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她懂什麼,大傻丫頭一個。」柳媽在那屋裡接過來說到。


「爸,媽,我去還不行嗎。這參加別人的婚禮也是積德的好事,我一定去。」柳紅無奈的說著,心裡想著爸和媽也是關心程青的前途。

「你聽聽,這和積德有什麼關係。去是一份人情,辦事情還不就是人多捧大場嗎。」

「媽,不去也是本分。你和爸說去我就去,別人說我還不聽呢。」柳紅看著程青說到。心裡可是在想,肖雲看到了我去參加她的婚禮,會不會比吃了蒼蠅還要噁心。就像我噁心她一樣。

已經是初冬了,外面很冷。一早柳紅把孩子送到了前樓,要大姑姐幫著看半天就和程青一起去參加肖雲的婚禮。

那個時候還沒有普及穿婚紗,都是一套毛料的西裝,裡面是紅色的襯衫,皮鞋。紅色的紗巾綁著一個紅色帶有喜字的臉盆,臉盆里有的放一束假花,有的放化妝品。

一長溜的自行車,後面都用紅色的繩子綁著新娘的陪嫁,肖雲的是八個紅色包袱皮的衣物。大物件已經提前送到了新房裡。新郎的自行車上放著豬肉粉條等那個時候時興的東西。

自行車隊來到了新郎的家門口,門前立刻放起了鞭炮。這裡是一片平房,肖雲的新房大家都隔著窗戶看過了,裡面的被褥皮箱都是好的。一水的段子被面,上面印著龍鳳的圖案。鞭炮還沒有停息,柳紅也就細細的打量著小巧的肖雲,她無疑是很漂亮的。當了新娘就更是美的令人窒息,剪裁合體的毛料西裝包裹著她玲瓏有致的身材,紅色的襯衫把她的肌膚襯托的更加白皙。紅色紗巾四角綁起,紅盆里的是絹花和化妝品,光唇膏就好幾管。她把紅盆擋在了身前,這也是很自然的事情。柳紅卻總感覺哪裡不對勁。記憶里肖雲的婚禮她是沒去的。這一次事態變了,她也就和幾個好奇的女人一樣,往前走了幾步去看新娘子。

柳紅轉了一個角度,正好看見肖雲的側面,已經微微鼓起的小肚子,叫她瞬間起了疑心。這好像是懷孕了。難怪肖雲自從被自己羞辱了之後,還不到兩個月就匆忙搞對象的結婚了。那這個孩子很有可能就是程青的啊。

柳紅按下騷動氣憤的心情又回到了程青的身邊,這裡幾乎都是一個單位的同事,看到她和程青恩恩愛愛的站在一起,表情是千變萬化的。但沒有哪個胡說什麼,都是客套的閑聊著。

「肖雲這陣子好像是胖了啊。」

「就是,以前的小腰和我一般粗,現在胖的原來的褲子都穿不進去了,使勁的憋氣才勉強的穿上,褲腰帶都往外放了一個眼兒。」一個和肖雲關係很好的女孩兒說著。

「無聊不無聊啊,你們。」

「管的真寬,胖瘦關你們什麼事兒。」這幾個人說著*味就出來了,早有肖雲的一個親戚過來把大家都讓到了桌子邊坐下,才算是化解過去了。

那一天柳紅精心的打扮了,淡青色的西裝領上衣,黑色的褲子,人造革的高跟皮鞋。高挽著頭髮,別著一支花了十多塊錢買的最貴的發卡。美貌和氣質絕不輸於任何一個小姑娘。直看的和她們坐在一桌的呂師母不停的誇讚。

「程青這媳婦生完了孩子越發的標緻了。你們都長長眼睛。以後給師母就造柳紅的樣子找對象。」她對著這一桌的大小子們說到。

「師母,我們哪有程青的好命。」呂師傅的幾個徒弟一起說道。

「是你們沒有我帥氣。看你們一個個歪瓜裂棗似的,以後等我媳婦你嫂子上班的時候幫著你們看看,她那幼兒園裡可都是女保育員老師。」

「真的,嫂子,我對象可就寄托在你身上了。」程青的幾個師兄弟玩笑道。柳紅也笑著一一應答。看的出來此時的程青是滿足的。 神醫嫡女 難道他還不知道肖雲可能是懷孕了的事情。柳紅疑惑的想。

輪到新郎和新娘挨桌敬酒的時候了,肖雲也按照那時的風俗,要換三套衣服。這一次她穿上了一件娃娃衫。胸部的上方捏起了幾對皺褶,上衣的下半部蓬蓬了幾分,倒是顯得肖雲更像一個洋娃娃一般的俏皮可愛了。

她們先給呂師傅和呂師母敬酒點煙。然後就輪到柳紅和程青了。肖雲的面上是含笑的,心裡一定是憎恨極致的。

「程哥,嫂子,請喝酒。」新郎也很帥氣,可是和肖雲比起來就差了一大截,他很是客氣的給程青柳紅倒滿了杯中的酒讓道。

程青一飲而盡的祝福著,柳紅也把杯里的酒喝乾凈了,笑著說到:「肖雲,嫂子祝福你新婚大喜,祝你們早生貴子白頭偕老。」

「謝嫂子的吉言,等我以後生了兒子,認嫂子當乾媽。」肖雲笑著說,柳紅卻看出她是咬著后糟牙說的。

她也就笑到:「好啊,我這也算是有兒子了。一兒一女湊成個好字,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她和肖雲也算是心照不宣了。

離開了婚禮,程青的笑容也收斂了,悶悶不樂的回了家。柳紅也把孩子接了回來。

「柳紅,你在肖雲的婚禮上是什麼意思啊?」程青幾分試探的問道。柳紅索性懵懂的看著他問道。

「我什麼什麼意思啊?我哪句話說的不對啦,衝到誰的肺管子了。」

「柳紅,人家才剛結婚,你就早生貴子啦。」

「哎,程青,你講點道理好不好,這不就是一句從古至今已經說爛了的祝福話嗎。我聽見今天說這句話的就有不少的人。你這是又抽哪門子的風。」

「別人說可以,你說就不合適了。我和她的事兒才剛剛壓下去。」

「程青,你帶我去參加她的婚禮不就是堵別人嘴巴的目地嗎。如果我一句話不說,別人才會想的更多。現在我只不過說了一句祝福的話,你這心裡還不痛快了是不。」柳紅心裡是明鏡似的,程青就是試探她知道了多少。切,姐可是幾十年後的靈魂,會順著你的話往上說嗎。

他狐疑的看著柳紅不想再說下去的倒床就睡。柳紅的心裡可是翻轉起來,為了這個孩子,肖雲的婚姻生活也是不幸福的。但總算是沒有離婚,至少在她倆離婚的時候,她們還過著同床異夢的生活。 柳紅過了幾天就回去上班了,也到了年末。天氣一天比一天的寒冷,柳紅早早就叫柳媽給媛媛做了包被。直接把孩子裝到包被裡,外面還縫了一層棉護手。柳紅把雙手穿過護手抱著孩子,都不用戴手套了。柳紅知道這大冬天的抱著孩子擠公交車,是一件多麼辛苦的事情。可是為了把握這一次去師範學校進修的機會,她也是拼了。

幼兒園上班的時間要比廠礦早,方便那些孩子媽媽送完了孩子回車間上班。早晨七點剛過,柳紅就帶著一身的涼氣走進了幼兒園的大門。早班的老師急忙走過來說到。

「柳紅,你沒得到消息啊,你們是可以休息到明年三月末的。這大冷的天兒,還抱著孩子上班幹啥,孩子大人都遭罪。」

「想你們了行不行,上班還可以把孩子送進託兒所,有保育員幫著哄孩子。我一個人在家帶孩子累死了。」

「說的也是,車間里也有幾個孩子媽媽沒休息把孩子送到託兒所了。」

「柳紅,帶孩子真的那麼累啊,弄的我都不敢結婚了。」另一個老師說著。

「累,也幸福。」柳紅笑到。

「難怪你那麼喜歡這裡的孩子,你都不知道你剛休息那幾天,小班的好幾個孩子就跟剛入園似的,哭鬧了幾天呢。」

「是啊,我也很想她們呢,只是到了明年三月份,她們有的就該升中班了。」

「升哪個班你也帶不到他們了,今年託兒所的孩子多,你自己也需要餵奶的時間,你可能被臨時調到那邊幫忙。」

「好啊,這樣離我家媛媛還近,又不耽誤幼兒園上課。」柳紅高興的說著。

「柳紅,你回來上班剛好,否則這保育員還真是不夠用了。」

「園長,這個我聽說了,車間里也有不願意休寒假的孩子媽媽。」

「就是,有了孩子就多了一筆開銷,歇三個月也少掙不少錢呢,託兒所的環境也比家裡要好。只是柳紅,這次你就到託兒所暫時干一陣子,聽說過了年師範學校進修,我們這兒也有兩個名額,你去吧。」

「啊!」柳紅真的愣住了,雖然本來就是為了這個事才回來上班的,可是這好事也來的太突然了吧。

「啊什麼啊,別說你也不願意去。你的性格挺適合這個工作,很多的孩子家長也都誇讚你,這是個好機會,雖然不是國家承認的學歷,也是合格的職業證書。」園長那裡勸說著,為了這兩個進修的名額,她可是煩惱了一陣子了,誰都不想去。本來這個廠礦幼兒園就是不怎麼正規的,老師和保育員也都是車間里來的,不是嫌累就是準備有機會轉走的。這裡就像是塊跳板,在這裡工作的也沒有幾個是長遠打算的。更別說坐在教室里枯燥的學習了。

「園長,您這麼說我也就不好拒絕了,什麼時間啊?」柳紅心裡竊笑,還一副無奈的說著。

「過完年,和學校一起開課。柳紅啊,你可是幫了我的大忙了。說心裡話,我還是喜歡回學校,寧可帶學前班,也不想整天操心這滿園100多個孩子,還有那邊的託兒所。」

園長本來就是學校的老師,組建廠礦幼兒園的時候,考慮到師資力量,教委才從各個小學抽調了一部分老師,暫時的分到各個廠礦幼兒園工作。

柳紅這一代家家都是好幾個孩子,長大了也是扎堆的生孩子。那個時候也剛剛把嬰幼兒的早期教育重視起來,柳紅還真是趕上了這個潮頭。去師範進修也不過幾個月的時間,那回來也是被鍍過金的人了,原來的柳紅也是不喜歡重新回到教室里學習的,重生了一回,這是個最好的機會。她要逼迫自己好好的學習。

託兒所的環境真是比家裡好,每個班最少六個孩子,兩個保育員,柳紅上班了,直接被分到了會走路的孩子那班。隔壁就是還只能躺著的小孩兒。

教室里用木欄隔出來一個活動的場地,裡面堆滿了各種玩具。保育員就是帶孩子玩,這個班現在九個孩子,三個保育員帶著。這裡的孩子可以吃飯了,都是不用媽媽定時過來餵奶的。這麼大的孩子柳紅還是第一次帶,不用上課講故事做遊戲,就是看著他們別磕了撞了。

柳紅和一個年級稍大的保育員一起和孩子們坐在活動區里,每個人身上都爬著幾個小孩子。

「柳紅,在這個班可別穿什麼好衣服,半天就沒摸樣了。」

「陳姐,你怎麼不穿白大褂工作服呢?」

「別提了,不是兩件嗎,被別人要走了一件,剩一件昨天洗了還沒幹呢。也多虧了幼兒園那邊的事多,園長沒過來這邊,要不我還不得被扣獎金啊。」

「哦,要求這麼嚴啊。」

「可不,你今天是第一天過來這邊,等一會孩子都睡了,我們那才難熬的,看著他們睡不知不覺就困了,睡著了就看不了孩子,哪個尿床了就麻煩了。」

「這些孩子都知道自己起來大小便嗎?」

「柳紅,你這就外行了,我們就是要培養他們的生活規律啊。時間長了你就知道了,哪個孩子哼哼了,頻繁的翻身啦…那都是拉屎撒尿的信號。我們就得趕緊把便盆放到大床上,然後在沖洗乾淨了。否則這屋裡還不都是尿騷味啊。」

「陳姐,你懂得真多。」柳紅真心的說到。

「柳紅,你們這是有福氣,一輩子只帶大一個孩子,我們都是從孩子堆里熬過來的,都是帶孩子的經驗之談。」

柳紅正和陳姐聊著,忽然覺得自己的腿上熱乎乎的,原來一個調皮的孩子尿在了她的腿上。一旁的陳姐急忙說到。

「柳紅,這個孩子就是這樣,你可別呵斥他,小孩子怕嚇。」陳姐邊說邊遞給柳紅一卷衛生紙。柳紅使勁的擦著褲子和白大衣。那邊的陳姐也把那個小男孩放到了便盆上,結果小男孩又尿了很多。

「柳紅,這個小子就是調皮,你忽略了他一會,就會給你整點事出來。前幾天車間新調來一個人,第一天就被這小子給揪了頭髮,她吼了這小子幾句,這可就不行了,哭了好半天才哄好嘍。結果她呆了半天就回去了。」

「陳姐,這就是老人們常說的小孩子氣懷吧。」

「對,就是這麼回事,別看他們現在話還蹦不出幾個字,那心裡可是啥都明白。」

柳紅就這麼一會兒,就深深的體會到帶孩子的不易。這些媽媽把孩子送到這裡,自己就是媽媽的角色了。她摟過小男孩笑著說到。

「以後,可是不許往阿姨的褲子上尿尿的,阿姨會生氣,就不和你玩了。」小男孩似乎就是聽懂了,摟住了柳紅的脖子,咯咯地笑了。

上午九點半到了孩子媽媽餵奶的時間了,柳紅也來到了媛媛的小床邊。小丫頭還不知道什麼情況,只是委屈憋著小嘴巴哭。含住了媽媽的*還抽抽搭搭的。

「柳紅,你這女兒簡直就是高八度的嗓子,這倆小時哭的就停不下來,嗓子還不帶啞的,這將來就是個小歌唱家。」這個班的保育員年齡更大一些,看著柳紅笑著說。

「薛姨,孩子幾天才能適應啊。不會哭上火吧。」

「不會,就是剛開始不習慣。幾天就好了,如果這麼一直的哭,還要我們保育員做啥啊。」

喂完了孩子,柳紅那一班的小孩子也到了睡覺的時間。這邊的六個嬰兒也都吃飽了睡著了。柳紅回到自己的班裡,這才看家陳姐兩個人每人坐著個小椅子,眼睛不離大床上的孩子,那裡還有幾個沒睡著的。兩個人輕聲的聊著。看見柳紅回來了善意的說到。

「這個時間沒什麼事,就多陪陪你女兒。」

「她也睡了,再說這是上班,我也不能老脫崗啊。」

「行,好樣的,我們這都是輪著清洗孩子的玩具,今天就你去洗吧,沖乾淨了,能燙的用開水消消毒。」

「好的。」柳紅說著把玩具都放進一個大盆子里端著就去水房清洗,然後又打了一壺開水燙了一遍。在那個時候,能做到這樣已經很可以了。

把玩具一個個甩的差不多了,柳紅又把孩子的活動場所擦了一遍,把玩具放到了裡面,也就快到中午了。

柳紅的午飯在媛媛那裡吃的,車間里的孩子媽媽也帶著飯盒過來,一邊喂孩子一邊自己吃飯,還天南地北的聊著。

「哎,你不是幼兒園那邊的老師嗎,怎麼也不在家休寒假跑來上班了,這裡又不像車間能多掙點獎金計件工資什麼的,也差不了多少錢啊。」一個孩子媽媽說。

「不差也是差啊,能多掙點就多掙點唄,在家也是自說自話,這裡還熱鬧點。」柳紅笑著回答。

輕風歸南時 「說的也是,這老婆婆娘家媽也都忙著上班,真沒有個人說話嘮嗑。孩子又還沒到說話的年齡,可不是自說自話嗎。」幾個孩子媽媽都有同感的笑著。

「哎,柳老師,你也做公汽吧?」

「嗯,好在只是一段車,出來的又早還能有座兒。」

「嗨,等孩子大了就可以騎著自行車帶著了。」

說說笑笑,大人孩子都吃飽了,然後又把孩子放到小床里自己玩,幾個媽媽又過去洗尿布。忙了一通就又回車間工作了。

柳紅很是感慨,想到幾十年後的孩子媽媽好有福氣,生了孩子不是奶奶就是姥姥幫著帶,還可以就不給孩子母乳餵養的吃奶粉。媽媽的責任都是老人忙著完成的。萌娃娃都是媽媽生活圈子裡的資源。所有的奶奶們姥姥們,帶大了自己的孩子接著在帶孩子的孩子,還樂此不疲的就像以前的自己一樣。 在託兒所工作了幾天。柳紅就習慣了,也摸索出了九個孩子的大概脾氣。孩子們也都非常的喜歡這個和媽媽一樣的人。

媛媛也適應了那邊的生活,每天早晨柳紅把她放進小床過去上班的時候,她像是知道媽媽一會兒就會回來,不哭不鬧的瞪著大眼睛目送著。上午喂完奶的時候也很快的睡著了,根本就不用保育員在晃動下面兩道有一定弧度的床腿。中午也會按時的醒來,一邊吃奶一邊看著媽媽吃飯。

唯一不圓滿的就是天氣越來越冷了,新年過後就下了一場大雪,雖然那天柳紅出來的很早,汽車也是走走停停的,最後柳紅不得不抱著孩子下車步行了兩站地。到了幼兒園的時候還是遲到了。院長很是擔憂的說到。

「柳紅,你還是回去休幾天吧。」

「園長,我這才剛剛取得了那幾個小傢伙的喜歡,媛媛也剛剛適應了這裡的環境,我真是不想半途而廢啊。」

「是啊,大人還好說有適應調節環境的能力,小孩子可是怕環境反覆的改變。今天廚房的阿姨家太遠來不了了,你去廚房幫著做幼兒的兩餐一點吧。」

「園長,謝謝你啊。」柳紅真心的說到。整個幼兒園唯一在上班的時間上寬鬆的就是廚房,那裡做飯的阿姨有時候都是買完了當天的菜才去上班。柳紅知道這是院長在變相的幫助她。

「柳紅,早晨就是給孩子們把奶粉沖好,然後把餅乾按照各班報上來的孩子數量分配好,每班多餘富一些就可以了。」廚房的阿姨笑著和柳紅說著。

「秦姨,我知道了。然後是不是就是洗菜做飯了。」

「那個你也不用心急,吃完了早點,孩子們就該上課活動,差不多你也到了餵奶的時間。今天是吃包子,你回來正好跟我一起包。我先自己準備餡兒,面是昨晚就發上的。你蘇姨家遠中途還得倒一段車。這大雪和大雨的天氣一般都來的很晚,有時候就直接請假了。」秦姨是個很健談的人,絮絮叨叨的和柳紅說著。

大雪下了一整天,蘇姨也請了三天假。柳紅也就在廚房給孩子們做了三天的飯,也才知道蘇姨做飯的手藝很好,也是園長的一個什麼親戚,這才能經常的請假。換個別人早就該被退回車間里了。

那年的冬天很冷,大雪下了幾次,都沒有開化的跡象,遠不像柳紅年老的時候,下雪不久就化了,路上也只有一層薄薄的冰。

每天柳紅都很早就起來做飯,然後滿滿的裝一大飯盒子米飯分為兩頓吃,在切半盒酸菜幾片肥肉,放好佐料到單位用汽鍋一蒸,米飯就放在幼兒園那邊溫著,就是中午的飯食。又從家裡炸了一瓶雞蛋醬,早晨就著大米飯吃。幾乎是六點的時候就出門坐車,那個時候程青還沒有睡醒呢。

程青也開始上夜校了,有時回來也看書。晚上回來準時的時候也多了起來,夫妻家庭生活也平平淡淡的過著。兩個人都各自為自己的目標努力,曾經的不愉快似乎被翻過去了。

「柳紅,今天大班老師請假了,你過去頂一天。」

「柳紅,中班的老師嫂子生孩子,這幾天你去中班代幾天課,這是教案。」

「柳紅,小托班阿姨沒來,你今天可以看女兒一天了。」

「柳紅…」

這些天柳紅覺得自己就是麻將桌上的會兒,哪裡缺人哪裡去,從自己的小班到大班再到托班廚房。

「園長,什麼時間你請假的時候,我也坐你的辦公室一天。」快要過年的前一個星期,柳紅笑著和園長說到。

「柳紅,你這一上班可是把我給成全了,你不來的時候,那個挨班跑的人就是我。你也忙活不了幾天了,這師範學校的入學表格已經取回來了,你就在這裡填好,下午我就送到廠領導那裡審核蓋章。過完了年也就還有十來天的時間,你就連著休息,三月份直接去學校報道學習。」

「真的,謝謝園長,你真是我姐誒。」

「虛頭巴腦的,以前就不是你姐了。說來還是你肯去學習,要不然我還難心了,以前都不願意去,現在車間那邊來了好幾個想去的,這名額也從兩個變成一個了,當然就是幼兒園的老師優先了,況且車間里我誰都不了解,學習回來了還能不能在咱這個廠礦幼兒園干也是說不準的事兒。教委每年的評比考核,我們都因為這一塊丟分。」園長很是無奈的說著。

「園長,你才是愛崗敬業的模範。」柳紅是真心的誇讚道。

「柳紅,這也不和你說虛的,我們這些人檔案都還是在各自的學校里,早晚都是要回去的,我想教委也是考慮到這一點,才開辦這個短期進修班。柳紅,好好的學習,不會白學的。」

「園長,我知道,還是要謝謝園長給我這個學習的機會。」

「也是機緣,你如果休寒假也就沒你什麼事兒了。」

「園長,這麼說我可就感謝媛媛了,不是為了她多掙點錢,我也不會回來上班。」

「柳紅,你可真是翻臉快過翻書。趕快填表然後你今天還是去小班,這幾天車間趕活,那幾個經常加班的媽媽,孩子差不多都是小一班的,我已經叫一個老師下午再過來上班,晚上就等媽媽們加完了班她再回家。」

「是李老師吧,她家離廠子最近。過個馬路就到家了。」

「就是她,這車間加班也不知道到幾點,別人回去還要坐車,太晚了也不方便。」柳紅和園長正說著的時候,廠子里斷電了。

「這怎麼又停電了,什麼時間才能來啊。」園長說著去到各個班安排去了。

說起來整個廠子都是四層的廠房,幼兒園卻是一片后加蓋的平房。格局一樣的教室和寢室,幼兒衛生間,盥洗室,後面是單獨的廚房,前面是個寬敞的大院子,院子里鞦韆架滑梯等大型的室外玩具。哪哪都好就是光線被車間給擋去了一部分,這再一停電有的教室里光線就暗淡了起來。

吃過了午飯,孩子媽媽就陸陸續續的來接孩子了。因為這一天都是不會在供應電力了。柳紅記得,那幾年的電力是很緊張的,一些不是特別重要的單位都是輪流限電的。停電也是那一兩年經常發生的事兒。

「柳紅,你和幾個家遠的老師就先回去吧。抱著孩子早點走,車也能好坐點。」園長看著逐漸減少的孩子給部分老師發出了下班的命令。

「謝謝園長!」柳紅和幾個老師心裡暖暖的說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