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天羽,感覺怎麼樣?」看到雲天羽走出來,大長老輕聲問道。


「很好!今天我有八成把握可以戰勝金荷雨,為我天宗道院奪得煉獸符比賽第一。」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道,鬥志高昂的說道。

「那就好!今天是煉獸符比賽最後一天,我們早點過去吧,希望你可以為我天宗道院奪得第一個冠軍。」說完,大長老帶著雲天羽等人離開了休息的院子,第一個來到了比武場。

天宗道院一行人早早到來后,皇家道院、百鳳道院、武極道院相繼到來,寂靜的比武場再次變得熱鬧起來。

看到四大道院到齊,十名參加比試的弟子齊聚比武場時,坐在百雀台上的大尊者再次站起身來,大聲宣佈道:「今天是煉獸符比賽最後一天,今天比拼的是大家真正的煉獸符實力,誰在三個小時內煉製的獸符等級高,品質好,誰就是最後的勝利者!」

「好了,你們十個進陣吧,比賽馬上開始。」簡單介紹了比賽規則后,大尊者大聲宣佈道。

「今天我定贏你!」當金荷雨轉身走向空間大陣時,挑釁的傳音給雲天羽。

「是嗎?也許你會失望!」雲天羽嘴角微微上翹,緩緩地走進了一座空間大陣之中,心意一動,將自己準備煉製的人面鬼蛛王煉獸符材料取了出來。

眾人相繼取出準備煉製的獸符材料后,大長老示意坐在場邊的若湖大長老開啟了空間禁制,避免他們在煉獸符時被人打擾。

「好了,我宣布煉獸符比賽正式開始。」看到雲天羽等人準備就緒,大尊者立即大聲宣佈道。

「呼!」隨著大尊者一聲命下,雲天羽等十人立即運轉各自掌握的魂訣,釋放出炙熱的火焰開始提煉面前的煉獸符材料。

雖然雲天羽熟練了一晚上對三百隻火魂手的掌控,但依然無法做到爐火純青,所以雲天羽沒有盲目的凝聚出三百隻火魂手,而是依靠對二百隻火魂手的控制,提煉十餘株珍貴的煉獸符材料。

因為煉製越高等級的獸符,需要的材料越多,越珍貴,所以提煉的難度也增加了不少,好在融合了三團靈魂實火,雲天羽靈魂火焰的溫度大幅提升,減輕了不少壓力。

依靠對二百隻火魂手的熟練控制,雲天羽用了近一個小時,將面前十餘株煉獸符材料提煉成精華液體。

提煉出大量的精華液體,雲天羽一心二用,一邊控制靈魂火焰包裹住剛剛提煉而出的精華液體,一邊融化人面鬼蛛王的獸丹,將獸丹中的殘存的獸魂提煉出來。

十五分鐘后,人面鬼蛛王堅硬的獸丹融化了,一團虛弱的獸魂被雲天羽提煉了出來。

雖然提煉精華液體和獸魂十分消耗靈魂之力,但提升到二級道尊境界靈魂的雲天羽卻未感覺到疲憊,開始控制精華液體與虛弱的獸魂相融合。

而就在雲天羽僅僅用了不到一個半小時時間就開始融魂時,雲天羽唯一競爭對手金荷雨也成功提煉出精華液體以及虛弱的獸魂,釋放炙熱的金黃色靈魂火焰開始融魂。

看到雲天羽和金荷雨雙雙進入難度最高的融魂過程,司徒大長老和金秋頓時緊張了起來,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道院弟子,不斷在內心祈禱著。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舞雲耽、潘乾雨等煉製七級地獸符的五名選手全部完成了考驗,成功煉製成了七級地獸符,使得眾人目光焦點更加的集中。 「呼呼!」通過對二百隻火魂手的控制,雲天羽花了四十多分鐘,成功讓精華液體和人面鬼蛛王的殘魂融合在一起,完成了融魂過程。

融魂成功,雲天羽沒有盲目的加大靈魂火焰的強度,而是藉助時空夢境的力量,快速的恢復起消耗的靈魂之力。

十分鐘時間過後,雲天羽恢復了八成消耗的靈魂之力,而金不凡、武冼風相繼成功煉製了一級天獸符完成了比試。

此時,巨大的比武場只有雲天羽、金荷雨、藍晴嫣沒有完成比試,顯然他們三人煉製的獸符品質遠遠超過了金不凡二人。

「還有半個小時,足夠我凝魂了。」恢復了八成消耗的靈魂之力,雲天羽抬頭看了一眼大尊者凝聚的暗金色鐘錶,確定剩餘的時間后,突然又凝聚出了六十隻火魂手,加大了靈魂火焰的力量,加快凝魂速度。

「二百六十隻火魂手,難道那雲天羽前幾輪比試一直沒有盡全力!」看到雲天羽新凝聚的六十隻火魂手,素盈盈等人露出了一絲意外之色。

在二百六十隻火魂手釋放炙熱溫度燃燒下,初具雛形的獸符不斷地凝聚,滲透出淡淡的藍色光芒而就在雲天羽快速的凝魂過程中,藍晴嫣、金荷雨相繼完成了融魂,進入到了最後的凝魂過程,使得司徒大長老和金秋緊張的內心稍稍輕鬆了幾分。

「一級天獸符,成!」當離比賽結束還有十分鐘時間時,在二百六十隻火魂手釋放靈魂火焰燃燒下,雲天羽成功煉製了人面鬼蛛王獸符,一道道淡藍色光芒在完全成型的獸符中映射出來。

雲天羽成功煉製出人面鬼蛛王獸符后的兩分鐘,藍晴嫣也成功煉製出一顆品質極高的一級天獸符。

此時,整個比武場就只剩下雲天羽唯一的競爭對手金荷雨沒有凝魂成功,但從金荷雨煉獸符耗費的時間來看,金荷雨煉製的一級天獸符應該是最頂級的。

不過雲天羽對於人面鬼蛛王獸符的威力充滿了自信,所以臉上並沒有流露出緊張之色,耐心的在比武場上等待起來。

就在巨大的時鐘即將走完三個小時時,金荷雨終於完成了煉製,成功煉製出一枚品質極高的一級天獸符。

「好了,比賽時間到!諸位,請隨我一起下去鑒定他們煉獸符的品質吧。」當巨大的時鐘走完三個小時時,大尊者緩緩地站起身來,大聲提議道。

「好!」素盈盈、北澤郡王等人點了點頭,緩緩地從百雀台上飛落下來,落到了比武場上。

因為雲天羽和金荷雨煉獸符的品質直接關乎煉獸符比賽的最終名次,所以大尊者等人首先檢查起他們二人煉製的一級天獸符。

「諸位怎麼看?」大尊者等人分別檢查完雲天羽和金荷雨二人煉製的一級天獸符后,素盈盈開口詢問道。

「哼!那雲天羽煉製的一級天獸符怎麼能與荷月煉製的天獸符相比,我認為這場比試荷月獲勝。」金秋瞥了一眼雲天羽煉製的一級天獸符,毫無顧忌的說道。

「是嗎?我怎麼沒有覺出來呢?我覺得還是天羽煉製的獸符品質好。」 幽冥巫師 司徒大長老面色不善的反擊道。

「你們二人先不要爭,不如我們幾個投票,已決定他們兩個最終成績。」一直沒有開口的北澤郡王提議道。

「郡王這個提議好,不過雲天羽是大尊者和二尊者救命恩人,為了公平期間,他們二人只能有一人投票、」武神通故意說道。

「可以!」眉頭緊皺的大尊者和二尊者相互對視了一眼,輕輕點頭同意道。

「既然這樣,我們投票吧!我覺得皇家道院金荷雨煉製的一級天獸符更好一些。」北澤郡王第一個開口說道。

「我也這麼認為,金荷雨獲勝。」武神通第二個表態。

「素院長,不知道你認為他們兩個誰煉製的獸符品質更好一些。」金秋沒有立即表態,而是詢問一直沒有說話的素盈盈。

如果素盈盈表示支持金荷雨,那就算金秋不投票,比賽的結果也將註定。

「我覺得投票這個建議無法決定最終結果,還是讓他們二人捏碎自己煉製的獸符,釋放獸魂比拼一下,那隻獸魂堅持到最後,誰就是最後的勝利者。」素盈盈開口提議道。

「怎麼,素院長覺得那雲天羽煉製的獸符品質超過了荷月?」金秋面色不善的問道。

「我認為這個提議最公平,金秋你覺得這個提議不好嗎?」聽到金秋話語中有威脅的意思,素盈盈美麗的眼睛中透出了一絲鋒芒,說話聲音陡然間變冷。

「好了,我覺得素院長這個提議比較公平,既然投票無法決定勝負,那就按照素院長的提議,讓他們比拼一下煉製出的獸符威力吧。」雖然皇家道院有皇族背景,但素盈盈畢竟是大金王朝十大高手之一,擁有一級道仙實力,如果她發怒,就算集合自己、金秋、武神通也不是對手,所以北澤郡王不得不同意素盈盈的提議。

「你們二人有什麼意見!」北澤郡王同意后,大尊者詢問起雲天羽和金荷雨的意見。

「我沒有意見,這個提議很公平。」金荷雨首先表態道。

「可以!」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淡淡的吐出了兩個字。

「既然你們兩個同意,那等三到十名名次決定之後,你們就進行獸符比試。」看到雲天羽和金荷雨雙雙同意,大尊者點頭說道。

說完,大尊者等人開始檢查藍晴嫣等人煉製的獸符。

經過眾人仔細的檢驗,藍晴嫣煉製的一級天獸符品質最高,武冼風其次,只后是金不凡、俞茗薇、舞雲耽……

當最後一輪比試成績出來后,藍晴嫣綜合成績第三,金不凡、武冼風並列第四,舞雲耽在第三輪比試時出色發揮,綜合成績超過了百鳳道院的俞茗薇排名第六,俞茗薇第七,而潘乾雨也因為在第三輪比試時出色發揮排名第八,皇家道院一名弟子第九,百鳳道院一名弟子第十。

排定了第三至第十之間的名次后,眾人的焦點再次集中在了雲天羽和金荷雨身上。

「好了,現在輪到你們兩個了,一會獸符比試,你們誰的獸符威力大,誰就將是此次煉獸符比賽的最終冠軍。」大尊者大聲說道。

「好,沒問題!」雲天羽和金荷雨點了點頭,雙雙滴血認主自己煉製的一級天獸符后,捏碎了天獸符,釋放出了裡面的獸魂。

「人面鬼蛛王!紫紋金螳螂!」看到雲天羽和金荷雨煉製的一級天獸符釋放出的獸魂,素盈盈等人露出了驚訝之色。

而藍晴嫣等人看到兩隻散發出可怕氣息的獸魂,立即感覺到自己煉製出的獸符與他們二人之間的差距,內心深處的不甘消失不見。

「嘶嘶嘶!」感覺到紫紋金螳螂給自己帶來的威脅,人面鬼蛛王立即噴出大量的粘稠毒絲,纏繞向了紫紋金螳螂。

「唰唰!」網狀的粘稠毒絲纏繞而來,紫紋金螳螂立即揮舞鋒利的前肢,劈出了一道道紫色鋒芒,將人面鬼蛛王吐出的粘稠毒絲劈碎了,然後向人面鬼蛛王發動攻擊。

「噗噗!」兩聲,依靠強大的攻擊力,紫紋金螳螂鋒利的前肢不斷劈碎了人面鬼蛛王吐出的粘稠毒絲,重重的斬在了它的身體上,將它的身體劈出了兩道口子,傷到了它的靈魂體。

看到人面鬼蛛王受傷,在一旁觀戰的金秋立即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不過就在他得意之際,受傷的人面鬼蛛王施展了它最可怕的攻擊吞魂,攻擊進了近在咫尺的紫紋金螳螂身體中。

靈魂體遭到人面鬼蛛王打入的吞魂攻擊,紫紋金螳螂立即發出了恐懼的刺耳聲,揮舞自己鋒利的前肢攻擊人面鬼蛛王。

不過在吞魂攻擊侵蝕下,紫紋金螳螂身體變得越來越虛弱,而傷痕纍纍的人面鬼蛛王抓住這個時機,猛地彈動殘缺、細長的長腿,整個包裹住紫紋金螳螂細長的身體,裂開猙獰的大口,一口咬在了紫紋金螳螂細長的脖子上,向他身體注入著大量的毒液。

身體中被人面鬼蛛王注入的大量毒液侵蝕,紫紋金螳螂變得更加虛弱,不過人面鬼蛛王也堅持不了多久,身體也變得越來越虛弱。

眼看自己的靈魂體就要被對方消散,人面鬼蛛王和紫紋金螳螂發生了一次最後一次劇烈的碰撞,當兩大魂獸對撞了最後一擊后,身體同時爆開,消散在了比武場半空中。

「同歸於盡!」看到兇猛的紫紋金螳螂和人面鬼蛛王雙雙消散,眾人的眉頭不由得緊皺起來,因為這等結局再次造成雲天羽和金荷雨並列第一的局面。

而嬰變天丹只有一顆,二人都想要,所以素盈盈、北澤郡王等人商議了一下,決定讓他們二人在不休息的前提下加賽一場,考驗他們真正實力,最終決定名次。

聽到素盈盈等人商議出來的結果,雲天羽和金荷雨都沒有提出異議,因為見識到對方煉獸符的實力,二人都想堂堂正正戰勝對方。

「好了,給你們五分鐘時間準備,五分鐘后開始加賽,想要奪取嬰變天丹,就看你們自己的本事了。」素盈盈看了一眼面色平靜的雲天羽和金荷雨,大聲宣佈道。 「天羽,那小姑娘不簡單,你有什麼打算。」就在雲天羽思索加賽時煉製何種等級的獸符時,大魔王的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

「金荷雨是一個好對手,我想堂堂正正戰勝她,讓她輸的心服口服,所以我想冒險煉製二級天獸符。」雲天羽深吸一口氣,傳音回應道。

「冒險煉製二級天獸符!富貴險中求,你能有這種心態,足見你強者之心十分強大,我支持你這個決定。」大魔王滿意的傳音說道。

雲天羽決定冒險煉製二級天獸符,被他激起內心深處鬥志的金荷雨也決定大膽嘗試著煉製成功率極低的二級天獸符,光明正大的戰勝雲天羽。

「好了,五分鐘時間到了,你們兩個考慮好了沒有,要煉製什麼等級的獸符?」五分鐘時間一到,素盈盈立即開口詢問道。

「二級天獸符!」雲天羽和金荷雨異口同聲的說道。

當二人同時發出同樣的話語時,雙雙神情一怔,看向對方的眼神發生了一絲微妙的變化,因為他們都沒有想到對方會做出這等冒險的賭注。

「真沒有想到你會做出冒險的賭注,你到讓我刮目相看。好吧,既然你想要堂堂正正戰勝我,那我們就好好比拼一下,這樣無論我們誰失敗,都不會有太多遺憾。」美麗的眼睛中透出了讚許之色的金荷雨看著讓他重新認識的雲天羽,露出了一絲迷人的笑容,輕聲說道。

「你的選擇也很讓我吃驚!好吧,既然我們都選擇冒險賭注,那我們就看看,上天更眷顧誰。」雲天羽看著漂亮、妖嬈的金荷雨,同樣露出了讚許之色。

「荷雨,你真的想好了?」對金荷雨比較了解,深知她煉二級天獸符的成功率極低,再加上剛剛煉獸符消耗了不少靈魂之力,金秋有些緊張的問道。

「二長老,我心意已決,你不要勸我了。」金荷雨語氣堅定的說道。

「哎,那一切隨你吧。」因為金荷雨身份特殊,就算金秋都不敢輕易違背她的意思,輕輕嘆息了一聲,無奈的同意道。

好在此次比試乃是加賽,就算金荷雨輸給雲天羽,最差成績也將是第二,也不會讓皇家道院太丟臉面。

「好,既然你們都決定煉製二級天獸符,那你們準備一下就開始吧。」素盈盈讚賞的看著魄力十足的雲天羽和金荷雨,輕聲說道。

「素院長,煉製二級天獸符非同小可,你可否給他們一個小時休息時間。」素盈盈話音剛落,金秋立即出聲請求道。

「我同意金秋二長老的提議,剛剛煉製高品質一級天獸符消耗了他們太多的靈魂之力,如果現在盲目煉製二級天獸符,會大大提升失敗率,還是讓他們休息一個小時,在進行加賽。」司徒大長老出奇的配合,輕聲附和道「一個小時太長了,不如我們就休息十分鐘吧。」擁有時空夢境的雲天羽並不想給金荷雨過多的休息時間,嘴角微微上翹,提議道。

「只休息十分鐘!小子,你瘋了不成。你不想好好比,不要拖累荷雨。」面色瞬間陰沉下來的金秋大聲喝斥道。

「有意思!雲天羽,我越來越覺得你有意思了。既然你只想休息十分鐘,我陪你就是。」漂亮的金荷雨有些意外的看著雲天羽,妖嬈的面孔上露出一絲韻味,點頭同意道。

「好,既然你同意,那十分鐘后我們開始比試。」看到金荷雨同意,雲天羽也露出淡淡的笑容,因為就算金荷雨靈魂曾經異變過,也絕不可能在短短十分鐘恢復剛剛消耗的靈魂之力。

而十分鐘對於雲天羽來說也不夠用,但他可以在煉製過程中藉助時空夢境恢復,所以還未比試,雲天羽已經佔據了絕對的優勢。

千年枕邊人 「呼!」調整了一下內息,雲天羽和金荷雨盤膝坐在地上,利用有限的時間恢復消耗的靈魂之力。

為了加速靈魂的恢復,金荷雨服下了數顆靈丹,加快靈魂恢復速度,在有限的十分鐘時間恢復了小部分消耗的靈魂之力。而雲天羽藉助時空夢境的力量,恢復的七成消耗的靈魂之力。

「時間到了!」十分鐘時間一到,素盈盈立即開口,制止了雲天羽二人繼續恢復消耗的靈魂之力。

當雲天羽和素盈盈雙雙睜開緊閉的雙眸時,眼眸中同時投射出了道道精光,透過二人眼眸變化,眾人立即察覺到雲天羽靈魂狀態遠遠好於金荷雨,心中有些詫異雲天羽靈魂恢復、調整速度。

「好了,空間大陣已經開啟,你們兩個入陣準備開始比試吧。」素盈盈蘊涵深意的看了一眼不斷給她驚喜的雲天羽,輕聲提議道。

「好!」雲天羽和金荷雨點了點頭,雙雙走進了兩座開啟的空間陣法中,心意一動將自己準備的煉獸符材料取了出來。

雲天羽從來沒有煉製過二級天獸符,只有在時空夢境中獲得的經驗,好在雲天羽訛詐宋清風的乾坤戒指中有一份品質較低,煉製二級天獸白蜂鳥的材料。

雲天羽取出了品質較低的二級天獸白蜂鳥的材料,金荷雨為了減輕自己的壓力,也取出了一份品質較低的煉獸符材料。

看到雲天羽和金荷雨雙雙取出了煉獸符材料,素盈盈與眾人對視了一眼,輕聲宣佈道:「你們每人有四個時辰煉製時間,獸符品質高者勝,開始!」

隨著素盈盈一聲命下,金荷雨和雲天羽極有默契的沒有運轉魂訣開始煉製,而是雙雙閉上了雙眸,穩定了一下靈魂狀態后才開始煉製。

煉製二級天獸符需要的靈魂火焰溫度極高,所以一上來雲天羽就凝聚出了三百隻火魂手,釋放出炙熱的靈魂火焰提煉起二十餘株珍貴的煉獸符材料。

「三百隻火魂手,難道這才是雲天羽真正的實力,原來的比試他的留了餘地?」看到雲天羽凝聚出的三百隻火魂手,北澤郡王、金秋等人的臉色瞬間發生了變化,就連心如止水,釋放金黃色火焰開始提煉煉獸符材料的金荷雨看到雲天羽毫無保留凝聚出的三百隻火魂手,都動搖了一下內心。

「呼!控制三百隻火魂手提煉獸符材料速度雖快,但靈魂消耗速度也太厲害了。」感覺到自己靈魂消耗的速度,雲天羽深吸一口氣,立即放緩提煉速度,藉助時空夢境恢復快速消耗的靈魂之力。

雲天羽在半小時後放緩了獸符材料提煉速度,消耗更加明顯的金荷雨也感到了巨大的壓力,釋放的金色火焰出現了一絲輕微的顫抖,導致她驚艷的臉龐透出了一抹蒼白。

「可惡的小子,如果他敢戰勝荷雨,我決不會放過他。」齊刷刷站起身來,目光注視著比武場中動態,皇家道院弟子中實力最強的金子辰深邃的眼眸中透出了一道金光,面色陰沉的說道。

金荷雨因為靈魂消耗頗大導致靈魂火焰出現了顫抖,雲天羽雖然有時空夢境恢復,但他因為對三百隻火魂手的控制稍顯生疏,再加上沒有實際經驗,也出現了靈魂火焰顫抖的跡象。

「呼!」感覺到火魂手操控出現了問題,雲天羽立即驅散了一百隻火魂手,減弱了靈魂火焰強度,避免因為靈魂火焰顫抖,導致煉獸符失敗。

「原來他無法熟練控制三百隻火魂手,並不是留有餘地!」看到雲天羽驅散一百隻火魂手的一幕,金秋等人長舒了一口氣,內心開始詛咒起雲天羽來。

控制二百隻火魂手雖然熟練了很多,但二百隻火魂手釋放靈魂火焰的強度根本無法與三百隻火魂手相比,導致提煉速度降低了不少,一個小時過後,雲天羽依然沒有提煉出二十餘株煉獸符材料的精華液體。

「呼!」感覺到控制二百隻火魂手根本無法在四個小時煉製成二級天獸符,雲天羽深吸一口氣,控制靈魂繼續分裂,將火魂手數量提升到了二百六十隻。

就在靈魂消耗明顯的雲天羽控制二百六十隻火魂手持續提煉精華液體,到了最後階段時,靈魂消耗嚴重的金荷雨大腦出現了一絲眩暈感。

而這絲眩暈感的出現,立即讓金荷雨對靈魂火焰的控制出現了極大地偏差。

「不好!荷雨煉獸符出現了差錯。」感覺到金荷雨面前的靈魂火焰顫抖的越來越厲害,一滴滴香汗在她額頭上湧出,眾人的目光立即被她所吸引。

釋放的靈魂火焰出現了失控的跡象,金荷雨就想和雲天羽一樣,收回小部分釋放的靈魂火焰,讓顫抖的靈魂火焰穩定下來。

不過金荷雨靈魂消耗太嚴重,就算她收回了小部分靈魂火焰,依然無法穩定顫抖的靈魂火焰。

「嘭!」的一聲,當臉色蒼白的金荷雨努力控制時,一株未充分燃燒的獸符材料傳出了爆破聲。

一株獸符材料爆破,立即產生了連鎖反應,在炙熱的靈魂火焰中不斷發出爆破聲,最終導致金荷雨還未提煉出精華液體,就失敗了。 「失敗了!」看到金荷雨連精華液體都未提煉出來就失敗了,金秋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有些接受不了眼前的事實。

而司徒大長老等天宗道院眾弟子卻流露出濃濃的驚喜之色,不斷在內心深處祈禱雲天羽可以成功煉製二級天獸符,創造天宗道院歷史。

「哎,煉製二級天獸符果然難度很大,不知道在靈魂消耗明顯嚴重的情況下,他能否煉製成功。」驅散了釋放的靈魂火焰,看著地上堆積的黑色灰燼,臉色煞白,腦中不時傳出眩暈感的金荷雨無奈的嘆息了一聲,看了一眼即將提煉完畢的雲天羽,立即盤膝坐在原地恢復消耗的靈魂之力。

金荷雨提煉精華液體失敗,減輕了雲天羽不少壓力,雲天羽十分耐心的依靠自己對二百六十隻火魂手精妙控制,一點點將二十餘株珍貴的獸符材料提煉出精華液體。

「呼!終於提煉成功了。」雲天羽控制靈魂火焰包裹住自己提煉出來的精華液體后,長舒了一口氣,沒有繼續控制靈魂火焰提煉獸魂,而是驅散了二百隻火魂手,緩緩地閉上了雙眸,藉助時空夢境恢復消耗明顯的靈魂之力。

當素盈盈凝聚出的巨大時鐘走到兩個小時時,雲天羽才睜開緊閉的雙眸,重新凝聚出二百六十隻火魂手,開始融化堅固的二級天獸白蜂鳥的獸丹。

提煉白蜂鳥獸丹的難度並不高,所以雲天羽在穩定了二百六十隻火魂手后,再次凝聚火魂手,將火魂手的數量提升到了三百隻,加速獸魂提煉速度。

在三百隻火魂手釋放炙熱靈魂火焰燃燒下,白蜂鳥的獸丹很快融化,獸丹中殘存的虛弱獸魂被雲天羽精妙控制的靈魂火焰包裹住提煉了出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