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多謝大人!」石頭爹激動地望著沐雲,他這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多的錢,一個黃色魔晶就是一百萬金幣啊,他們家這輩子都花不完了,更重要的是,終於有人欣賞他的打造才能了,這才是他最奢望的東西。 從石頭家出來,沐雲依照甘道夫的話,準備再去冰雲峰頂修鍊自己的精神力靈敏度,飛到半山腰時,天空中又下起了鵝毛大雪,沐雲將雙目輕輕閉上,想好好感受下淋雪的滋味,飛行的速度也不由地慢了下來。


山間傳來一陣陣風的呼嘯聲,腳下傳來冰雲城中百姓們的說笑聲,馬車趕路的聲音,甚至連空中飄飛的雪花落在花草樹木上、岩石上、地上,發出的極其細微的沙沙聲,她也聽得一清二楚。

沐雲身披雪白長袍在大雪中緩緩飄飛,彷彿要融入眼前這沁人的雪景之中,如若不仔細看去,很難發現雪裡還藏著一個人。

遠山之間,忽然傳來一道破風之聲,沐雲舉目望去,只見另一個身穿白袍的人從冰雲山脈之中御空而來,「是光明聯盟的人!」沐雲一眼便認出了來人,「他們還真是陰魂不散,到哪都能碰到他們!」她心中無限的殺意頓時被激蕩而起,渾身上下集聚滿了力量,準備隨時給對方迎頭痛擊。

「嗖!」來人飛行速度極快,將空中飄飛的雪幕撕開一道長長的口子,沖向了冰雲峰頂,而冰雲山的另一個山腳處,也衝天飛上來一個人影,那人飛行速度也是極快,自下而上在雪幕之中拉出一道紫色殘影,隨後落到了山頂上。

「是他!」沐雲不用感應也能認出對方的身份,來人正是與雲夢瑩決鬥的紫衣少年安子墨,「他來這做什麼?難道。。。。。。」沐雲沉思起來。

「我感覺這附近好像有人!」先到山頂的白袍人開口道,「你是不是被人跟蹤了?」說著,他便走到了懸崖邊上。

沐雲急忙將身形瞬移到冰雲山的另一側,巧巧躲過了那人的查探,「好險,幸虧我反應快!」沐雲輕輕拍了拍胸口感嘆道,「這個傢伙的實力居然不在伯明之下,他究竟是什麼人?」

「不會的,我來的時候精神力一直在查探著四周,沒有人察覺到我。」安子墨十分自信地道。

白袍人仔細地查探了下懸崖四周,確定沒有任何異樣后,才放心地道:「少主,您這麼急著叫屬下來,有什麼要緊的事么?」

「少主?!」沐雲心中大驚,「這個安子墨難道就是以前伯明說的光明聯盟主教的關門弟子?對!好像就叫這個名字!」安子墨這個名字在很早之前伯明勸沐雲入教時提過,但當時沐雲只想著如何逃跑,壓根就沒放在心上,但她記憶力卻是極好,腦海中總多少有點印象,此時白袍人忽然提到少主二字,她這才將安子墨對號入了座。

「你回去稟告主教大人,」安子墨的語氣顯得十分平靜,他緩緩走到崖邊,看著天空中飄向崖下的大雪,淡然道,「計劃一切順利進行,請主教大人再多派些人手過來,進駐到冰雲城內隨時候命。」

「少主,您要這麼多人幹嘛?」白袍人下意識地問了句。

「你的話太多了吧!」安子墨面色一寒,轉身冷冷地逼視著白袍人,白袍人頓時便頭低了下去,有些惶恐地道:「屬下失言,請少主恕罪!」

安子墨見他畢恭畢敬的樣子,面色便緩和了下來,隨即開口道:「告訴你也無妨,伯明這個蠢材把我們在星月國的基地弄丟了,這次我計劃暗中再建一個,基地一旦建成,必須由你親自指揮監督,不得讓伯明的人介入!如果伯明敢插手此事,你不用對他客氣!」

「是,少主!」白袍人微微欠身,「屬下還有一事不明,還請少主示下!」

「說!」安子墨又將臉轉看向崖邊。

「這甘道夫就在冰雲城裡,他的實力在整個大陸都屈指可數,要想在他眼皮子底下建成基地,難度恐怕是很大的,」白袍人疑惑地看著安子墨的背影,「為何少主不選其他地方,這樣也利於我們行事。」

「現在整個星月國到處都在搜捕本教的教眾,」安子墨輕笑一聲道,「唯獨這冰雲城無人問津,正是因為他們太過相信甘道夫的實力,而我偏偏就要選有他在的地方建基地,這樣成事的機會才會更大,而且,這冰雲山脈有的就是魔獸,足夠我們再次組建大軍了。」

「少主英明!」白袍人點點頭道,「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在這裡,我們只要避開甘道夫一人即可。」

安子墨看了看冰雲城中的星月學院,漸漸地彷彿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忽然轉身沖白袍人吩咐道:「對了,你去幫我調查一個人,他的名字叫做沐雲,是星月學院這一屆的新生,記得找個機靈點的手下,不要讓他發覺了。」

「少主,您懷疑這個沐雲就是搗毀我們基地的那個嗎?」白袍人問道。

「我還不太確定,」安子墨搖了搖頭,「我用精神力悄悄探測過他,發現他的精神力只是一般水平,但他的行事作風卻與那個沐雲極其相似,或許是他刻意隱藏實力,所以我們還是小心為上。」

「少主說的是!」白袍人接道,「那個沐雲壞了本教太多的事,不得不多加防範。」

「嗯,還有!」安子墨又補充道,「明天這個沐雲和城主的兒子蘭旭有場比試,但我看他未必會盡全力,我想你從中來個小插曲。。。。。。」後面的話,沐雲就聽不清楚了,彷彿他們用了特殊的方式在交流。

「真是狡猾!」沐雲不禁輕聲罵道。

「是誰?」安子墨忽然大喝一聲,隨後與白袍人快速從峰頂飛身而下,直直衝著沐雲所在的地方飛去。

沐雲身形一閃在原地消失了蹤影,下一刻出現在了峰頂之上,安子墨與白袍人圍著懸崖四周仔細地搜索了兩遍,最後在一個拐角處發現了一隻低階的魔獸,這才作罷,隨後兩人也不停留,各自向著自己的來處飛去。

沐雲按照甘道夫教的方法,將精神力散布開去,一直與遠去的安子墨保持著一定距離,直到跟著安子墨回到了他的住處,她才將精神力收了回來,沐雲心中不禁暗暗震驚:「這小子果然心思縝密,居然找了個這麼隱秘的地方落腳,難怪在學院宿舍里搜索不到他的氣息。」 收回精神力,沐雲又在懸崖上練習了一會精神力的靈敏度后,便回到學院宿舍里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沐雲還在食堂中吃著早飯,忽然聽見學院進門處的廣場上有許多學生的慘呼聲陸續傳來,隨後外面便響起一片嘈雜聲,一個學生捂著半邊腫得老高的臉,匆匆忙忙從外面跑進了食堂,沖著所有人大呼道:「大家快出去幫忙!有人來我們學院踢館了!」

「轟!」一聲,所有吃飯的學生,包括精英組和普通組的人全部都向著門口涌去,沐雲也想看個究竟,便隨著人群走出了食堂。

來到廣場上,只見一個年約十六七歲,身材魁梧的紅衣少年,正大喇喇地站在學院的廣場上,將手中一個被打得昏迷的學生扔到了一旁,隨後向所有人高聲道:「聽說你們星月學院享有大陸第一學院之稱,但我看未必,召喚師這個職業根本就是廢柴,哪比得上魔法師和戰士威風?」

「喂,小子,你說什麼呢?」熊碩忽然從人群中走了出來,他用手一指紅衣少年,怒喝道:「信不信老子把你揍扁,然後餵了我的召喚獸!」

「你算什麼東西?」紅衣少年冷眼看著熊碩,「叫你們學院里第一高手出來!今天老子就要讓你們瞧瞧,你們召喚師是有多麼廢柴!」

「找死!」熊碩暴喝一聲便要衝上前去,但卻被從後面走過來的蘭旭一把拉住了手臂,他沖熊碩擺了擺手,隨後十分不屑地看著紅衣少年,面色淡然地道:「小子,你很狂嘛,不知道你的實力是不是跟你的嘴皮子一樣能耐。」

「呵!」紅衣少年上下打量了一下蘭旭,隨即開口道:「你算老幾?叫你們學院的第一高手出來,我要和她打一場!」

「星月學院這幾天是怎麼了?」一個老生開口道,「怎麼每天都有人決鬥。」

「決鬥好啊!」另一個學生笑道,「我們有好戲看,你還不樂意啊?再說了,看他們決鬥也能增加點我們的實戰經驗嘛。」

蘭旭緩緩走到紅衣少年身前,也將對方打量了一遍,隨後十分傲然地道:「怎麼,就你這種程度的實力,也敢挑戰我?」

「哼,你還真不要臉!」紅衣少年罵道,「我聽說星月學院的第一高手是個姓夢的女生,你在這裡冒充個什麼勁?趕快叫她出來!」

「笑話!」蘭旭冷笑道,「星月學院以前的第一高手是女生沒錯,但有了今年這屆的新生,排名就得重新計算了,再說了,你又是個什麼東西?也敢用這種語氣跟老子說話!」

拒嫁前夫:嬌美毒妻不好惹 「我是自由聯盟自由魔法學院的第一高手紅狼,」紅衣少年道,「看不慣你們學院自喻第一的稱號,所以特地來教訓教訓你們這些蠢貨,好讓你們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自由魔法學院?」蘭旭非常疑惑地看著紅狼,「我怎麼從來沒聽說過?是哪個土旮旯里的學校啊?」

「哈哈哈!」所有學生都被蘭旭逗樂了。

「哈哈哈哈!」紅狼的笑聲比所有人加在一起都大,他十分輕蔑地看著蘭旭道,「老子的學校是不怎麼有名,但也決計不會像某些人那樣死皮賴臉地冒充第一高手!」

「你再說一次試試!」蘭旭被對方說的面色通紅,頓時便上了火。

「你們廢話可真多,要打就打!」文天佑此時也來湊起了熱鬧,「紅衣小子,走吧,到決鬥場去,我跟你打一仗!」

「就憑你?」紅狼冷笑一聲,隨後用手一指蘭旭、熊碩和文天佑三人道,「這樣吧,你、你還有你,你們三個一塊上吧,省的浪費我的世間,打發了你們,我還要挑戰你們的第一高手呢!」說著,他便縱身一躍飛向了學院的決鬥場。

「他居然是天域高手!」

「難怪他敢這麼囂張!」

「天域怎麼了?蘭旭大人昨天已經突破地域,到達天域實力了,雖說文天佑菜一點,但熊碩老大的召喚獸可是天域聖獸,料那紅衣小子也討不了好。」精英組的學生們紛紛議論起來。

蘭旭見紅狼飛走,立刻便將渾身布滿了紅色靈力,隨後緩緩飄身而起,也向著決鬥場方向飛去,他故意顯露出自己的實力,是想給人群中的沐雲一個下馬威。

「蘭旭大人威武!」馬屁精們見到蘭旭御空而起,紛紛高呼起來,「蘭旭大人威武!」

「哇,蘭旭大人好酷啊!」

「他御空的姿勢真的好帥啊!」很多女生望著蘭旭遠去的身影,雙目之中流出崇拜的神情。蘭旭身在空中,將身後歡呼的聲音清楚地聽在耳中,虛榮心頓時被狠狠地滿足了一把,他還刻意回頭瞄了沐雲一眼,面上的神色甭提有多得意了。

「哼!樂什麼啊?」石頭在沐雲身旁小聲嘀咕道,「還不及我的沐雲老大一半厲害呢!」

「我啥時候成了你老大了?」沐雲十分詫異地望著石頭。

「嘿嘿,老大,你可不能不要我啊!」石頭傻笑道,「您都送給我那麼貴重的禮物了,自然是把我當小弟了。」

沐雲無奈地搖了搖頭道:「隨你吧。」說完,便也跟著人群走向了決鬥場。

決鬥場之中,紅狼飄身飛在半空,沖蘭旭問道:「他們兩個為什麼不一起上來?」

「你一個土包子!」蘭旭嗤笑道,「我一個人就可以收拾掉,何必麻煩那麼多人?」以他驕傲的個性,是決計不會讓別人插手他的決鬥的,熊碩是他小弟,自然不敢違抗,文天佑本就看不慣他們精英組的人,更是不屑與他為伍。

「呵呵呵,」紅狼大笑起來,狂傲地道,「好吧,既然你要找死,我就成全你!」說完,他雙臂猛然一震,渾身上下忽然閃爍出刺目的紅芒來,所有學生都被紅狼的表現所震驚,因為這種顏色正是高階天域法聖的身份象徵,足足高了蘭旭兩個層次。

蘭旭的神色忽然變得緊張起來,他望著對方靈力的顏色,心中暗暗後悔剛才自己魯莽的決定。 沐雲將精神力放出,趁機掃視了下紅狼的氣息,發現他的氣息與昨夜在冰雲峰頂的那個白袍人極其相似,沐雲心中篤定,這個紅狼一定就是那白袍人易容假扮的,來星月學院踢館的目的,就是為了打探自己的虛實和真正的身份。

「哼,幸虧昨夜偷聽到你們的談話,否則被你們陰了還不知道怎麼回事!」沐雲心中暗道。

「我紅狼不殺無名之輩,」紅狼沖蘭旭冷喝道,「小子,報上你的名來,我也好送你歸西!」

「哼,聽好了,老子名叫蘭旭!」蘭旭怒目瞪著紅狼,渾身上下爆發出紅色光芒,「今日鹿死誰手還不一定,你大話不要說得太早了!」

「風之怒!」紅狼口中輕喝一聲,右臂緩緩在身前劃出一道弧線,一道青色的光芒緩緩匯聚在他的右腕之上,「去!」他右臂向前一抖,將青色光芒直直射向蘭旭,蘭旭面色一寒,身形猛然拔起一丈,右掌推出一道銀色的精神攻擊。

「嗖嗖!」兩人的攻擊在空中劃出兩道破空之聲擦肩而過,紅狼面色淡定,見到蘭旭發來的精神攻擊,絲毫沒有避讓的意思,只將左手向前輕輕一揮,輕描淡寫地化去了蘭旭的精神力。

蘭旭見狀,心頭猛然一震,此時對方的青芒正射來,他若避開那氣勢上立馬就落了下風,必須也得迎面接住才算挽回面子,他硬著頭皮,將體內靈力提至巔峰,全部匯聚於右掌之上,沖著飛來的青芒直直對了過去。

「噗!」一聲輕響,青芒瞬間鑽入了蘭旭的體內,蘭旭只覺一股極其陰寒的能量正不斷吞噬著體內的靈力,他驚得面色煞白,急忙調動全身的精神力與之對抗,這才緩緩將青芒的能量逼出體外,心中不禁暗道:「這個傢伙好厲害,只是這麼簡單的一擊,就差點讓我受了傷。」

「蘭旭大人好樣的!」精英組的馬屁精們見到蘭旭也同樣輕鬆地接下了攻擊,頓時便沸騰了起來,而他們卻不知,表面上蘭旭看似輕鬆應對,但他暗中卻已是竭盡全力了。

「呵呵呵,」紅狼輕笑一聲,十分不屑地看著蘭旭和那些馬屁精們,「星月學院的廢柴們,果真是無知的很啊!」對於蘭旭的情況,他心中十分清楚,於是便開口提醒道:「蘭旭,你怎麼不把召喚獸放出來?」

蘭旭聞言這才恍然大悟,自己是個召喚師嘛,為何不用出自己最厲害的武器召喚獸呢?他面色忽然變得輕鬆起來,又狂傲地對紅狼道:「我不過是想你多活一會,等會再把你變成我獸寵的早餐也不遲。」

「哈哈哈!」決鬥場中頓時發出一陣哄堂大笑。

「你也只能是嘴的本事了!」紅狼嗤笑一聲,也不再廢話,雙臂同時一劃,甩出兩道同樣的青芒攻向了蘭旭,蘭旭見紅狼居然一連瞬發了兩次高階的風系魔法,頓時便收攝起心神,不敢再大意,他集中全部精神力,口中咒語快速念出,只聽決鬥場中忽然響起一聲驚天龍吟:「昂!」

隨後便見一隻體型碩大的藍色巨龍,忽然出現在了兩道青芒之前,巨龍乍一出現,口中便噴出一道粗大的藍色水柱,一下便將兩道青芒沖得消散無影。

「水系蛟龍!」紅狼見到蘭旭的召喚獸,心中不禁微微一驚,但這個情緒轉瞬即逝,他並未把這條巨龍放在眼裡,「既然如此,我就讓你輸得心服口服!」說罷,他身形一閃,化作一道絢麗的紅色魅影直直逼向了蘭旭的巨龍,揮手之間又放出十數道同樣的青芒攻向了蘭旭,而他的右腿之上忽然布滿濃郁的紅色戰氣,沖著巨龍的頭部便猛踢過去。

「嘭!」一聲巨響,藍色巨龍當場便被紅狼踢中,「昂!」它口中發出一聲悲鳴,隨後緩緩萎頓倒地。

「嘩!」決鬥場中頓時發出一片唏噓,所有學生都被紅狼的強大所震驚,沒想到對方不僅是個天域法聖,而且還是個高階武聖,這個突如其來的打擊,讓蘭旭幾乎暈眩起來。

「蘭旭大人,小心!」還是石頭反應最快,忽然高聲提醒起來,蘭旭這才回過神來,急忙將身形拔起,但還是比紅狼的風之怒慢了一步,「噗噗噗!」一連幾道青芒全部打入了蘭旭的體內。

「噗!」蘭旭口中噴出一道血箭,身子向後倒飛而回,好在他剛才一直在暗中蓄力,這才免去了性命之憂,「嗷!」一聲獸吼聲響徹整個決鬥場,只見熊碩的大地戰熊忽然擋在剩下的那些青芒之前,青芒擊在戰熊的身上,彷彿打入了棉花團里,只發出一陣細微的輕響,隨後便銷聲匿跡。

熊碩縱身一躍,將蘭旭的身子接住,口中擔心地道:「大人,您沒事吧?還是我們一起教訓這個狂妄的傢伙吧!」

蘭旭此時不再拒絕,深深吸了口氣后,稍稍恢復了些元氣,他雙目一寒,將靈力精神力再次飆至巔峰,沖著紅狼便飛了過去,熊碩緊跟其後,渾身金色戰氣瞬間狂漲,雙拳雙腳蓄滿力量,也沖著紅狼瘋狂攻去,他的大地戰熊一雙熊腳在地上重重一踏,踏出兩個深及一尺的掌印,肥壯的身子彈射而起,離及地面十幾米時,它忽然變成頭下腳上,將一隻極其粗壯的熊掌狠狠地拍向了半空中的紅狼。

所有學生,包括沐雲在內,全都在心中為蘭旭和熊碩兩人暗暗鼓勁,雖然她與蘭旭不和,但那是人民內部矛盾,而與這紅狼,卻是生死大敵。

紅狼飄身在半空之中,十分鎮定地看著眼前急速攻來的兩人一獸,他渾身上下忽然發出一片刺目紅芒,身形頓時化作三道紅色魅影,同時迎向了對方的三道攻擊。

「嘭嘭嘭!」三聲悶響幾乎在同一時間發出,所有人都全神貫注地望著決鬥場的上空,時間彷彿在這一刻靜止,空氣也彷彿在剎那間凝滯。

「嗷!噗噗!」一聲凄厲的嘶吼,伴隨著兩道血箭噴洒的聲音在空中響起,蘭旭、熊碩和大地戰熊,同時被紅狼擊得倒飛向觀眾台中,「轟轟轟!」又是三聲巨響,觀眾台上被這兩人一獸砸出了三個極大的深坑,半晌功夫都沒再見坑中出現任何動靜。

「天!這個紅狼也太變態了吧!」此時,所有的學生心中都生出了這個念頭來。 「星月學院果然是人才輩出啊!哈哈哈!」紅狼狂妄地大笑起來,話中的諷刺意味不言而喻,他睥睨著場下所有圍觀的學生,面上緩緩升起一絲傲然之色,「什麼天下第一學院,我看是天下第一廢柴學院才對!哈哈哈!」他的笑聲回蕩在決鬥場中,也深深地刺痛了所有人的心靈。

聽見紅狼肆意侮辱星月學院,所有人都恨得牙痒痒,但他們實力不如人,根本無法替學院挽回尊嚴,文天佑剛想上場,卻被沐雲一把拉住了手臂,「文大哥,你不是他的對手。」沐雲面色顯得十分鎮定,彷彿絲毫沒把紅狼的侮辱放在心上。

「那怎麼辦?」文天佑一腔熱血在體內瘋狂地翻湧著,他實在受不了外人侮辱星月學院,「我就是死,也得和他打!不然,我還算什麼男人?」

沐雲嘴角邊出乎文天佑意外地露出了一絲笑容,她的雙目之中漸漸閃爍出堅定的神色,口中自信地道:「相信我,文大哥,今天這個紅狼一定會一敗塗地的。」

文天佑的心中忽然對沐雲充滿了信心,他十分莫名地打從心底信任沐雲,「好吧,兄弟,我信你!」文天佑沖沐雲重重地點了下頭。

「怎麼,星月學院沒有人敢再上來了嗎?」紅狼在半空中緩緩轉動著身子,「既然如此,那我就到大陸上所有國家的所有城市去,給你們學院好好宣揚下美名!讓世人都知道,星月學院不過是浪得虛名,裡面的學生,全部都是廢柴!」

「放肆!」決鬥場的大門口忽然傳來一個少女的聲音,這聲音之中夾雜了無限的憤怒之意,「你以為我們學院就真的沒人了嗎?」說話之人正是雲夢瑩,她絕美的身姿在半空中劃出一道絢爛的紅影,緩緩掠到了決鬥場的正中心,「我倒要領教領教閣下的高招!」

「是雲夢瑩來了!」學生們的心中忽然又生出了希望,「這下可好了!」

「雲夢瑩,我的女神!」

「夢瑩!我愛你!」學院里的男生們開始發出瘋狂地歡呼聲,「夢瑩姐,你一定要為學院爭光啊!好好教訓教訓那個臭小子!」連女生們也是非常崇拜地看著半空中這個紅衣少女。

「看來,」紅狼有些詫異地看著雲夢瑩,「你就是那個星月學院的第一高手,姓夢的女子?」

「首先,告訴你我不姓夢,我姓雲!」雲夢瑩冷笑道,「其次,星月學院的第一高手是甘道夫院長,而我最多也就排個第三罷了,你這個蠢貨連消息都沒打探清楚,就敢來這撒野,我看是蠢到家了。」

「哈哈哈!罵得好!」學生們再次狂呼起來,場中的氣氛瞬間又恢復了生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