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夠了。」蘇柳欣低吼了一聲:「你何必惺惺作態,當日若不是我自己想辦法,可能和親的人就是我了。」


宗政文昊低笑了一聲:「你難道還沒有看出來么?本來一開始打算推出去和親的人,就不是你,你不過是個幌子,真正想要推出去和親的人是常陽,你不過是個幌子,為的就是常陽沒有準備的時間而已。」

蘇柳欣的瞳孔微微一縮:「所以呢?你不要告訴我,你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你什麼都知道了,你只是故意裝作不知道。」

蘇柳欣聰明,她也了解,宗政文昊是一個心思敏銳的,她只是嘲諷自己,居然還對宗政文昊抱有希望。

深呼吸了一口氣之後,蘇柳欣站了起來說道:「我們不過是互相利用,是我,對你抱有希望了。」

「你繼續幫著本王。」宗政文昊說:「事成之後,你依然是本王的正妃,什麼榮華富貴,都是你的,你到時候就可以將顧知鳶踩在腳下了。」

蘇柳欣深呼吸了一口氣緊緊握著拳頭,愛情本來就是奢侈的,不過只要能將顧知鳶踩在腳下,自己就滿足了:「殿下記住今天這句話。」

說完之後,蘇柳欣便走了出去。

看到蘇柳欣的背影,宗政文昊的眼中劃過了一絲冷意。 「會的。」男人語氣輕緩,在她耳邊吐著低啞的聲調:「會負責到底,所以桑寶別再逃跑,好不好……」

洛桑呆愣愣的,沒說話,也沒掙開他的身子,由著男人抱著她更緊了。

她手裡揪著的兩顆糖冒了一點汗。

**

兩天過後。

洛桑那天晚上說過的,照顧傅時寒兩天就要離開。

也因此,傅時寒才繼續住了兩天的出院。

這下洛桑要離開,他也讓翟夜辦理出院手續。

洛桑看了眼要去辦理出院的翟夜,繼而望向坐在沙發上的男人:「再輸兩天液,傷口才能消炎。」

傅時寒語氣不明地說了幾個字,「沒那麼弱。」

洛桑斂了斂眸,她今天沒再披著頭髮,而是稍稍在後邊繞了兩圈,看起來有些松垮:「我過會就要走了。」

男人淡漠的眸子凝了凝,視線從女孩身上移到桌上的那罐玻璃瓶。

裡面粉色包裝的糖只少了一顆,但看起來依舊原樣,像是沒有動過。

「先過來幫我擦藥。」他聲音沉沉的,聽不出有什麼情緒。

洛桑看向旁邊的翟夜,下意識回絕:「讓翟夜……」

傅時寒冷眸掃了眼翟夜:「他要去辦理出院。」

他話音一落,翟夜很識相的立即出去了。

他傷口在後背,今天穿的是套頭白色的上衣,不費力氣的將上衣一脫,露出線條清晰流暢的肌肉,肌理分明,緊實得過分。

一雙清亮的眸子,盯著男人的身子好半晌,腦子突兀冒出一個鬼畜的想法。

還好,男人沒發現她的異樣。

他此刻側過了身,堅實的背脊上的傷口在冷白的皮膚上很顯眼。

洛桑靜默不語,坐下長沙發,拿起桌上托盤裡的棉簽,用消毒液輕點塗著傷口,抿唇試問:「疼嗎?」

「不疼。」傅時寒輕描淡寫回了兩個字。

洛桑昨日有看過醫生替他換藥,倒是看過了便知道怎麼做,她消毒好后,把葯塗好用紗布蓋上,再貼上膠布。

動作行如流水。

……

差不多收拾好了。

翟夜的出院手續也辦好了,他回到病房裡,將桌上這幾天列印給主子的文件都一併收拾好,放在收納盒裡。

看到熟悉的玻璃瓶,這是他前兩天從超市買回來的,裡面的糖還是如前天看到的一般。

翟夜不管不顧的,將玻璃罐塞進收納盒子底。

「……」

這罐糖,挺貴的一個牌子。

反正夫人不吃了的,他過兩天回去可以帶給小侄子吃。

洛桑沒什麼需要帶的,有的也已經同傅時寒的東西裝在了一起。

她站在病房門口,等著洗手間里的男人出來。

她說句話就要離開。

翟夜收拾好東西,一手拉上門邊的行李箱,另一隻手夾著中號的收納箱。

看向倚靠在門框的洛桑往後邊退了一步,給他騰個位置出去。

翟夜微微頷首:「夫人,我先把東西帶下去,把車開到醫院大門口等您和主子。」

洛桑只聽了大概,就是在醫院門口等她和傅時寒。

「我不和你們走。」跟翟夜說沒用。 這話一出,宋九月的小臉,難得紅成了蘋果。

當年老頭憑着他超人的醫術,救活了宋九月和宋可人。

宋九月非常感激,無以為報,所以就想着以後贍養老頭,好好孝順他。

當然,那也只是她剛認識老頭,年輕不懂事的時候,說的話。

後來越來越了解老頭以後,已經完全打消了這個念頭。

「葉前輩,九月臉皮薄,你就別開玩笑了,之前多謝葉前輩對我們家九月和可人的照顧,以後需要我的地方,你儘管吩咐就好。」

慕斯爵拉住宋九月的手,朝葉老頭禮貌開口。

他很少在人面前這麼謙遜,不過葉老頭,可是宋九月的救命恩人。

五年前,要不是他出手,以宋九月當時的情況,能保住命已經是奇迹,更別說還把可人給救活了。

「嘖嘖,這剛回來,就給我吃狗糧?放心,慕少,我可不會跟你客氣。正好我最近缺錢,一會兒我給你一張卡,你先打幾個億進去就行。」

葉老頭毫不客氣地點頭。

「不是,葉老頭,你還真的是一點都不客氣呢。你沒錢跟我說啊,幹嘛要讓慕斯爵打錢?」

宋九月被葉老頭的這番自來熟給逗笑了。

「怎麼,心疼了?他自己說的啊,想要謝謝我啊。我要是不要錢,他心裏多難受,肯定覺得我在看不起他。我一片用心良苦,你居然還說我?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哎。」

葉老頭一臉失望地看着宋九月。

宋九月還想反駁,被慕斯爵眼神攔了下來。

其實宋九月並不在乎錢,盛世集團,葉老頭才是最大的股東,還有黑血每年跟那些雇傭兵和各種組織敲詐的錢,都是以億為單位的。

不過之前cos圈那邊救助的小孩,每年的開銷也很大。很多小孩其實就是在等死,器官被移植以後,沒有得到妥善的治療,只能靠藥物和機器續命。

有時候甚至不是錢的問題,因為對於很多小孩來說,只能躺在病床上靠機器過日子,其實是件很可悲的事情。

到他們成年以後,黑血就會根據他們自己的意願,讓他們做出選擇。

是繼續躺屍,還是安樂死亡。

有的人或許覺得殘忍,但是生命,本來就應該掌握在自己手裏。

等盡全力養到成年,在宋九月看來,已經是她們能為那些小孩,做出的最後的努力。

她這些確實賺了不少錢,不過其中一半,都給了黑血。

「你和夜闌開的事情,想要我幫你們澄清嗎?」

「不用,我知道是誤會。我相信她。」

不等宋九月回答,慕斯爵已經面帶微笑地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你不要想太多啊,慕少,我是要幫我們小夜夜澄清。好歹他也是我的大徒弟,怎麼能夠背着姦夫的罵名呢。這有損我的名聲啊。」

葉老頭滿是嫌棄地撇嘴,氣氛陡然變得尷尬。

「別介意,他就是這樣的性子,氣死人不償命,你多習慣習慣就好了。」

宋九月對老頭的話早就有了抵抗力。

她這些年為什麼對老頭從尊敬變成想要打他,也不是沒有原因的。第16分鐘,基米希開出角球,皮球被羅斯托夫中衛格拉納特解圍。

阿拉巴在外圍控制住皮球,阿茲蒙急忙逼搶過來,阿拉巴直接把皮球傳給蒂亞戈,蒂亞戈再傳給比達爾,最後,皮球到了邊路的基米希腳下。

基米希毫不猶豫,再次挑傳禁區,禁區內的馬丁內斯高高躍起爭到頭槌,但沒打上力量,皮球被蹭

《足球之請開始你的表演》0330憑一口氣,點一盞燈 這怪物嫣然已經成為了一隻待宰的小羔羊。

怪物還在奮力掙扎,一聲聲怪叫傳遞到很遠。

夏波掄起猛然送開它的手腕,怪物一個踉蹌,退後了幾步。夏波的動作可謂是非常快。在送開怪物的瞬間,便將車門關閉,手中的鐵棒也掄了出去,動作一氣呵成。

砰。

怪物遭受鐵棒的重鎚,嘴裡發出痛苦的哀嚎。

「給爺死!」夏波沒有任何憐憫之心,直接將其亂棍敲死,怪物爆開,化成經驗值。

地面上也爆出了一個黑漆漆的物品。

【鐵*1】

「爆出鐵了。自己的運氣也太好了吧。」

夏波喘了口粗氣,體力值有所下降,平復了一下心有餘悸的內心,然後撿起地面上的物品。

【恭喜宿主升級成功,鐵*1升級為鐵*7!】

「升級了七塊鐵!?」

好像有一個圖紙可以合成了。

他快步來到汽車前,掏出三張圖紙,果然是有一張圖紙可以合成了。

是那寬刀圖紙。

【寬刀設計圖:需要鐵*20(可合成)】

夏波心思一動。

「若是將鐵棒和寬刀作為對比,明顯鐵棒更好,搭配強大的力量,鐵棒掄一棒勢大力沉,能讓怪物瞬間喪失行動力,但是並不致命。」

「而寬刀搭配強大的力量,足以一刀斬首,而且寬刀還可以升級。」

他的內心更趨近於寬刀,最關鍵的一點,寬刀使用起來,可以用最小的力量去打最大的傷害。

怪物並沒有什麼防禦力,寬刀足以切開它們的防禦。

而鐵棒,若是用力小,不足以讓怪物喪失行動力。用力太大,對於體力的消耗是十分巨大的。

思來想去,夏波決定合成。

空調這種享受的物品,還是在自身安全足夠的情況下在去收集合比較好。

前期還是保命的武器最重要。

將圖紙拿起來,夏波選擇了合成。

【寬刀合成成功!】

【消耗鐵*20!】

一柄鐵制而成的寬刀出現在夏波手中,而圖紙已經消失不見。

寬刀有半臂長,質地有些粗糙,用手撫摸想道扎手,很顯然,這鐵質的寬刀並沒有經過精打細磨。

「二十個鐵做的劣質品。」夏波吐槽了一句。

而寬刀上也浮現『可升級』三個字。

「果然,圖紙不能夠升級,但是圖紙合成的東西可以升級!」

夏波內心一動,選擇了升級。

【恭喜宿主升級成功,寬刀升級為精緻鋼刀!】

劣質寬刀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柄明晃晃的鋼刀,刀身光滑如同嬰兒的肌膚一般,刀刃鋒利無比,散發著寒芒、

「好刀!」

夏波忍不住說道,眼睛里閃爍著喜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