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太厲害了!」


「我聽說這千戀皇年僅二十而已!」

「不會,這麼小,那不是比林風大師還小,會不會是本屆朱雀挑戰賽最小的那個?」

「那倒不是,眼下排在第八位的『釋芷心』,連十八歲都未到。」

「我靠,真的假的!」

……

眾人議論紛紛。一片熱鬧。

雖是時間一天一天過去,十強之位一直在變化。但排名首位的千戀皇和排名次席的林風卻紋絲不動。之前排在第十位的釋芷心,慢慢排了上來,如今已排到第八位,距離第七位的分數已然很接近。

原本排在第四位的橘如夢,將曾刃擠了下去,位列三甲。

其餘眾人上上下下。輪流坐莊,唯一不變的是,排行榜前十,如今仍有五個武者隸屬釋羅郡。

相當強悍!

而正在此時——

「嘩!」排行榜再一次刷新,周圍頓時倒吸一口冷氣。

之前排在第二位的林風。竟一下子被擠了下去,便連第三位的橘如夢,亦隨之掉到第四位。

「哇,曾刃真是匹黑馬,一黑到底!」

「真牛,分數一下子提升五十萬分,他也超出三百萬分了!」

「第二個三百萬分得主!」

……

喧鬧聲陣陣,眾人倍感震駭。

卻是冷門迭爆,曾刃不像千戀皇那麼神秘,他的底細早已被挖了出來。

那是比林風更冷門的黑馬!

眼下,異軍突起!

雀王獄。

烀!烀!烀!

火芒沸騰,如萬千火蛇涌動。

六個通道如今只剩下五個通道,而此時在片渺無人跡的地域,再是出現了一道黑色身影。來者個子並不高,一套平凡的黑色衣褲,身披黑色斗篷,神色冰冷,一雙眼眸宛如惡狼般。

身體,散發著粼粼殺意,布滿血腥的味道。

彷彿,他就是為殺戮而存在。

一個天生的刺客!

曾刃。

倘若林風此刻在,定會大為吃驚。

卻是曾刃的氣息已是完全不同,更可怕,更冷漠,更危險。

與預賽時的他,好似孑然不同的兩個人,唯一不變的是那濃濃的殺戮氣息。曾刃的實力,大幅度提升!如今的他,甚至已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比他父親曾皿更強!

「嗖!」宛如一道黑色閃電,曾刃霎時進入火海之中。

沒有猶豫,有的只是如劍般凌厲的氣勢和果斷,無論是作為刺客還是武者,他都是如此強大。

眼下的曾刃,再非昔日吳下阿蒙。

「試煉殿?」林風輕訝。

「對,唯有試煉殿才能取得『鑰匙』。」林戰正色道,「任何一個試煉殿,只要完成所有試煉,便能得到進入『雀王獄』的鑰匙,若不然,就算找到雀王獄都沒用。」

「任何一個試煉殿都可以?」林風好奇道。

「嗯。」林戰應道,「只不過通過試煉殿是一回事,鑰匙又是另外一回事。」

「什麼意思?」林風不解。

「也就是通過試煉殿,雖然著可以成為聖者的徒弟,但鑰匙卻是額外的。」林戰眼眸一灼,正色道,「許多武者為了一把鑰匙拼死拼活,早已不顧道義。強取豪奪太正常。」

「噢。」林風恍然點頭。

原來林戰所謂的『另一回事』,指的是鑰匙可以被搶奪。

想想也是,那畢竟是能進入遠古禁地的鑰匙,而且,照大哥剛才所言,雀王獄還是神跡之地中數一數二的遠古禁地!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進入遠古禁地不止有大福緣,更有極佳機會突破成為聖者。

哪個星域級武者會不眼紅?

為此廝殺,太正常不過。

人,總歸是人。

「也就是只要能取得鑰匙,便一定能進入雀王獄?」林風眼眸微亮。

「聽說是這樣。」林戰點頭道,「但具體怎麼進入,包括雀王獄到底在哪…我也不是很清楚。」

「從哪聽說?」林風頗是好奇。

「舞音我告訴我的。」林戰未是隱瞞,「她和她師兄一道進入神跡之地。正是為雀王獄而來。」

「哦。」林風徐徐點頭,「那她師兄呢?」

「她們分頭尋找,並不一起行動,音說不能將所有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林戰洒然而笑,「人各有機緣,分散尋找幾率更大一些。」

「也對。」林風贊同的點點頭,「假如大哥你取得鑰匙,肯定會給未來大嫂。」以林戰的實力。突破至星域級巔峰都很遙遠,更不用說突破聖級。就算給他一把鑰匙,都是無用。

「那是當然。」林戰洒然道。

林風微然一笑。

林戰和舞音倒也是『默契』,各有所需,毫不衝突。

不過自己,接下來該怎麼做?

「兩條路,一是按原定計劃尋火之地域最強的古遺迹。強闖而入。」

「二是按大哥所言,進入試煉殿取得一把鑰匙,光明正大的進入『雀王獄。』」

林風若有所思。

各有利弊,第一條路更直接,更簡單一些。也更適合自己。

最重要的是,這條路自己證實過,是可行的。

而第二條路……

則曲折了一點。

且不說『試煉殿』難度如何,單單取得鑰匙之後,恐怕便會引來不少紛爭。取完鑰匙,還得尋找雀王獄所在,又添一分步驟。再者,進入雀王獄的恐怕不止自己一個,照鬼谷所言,歷屆成聖『名額』一般都只是一個。

僧多粥少,還得爭!

相反,第一條路無疑穩健許多。

假如屆時進入的不是『雀王獄』,而是其它火系遠古禁地,自己獨享資源,突破聖級幾率豈非更大?同是遠古禁地,差別也不會太大,單從自己之前所進入的那個土系遠古禁地,便可窺一而知百。

在那個土系的遠古禁地,自己有信心能以土之一脈,突破成聖。

那在火之遠古禁地,自己同樣也有把握!

而且,把握更大!

「照原定計劃。」林風有了決定。

自己,不打算改變。

挑熟悉的路來走,比較得心應手。

「老弟,有想法?」林戰洒然笑道,「大哥我雖然通不過試煉殿,不過換做老弟你定手到擒來,到時取得鑰匙,我和音做你的護衛,保你一路暢行無阻,進入雀王獄!」

林風心中一暖,微微一笑,正待說話。

倏地——

「啊!」不遠處,傳來一聲驚然的女子叫聲,林戰頓時面色大變。

「是音!」林戰瞪大眼睛,連是往回疾馳而走,身影瞬間消失。

林風眼眸微爍,感覺不到周圍有任何其它氣息,身影輕閃,也隨林戰跟了上去。

相距並不是很遠,很快便是趕到。

「嗯?」林風環望四周,卻是沒有半點可疑。

然舞音面色卻一片慘白,而大哥林戰亦是憂心重重。

「出什麼事?」林風雙眸一炯。

舞音握著古盅,嬌軀微微顫抖,林戰目光望來,面色肅然,「音的師兄成功取得鑰匙,但……」

「如今遭遇敵圍,身陷險境!」

…(未完待續。。) 飛馳而行!

舞音在前,以古盅定位方向帶路。

身後,林風和林戰緊隨,相比之下林風跟上舞音輕而易舉,然林戰卻是緊咬牙關,甚是勉強。

實力差距,顯而易見。

但……

「她並未全速而行。」林風雙眸盯著舞音,心中很清楚。

連半點吃力感覺都沒有,舞音疾馳的速度一點也不算快,雖是達到星域級巔峰標準,但無論從她的氣息涌動還是身體語言都能感覺得出,她僅僅只是保持著五至六成的速度,甚至還不到!

「是保留實力,為呆會戰鬥做準備么?」

「還是……」

林風雙眸閃動,望向身旁林戰。

很巧!

舞音如今的速度,剛好與林戰100%全力疾馳的速度相持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