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如果本座不簽署呢?」端木邪陰森森的說道。


「那你們就不用走了!」薛瑩微笑著說道,可是語氣變的森寒,充滿殺氣。

「哈哈哈,薛道友好大的口氣,你以為你真的能戰勝本座嗎?區區四級靈焰還不夠看的!」端木邪怒極而笑,大聲道。

薛瑩美眸低垂,接著緩慢抬起,兩道寒光從眼中射出,櫻唇微張一吐,十幾道黃色光芒射中準備參加比試的元嬰後期修士身上,那修士渾身一震,接著便變成了斑點,飛快的消失在原地。

「時間之毒,你竟然也有時間之毒蟲?」端木邪大驚失色,「不對,那個女娃的時間之毒蟲是你的!」

薛瑩微微一笑,收了時間之毒蟲,淡淡道:「她是老身的徒兒,老身贈與她一隻時間之毒蟲防身又能怎的?」

端木邪張了張嘴,有苦說不出,薛瑩有了時間之毒蟲,戰鬥力大增,而且那小子五級靈焰,元嬰境界無人能敵,如果真的翻臉,打起來,自己這邊肯定吃大虧,罷了,還是簽訂天罰書吧,這口惡氣日後再出了便是。

想到此,端木邪陰沉著臉,冷哼了一聲,抓過天罰書,看了看,在上面留下自己的名字、元神印記,然後大手一揮:「撤!」

「嗷!」

望著狼狽逃走的黑木崖修士,玄陰宗弟子們發出歡呼,兩年多的反抗終於獲得了勝利,有多少師兄弟葬身於此地,有多少家庭破碎,骨肉分離,有多少白髮人送黑髮人!

在歡呼之後,許多人留下了熱淚,結束了,終於結束了,他們用生命跟鮮血保衛了自己的家園!

薛瑩鬆了一口氣,面帶微笑,一揮手:「回宗門,按照戰功論功行賞!」剛才她一直懸著一顆心,怕端木邪咬牙堅持,就是玄陰宗勝了,傷亡也會十分慘重,這是她不願意看到的!

「是,謹遵太上長老法旨!」

……

玄陰宗的山門在整個玄陰修真國的中部太陰山上。

太陰山山高萬丈,常年被霧氣所籠罩,佔地數十萬畝,風景秀麗,氣候宜人,到處都是鳥語花香,飛禽走獸,卻處處祥和,宛如人間仙境。

風乙墨還是第一次來,一路上都是跟在薛瑩太上長老身邊,按照她的話,端木邪不會輕易放過自己的,因此在她身邊才是最安全的。 玄冷等人雖然好奇,可是卻不敢發問,他們感覺這一次薛瑩太上長老回來,發生了一些變化,具體哪裡變了卻說不上來。

當日在兩國陣前,太上長老曾經說過玉娥是她的徒弟,眾人驚愕,特別是九長老倪君雲十分震驚,看向玉娥,玉娥卻滿臉迷茫,不知道怎麼回事,直到後來,太上長老派人過來詢問玉娥願不願意當她的徒弟,玉娥隱約感覺到什麼,拒絕了。

對此,倪君雲十分不解,她問道:「玉娥,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掙破腦袋想要當太上長老的徒弟,你為什麼要拒絕呢?有了太上長老這個師傅,你可就一步登天了!跟宗主師兄都是平起平坐的了。」

玉娥淡淡一笑,輕輕依偎在師傅身邊,道:「師傅,玉娥有你這個師傅已經知足了,不奢求成為太上長老的弟子,我跟她是不同的人。」

倪君雲心中感動,輕輕撫摸玉娥的腦袋,「謝謝你,玉娥!」

……

留守在太陰山的眾位弟子打開山門,列隊,鼓樂齊鳴,彩霞滿天,鮮花飄舞,迎出百里迎接凱旋而歸的太上長老一行。

風乙墨終於見識到超級修真國的奢華,單薛瑩的步攆就由十六個年輕漂亮的金丹女修抬著,一路飛行,凌空而至,所經之處霞光氤氳,還有十六個滿天拋灑花瓣的童男童女,接受十幾萬弟子的朝拜。

從戰場返回的修士們一個個昂首挺胸,極為自豪,特別身上還帶傷的,更顯壯烈滿懷!

所有人受到英雄般的待遇,整個太陰山陷入歡樂的海洋,當日便大肆宴請,慶功,戰功積分榜總榜前十名都有封賞,其他人憑藉戰功,可以去任務堂換取功法、靈丹、法寶等物品。

排名第一的赫然就是「楚風」。不過所有人都已經知道,「楚風」不過是風乙墨的假名字而已。

有太上長老證明,沒有人敢懷疑。

太陰山山頂,靈氣充沛,風景宜人,此地乃是太上長老薛瑩的洞府所在,被列為禁地,沒有許可不許入內。

風乙墨就是被安排在太陰山山頂,此處距離玄陰宗的修鍊聖地非常近。

躺在華麗洞府的床上,風乙墨有些不安,他來到玄陰宗的目的就是進入修鍊聖地,打算在那裡閉關修鍊,衝擊元嬰!

他的修為已經到了金丹十三層圓滿,具備了衝擊元嬰的條件。而且,修羅黑芯焰晉級為五級靈焰,自然可以煉製聖元丹了,雖然沒有絳靈草,他也不打算向玄陰宗要,因為那樣會暴露他是要煉製聖元丹!

沒有絳靈草,他可以用從陰陽門前掌門那裡得到的乾癟聖元果,這樣一來,靈力便不會太狂暴。

而且,晉級元嬰后,再以元嬰修為煉製成長型本命法寶鎏虹追風劍,威力會更大,等級會更高。

因此,他迫不及待的想要進入修鍊聖地內。

在山頂,環境幽靜,聽不到下面喧鬧的聲音,風乙墨忽然坐起,望著洞府大門,緩緩站起身,道:「下面正在慶祝勝利,你這個太上長老不用參加嗎?」

「你就這麼不喜歡看到我?」薛瑩的聲音幽幽的傳來,接著洞口靈光一閃,薛瑩那張美麗無暇的面孔出現,語氣中充滿幽怨:「記憶蘇醒,反而背負了太多,不如什麼都不記得自在,唉!」

風乙墨心中一軟,高高在上,處於修真界頂端的人也如此煩惱,倒不如自己逍遙,雖然經歷一次次危險,卻大難不死,並且每一次奇遇后,修為都有所精進,快速的成長。

「我該怎麼稱呼你,是太上長老還是……」薛瑩蓮步輕移,站到風乙墨對面,伸出嫩白的手指放在風乙墨的嘴唇上:「稱呼算的上什麼?就算這一副臭皮囊也無所謂,關鍵是你這個人心裡有沒有我。如果你有心,就叫我一聲瑩姐吧。」

風乙墨沒想到薛瑩如此大膽直白,腦海中儘是接近兩年來相處的點點滴滴,心中激蕩,不由的抓住薛瑩的雙肩,認真的看著她的眼睛:「你當真記住所有的事情,包括咱們兩個同床共枕,包括、包括你當著我的面洗澡?」

一道紅霞飛上薛瑩晶瑩剔透的面頰,臻首低垂,依偎在風乙墨胸口,「嗯,自然記得,不曾忘記一絲一毫。」

風乙墨嘆了一口氣,想起了那如真似幻的夢,猶豫片刻,鼓起勇氣問道:「那個,那個你離開那一日,晚上、晚上發生的是真的嗎?」

薛瑩看著風乙墨的窘態,咯咯的笑了,在他臉頰上一拂:「小男人害羞了?」

風乙墨的臉更紅了,誰知薛瑩趁機仰頭吻住了他,一時間,令他不知所措,身體僵硬在當場。

良久,薛瑩離開了他,風乙墨只感覺唇齒留香,沁人心脾,陶醉在其中了,見薛瑩要走,急道:「瑩姐,那一晚……」

薛瑩飄然而去,一條潔白的手帕飛來,風乙墨伸手接住,卻見手帕上一朵紅梅盛開,那樣的鮮艷,不由的愣住了。

「明日有人會領你去寶庫挑選寶物,可要睜大眼睛喲,我的小男人!」

風乙墨呆坐在床上,滿嘴苦澀,本來以為是一場春夢,誰知一切都是真的,人家竟然把處子之身給了自己,自己該不該為她負責?可是她畢竟是活了兩千多年的老怪,是自己祖奶奶的祖奶奶的奶奶還拐了幾道彎,合適嗎?

他心亂如麻,一直坐了半夜,才稀里糊塗的睡去。

第二天,天剛剛亮,有人來敲門,風乙墨打開,愣了愣,「玉娥,是你?」

……

「風師兄,我就送你到這裡了。」玉娥一路領著風乙墨來到太陰山中間位置的寶庫大門之前,兩個人沒有怎麼交流,除了打招呼外,這是第二句話。

「好,謝謝玉娥。」風乙墨道,轉身向寶庫大門走去。

「風師兄……」玉娥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喊了一句,風乙墨停下腳步,轉過身來問道:「玉娥,還有事?」

玉娥向前走了兩步,「風師兄,她、她是不是就是太上長老?」

風乙墨知道玉娥說的是誰,猶豫片刻,點點頭,「對!我也沒有想到。」玉娥輕輕啊了一聲,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好了,我知道了,師兄你保重!」

說完,獨自一人下山去了。那背影蕭瑟、孤獨,形單影隻!

風乙墨嘆了一口氣,來到寶庫大門,大門自動開啟,一個滿臉老人斑的老人出現在他的面前,渾身暮氣沉沉,行將就木的樣子。 風乙墨雙手抱拳:「前輩,晚輩奉命前來……」他的話還沒有說完,老人不耐煩的揮揮手,沙啞著聲音,道:「進去吧,你的目的老夫已經知道,不用多說。不過,小子,老夫提醒你,只能選擇兩種寶物,如同私藏,嘿嘿,後果你是知道的。」

風乙墨點點頭,當然知道後果,大步走入寶庫之中。

放眼望去,風乙墨頓時感嘆超級修真國的富有,一座寶庫足有數百畝大小,高二十多丈,成千上萬種各種珍稀的寶物琳琅滿目,下品、中品、上品靈石堆的跟小山一樣,靈藥散發濃濃靈氣,煉器材料瑩瑩閃光,法寶散發迫人的威壓,令人眼熱,一排排玉簡擺放的整整齊齊,還有無數書籍古典,風乙墨感覺眼睛都不夠用了。

左家的寶庫跟玄陰宗的相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可惜只讓挑選兩種寶物,靈石不缺,靈藥、煉器材料、法寶都不在少數,還是看看玉簡、古籍已經稀缺之物吧。」風乙墨頭疼的說道,選擇還真的困難。

好在風乙墨神識比較強大,開始掃視諸多玉簡、古籍,特別是那些存放在一個個錦盒內的寶物。

玄陰宗各種功法、法術萬餘種,在此,風乙墨甚至看到了《陰陽訣》《九天罡風訣》,不過只能看到前面總綱部分,具體內容卻不清楚。

他現在修鍊的主要功法是《陰陽訣》《九天罡風訣》《玄冰勁》,符籙、陣法方面擁有《乾符》《坤符》《萬陣圖》,傀儡術的《大衍經》,煉器寶典《不器道》,煉丹《神農手札》,還有《天巫術》等等,可以說都是頂尖的寶物,這裡的東西根本沒有辦法比,風乙墨便一掃而過,看向古樸的典籍。

裡面的典籍一塵不染,溫度適中,顯然經常有人打掃衛生。典籍不像玉簡,可以神識一掃而過,需要慢慢的觀看,同樣只能看到複製的總綱,其他部分都設置了禁制,無法觀看。

以風乙墨禁制宗師水平,想要破除禁制,十分輕鬆,不過,那就成了小人,他還不屑於此。

他拿起一個檀木盒子,封面上寫著《華倫經》,不由的愣了愣,竟然是一部經書!

這是他第一次看到跟佛有關的東西,來到洪銘大陸這麼久,還從來沒有看到任何一個和尚,更別說佛修了。而且連廟宇都非常少見,僅僅在玄天秘境中見到一所殘破的廟宇。

這是為什麼?所以人都好像不知道有佛修存在的樣子。

在上一世,他可是多次跟佛宗打交道,佛門功法非常厲害,而且針對陰魂鬼物有非常好的剋制作用。

放下《華倫經》,風乙墨又拿起一個黑紅色的盒子,只有封面《獸血沸騰》四個字,盒子很輕,似乎裡面沒有東西,他可不想浪費珍稀的機會換來一個空盒,展開天眼瞳,盒子形同虛設,果然裡面是空的。

「空盒子擺在這裡幹什麼? 富豪從西班牙開始 這不是坑人嗎?」風乙墨嘟囔一句,放下空盒,繼續尋找。

不過,他剛剛走了幾步,慢慢迴轉,不對,如果僅僅是一個空盒子,沒有用的盒子,是不可能一直放在眾多寶物的寶庫內,早就被扔掉了。

風乙墨重新來到盒子面前,神識掃了一遍,兩遍,沒有任何發現,最後睜大天眼瞳,慢慢的,一寸一寸的觀察空盒子。

盒子的紋路在他眼中慢慢放大,看見了紋路間的間隙,看穿了一片片木層,終於發現在木盒底層還有一個夾層,裡面是幾張絹布,上面有文字。

開頭便是《獸血沸騰》四個字,裡面內容模糊不清。而且,絹布都是以一種隔絕神識的材料包裹起來,難怪神識發現不了。

藏的如此隱密之物必然非常珍稀,風乙墨決定這個盒子便是第一個寶物。收了盒子,繼續觀看、尋找。

一個時辰之後,風乙墨走出了玄陰宗寶庫,他拿到第二件寶物乃是一張五級中階符籙,雷遁符,這可是逃命最佳寶物,可以瞬息數千里!既然已經被端木邪老怪惦記上,必須要有所準備,哪怕晉級成元嬰修士,也不可能是化神老怪的對手。

回到住處,風乙墨迫不及待的打碎寶盒,取出絹布,認真的看起來。

「天生萬物,人乃眾靈之首,乃因其智慧、靈智,然肉身羸弱,遠不及妖獸,遂有上古賢人異士靜官鑽研數十載,終得一神奇秘法,乃以妖獸之血煮沸,人入之,以妖獸血之強大淬鍊人之肉身,其法具體如下……」

這是一篇煉體之法,講述人類跟妖獸的區別,人類擁有強大智慧,而肉身羸弱,遠不如妖獸,因此有一個叫靜官的上古大能,研究出一套以妖獸血淬鍊肉身的秘法,乃是以秘法逆轉真氣,在沸騰的妖獸血中淬鍊肉身,強筋壯骨,已達到煉體功效的法門。

不過,此法極為殘忍,需要在滾燙的妖獸血液中浸泡,吸收妖獸血液中強悍的抗擊能力。妖獸之所以防禦力遠勝人類,就是組織結構、肌肉、血液抗打擊力遠超人類。

如此高級的煉體功法為何要被雪藏呢?等風乙墨看后,才知道其中的原因。

原來,《獸血沸騰》此法煉體功效的確驚人,靜官大能在研製出后找了自己弟子進行實驗,一名築基弟子在短短兩個月內,經受非人的淬鍊后,肉身便達到二級高階妖獸級別,可以徒手跟二級高階野獸搏鬥。眾人無不興奮,有了此秘法,人類就不會再害怕妖獸了。

然而,好景不長,那個成為天之驕子的築基弟子在半年之後發狂,瘋癲了,變成野獸一樣,見人就咬,失去了神智!

後來經判斷,是妖獸血內的煞氣、兇惡、殘暴的情緒影響了他!

這成為《獸血沸騰》神奇法門的致命弱點!

靜官大能苦苦思索解決辦法,多次實驗,終究沒有解決,因此鬱鬱而終!

放下《獸血沸騰》,風乙墨長長嘆了一口氣,按照此法來說,只有能尋到任何級別妖獸血,都可以慢慢的淬鍊強化肉身,可以說是無上法門,世間罕有,可是如何才能克服煞氣對神智的影響?

如果有天絡石,可以修鍊獸血沸騰時候把魂魄轉移出來,這樣便不會影響。可是風乙墨身邊沒有天絡石,如果想要,還必須去死亡之海的裂谷內尋找,因此暫時先放一放了。

風乙墨把《獸血沸騰》收起,祭出金光爐,乾癟的聖元果以及其他數十種輔助靈藥,準備煉製聖元丹。 聖元果,擁有直接服用便可提升等級的神奇效果,不限制任何級別,金丹修士如此,元嬰修士亦如此。只不過,一個人最多服用一顆便到了極限,而煉製成聖元丹效果更佳,便可一直服用,快速提升修為。

然而,聖元丹乃是五級下品靈丹,非煉丹宗師不可,而且需要靈焰方可。幾個條件加在一起,大大的限制了聖元丹的煉製。

幸運的是風乙墨這幾個條件完全具備,這才敢嘗試煉製聖元丹!

放出修羅黑芯焰,黑色火焰綻放四層火苗,開始溫爐,然後一株株輔葯放入爐內,在高溫下,很快就萃取完畢,最後才是聖元果。

別看聖元果可以直接啃食,可是在煉丹爐內卻非常耐高溫,乾癟的聖元果足足被煉製了一個時辰才開始熔化,變成一滴滴墨綠色的液體。如果尋常靈焰,恐怕至少得五六個時辰才行。

去除雜質,開始漫長的煉製過程,為了提升品質,風乙墨特意增加了一滴萬年鍾乳髓。值得慶幸的是修羅黑芯焰非常聽話,完全按照風乙墨的指示,控制著火勢、溫度,不慍不火。而且風乙墨發現晉級為五級靈焰的修羅黑芯焰的火焰呈現一道道細不可見的紋路,如果不是擁有天眼瞳,根本發現不了。

對於這些奇怪的紋路,風乙墨不知道有何用途,不過,細心的他經過幾個時辰的觀察,發現一種玄奧的感覺在其中,令他有什麼東西可抓到,卻又無法觸及,就好像心裡長了草一樣,心癢難當,急得抓耳撓腮,忘記還在煉丹,差一點把一爐聖元丹煉廢了。

收斂心神,風乙墨專心致志煉丹,這一爐足足煉製了五個時辰,金光爐內才傳出陣陣葯香,帶著一絲疲憊,他笑了,打出一記收丹訣,爐蓋飛起,三粒圓潤的,散發驚人靈力的靈丹飛出,被他收入玉瓶之中!

三顆靈丹,一顆上品,兩顆中品,實屬不易!這裡面除了金光爐的功勞,就算萬年鍾乳髓了。

風乙墨稍作休息,便趁熱打鐵,憑藉嫻熟的經驗,把其他三枚乾癟的聖元果全都煉製成聖元丹,一共獲得了六粒上品丹,六粒中品丹,如果讓其他煉丹師知道,非得驚掉下巴不可。

有了這些聖元丹,加上結嬰丹,應該足夠衝擊元嬰境了。

因為專心煉丹,風乙墨在洞府外設置了禁制,等他打開洞府大門,發現有兩道聲訊玉簡,手一招,玉簡飛入手中,卻是薛瑩讓他前往她的洞府,送他去修鍊聖地的。

風乙墨深吸一口氣,平復激動的心情,終於要進入修鍊聖地了嗎?在裡面,他必然會成為元嬰修士,出來后,身份便大大的不同了。

來到薛瑩洞府前,風乙墨剛剛舉手敲門,洞門大開,一身藍裙的薛瑩頭戴面紗,婷婷裊裊走出,有些幽怨的看了他一眼,瓊鼻微微一皺,柔聲問道:「這幾日,你在煉丹?」

風乙墨知道,她是嗅到自己身上的靈丹氣息,便點點頭,「為了閉關準備一些靈丹。」

「嗯,不錯。」薛瑩說罷,邁步向前,「跟著我,不要亂走。」

風乙墨連忙跟上,不敢有絲毫耽擱。

修鍊聖地需要穿過太陰山山頂一處險峻的山隘,穿過了山隘,可以看到一片空曠的,充滿瑩瑩霧氣的巨大池子。

不過,在經過山隘時候,風乙墨看到一頭長四十丈的五級中階妖獸追風蟒,懶洋洋的盤踞在一根凸起的巨大岩石上,如果不是薛瑩帶路,旁人誤闖此地,定然會遭到追風蟒的攻擊。

這追風蟒就是太陰山的護山獸!五級中階的追風蟒,哪怕是化神期老怪前來都得不到好處!

「這裡就是我宗的修鍊聖地,其實就是一座靈池!」薛瑩指著霧氣昭昭、靈氣充盈的池子介紹道:「你是陣法宗師,想必已經看出來,池子下方埋藏了一條靈石礦脈,等級還不低,加上五級聚靈陣,這才形成了靈池。」

風乙墨暗暗吃驚,以天眼瞳自然看出方圓百畝之地由一個一百零八根陣柱組成的超級聚靈陣,聚集了充盈的靈氣,形成了靈氣液化的靈池。顯然,此聚靈陣屬於五級高階陣法,說不定超過了靈陣的範疇,達到仙陣級別!

「其他三人昨日便已經進去了,因為你的實力超群,不算在金丹期修士之內,進入總榜第一,鑒於你的卓越貢獻,長老會特許你可以在此地修鍊兩年,金丹期第一的就是玉娥,還有重傷的力奇。我看得出,玉娥那小丫頭對你有意思,修鍊寂寞苦短,如果你也對她有好感,大可收了她。」薛瑩默默的看著風乙墨,說出一番令他瞠目結舌的話來。

他張了張嘴,滿臉苦笑道:「瑩姐,我一直都當她是小妹妹一樣,沒有別的意思。多謝瑩姐為我做的事情。」薛瑩雖然說是長老會的決定,可是如果沒有她這個太上長老,長老會也不可能做出這樣的決定來,這一點風乙墨非常清楚。

薛瑩嘻嘻一笑,手指在風乙墨鼻子上颳了一下,哪有化神期老怪的樣子,「跟你開玩笑呢,小男人,快進去吧,希望兩年時間可以讓你蛻變!」

「嗯,多謝瑩姐!」風乙墨抱拳施禮,轉身轉身向靈池走去。

「風乙墨,記住姐姐的話喲,你可以隨時收了她,我是不介意的喲!」

風乙墨一個踉蹌,差點摔倒,這樣的傢伙怎麼當上玄陰宗太上長老的?

穿過聚靈陣護罩,頓時感覺到不一樣的靈氣,宛如實質,行走起路都微微發滯,起碼比外界濃厚的七八倍!

他貪婪的深吸一口,感覺渾身毛孔都張開了,大力吸收起來。

一直盤踞在丹田裡一動不動的噬靈蠶驀然睜開眼睛,吸了幾口,風乙墨頓時感覺納入身體內的靈力全都消失殆盡,把小傢伙掠奪走了。

他不由的苦笑,看來它也太挑食了,只對如此程度的靈氣感興趣,這樣一來,自己想要成就元嬰,可要吃苦頭了。

誰知,小傢伙只吸了幾口,便失去了興趣,繼續入睡,讓風乙墨鬆了一口氣。

百畝之巨的靈池只有四個人,風乙墨並沒有看到玉娥,隨便找了一處,鑽入靈池中,頓感通體舒坦,差點呻吟出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