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太好了!」凰爞哈哈一笑,顯得十分高興,「藍楓,有了你的加入,我們更有信心了!」


激動地怕打了幾下巨大的羽翼,凰爞對呂林道:「獃頭魚,別愣著了,趕緊帶我們去吧!」

聞言,呂林一動不動,淡淡道:「不急,我們半年後再行動。」

凰爞的身體一僵,怒氣沖沖地看著呂林:「姓呂的,你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你聽不懂嗎?雜毛鳥!」呂林鄙視地看了凰爞一眼,那龐大的身軀輕輕動了一下,痛得其齜牙咧嘴,「睜開你的鳥眼看清楚,老子受了這麼嚴重的傷,沒幾個月時間能恢復痊癒嗎?搞清楚,老子是去尋找機緣的,不是去送死的!」

「呃……」

瞧著呂林背上那猙獰的巨大血口,凰爞悻悻地閉上嘴巴。

藍楓則是尷尬地挪開目光:「那個,真不好意思哈!」這已經是他第三次道歉了。

呂林搖了搖頭,旋即嘆了一口氣,苦笑道:「唉,算了,我們還是半年後再行動吧。到時傳音石聯繫。」

「行。」

「那就把時間定為半年後吧。」

無論是藍楓,還是凰爞,都沒有反對。 與呂林、凰爞交換傳音石留下靈魂氣息后,藍楓便打算帶著魃饕幾人離去。

「等等。」呂林忽然喊道。

「呂林兄,還有什麼事嗎?」

「藍楓,我有一個建議,你可以自己選擇聽或者不聽。」

「什麼建議?」

「多準備幾件三紋神器。」呂林鄭重地看著藍楓,表情十分認真,「如果你想在小世界里堅持得久一些的話,最好多準備幾件三紋神器。」

藍楓沉吟了片刻,旋即點頭說道:「好的,我會儘力去做。」

以他現在的實力,獲取三紋神器雖然不會太輕鬆,但也沒有想象中那麼困難。

至於具體如何獲取,藍楓暫時還沒有頭緒,不過時間還久,不必急於一時半刻。

見藍楓沒有敷衍自己,呂林十分滿意,然後轉頭看向凰爞:「雜毛鳥,你也一樣。」

「切,三紋神器有什麼厲害的,還不如我的翅膀呢!」說話間,凰爞振動雙翅,強烈的風暴,席捲而上,那刺耳的噪音,宛如雷霆。

呂林淡淡注視著凰爞:「話,我已經說了,別到時候出了事,怪我沒提醒。」

凰爞不耐煩地道:「行了行了,我回去弄幾件三紋神器還不行嗎?」

三紋神器對人族強者而言,極其珍貴,但對妖族強者,尤其是虛凰族這樣的頂尖級神獸種族的強者而言,卻是算不了什麼。

傳承了數萬年乃至數十萬年的虛凰族,收藏的三紋神器絕對不少。

片刻后,藍楓告別了呂林、凰爞,一行人的身影,漸漸遠離梧桐島。

……

「大人,我們現在去哪?」重新進入神州域陸地上空之後,大地蜥蜴王粗野的聲音緩緩響起。

盤腿而坐的藍楓,緩緩睜開雙眸,平靜道:「北州域,楚王朝,墨城。」

不知不覺間,藍楓離開北州域已經快兩年了,兩年裡,他經歷了無數的危險,也取得矚目的成就,如今,是時候回家一趟了。

「父親、雪兒、舅舅……」一想到家中的親人,藍楓腦海中的思念,便猶如野草般瘋狂生長。

許久,藍楓輕吐了一口氣,那平靜的臉龐之上,有了一絲笑意。

他很期待,與父親、雪兒等人再度重逢的日子!

魃饕與魃餮面無表情地站立在大地蜥蜴王背上兩端,瞧著藍楓臉上罕見地露出一抹柔和笑容,兩人雖然有些好奇,但並未想太多,因為在他們心裡,只有藍楓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其餘的一切,都可以忽略不計。

大地蜥蜴王彷彿感受到了藍楓那平靜話語之中夾雜的一絲急切,原本便十分驚人的速度,頃刻間暴增了一截,幾乎達到了大地蜥蜴王的極限。

如今的大地蜥蜴王,不僅傷勢痊癒,而且修為突破到了神級後期,速度暴增了數倍!

原本需要十多天的路程,如今只需三四天時間,便可到達!

「其實我的速度也不慢。」大地蜥蜴王心裡安慰著自己,之前在與藍楓、凰爞、魃饕、魃餮幾人的速度較量中,他的信心幾乎被徹底摧毀,直到此刻,方才逐漸恢復了幾分。

大地蜥蜴王背上,藍楓依舊盤腿坐著,靜靜修鍊。

服用過變異禁元果之後,藍楓的修為雖然倒退到天級中期,但其元力卻變得格外精純,幾乎沒有絲毫的雜質,修為極其穩固,在這樣的情況下,他隨時都可以服用毒藥或糿晶提升修為,只是他身上已經沒有毒藥可用,而糿晶蘊含的糿元素太過濃郁,若是這時候修鍊,魃饕、魃餮與大地蜥蜴王恐怕也會受到影響,因此藍楓不得不打消這念頭,按部就班地修鍊起來。

https://tw.95zongcai.com/zc/57613/ 當然,藍楓之所以不用糿晶修鍊,還有另一個原因。

糿晶太珍貴了,除了用於修鍊之外,還有著另一個更加重要的作用,那就是煉製偽王器或偽靈器,與此同時,糿晶的數量有限,用一顆少一顆,除非萬不得已,藍楓不會輕易動用糿晶。

「這次回家,正好可以問問吉拉斯有沒有煉製出新的毒藥。」藍楓愈發對當初與吉拉斯簽訂主僕契約的決定感到慶幸。

雖然藍楓的毒素丹田不遜色於任何一個天才的丹田,正常修鍊的速度也是異常驚人,但與服用毒藥修鍊的速度相比,卻是差了十萬八千里,正所謂「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習慣了快速提升修為的藍楓,已經很難適應那種按部就班的修鍊速度了。

這時候,一個六星毒藥宗師尤其是六星高階毒藥宗師的重要性,也就愈發明顯了。

而吉拉斯,正是一位六星高階毒藥宗師,他在毒藥方面的造詣,幾乎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在整個青州大陸上,能夠在這方面勝過他的人,或許只有毒宗那位傳說中隱世不出的七星毒聖了。

當初聖殿請他來漢王朝,可是付出了不小的代價,只是最後便宜了藍楓。

甩了甩頭,藍楓拋卻雜念,專心修鍊起來。

儘管正常修鍊的速度遠不及服用毒藥修鍊的速度,但這些年來,藍楓卻是從未中斷過修鍊。因為他深知,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任何偉大的成就,都是一點一滴積累而來的,沒有什麼事能夠一蹴而就。

……

從梧桐島到楚王朝,可以說橫穿了半個青州大陸,甚至更遠一些。

對普通人而言,也許窮極一生,也無法跨越如此遙遠的距離,然而大地蜥蜴王只用了三天時間,便抵達了目的地—墨城。

「大人,到了!」大地蜥蜴王雖然很少踏足人族的地盤,但對人族的疆域卻並不陌生,而且有地圖的對照,他更是能夠清晰地辨認每一個國度與城池。

聽得大地蜥蜴王的聲音,藍楓從修鍊中醒來,睜開雙眸,那深邃的眼眸,罕見地浮現一抹激動。

藍楓站起身來,手指有著一絲顫抖。

深吸了一口氣,藍楓腦海中莫名地浮現起一個成語:近鄉心怯!

「王。」魃饕與魃餮感受到藍楓的情緒有些異常,不禁出聲道。

擺了擺手,藍楓深深呼吸了幾口空氣,然後慢慢平靜下來,搖頭道:「不用擔心,我沒事。」

從大地蜥蜴王背上躍起,藍楓的身影垂直落下,聲音傳入魃饕幾人耳中:「把你們的氣息收斂一下,然後隨我一同下去吧。」

聽得藍楓的吩咐,大地蜥蜴王迅速化為人形,將獨屬於神級後期妖獸的恐怖氣勢儘可能收斂起來,旋即與魃饕、魃餮一起墜下。

約莫十多個呼吸的時間,藍楓、魃饕、魃餮、大地蜥蜴王四人站在曾經的楊府外。

「這……」藍楓皺了皺眉,疑惑地打量了四周一圈,然後再度將目光投向前方,「如果我沒記錯,這裡確實是楊府啊!」

在藍楓幾人的視線中,曾經的楊府已經被徹底推到,大批石匠、木匠等人正緊鑼密鼓地修建新的建築,看樣子應該是在修建一個面積極大的店鋪,在店鋪大門處,幾個身著擎天府弟子服飾的青年男女正無精打采地站著,無聊地交談著什麼。

藍楓萬萬沒想到,時隔兩年,當他再度回到這裡的時候,卻是這般光景。

這時藍楓顧不得太多了,直接釋放靈魂之力,開始搜索附近的區域,然而始終未曾發現藍賢龍等人的身影。

「對了,吉拉斯。」藍楓忽然反應過來,立即收回了靈魂之力,然後緩緩閉上眼,通過主僕契約,感應吉拉斯的位置。

片刻后,藍楓睜開雙眼,抬頭望向西北的方向:「在那邊!」

那個方向是……漢王朝所在的位置!

「吉拉斯怎麼跑漢王朝去了?」藍楓心裡越來越疑惑了。

「呼……」輕吐了一口氣,藍楓甩了甩頭,「算了,不想了,先過去再說!」

再度看了被推倒的楊府一眼,藍楓嘆了一口氣,然後轉過身,準備離去。

就在這時,一道略帶猶豫的清脆聲音,從不遠處傳了過來:「這位……先生,請等一下。」

聞言,藍楓轉過頭,只見擎天府幾個弟子中一位女性弟子驚疑不定地看著他,待得他轉過頭,那女性弟子明顯楞了一下,然後眼睛里閃過一抹興奮與驚喜,其餘幾個擎天府弟子原本還有些疑惑,但當看清藍楓的模樣后,幾人與那女性弟子的反應一樣,皆是露出一抹驚喜的表情。

「請,請問,您,您是藍楓大人嗎?」幾人猶如狂風一般,徑直地衝到藍楓面前,激動地問道。

說話間,其中一人還從懷中取出一幅畫像,對照著畫像中的青年,這位擎天府弟子的情緒愈發激動起來,眼中浮現一抹狂熱:「沒錯,是他,肯定是他!」

「藍,藍楓大人!」幾人激動得快說不出話了。

瞧著情緒激動的幾人,藍楓撓了撓頭:「呃,沒錯,我是藍楓。你們是?」

「藍楓大人,我們,我們是擎天府內門弟子,我,我叫韓雨沫。」最先認出藍楓的那位擎天府女性弟子搶先說道,由於情緒太過激動的緣故,她說話顯得有些結巴。

「藍楓大人,我叫曹駿。」

「我叫劉漢宗。」

「我叫周剛。」

其餘三位擎天府弟子也是爭先恐後地開口,彷彿能夠在藍楓面前說一句話便是一種榮耀一般。

PS:謝謝書友「複雜路女」打賞紅包!咳咳,你的心意,宅男收到了,電話就免了哈,那個啥,你看我的書,就是對我最大的支持! 早在半年多以前,藍楓便已經名傳天下,成為大陸上無數年輕人崇拜的偶像,而隨著這半年裡關於他的事迹流傳得越廣,他的名氣也是與日俱增,不僅在年輕一輩中牢牢佔據著第一,而且在老一輩中,也僅有天刀宋青能夠壓過他一籌。

青州大陸歷史上最年輕的天級極限強者,最年輕的六星高階煉器宗師,光是這兩個名頭,便足以令他在年輕一輩稱雄。

除此之外,大陸上還流傳著許多關於他的傳奇故事,譬如識破忘情宗的偽裝並一舉殲滅忘情宗高層力量,勇闖沙城,解救包括天刀宋青在內的多位老前輩,以及收服無盡山脈魃妖族等等。

總之,有關於藍楓的事迹,早已傳進千家萬戶,甚至其中的內容顯得更加離奇、曲折。

儘管藍楓十分年輕,可在人們心目中,他卻是不亞於天刀宋青的傳奇人物!

在北州域,尤其是北州域年輕的修鍊者中,藍楓的名望,甚至遠遠蓋過天刀宋青,達到令人瞠目結舌的地步……

眼前這四位擎天府弟子的表現,便是明證。

瞧著四人激動莫名的樣子,藍楓不由啞然失笑,待得他們略微平靜幾分的時候,方才溫和地開口:「不知諸位有何見教?」

聽得這溫和的聲音,幾人心頭的緊張頓時消散了幾分,逐漸冷靜下來。

「藍楓大人,我們奉了府主的命令,在此守候您到來。」四位內門弟子之首的女性弟子韓雨沫平復了一下緊張的情緒,旋即恭敬地道:「府主交代過,如果見到您,轉告給您一句話,楊家、藍家已經重新搬回漢王朝紅石城,您無需擔心。」

「是的,據吉拉斯大人說,漢王朝殘餘之毒已經散盡,不會對普通人造成影響,因此楊逍、藍賢龍等諸位大人共同決定,將家族遷回漢王朝。」

「另外,我們擎天府府主與諸位長老也共同決定,將擎天府總部遷至漢王朝,原擎天府總部邙山將作為擎天府分支而存在……」

「除了我們擎天府,還有許多勢力、百姓都入駐漢王朝,不,現在應該說是新漢,您恐怕想不到,新漢比漢王朝滅亡之前更加繁榮了,除了百姓人口尚未恢復到原漢王朝鼎盛時期,其餘方面無一不遠超當年的漢王朝!」

藍楓靜靜地聽著,待幾人講完,方才忍不住感嘆一聲:「想不到我離開的這兩年裡,漢王朝居然發生了這麼多事……」

目光移向韓雨沫四人,藍楓微笑道:「你們應該在這裡等了很久吧? 重生之還君明珠 倒是麻煩你們了!」

「這是我們的榮幸!」韓雨沫的態度依舊十分恭敬,那熾熱的目光甚至令藍楓有些扛不住。

甩了甩頭,藍楓定了定神,對幾人問道:「你們接下來還有別的任務嗎?」

韓雨沫幾人互相對視了一眼,雖然不理解藍楓的意思,但還是老老實實地搖頭,由韓雨沫代大家回答:「我們唯一的任務就是在這裡等您,如今任務完成,我們也該返回總部了。」

「總部?是邙山還是漢王朝?」

「紅石城!」

韓雨沫微低著頭,恭敬道:「我們的總部已經遷到了紅石城北城外的烈風山。」

「烈風山?」藍楓略微沉吟了一下,便記起了烈風山,他好歹在紅石城待過幾年,對紅石城周邊的情況多少還是了解一些,「那地方倒也不錯,雖然資源方面及不上邙山,但環境卻勝過邙山一籌,只是面積略微小了點。」

藍楓並不在意擎天府高層為何決定將總部遷至烈風山,他們那麼做,肯定有他們的理由。至於他們的理由是否跟藍楓有關,那就只有他們自己心裡才明白了。

「我正打算去紅石城,既然正好順路,你們要不要隨我一起?」藍楓的目光在四人身上掃了一眼,最終落在韓雨沫身上,他隱約可以感覺到,四人以韓雨沫為首。

聞言,幾人心底湧上一股驚喜,但誰也沒有開口,紛紛將目光投向韓雨沫。

韓雨沫小心翼翼地看了藍楓一眼,又迅速低下頭去,緊張地道:「這樣會不會太打擾大人您了?」

藍楓微微一笑:「談不上什麼打擾,反正我也要去紅石城,順路帶上你們幾個也無妨。」

感受到身邊三位同伴投來的急切目光,韓雨沫強行克制著內心的激動,興奮又恭敬地點頭:「那就勞煩藍楓大人了!」

「準備好了嗎?」藍楓對大地蜥蜴王示意了一下,然後轉過頭對韓雨沫四人問道。

幾人顯然沒聽明白藍楓的意思,但還是點點頭,表示自己準備好了。

下一刻,幾人甚至還沒反應過來,便同時感受到一股柔和的勁力托著他們的身體,伴隨著一股失重感襲來,短短數個呼吸,他們便上升到千丈的高度,下方的城池,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著,整個墨城的輪廓,很快便完全浮現在他們視線中。

「啊!」其中年紀最小的一位弟子頓時嚇得失聲驚呼,面色慘白。

其餘三人,包括韓雨沫在內,雖然沒有發出聲音,但也是臉色有些蒼白。

瞧著四人的反應,藍楓這才想起幾人的修為只有日級,從未體驗過飛行,貿貿然帶他們飛上天,他們一時間恐怕難以適應,臉上不由露出一絲歉意:「抱歉,是我沒考慮周全,讓你們受驚了。」

「沒,沒關係。」韓雨沫俏臉煞白,卻絲毫不敢怪罪藍楓。

比起受到的這點驚嚇,她更害怕惹惱藍楓。

藍楓搖了搖頭,轉頭看向大地蜥蜴王:「希爾特。」

聽得藍楓的聲音,大地蜥蜴王心領神會,在韓雨沫幾人震驚的目光中,那魁梧的身體不斷膨脹,呼吸之間,便從一個中年大漢變化成為一頭體積巨大的兇猛妖獸,一股蓋世大妖般的恐怖氣息,源源不斷地從它那龐大的身軀散發而出,令韓雨沫幾人嚇得臉色更加蒼白。

「天、天級妖獸!」

其中一位男性弟子咽了一口唾沫,顫抖的聲音從他嘴裡傳出。

韓雨沫三人同樣眼睛死死地盯著大地蜥蜴王,目光中充滿了震驚與畏懼,以及一絲莫名的興奮。

「放心,希爾特是自己人,不會傷害你們。」藍楓看了幾人一眼,旋即揮了一下衣袖,幾人頓時不受控制地飛向大地蜥蜴王,最終落在大地蜥蜴王背上,當他們落地的那一刻,籠罩在他們身上的那一股柔和勁力,瞬間散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