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們先去吃東西吧。」鍾慧說罷,倆人就一同走進了一家西餐廳。


「兩份牛排,七分熟,再來一瓶紅酒。」兩人坐下,程慕凡對著服務員客氣的說道。

「慕凡,你那個小店一個月能掙多少錢啊!」鍾慧好奇的看向了程慕凡。

「我也沒仔細合計過,再說我那小店也還沒開多久,到現在也才一個月左右,掙了也沒多少錢,裡面賣出去的東西和別人找我辦點小事啥的,合計大概兩三萬左右吧。」程慕凡沉思了片刻。

鍾慧微微點了點頭:「噢,那你怎麼不做其他的呢,光靠這個小店也掙不了多少錢啊。」

「我開這個店也沒奢望能掙多少錢,就是打一下名號,然後再尋找我的父母,賺錢也不是絕對的,我有時候還出去辦事呢,那也能掙錢,總之啊你就不用操心。」

程慕凡說完,鍾慧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眼神中帶有些嫌棄。

牛排很快就端了上來,兩人拿起刀叉就開吃。

此時,在程慕凡旁邊坐著一男一女,男的身材微胖,是個地中海,年紀約莫四十歲,女的倒是挺年輕,也就三十歲左右,畫著濃妝。

兩人看起來穿著奢華,有說有笑,估計關係不一般。

這時,男人注意到了程慕凡,他仔細的打量了程慕凡一番,然後緩緩的來到程慕凡的面前:「請問你是不是叫程慕凡。」

程慕凡抬頭一看,男人的印堂發黑,身上還散發出淡淡的陰氣。

程慕凡放下了刀叉,把嘴裡的東西咽了下去,說道:「你是…」

男人頓顯尷尬,連忙笑著解釋:「你好,我叫趙建軍,很多人都叫我老趙,我認識你,你就是在隔壁街道幫人看相看風水的那個,很多人都說你很有本事,所以我也就知道你了。」

程慕凡還是一臉的疑惑:「那你是有什麼事嗎?」

趙建軍回頭看了女人一眼,臉上的笑容時隱時現:「能借一步說話嗎?」

程慕凡點了點頭,然後微笑著看向了鍾慧:「鍾慧你先吃著,不夠了再點,我去去就回。」

鍾慧輕嗯了一聲,程慕凡就和趙建軍走出了西餐廳。

來到餐廳外,趙建軍直言道:「聽說你會看風水,我想請你幫我去看看我家那房子,最近吧我住在裡面總覺得特別的不舒服,我也不想大動干戈的去找人來看,那對我影響不好,這不,剛好在這兒遇到你,就想著請你去看看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837章

半山腰上。

幾百人的奔跑聲,浩蕩震耳!

大廳里的人全都聽到了,個個臉色大變。

蘇隆!又是蘇隆!

這已經不是蘇隆第一次來圍剿他們了。

之前,聖主剛到北方的時候,蘇隆就動手了,一連滅了七八個大姓家族。

這個老瘋子,要跟他們不死不休啊!

「主子,先別管叛徒的事了,他們已經快打進來了!」

黑狼臉色難看,著急道:「快撤吧,再不撤,會出事的!」

聖主陰沉著臉,恨不得把叛徒揪出來五馬分屍。

今天來這裡開會的,只有在場的這些人知道。

蘇隆又是怎麼知道的?

肯定是其中有叛徒啊!

他混了這麼多年,旗下信徒,幾乎上萬,從來沒人敢背叛他。

可自從林壞出現后,接連有人背叛他!

「林家主!是不是你!」

「是不是你出賣的我們!」

「肯定是你,是你勾結的蘇隆,對不對?」

眾人一下子又把矛頭對準了林天龍。

林天龍瞪大眼睛,咬牙道:「不是我!」

「就因為林壞是我兒子,你們就可以隨便懷疑我?」

「我說了,我沒那個膽子背叛主子,你們別血口噴人!」

「夠了!」

聖主怒吼一聲:「走!現在就走!撤退!」

再不走,等蘇隆打進來,今天這裡不知道要出現多少傷亡。

他已經損失不起了。

「黑狼,掩護我們撤退!」

黑狼立刻打開大廳的暗門。

這群北方的家主,已經慌了,立刻往暗門裡面鑽。

他們今天來,一個保鏢都沒帶,要是讓蘇隆那個瘋子抓住,還有活路嗎?

聖主走在最前面,有十幾個保鏢當他的護衛。

經過暗門,是一條盤旋向下的暗道,暗道盡頭,有好幾部電梯。

這幾部電梯,直通下面的防空洞。

原本這裡修建起來的時候,是一處景點,只不過荒廢很久了。

來這裡之前,聖主命令黑狼將這幾部電梯修好,沒想到,還真派上用場了。

一大群人,連忙鑽進電梯裡面,將電梯擠得水泄不通。

儘管電梯有好幾部,不過人實在是太多了,根本就擠不下。

林天龍站在電梯外,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主子,你們先撤,我給你們斷後!」

幾個家主,頓時有些感動起來。

心道他們剛才,恐怕真的冤枉林天龍了。

不過,聖主卻是瞪了他一眼:「你進來!一起走!」

萬一林天龍是叛徒,待會兒上去,那是給他們斷後嗎?

那他媽是跟蘇隆匯合!

林天龍一臉尷尬地鑽進電梯。

而黑狼,帶著幾個保鏢從電梯走了出來。

「主子,你們先撤,我給你們斷後。」

黑狼道:「下面有人接應你們,我拖住蘇隆他們一會兒,就來跟你們匯合。」

聖主嘆了口氣:「黑狼,一定要平安歸來,我等你。」

說完,電梯門關上。

黑狼立刻帶著幾個保鏢,往樓上趕去。

他不知道給蘇隆透露消息的人,是那群大家族的人,還是聖主內部的保鏢。

如果是保鏢,那蘇隆很可能知道這裡有條暗道,會立刻帶著人追下去。

他要上去攔截住蘇隆。

蘇隆可不好對付,這個人就跟靜海蘇家的前任家主,蘇萬千一樣,本身就是一個大高手。

很快,黑狼帶著保鏢,回到了大廳里。

而此刻,整棟樓都是慘叫聲,而且一刻也沒斷過。

光聽這聲音,就知道外面死了多少人了。

跟在黑狼身邊的幾個保鏢,此刻全都有些害怕起來。

黑狼道:「別怕,把槍掏出來,對準門口。」

「只要待會兒有人進來,別管是誰,直接開槍,打死他們!」

「是!」

幾個保鏢點點頭,立刻掏槍,對準大廳出入口,無比專註。

現在這個時候,可不能有任何掉以輕心,否則死無全屍啊!

聽說那個蘇隆,為了震懾聖主,把之前那幾個大家族的人,腦袋都給剁了!

這個老瘋子,簡直太恐怖了!

黑狼看了他們幾個一眼,緩緩後退。

就在這時候,黑狼突然掏出一把槍,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扣動扳機。

砰!

一聲槍響,一個保鏢應聲倒下!

砰!

砰!

砰!

緊接著,又是好幾槍。

跟著他回來斷後的保鏢,此刻全都被黑狼幹掉了。

大廳外,已經響起了一連串的腳步聲。

很快,蘇隆帶著人,沖了進來。

紫筆文學 清晨,花海山谷中,花君別雲衣醒來,推開門,見五彩花環繞木屋,散著清香氣息,她頓時心喜,又見屋前花兒組成的字:臨時有事,閑時再會。

「有趣的人,我等你前來。」

花君別雲衣漫步花海之中,如花中精靈,不屬人間有,只在天上見。

天縱俠關,峰頂之上,月關山一語兩人驚。

后魁忙道:「聖女不可,這傷我不治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