麼年輕,竟然這麼囂張。」

「從剛才的語言來看,應該是一個帝王,不過任你再強,敢招惹天靈院只有死路一條。」

「看著吧,很快長老和導師,便會出來殺了此人。」

…………

所有人的學子和導師全都議論紛紛,他們都覺得葉昊這是在找死,自從天靈院建立起來還是沒有見過像今天這樣的場面,竟然有人呢來天靈院鬧事。

天靈院是司徒王族建立的一座最大的學院,絕不允許任何人在天靈院鬧事。

果然一個身影飛來了,高高在上,目空一切,似乎眼前之人他能隨便捏死一般。

「你是什麼人?不知道這裡是天靈院嗎? 一夜緋色:追捕不良小寵妻 竟然敢在這裡鬧事,本長老看你時自尋死路!」

一個中位君王境強者對著葉昊道。

這人便是天靈院的七長老,也是一個實力很不錯的長老,深得天靈院院主的信任。

「朕給你們一個機會,交出打傷朕弟弟葉塵的兇手,否則朕就認為你們天靈院要包庇兇手,朕只能毀滅整個天靈院。」

葉昊淡淡道。

「哈哈哈哈,這是本長老聽到最可笑的笑話,真是不知死活。」

天靈院七長老道。

「我們聽到了什麼,那個傢伙竟然想要滅亡天靈院,真的不知道他怎麼想的,不會是腦子進水了吧!」

「看年紀和我們也差不多,就想以一己之力滅亡天靈院真是白日做夢。」

「看著吧,那人很快就會死無葬生之地。」

…………

「這麼說來,你們是不打算交出傷害朕弟弟的兇手了?」

葉昊道。

8) 「這麼說來,你們是不打算交出傷害朕弟弟的兇手了?」

葉昊道。

「你這是在找死!我們天靈院做事,何須外人說三道四。」

七長老道。

「天靈院所有人聽著,朕兩分鐘后,血洗天靈院,不想死的話就速速離開。」

葉昊正色道。

「娘親,你們離開天靈院。」

葉昊對著司徒青雲幾人道。

沃土青雲點點頭,馬上帶著葉塵等人飛離天靈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四周全都是轟然大笑聲,沒人會把葉昊的話當回事。

這裡的每一人至少都是聖胎境大能修士,他們能修鍊到這種地步,卻是也是很不容易。

作為一個修士,其實有時刻準備著面對死亡,時刻準備著接受任何的挑戰。

他們每一個人手中都有著人命在身,不過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弱者被擊殺,強者生存的世界罷了。

葉昊看著天靈院數十萬學子,竟然沒有一人離開,似乎全都是在等著看自己的笑話,葉昊冷笑連連。

「時間到了,既然你們選擇了這條路,那就不要怪朕心狠手辣了。」

「你們只能怨自己命苦了。」

葉昊道。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葉昊的氣勢瞬間覆蓋著整個天靈院。

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

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

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

瞬間整個天靈院中的所有學子和導師,無論在什麼地方,全都是雙腿不聽自己的使喚,全都是跪了下來。

帝威降臨,只能跪拜。

所有人看著葉昊全都是充滿了無限的恐懼,這是一尊大帝強者,天靈院竟然得罪了這樣的強者。

七長老更是如臨大敵,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眼前之人竟然是大帝強者,要知道大帝強者十分稀少,天風王庭據說只有當今王上的爺爺是大帝境強者,其餘人在厲害也不過是半帝境。

「上蒼之手。」

葉昊一聲輕哼,一道數萬丈的巨手直接向著整個天靈院拍下。

轟隆隆!轟隆隆!轟隆隆!轟隆隆!轟隆隆……

一聲巨響,整個天靈院瞬間四分五裂,甚至葉昊這一招下去,天靈院中所有君王境強者以下,全都死亡。

七長老也是十分的震驚,同時不斷的後退著,但是卻是直接被葉昊一招秒殺了。

同時,天風城一個隱秘的宮殿中,一個紫衣老者睜開了雙眼,射出一道亮麗的光彩。

天風城竟然出現了大帝強者,這是怎麼回事?

再看看天靈院現在的狀況,老者也是十分的生氣,竟然有大帝強者在天風城興風作浪,真是讓人無法相信。

天風王上也是立刻停止朝會,和三個親王向著天靈院走去。

同時整個天風城近乎所有的君王境強者全都向著天靈院而去,城中的焦點已經全都集中到天靈院。

天靈院在天風城存在了十數萬年,沒有任何的意外,但是今天發生的這件事請,卻是很多人萬萬沒有想到的事情。

天風王上等人看著已經是一片廢墟的天靈院,全都是惱羞成怒,看著葉昊,他們現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殺了葉昊,來祭奠天靈院中的亡魂。

「你是何人?為什麼要殺死這麼多人?」

天風王上司徒鐵龍道。

「朕是大秦王庭之主葉昊,至於少這裡的人,那是明天自己找死,朕只要求他們交出打傷朕弟弟的兇手,但是天靈院卻是不交出兇手。」

「朕在出手之前,也給看了他們機會,讓他們離去,但是卻是沒有任何一人離開。」

「他們死有餘辜。」

葉昊道。

「你可知道,剛才你殺了多少我們司徒王族的人和多少功勛家族的子弟,你這是明顯是看不起我們天風王庭,想找死不成!」

司徒鐵龍道。

雖然司徒鐵龍只是一個半帝境強者,但是司徒鐵龍調集王界之力和天風王界子民之力,實力也能達到大帝境。

「朕做事,何須理會他人?」

葉昊淡淡道。

「今日,你只有死,只有死才能對的起我們司徒王族死去的靈魂。」

素衣老者道。

這個老者便是天風王庭唯一修為突破到大帝境的強者。

「是嗎?就憑你們?」

葉昊淡淡的道。

「哈哈哈哈,不要以為你殺了天靈院那些人就能為所欲為,你看到了嗎?」

「朕身邊這麼多君王境強者,他們組成大陣,也能一尊大帝的實力,而朕的爺爺切實貨真價實的大帝境強者,朕也能擁有大帝境的戰力,朕實在想不出你怎麼活著離開天風王界?」

司徒鐵龍道。

一個大帝境的強者殺死在天風王界,那麼一定能夠降下血雨,這場血雨多餘天風王界來說卻是至關重要,就算是天靈院十數萬優秀的弟子被殺,也比不過一具大帝的屍身。

這便是真理。

「殺!」

素衣老者一聲大吼直接向著葉昊殺去。

「快看,我們天風王界的守護者出手了,這次那個傢伙必敗無疑。」

「守護者大人親自出手,那是他的榮幸,死在守護者大人的手中,也是他的福氣。」

「哈哈哈,聽聞曾經一個大帝強者死在一座王界中,那二個王界在千年之內晉級帝界,看來我們天風王界也有晉級帝界的一天。」

…………

一個大帝死在一方王界,那麼對於這方王界確實有著非常大的好處,和一個王界中人呢突破到大帝境一般無二。

當初素衣老者突破到大帝境時,整個天風王界降下福澤,很多人全都是突破了一個、甚至幾個境界,天風王界的實力也是增強了很多,成為有望晉級帝庭的巔峰王庭之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