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女人,你……」


圖厄臉色一驚,想要進行空間挪移,但已經晚了。

那些原本百丈長的髮絲在這一刻,竟是無限延長,將高達千餘丈的圖厄結結實實的纏繞住!

「刺啦!」

這髮絲的犀利程度遠遠超出想象……

勒緊之下,迅速滲入圖厄的肉身之中。

無數根髮絲切割之下,頓時將這座山一般高大的圖厄切成了碎片。 劍獒等人隔的距離比較遠,並沒有聽到那女子所說的話。

方才圖厄以空間挪移避開了凌霄劍陣的那一劍,劍獒便是再度驅動劍陣朝著這邊飛掠而來。

但剛剛飛掠了一半的距離,就看到了那長頭髮的女子。

「又是一個恐懼化身!」

「這女子散發出來的氣息,比惡魔還要恐怖!」

「完蛋了……」

劍族子弟們的臉色陰雲密布,就連劍獒的臉色也是死灰一片。

那巨大的劍影也緩緩地停了下來,似乎除了坐以待斃,他們就沒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了。

可接下來的一幕,完全超出了他們的理解範圍了。

那長發女人不知道和羅征說了什麼,身形一飄之下,圖厄的肉身在剎那之間,化為了無數碎片……

「那是……」

劍獒傻眼了。劍族子弟們也傻眼了。

長發女人竟然出手將圖厄切成了碎片……

忽然發生的變化,竟讓他們一時間很難接受,如此強大的惡魔在這女人面前脆弱的如同一張紙。

「不……」

圖厄只來得及突出一個字,那張巨臉上露出一絲驚恐不安之色。

「嘩啦!」

大山一般的身軀被切開后,整個肉身開始潰塌。

無數的血肉和骨骼垮塌下來,彷彿山崩一般。

帶著腐蝕性的鮮血宛若噴泉一般,朝著四面八方噴濺而去。

羅征抱著羅嫣迅速後撤,避開了這一片血肉之雨。

東方鬼也是一副傻眼的表情。

不過他心底里僅存的一絲求生慾望,還是讓他逃離了此地。

至於那長發女人,漂浮在半空之中任由那些血肉之雨降臨下來,可是沒有一滴血水濺落在她身上。

躲藏在遠處的星鱗,看到這一幕,牙齒在不斷地哆嗦著。

這個說不清來路的女人強大的讓人髮指,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逃走!

「噼啪……」

星鱗化為一道閃電,眨眼之間就沖入了霧靄之中。

長發女人淡淡的看了一眼,並沒有追擊。

道爭之地中所有恐懼化身會在道爭結束后消失,包括她自己也是一樣,逃到哪裡去都沒用。

她對這些恐懼化身的死活毫不關心。

之所以出手擊殺圖厄,也是因為羅嫣受到媧影迷亂的緣故,純粹是為了泄憤。

否則讓圖厄逃之夭夭也沒多大問題……

長發女人緩緩降下來,身形一飄之下就來到了羅征的面前,望著羅嫣的雙目中滿是關切之色,她柔聲說道:「將她放下來吧。」

儘管羅征心中多多少少還是有疑慮,但畢竟這個女人將圖厄擊殺。

何況想要挽救羅嫣,似乎也沒有其他選擇。

隨後羅征乖乖將羅嫣平放在了地上。

長發女人伸手按在羅嫣的額頭之上,一縷紅色的光芒順著她修長的手指蔓延出來。

「嗡……」

羅嫣的額前浮現出一縷紫芒,竟是要反抗長發女人釋放的紅色光芒。

這兩種光芒的顏色雖然不同,可散發出來的氣息十分相近。

只是羅嫣所擁有的紫芒更加弱小一些,這番糾纏之下,紫芒迅速的敗退,而紅色光芒則是毫無阻滯的鑽入羅嫣的腦海。

「嗯。」

羅嫣哼了一聲,身體猛然一顫。

原本急促的氣息漸漸地平息下來,彷彿陷入了沉睡。

長發女人大約覺得做的還不夠,手指捏了一個法決,散發出柔和的黃色光線,應該是在安撫羅嫣的靈魂。

看著長發女人,又看看羅嫣的面孔,羅征心中既怪異,又感慨。

這兩個女人長相幾乎一模一樣,如同雙胞胎,可她竟然是自己的母親……

救治一番后,長發女人又摩挲著羅嫣的臉龐,眼中滿是憐愛之色。

隨即慢慢站起來,輕輕的舒了一口氣。

那雙美眸再度望向羅征,複雜的神情化為一道道螺旋,在她的瞳孔之中不斷地轉動著。

羅征的心情也很複雜。

母親對於他而言是一個陌生的辭彙,他更加沒想到,會在這般情形下相遇。

而到現在為止,他甚至連母親的姓氏,名稱都一無所知!

長發女人緩緩朝他走過來……

那些如同緞子一般漆黑髮亮的頭髮向兩邊蔓延,將他圈在了其中。

「我可以抱抱你嗎?」長發女人開口問道。

羅征原本想要拒絕,可看著長發女人流露出眷戀的神色,他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隨後長發女人上前將他一把抱住,便是哽咽的說道:「我等待這一天,依舊好久好久了,我以為還要繼續等下去……」

她只是恐懼化身而已。

這些記憶不會保留在她的本體之中,但這化身繼承了全部記憶,自然也有全部的情感和自我意識。

「為什麼是好久,我和羅嫣才……」

若是以神域的時間流速來算,羅征從出生到現在也才出生數年罷了。

「你們在很久之前,就被安置在了大衍之宇中,只是你爹他安排你們成長在這一個衍紀,」長發女人輕聲說道。

在大衍之宇中,前十個衍紀的時間都在進行試驗,只是到了這一個衍紀,羅征和羅嫣這兩枚希望的種子終於被「孵化」出來,開始茁壯成長。

長發女人搖搖頭,「現在看來,你爹的安排未必是正確的,是征兒你氣運大好,如果我沒能成為你的恐懼化身,降臨在道爭之地,今日怕是……」

她看起來像是一個殺伐果斷的女人。

可她接受不了羅征和羅嫣經受這麼大的風險,言語之間似乎對羅霄和宇太白的安排十分不滿。

在羅征身邊,她如同一個受盡委屈的平凡母親傾訴著。

儘管這個女人對羅征而言很陌生,但聽著她輕聲說著,羅征心中有著一股由衷的親切感。

「這時間好漫長,但也過的好快,轉眼之間你已到了神域,已經足以獨當一面了,」她欣慰的說著,隨後揚起了手指,「我不想忘記這裡發生的事情,這裡的記憶你幫我保存好,再次見到我的時候將它還給我。」

說完自她的指尖迸射出一縷柔和的光芒,這光芒不斷地凝結之下,形成了一個小小的光繭,打在了羅征的眉心之處。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那光繭瞬間沒入羅征的眉心,隨即消失的無影無蹤。

被種下這光繭后,羅征心中沒由來的有一種怪異的感覺。

上次他也被施小巧種下過一枚花瓣,這次又被種下這一枚光繭。

這光繭不會將他所有的行為都記錄下來吧?

不過看著長發女人將手收回去后,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他心中沒由來的產生一種安定感。

或許這才是家的感覺?

「走吧,我帶你去開啟袁老的傳承,」長發女人說著,主動將地上的羅嫣一把抱了起來。

這時候劍獒等人趕了過來。

雖然長發女人出手擊殺了圖厄,可劍獒還是沒弄明白其中原因。

在劍獒眼中,任何恐懼化身都是敵人,這長發女子如此給人一種妖冶不詳之感,莫非是蠱惑人心的魔物?

「羅征,她是誰?」劍獒滿臉緊張的問道。

話說回來……

這女人舉手投足就能滅殺圖厄。

即便是反抗,恐怕也沒有太大的意義,但不問清楚,劍獒如何能安心?

他祭出了災劫劍,總是要死的,但依舊希望羅嫣和羅征能夠逃過一劫,獲得道爭傳承。

「她……」

羅征猶豫了一下,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答。

長發女人輕輕咬了咬嘴唇,那雙妖紅色的眼睛怔怔的看著羅征,隱隱流露出期望之色。

她自然是希望羅征能夠承認自己的……

羅征和長發女人目光交匯之下,心念微微一跳,隨即說道:「她是我的娘親。」

聽到羅正的話,長發女人的眼睛微微眯起,露出了笑容。

「娘親?」劍獒愣住了。

劍族子弟們也是面面相覷。

這事情實在太難以置信了,畢竟這道爭之地中的恐懼化身,都是長相獨特,異常恐怖的凶物。

怎麼羅征能在這裡碰到他母親。

再怎麼巧合也不可能巧合到這份上!

不對,估計還是蠱惑人心的魔物,或許這女人來自於魂荒,在那裡的確有些強大的存在能做到這一步!

看劍獒滿臉懷疑,壓根都不相信的表情,羅征忍不住解釋道,「其實也不難理解,有一段時間她成為我恐懼的東西……那時候我還不知道她是我娘親,所以才……」

這麼一解釋,劍獒和劍族子弟們才算是恍然大悟,不過卻十分讓人無語。

東方家捨得血本,利用東方鬼喚出了一隻惡魔。

羅征則更加奇葩,把自己的娘給喚了出來……

劍獒忍不住在心中感慨,羅家這一家人,除了羅嫣正常一些,似乎都有些奇葩。

「原來如此,那就好,」劍獒勉強一笑,「恭喜你,看樣子能獲得道爭傳承了。」

劍族子弟的任務是圓滿完成了,不過他們的性命也將走到盡頭……

劍獒手中的災劫劍上的血色紋路,一點一點的縮短,現在只有劍尖的頂端還存留著一截,大約五分之一的樣子。

等到這些血色紋路完全熄滅,他們的生命也終結了。

因為劍獒的這句話,其他十一名劍族子弟們臉色也黯淡下去。

剛剛為了拚命,奮不顧身的祭出了災劫劍,現在到了吃苦果的時候了。

雖說他們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可生死有豈是那麼容易面對的?

「怎麼了?」

看著劍獒等人的表情,羅征有些莫名其妙。

他目光落在這些人手中的長劍之上,話說回來,方才劍族這十二人方才展現出來的實力的確厲害,居然能兩次傷到圖厄,莫非與他們手中的劍有關?

長發女人見狀淡淡一笑,隨後她將酣睡的羅嫣遞給了羅征。

等到羅征抱好后,她旋即走向劍獒,伸手捏住了他手中的災劫劍,則是淡淡說道:「你們手中的災劫劍是以運潮所化,而且是厄運之潮,那些紅芒消散之後你們會承擔三災三難劫,不過絕大多數人連第一災都過不去,就算度過了第一災,後面還有第二災,第三災,還有三難,必死無疑。」

「什麼?」羅征瞳孔微微一張,這等於是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