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太過分了!張家也實在是太讓人失望了!張御醫是多麼的德高望重的一個人,竟然也會被收買!」


「天哪,果然無論是哪行哪業,都有內幕!」

「張御醫不會是被蘇家給威脅了吧?」

「……」

在眾人的猜測中,蘇南卿冷笑了一下。

看吧,這就是社會,無論你做了什麼,都會被人質疑,如果她真的是一個中醫界不起眼的小醫生,怕是今天這件事,就真的過不去了!

她的視線掃過現場中的學生。

今天來的人其實比較複雜,除了學校里的學生外,還有一些外面的人員,而她之所以一直拖拖拉拉的沒說話,就是在觀察人群中到底是哪幾個人在引導輿論!

然後……把他們抓起來!

眼看着情況發展的差不多了,人群里那幾個引導輿論的人基本上都說完話了,她這才忽然勾唇,「誰說我是新入門?」

孟老皺起了眉頭:「呵呵,張御醫的徒弟,總共就那麼幾個,我都算是在他門下學習過了,你不是新入門的,還能是誰?」

像是這種中醫界的名醫,收的徒弟都是有數的。

蘇南卿勾起了嘴唇:「你確定,師傅的所有徒弟,你都見過?」

孟老冷笑了一下:「當然了,除了張御醫的關門弟子,其餘的徒弟,我都見過!」

話落,卻見蘇南卿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孟老皺起了眉頭,仔細回想了一下兩個人剛剛的對話,他突然間意識到了什麼,猛地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你,你,你總不能是……」

張老笑着上前一步:「對,師妹就是父親的關門弟子!也是父親這輩子唯一的一個關門弟子!父親經常說,師妹的醫術已經達到了他當年的巔峰!」

張御醫的醫學巔峰,那豈不是中醫界第一人?

孟老當然知道,張御醫對自己的關門弟子讚不絕口,他性格那麼奇怪的人,很少見人,可但凡只要見到了人,被人提及了這個弟子,說出來的話就總是誇獎的。

所以這位從未露過面的關門弟子,幾乎被大家默認為當前最頂尖的中醫水平了。

可,這個人怎麼會是蘇南卿?!

周之蕾更是懵了:「這,這不可能!她如果是張御醫的關門弟子,又怎麼可能會去學西醫!」

張老聽到這話,臉色沉了下來:「中醫西醫都不過是治病的手段而已,醫科大學都開設了中西醫專業了,怎麼?我師妹就不能去學一下西醫嗎?」

周之蕾咽了口口水。

下方所有人都聽着這句話,覺得極有道理,卻又沒道理……畢竟,誰特么只是隨便去學一下,就成了西醫第一刀?

張老還垂下了眸子:「是父親當年對師妹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教的了,所以讓她去學西醫試試,因此師妹這才隨便學了學……師妹先學了中醫,前段時間的莫愁丸也是經過她的改良后,才研製出來的,所以,師妹怎麼可能說西醫不如中醫這種話?」

下方的所有學生們全部驚呆了,齊刷刷看向了蘇南卿。

張御醫有個關門弟子的事兒,學中醫的人都知道,可那位平時行蹤神秘,幾乎沒有人知道是誰,大家怎麼也沒想到,竟然會是Anti!

一個人,到底能有多優秀,在兩個行業裏面處於頂尖地位?

這次,已經不用再說什麼了,所有人都信了!

那個站出來幫Anti說話的女學生忍不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我就說我說的是真的,你們不信,嗚嗚嗚……」

眾:「……」

大家不是不信,主要是周之蕾和趙弼在那裏信誓旦旦……

想到這裏,所有人都齊刷刷看向了周之蕾和趙弼!

周之蕾臉色已經蒼白如紙,似乎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是這樣的反轉,她咽了口口水。

而趙弼……趙弼呢?

他剛剛站的位置處,現在已經空了!

就在張老說出蘇南卿就是師妹的那一刻,趙弼已經想明白了這其中的事情,趁著孟老和張老對峙的時候,已經溜走了!

此刻,他已經走到了門口處,學生們也終於想起了他,指著門口處:「他要逃走!」

聽到這話,趙弼急忙打開了房門,整個人快速的往外面溜去!

可剛出了門,就被人扣住了!

霍冰璇笑眯眯的看着他,接着掏出了他的手機,果然發現手機正在通話中,而對方正是葉真真!

酒店裏。

房間里的葉真真傳出來了憤怒的聲音:「shit!又被她給耍了!!」

顧塵修嘆了口氣:「早就給你說過,不要和她作對!」

葉真真異常的生氣,「但是她怎麼可能中醫頂尖,西醫也是頂尖,更何況,她還是Q……一個人不可能有那麼多精力,在三個行業做到頂尖地位……除非……」

他猛的意識到什麼,噌的抬起頭來:「除非!」

後面的話還未說完,酒店房門忽然猛地被人一腳踹開,旋即傅墨寒穿着衝鋒衣沖了進來:「葉真真,不許動!」 「這是什麼東西?」

田棄在自己過去的齊國舊址,他的手中拿著一本印好了的詩經。

他反覆觀看手中的書本,臉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這……這不是漢公子做出來的東西嗎?怎麼會被那些官府的人發放出來呢?」

田棄還記得之前在邀月樓的時候,秦漢就拿著紙。

當時他更注重自己的地位問題,滿腦子想的都是讓另外兩位來幫助自己。可是現在紙張已經被推行了出來,而且還是秦朝官府來推行的。

這種東西怎麼會落到官府的手中呢?

「大人,秦始皇最近肯定會有大動作,發這種記載著知識的書本就能夠證明他的決心!」齊地還有許多老傢伙活著。他們雖然沒有勇氣造反,但腦袋瓜子還是很轉的。

秦始皇的目的已經很明顯了!

大家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原因,而且他們已經開始擔憂了。

「不行,我們必須得趕緊想辦法才行。否則過不了幾年的時間,我們的力量就會被徹底的瓦解!」有一位老者慌張的說。

田棄聽的雲里霧裡,有必要這麼緊張嗎?

「唉……公子應該有所不知。你覺得秦始皇會怕我們這些六國餘孽嗎?」一個老者對著田棄問道。

田棄想都沒想,立刻搖了搖頭。

開什麼玩笑?

秦始皇這種性格的人,怎麼可能會怕他們這些六國餘孽呢?

「我們這些人留在秦朝當中,擺明了就是不安定的存在。公子知道為什麼秦始皇不剷除掉我們這些人嗎?」老者繼續問。

田棄這一次表情變得有些僵硬。

「因為……因為我們對他有用,我們可以管好當地的百姓。」

田棄立刻就明白了!

在現在這個時候,教育是無比稀缺的資源!

六國餘孽雖然讓秦始皇有些頭疼,但還沒有到無法忍受的地步。他們能夠在當地栽培一些人才,也能夠教化當地的百姓。

秦始皇心胸無比寬廣,不管對方怎麼做,他都相信這些人是他大秦的百姓。

只要他還活在這裡,整個大清江山就不會亂掉。

可現在不一樣了,書本的徹底推行,一定會改掉現有的情況。

「知識可是很珍貴的東西,但是秦始皇拿出的這個東西能夠讓所有的人都能看書。我們的地位會被無限的削減,等到我們對秦始皇沒有任何作用的時候,他一定會對我們出手的!」大家真的開始擔憂了!

田棄臉色也是越來越難看。

他沒想到秦始皇的手段如此雷厲風行!

「我們這些人在他看來本身就是麻煩,之前因為有點作用,所以還能夠保留自己的地位和性命。但接下來就……」

「秦始皇簡直就是在逼我們造反!」一個老者憤怒的說道。

他原本是主和派。

只要秦兵的大刀不落到自己的腦袋上,他就根本沒有考慮過造反的事情。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他們這些人的作用被徹底的抹平。現在就算是想要擺脫關係,估計官府的人還是會順藤摸瓜把他們全部都殺了。

秦始皇手段本來就格外暴力!

讓一代暴君跟他們講仁慈,這不是蒙住眼睛騙自己嗎?

許多的人看到那一位主和派都急了,大家都已經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你們別著急,我先跟我背後的那位商量下。一旦有什麼問題發生,我也覺得會給大家一個妥善的答覆!」

田棄也拿不準了。

他忽然覺得自己是真的倒霉!

好不容易時來運轉碰到漢公子,結果秦始皇這邊又開始發力。他真的是連幾天的好日子都沒過上,不知道秦始皇什麼時候會動手?

「大家沒必要過度擔憂,讀書這個東西不是一蹴而就的。秦始皇就算是想要對我們動手,也不可能會立刻開始行動。而且我們這些王族後裔在當地都很有威望,甚至頗得民心,難道秦始皇想要跟天底下的百姓對著幹嗎?」

田棄在努力的安撫場上的情緒。

越是緊張的時候,就越不能夠表現出慌亂。

田棄對於這種情況很有經驗。

他之前很長一段時間都活在水深火熱的狀態中,甚至他想到秦始皇,半夜都會做噩夢。對方對於他們田家做的事情,他永生難忘!

自己的父親都被暴君活生生的餓死!

他怎麼敢忘記這一份恥辱呢?

田棄草草的離開了議事大廳之後,就回到了自己的住處,他也是立刻給秦漢寫了一封書信。

現在情況有些糟糕,他必須得問一問那位的意見才行。

……

「嗯?你說你爹為了贏取信任,把我發明的紙張給了秦始皇?」秦漢臉上露出了一絲不爽。

這好歹也是他發明的東西,而且這是他作為造反的底牌之一。

通過這玩意兒來網羅民心是很不錯的選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