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失望了?」


「別胡說八道!」

秦海嘿嘿一笑,「想玩還不容易,改天我帶你來玩,沒有這麼多歪瓜裂棗,保證你玩到樂不思蜀!」

「好啊,靜待佳音。」秦菲心不在焉地敷衍著。

「我看還是算了,你就當我沒說。」

秦海突然想到了東方玉卿,他一個激靈,放下手中的紅酒杯,頭搖的跟個撥浪鼓似得,「你若想玩的話,還是讓你男人帶你來玩,要不然他知道我帶你來這種地方,指不定怎麼收拾我呢。」

秦菲無語,「那你幹嗎要答應我?」

「我那純粹是考慮不周。」秦海快速甩鍋。

秦菲顯然不相信,接著就聽到秦海小聲嘀咕,「完全沒考慮到你男人是個小肚雞腸,容易吃醋的主兒。」

秦菲嘴角微微抽搐,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時間彷彿靜止了一般,女三號內心深處百感交集。

倘若今天跟她求婚的男人是秦海的話,她肯定會毫不猶豫地接受,可是眼前這個男人雖然比不上秦海,卻也不是那麼差強人意。

男演員看見女三號下意識地看向秦海,莫名地湧起一股失落,估計這就是男配角的悲哀吧?

女三號察覺到男演員的臉色有些變化,掩飾好自己的情緒:「請原諒我不能……」 洞口很小,小到似乎只是一個小獸的洞居。

但方昊天一下子就知道此洞不凡,就算風槍祖和雷劍主不告訴他,他也知道不凡了。

因為他的靈魂感應力滲入洞中后發現此洞巨大無比,以他的靈魂感應力竟然無法覆蓋全部。

這麼小的洞口,那麼大的洞,確實不凡。

只是等他隨風槍祖和雷劍主進入洞口后,才知道此洞的不凡比他在洞口前想象中還要不凡,而且讓他震驚。

進入洞中,實際上用肉眼看的話,一眼就能將洞中的情況看得清楚,同時他了看到了一具乾屍。

那具乾屍肉眼看來就在他前面三十米不到的地方,大小跟正常人類差不多,最多只是顯得槐梧了一點而已。

可是他看到此時乾屍的面前卻有許多小身影正在不斷前飛,不斷接近那具屍體,但是明明很近的距離那些正在前飛的小人影卻只是越來越小,可是好像一直無法接近那屍體。

「看似近,實則遙遠。」風槍主看到方昊天眼現驚訝之色便笑了笑,道:「以我和雷的速度,需要飛三年才能到達,現在那幫族群的強者速度還不如我們,估計會更遠。」

雷劍主突然出聲:「要不要殺了他們?如無意外,他們便是那些族群中的最強大存在,如果他們全部葬送在這裡,我們風雷城在神墓禁地就真正穩了。」

風槍祖輕輕搖頭,道:「如果能夠全殺當然好,但你也知道他們當中有好幾個跟我們實力相當。」

雷劍主突然看向方昊天,嘴動了動,但最後卻是什麼也沒有說。

方昊天知道雷劍主的意思,如果有他幫忙,三人聯手的話是有很大機會將那些族群的強者們全部葬送在這裡。

可是通過與那些族群的一些接觸,已經知道那些族群其實跟人類沒有什麼區別,都是真正開啟的智慧的生物,其中也有善有惡,更非所有都視人類為敵。

既然大家能夠和平相處,如無必要,他並不想大開殺戒。

有此心思,方昊天就當不知道雷劍主的意思,沒有回應。

雷劍主有點失望,但也不會因此心生芥蒂或是生怒。

方昊天畢竟是外來者,並不是風雷城的人,不願出手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只是雷劍主卻沒有想到方昊天並非是因為不是風雷城人而不出手,而是對他來說,風雷城的人跟神墓禁地里的地些族群其實並不兩樣,沒有多大的區別。

「我們走。」

方昊天三人突然向前飛去。

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三人的速度簡直快如閃電,可是向前飛時感覺那具神祖遺體正慢變大,他們越往前飛它就越大。

一個月後,三人追上了七個族群強者。

「你們是誰?」

「是風雷城的強者。」

「殺!」

那七個族群強者看到方昊天三人追上來時先是喝問,隨之七人同時出后,直接施展殺招要將方昊天抹殺。

「找死!」

風槍主和雷劍主直接動手,槍影與劍光同時席捲,轉瞬間就那七個族群強者滅殺。

動完手后他們看向方昊天,似是擔心方昊天不喜。

沒辦法啊,方昊天的實力太過於強大,以風槍主和雷劍主的身份地位都不得不考慮方昊天的想法。方昊天笑道:「我並不是迂腐之輩,既然他們先動手,被殺也只能怪他們技不如人。」

風槍主和雷劍主暗鬆口氣,同時也知道方昊天的意思了。只要他們不濫殺無辜,不主動去挑釁那些族群,方昊天應該都不會理會。

這才是正常的。

別人都動手殺上門來了,難道還要束手待斃?

對方先動手,被殺那是活該。

換過來說,如果自己這邊被殺了,那也只能怪自己實力不足,被殺了也是正常。

三人一路前飛,因為速度快,所以不斷超越那些族群的強者。

一些族群強者見到他們就痛下殺手,一些還停下來打招呼顯得很友好。

對於動手的,風槍主和雷劍主一律滅殺,那些友好的他們也友好對待。

半年後,最前面的那四個族群強者進入了那神祖遺體的身體,有兩個從嘴巴進去,有兩個各自從神祖遺的鼻孔進去。

八個月後,又有七名族群強者進入。

十一個月後,有近五十名族群強者進入。

然後就是方昊天三人。

其實以方昊天之能,他可能幾天就能到達,但他並沒有施展撕裂空間的手段,一直很低調陪著風槍主和雷劍主正常飛行。

因為他覺得在外面觀看那神祖遺體同樣也有收穫。

那神祖雖然死了,可是他的遺體自然而然流露出來的氣勢仍然值得方昊天去研究,去參悟,那是一種強大到了別一層高度后出現的自然規則。

所以方昊天不急,這將近一年的參悟他所獲得的好處,他甚至覺得比他一路走過來的所獲都還要大。

風槍主和雷劍主就在方昊天的身邊,卻不知道方昊天在這一年裡,一武道直接就發生了大蛻變,感覺就要進入了另一個層次了。

方昊天知道,一旦跨越,他就能成就終極。

可是還是差了一點點東西。

終於到了!

「這一次既然有了昊天尊者,我們換個路線,如何?」

風槍主問雷劍主。

之前他們兩人到來,每一次都是從神祖遺體張開的嘴巴進去,然後沿著以前的路線小心翼翼上前。

但這一次有了方昊天這尊強大存在,風槍主信心大增,想去探索新的路線。

雷劍主想了想,看向方昊天道:「昊天尊者,你第一次進,由你來選可能會更好,說不定這是昊天尊者註定的福緣,這一次是我們兩人跟著沾光。」

「哈哈,也是。」風槍主笑道。

「我們從左眼進去,」方昊天突然改向飛向神祖遺體的左眼。

風槍主和雷劍主怔住。

從眼珠位置能進?

但他們既然讓方昊天選擇自然也就不會再多說什麼,老實跟上去。

等無限接近左眼時,風槍主和雷劍主這才看到神祖遺體的左眼受了傷,出現了一個巨洞。

當然,現在接近了看到的是巨洞,但之前遠看的話眼珠是完好的。

風槍主和雷劍主忍不住對視了一眼,這更加怔明了方昊天的厲害。

他們兩人發出了神祖遺體這麼多年,從來都沒有發現這一點,但方昊天第一次來而且遠遠看就能夠發現了。

就憑這一點,方昊天的厲害,確實超越了他們許多。「嗖嗖嗖!」

三人鑽進神祖遺體的左眼,一下子感覺到了無盡的黑暗。

「不好。」風槍主和雷劍主心神大震,「小心神祖怨靈。」

神祖遺體里誕生的怨靈比外面的怨靈強大許多,現在他們處於黑暗中隨時都有可能遭到恐怖的襲擊。

這裡的怨靈,風槍主和雷劍主稱之為神祖怨靈。

「轟!」

強烈的波動驟然出現,果然有襲擊。

風槍主和雷劍主下意識便全力防守,可是方昊天卻是冷哼了一聲。

「轟隆隆!」

風槍祖和雷劍主頓時感應到前方出現劇烈的波動,然後不斷有巨響聲雷鳴而來,一聽就知道發生了大戰鬥。

足足半個時辰后,終於有十幾個神祖怨靈沖近,可是方昊天一拳打出手,那十幾個神祖怨靈便被打碎。

「厲害。」風槍祖和雷劍主感覺越來越看不透方昊天了,一路而來,他們對方昊天的實力評估正不斷的變化,不斷知道低估然後提高評估,可是很快又發現仍然低估。

「跟著我。」

方昊天突然向前飛去。

風槍主和雷劍主趕緊路上。

在這裡,他們簡直就是瞎子,除了緊跟著方昊天別無選擇。

一路上,不斷有神祖怨靈襲擊,但方昊天一把當先,簡直就是摧枯拉朽之勢帶著風槍主和雷劍主不斷向前。

前方百萬里之外,有個光明的球體。

球體之內,有大量的神祖怨靈從地上升起,凝聚成形,一個個赫然都變成了人類的模樣,一眼看上去的話他們跟人類沒有什麼區別,唯一不同的是他們的身材異常高大,最矮的都有五米的高度,一百多米的大有人在。

簡直就是一個巨人族群。

而他們當中最高大的要數那六個,每一個都將近五百米的高度,是真正巨人當中的巨人。

這六個巨人當中,其中一個是女的,竟然才是這個巨人族群的首領。

「竟然有人類進來了。」

「有三個,你們有三人有機會出去了。」

「姐,你帶兩人出去吧。」

「我需要在這裡鎮守,」女首領搖頭,「等你們五個都出去后,我再出去。我可以拋棄整個族群都不能拋棄你們,因為你們五人都是我的弟弟,如果你們全出去了我就出去,到時我們再在外面匯合,相信我們能夠完成神主的遺願統治這個世界,讓我們巨靈神族找到新的生活族地。」

「我們聽姐的。」

那五個男子應諾,看得出他們對這個姐姐首領無比信服,充滿了膜拜與敬崇。

他們六人一直看著前方,目光穿透了這個發光球體進入黑暗。

可是黑暗對他們來說卻沒有影響,他們能夠清晰看到方昊天三人不斷接近。

「前面有光。」

風槍主和雷劍主突然驚呼。

方昊天雙眼則是眯了起來,道:「我感覺到了強烈的危險,所以我想徵求一下你們的意見,要不要繼續前進。」

風槍主和雷劍主都不是膽小之輩,兩人都一下子升騰鬥志:「既然發生了新地方,就斷然沒有退縮之理。」

嗖嗖嗖……

發光球體中,突然有上萬道身影飛射而出,明明還很遠,但殺氣卻已經瀰漫過來。 「先別著急著拒絕,我們可以嘗試著交往看看,如果三個月後你還是無法接受我的話,我們就重新做回朋友。」

撒旦奪婚:御用俏新娘 男演員的神態不像是在開玩笑,這讓女三號倍感壓力山大,

「可是……」

「沒有可是,從現在開始,恭喜你脫離單身狗。」說著,男演員微微側身,從茶几上端起兩杯紅酒。

話說導演安排的這個豪華包間跟普通的KTV也沒啥區別,房間挺大,光線幽暗,房間里擺著三張偌大的沙發,沙發中間是一張乳白色的大茶几。

茶几上擺滿了各種酒水,應有盡有。

女三號沒有再推脫,畢竟她都跟這個男人接吻了,倘若此刻撂挑子的話豈不是太煞風景了。

伴隨著酒杯碰觸后的脆響,兩人在眾人的祝福聲下,喝了交杯酒。

當秦菲的目光和女三號的目光在半空中交織時,秦菲微笑著揮揮手,然後慢悠悠地離開了包間。

秦菲在離開包間前意味深長地看了秦海幾眼,而那樣複雜的眼神全然落在了導演的眼裡。

東方玉卿躺在冰冷的水中,身體里的燥熱就像席捲而來的龍捲風一般,讓人猝不及防且帶著毀天滅地的殺傷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