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娘,我不想嫁給那李方青!」


徐田氏拍拍徐媛的手,語氣頗帶著語重心長的道,「娘之前怎麼跟你的說的?你既然與十五皇子有緣無分,那你便嫁予那李家大公子,反正你過去之後也是正妻,日後就算他納了小妾回府,你這個正妻的位置無人能給你奪去。而且這些日子娘也看得出來這李家的大公子似乎對你情有獨鍾,你嫁給他也是件好事兒。」

「若不是因為他毀了我的清白,女兒又怎會委委屈屈的嫁給他!」徐媛白凈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怨毒之色,只要一想到代替她嫁給昀王爺的徐穎,她就怒不可赦。

徐田氏也因徐媛這番不甘的話兒而心思繁雜,她又何嘗不怨,她等了一輩子的機會,結果最後她還是被徐柳氏那個賤人的女兒給壓了下去。

「事到如今,你只能嫁給李方青了,不然你爹他……」

徐媛那雙隱晦的眸子因徐田氏這番話而顯得更加的幽深,她怨,她恨,但她也知曉她現在沒有本事兒跟徐穎去較量,更別提把她從王妃的位置拉下來。

李方青現在大概是唯一能讓她利用的人,雖然她現在的一切都毀在了這個男人的手中,但她同樣也可以毀掉這個男人,連帶著她最不喜的三妹徐穎,只有毀掉了他們,她的心頭之恨才能消除。

「我知道了,娘我會嫁給李方青,成為他的正妻,日後李府的一切女兒也會一併接收,讓他們後悔。」徐媛冷冷的說道,臉上沒有一絲新娘子該有的喜色。

徐田氏見狀並未覺得有什麼不妥,她這一輩子雖然只給徐長堂生了一子一女,但她在徐府的地位卻始終是獨一無二的,雖然曾經她的一切差點兒被柳氏那個賤人所奪去,但現在她卻已經穩當的當著她的徐府大夫人,徐府的下人小妾依舊要聽自己的話兒,而她的建議對於徐長堂來說也是可以提議的,眼前的一切她很是滿意,雍容富貴,地位名譽這些她都擁有了,所以聽到徐媛的話時她自然是希望她的女兒徐媛嫁到李府之後,也會像她這般管理整個李府,成為名副其實的正妻。

「如此便好!」徐田氏滿意的點點頭,而後指使徐媛身邊的丫鬟為她快速的穿嫁衣梳頭。

府外已經響起了迎親鼓樂敲打的聲音,徐田氏一邊看著下人為徐媛化妝,一邊不斷的指使丫鬟為徐穎頭上添加首飾,很快一個美艷的新娘便出現了。 一身紅艷喜氣的徐媛被丫鬟婆子牽出房間時,新郎官已經在前廳等候,看到一身紅艷頭批紅蓋頭的徐媛被丫鬟婆子牽出來時,他的眼中閃過一抹驚喜,很快便迎了上去,從丫鬟婆子的手中一把抱起徐媛而後大步的朝著喜轎而去。

徐長堂見后一臉的喜悅,而徐田氏也是相同,雖然女兒退而求次嫁給了李府丞的嫡子,但依現在她所看,她覺得這樁婚事對她女兒徐媛來說或許是一件好事兒,不說她是正妻的身份,就現在李家那大公子待她極好的模樣,也讓她滿意。

今兒是李府徐府結親的日子,同樣也是他們結為同盟的日子,當今聖上乾元帝已經年老體弱,南越國的立君都是長子為太子,這一代也不例外,但當朝的太子為大皇子,大皇子已經年三十又五,在朝多年為太子時並未有什麼可讓人誠服的政績,但即使太子無能,當朝還是有些很多人支持大皇子,剩下的人則分別支持二皇子以及其他幾位表現出眾的皇子。

「徐大人,那今日起我們便是親家了,日後你我在朝中可要多協助太子呀,到時候太子順理成章的成為新的帝君時,你我也將會陞官加爵。」

「李大人放心,你我現在都成為了親家,自然是一條船上的人,我一定會支持太子成為新的帝君的。」

「那便好,日後我定會在太子面前為徐大人美言幾句。」

「那就多謝李大人了。」

「好說,好說!」

府外喜氣洋洋,而李府寂靜的房間內卻傳出徐府尚書與李府府丞之間的談話。

朝中已經開始慢慢變天,而遠在水城之中的徐穎乾軒逸卻並不知曉,乾軒逸已經早一日帶著受傷的李掌柜回到了水城之中,徐穎見到乾軒逸后眉宇間帶著一抹淡笑,直到見到受傷的李掌柜,徐穎的心中才又驚又喜,美眸之中閃爍著一抹欣喜,她深深的看了一眼滿身疲憊且衣裳布滿摺痕的乾軒逸,對著身邊的春兒道,「讓店小二打一桶水上來。」

「是,公子。」春兒聽后立刻小心翼翼的關上房門,嘴角帶著一抹甜笑,她可是看得出來三小姐這是動情了,她現在知曉關心王爺了。

春兒離開之後,徐穎臉上含蓄的羞澀並未持續多久便恢復了以往的冷情,她開口問道,「相公是從何處找到了李掌柜?」

乾軒逸的嘴角原本還帶著歡暢的笑意,那雙如墨的眼睛也帶著點點的欣喜,但自從聽到他娘子說的這番話后,他心中的喜悅頓時凍成了冰渣渣,令他是又氣又無奈。

「相公?」徐穎自然是看出了乾軒逸臉上的哀怨惱怒,但她同樣極其擔心一直昏迷不醒的李掌柜,並十分想弄清楚李掌柜這一路上是發生了什麼事兒,能讓他的身上布滿了深淺不一的傷口。

「為夫要尋個人自然能尋到,倒是娘子你,為何要關心別的男人?為夫可是你的相公,而且為夫這幾日一直在想念娘子,娘子你呢?」一身紅艷喜氣的徐媛被丫鬟婆子牽出房間時,新郎官已經在前廳等候,看到一身紅艷頭批紅蓋頭的徐媛被丫鬟婆子牽出來時,他的眼中閃過一抹驚喜,很快便迎了上去,從丫鬟婆子的手中一把抱起徐媛而後大步的朝著喜轎而去。

徐長堂見后一臉的喜悅,而徐田氏也是相同,雖然女兒退而求次嫁給了李府丞的嫡子,但依現在她所看,她覺得這樁婚事對她女兒徐媛來說或許是一件好事兒,不說她是正妻的身份,就現在李家那大公子待她極好的模樣,也讓她滿意。

今兒是李府徐府結親的日子,同樣也是他們結為同盟的日子,當今聖上乾元帝已經年老體弱,南越國的立君都是長子為太子,這一代也不例外,但當朝的太子為大皇子,大皇子已經年三十又五,在朝多年為太子時並未有什麼可讓人誠服的政績,但即使太子無能,當朝還是有些很多人支持大皇子,剩下的人則分別支持二皇子以及其他幾位表現出眾的皇子。

「徐大人,那今日起我們便是親家了,日後你我在朝中可要多協助太子呀,到時候太子順理成章的成為新的帝君時,你我也將會陞官加爵。」

「李大人放心,你我現在都成為了親家,自然是一條船上的人,我一定會支持太子成為新的帝君的。」

「那便好,日後我定會在太子面前為徐大人美言幾句。」

「那就多謝李大人了。」

「好說,好說!」

府外喜氣洋洋,而李府寂靜的房間內卻傳出徐府尚書與李府府丞之間的談話。

朝中已經開始慢慢變天,而遠在水城之中的徐穎乾軒逸卻並不知曉,乾軒逸已經早一日帶著受傷的李掌柜回到了水城之中,徐穎見到乾軒逸后眉宇間帶著一抹淡笑,直到見到受傷的李掌柜,徐穎的心中才又驚又喜,美眸之中閃爍著一抹欣喜,她深深的看了一眼滿身疲憊且衣裳布滿摺痕的乾軒逸,對著身邊的春兒道,「讓店小二打一桶水上來。」

「是,公子。」春兒聽后立刻小心翼翼的關上房門,嘴角帶著一抹甜笑,她可是看得出來三小姐這是動情了,她現在知曉關心王爺了。

春兒離開之後,徐穎臉上含蓄的羞澀並未持續多久便恢復了以往的冷情,她開口問道,「相公是從何處找到了李掌柜?」

乾軒逸的嘴角原本還帶著歡暢的笑意,那雙如墨的眼睛也帶著點點的欣喜,但自從聽到他娘子說的這番話后,他心中的喜悅頓時凍成了冰渣渣,令他是又氣又無奈。

「相公?」徐穎自然是看出了乾軒逸臉上的哀怨惱怒,但她同樣極其擔心一直昏迷不醒的李掌柜,並十分想弄清楚李掌柜這一路上是發生了什麼事兒,能讓他的身上布滿了深淺不一的傷口。

「為夫要尋個人自然能尋到,倒是娘子你,為何要關心別的男人?為夫可是你的相公,而且為夫這幾日一直在想念娘子,娘子你呢?」 每每一到關鍵時刻,乾軒逸就轉移話題,徐穎雖然很想知曉李掌柜究竟是在哪裡被乾軒逸找到的,但乾軒逸不說,加之眼前這個一向乾淨注重門面兒的男人一身糟蹋的著急趕回來,她就是再無情,也知曉這個男人是為了自己,更何況她現在已經對這個男人漸漸上心了,有些事兒她自然是不會鑽牛角,與其詢問李掌柜昏迷在哪裡,倒不如直接等李掌柜醒來再問他自己,剩下的事兒,她便好好安撫一下這個男人吧!

乾軒逸雖然冷著一張俊臉,但那臉上的哀怨卻讓徐穎莞爾,她剛要開口,門外便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徐穎知曉這是店小二上來送水了。

「進來!」

房門打開,果然店小二拎著一桶水上來了,而他的身後則跟著兩個抬著木桶的人。

徐穎讓店小二把木桶放在房間內,又讓店小二往桶內倒水,很快一桶熱水便熱氣騰騰的半滿。

徐穎試了試水溫,覺得水溫合適,她才來到乾軒逸的面前決定給這個男人一點兒甜頭吃吃。

「相公,妾身知曉這幾****在外受累了,妾身為相公你寬衣洗浴。」

乾軒逸聽后眼睛微微一亮,一抹異樣的眸光劃過他的眼中。

徐穎為乾軒逸寬衣時明顯感覺到這男人的氣息有些急,而且他的身子滾燙,直到他急喘的呼吸噴到她白凈的耳朵上,她俏臉跟著一熱,手上的動作也跟著一頓。

輕輕依靠在徐穎身上的乾軒逸嘴唇輕張的呢喃道,「娘子,為夫想你了。」

「相公,還是先清洗一番吧!」徐穎推開眼前的乾軒逸,目光有些躲閃,身子也跟著後退了幾步,但身子卻被乾軒逸的大手給攬了下來,「為夫需要娘子你的幫忙。」

輕笑間,乾軒逸褪下身上最後一件衣裳,而後滿意的看到浮現在徐穎面上的赤紅。

乾軒逸那醇厚的輕笑聲讓徐穎覺得很是刺耳,但她已經決定好好補償這個男人了,所以即使現在她的心跳很快,面色漲紅,但她還是拿起一旁準備好的澡巾清洗著乾軒逸的身子。

乾軒逸身子白凈而細嫩,不比一般女子差,這也與他的身份有關,身為乾元帝最寵愛的皇子,他從小到大都有人照顧,何況乾元帝也不希望他吃苦,便賜他一個閑散的王爺稱號,實際上卻無所事事,這也是南越國第一位皇子有如此待遇。

「娘子,為夫這幾日不在,你可有想為夫?」乾軒逸坐在木桶內,一邊任由著徐穎為自己擦身,一邊嘴角輕揚,神色頗帶著愉悅的問道。

徐穎手中的動作輕輕的頓了一下,她神色不變,語氣淡然道,「自然。」

「那為何為夫剛回來你便詢問那個男人的消息?」乾軒逸回頭,俊臉之中依舊帶著一抹哀怨。

被乾軒逸哀怨的目光看著,徐穎平靜的臉上浮現出點點的波動,她微微錯開眼睛道,「李掌柜是妾身讓其過來的,若是他半路出了什麼意外,妾身無法向他家人交代。」

每每一到關鍵時刻,乾軒逸就轉移話題,徐穎雖然很想知曉李掌柜究竟是在哪裡被乾軒逸找到的,但乾軒逸不說,加之眼前這個一向乾淨注重門面兒的男人一身糟蹋的著急趕回來,她就是再無情,也知曉這個男人是為了自己,更何況她現在已經對這個男人漸漸上心了,有些事兒她自然是不會鑽牛角,與其詢問李掌柜昏迷在哪裡,倒不如直接等李掌柜醒來再問他自己,剩下的事兒,她便好好安撫一下這個男人吧!

乾軒逸雖然冷著一張俊臉,但那臉上的哀怨卻讓徐穎莞爾,她剛要開口,門外便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徐穎知曉這是店小二上來送水了。

「進來!」

房門打開,果然店小二拎著一桶水上來了,而他的身後則跟著兩個抬著木桶的人。

徐穎讓店小二把木桶放在房間內,又讓店小二往桶內倒水,很快一桶熱水便熱氣騰騰的半滿。

徐穎試了試水溫,覺得水溫合適,她才來到乾軒逸的面前決定給這個男人一點兒甜頭吃吃。

「相公,妾身知曉這幾****在外受累了,妾身為相公你寬衣洗浴。」

乾軒逸聽后眼睛微微一亮,一抹異樣的眸光劃過他的眼中。

徐穎為乾軒逸寬衣時明顯感覺到這男人的氣息有些急,而且他的身子滾燙,直到他急喘的呼吸噴到她白凈的耳朵上,她俏臉跟著一熱,手上的動作也跟著一頓。

輕輕依靠在徐穎身上的乾軒逸嘴唇輕張的呢喃道,「娘子,為夫想你了。」

「相公,還是先清洗一番吧!」徐穎推開眼前的乾軒逸,目光有些躲閃,身子也跟著後退了幾步,但身子卻被乾軒逸的大手給攬了下來,「為夫需要娘子你的幫忙。」

輕笑間,乾軒逸褪下身上最後一件衣裳,而後滿意的看到浮現在徐穎面上的赤紅。

乾軒逸那醇厚的輕笑聲讓徐穎覺得很是刺耳,但她已經決定好好補償這個男人了,所以即使現在她的心跳很快,面色漲紅,但她還是拿起一旁準備好的澡巾清洗著乾軒逸的身子。

乾軒逸身子白凈而細嫩,不比一般女子差,這也與他的身份有關,身為乾元帝最寵愛的皇子,他從小到大都有人照顧,何況乾元帝也不希望他吃苦,便賜他一個閑散的王爺稱號,實際上卻無所事事,這也是南越國第一位皇子有如此待遇。

「娘子,為夫這幾日不在,你可有想為夫?」乾軒逸坐在木桶內,一邊任由著徐穎為自己擦身,一邊嘴角輕揚,神色頗帶著愉悅的問道。

徐穎手中的動作輕輕的頓了一下,她神色不變,語氣淡然道,「自然。」

「那為何為夫剛回來你便詢問那個男人的消息?」乾軒逸回頭,俊臉之中依舊帶著一抹哀怨。

被乾軒逸哀怨的目光看著,徐穎平靜的臉上浮現出點點的波動,她微微錯開眼睛道,「李掌柜是妾身讓其過來的,若是他半路出了什麼意外,妾身無法向他家人交代。」 「這次的事娘子要如何補償為夫?」

「相公想如何?」

「自然是。」乾軒逸蹭的一聲從木桶中站起身,那完美修長的身子立刻浮現在徐穎那雙清冷的瞳孔之中,而徐穎則被木桶內的他輕鬆抱住,「娘子要好好愉悅為夫一番。」

自剛來那幾日他們有過魚水之歡后,他們便各睡各的,即使早晨徐穎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乾軒逸的懷中,她也小心翼翼的挪開身子,然後起身讓外面等候的春兒為自己更衣梳洗。

乾軒逸帶著一身濕意從木桶內出來,而後抱住衣裳也被水沾濕的徐穎大步的來到床邊。

燭火苒苒,垂簾而下,木桶內清熱的霧氣猶如仙人的仙霧一般,遮蓋住房間的一側,朦朦朧朧卻又旖旎。

床上乾軒逸很快便退去了徐穎身上的衣裳,很快二人便chi~裸相見,乾軒逸因好久沒有和徐穎做那事兒了,加上他人為了幫他娘子尋找李掌柜在外面又吃了些苦頭,如今回來了,他娘子對他又極其的好說話,如此他更不會放過這個難得的好機會,自然要好好跟他娘子溫存一番。

很快帷帳內便傳來了細碎的呻~吟以及木床搖曳的聲音,這一日乾軒逸極其的快活和滿足。

第二日一早,徐穎醒來時乾軒逸還未醒來,看著他那溫順俊美的臉上,徐穎的手指不自覺中也輕輕的劃過他的臉龐,手中在劃過他的唇瓣時,突然被他張開的嘴輕輕咬住,依靠在乾軒逸身上的徐穎隨即身子一僵,白凈的臉上再次浮現出淡淡的潮紅。

「娘子,你醒來了?」睡眼朦朧的乾軒逸睜開那雙細長的桃花眼,紅唇輕啟,一抹淡笑浮現在他的臉上,猶如初開的茉莉花一般清麗卻又迷人。

徐穎自乾軒逸說話時便把自己的手快速的收了回來,而後點點頭,目光輕掩,「相公,既然醒來了,那我們便起身梳洗一番,這會兒春兒合該在外面等著了。」

「娘子。」乾軒逸那顯得慵懶的頭埋進徐穎的懷中輕輕的滾動了幾下,剛醒來的聲音中帶著一抹沙啞的性感,「為夫,還想繼續抱娘子一會兒。」

徐穎有些無語,卻也沒有拒絕,而是任由著乾軒逸繼續抱著自己,但男人有時說話是特別沒譜的,特別是早晨剛醒來的時候。

事實也證明徐穎在某些方面還是有些小白,這一日的早晨她又被乾軒逸給XXOO了,直到晌午她被客棧外的聲音吵醒,徐穎才頗有些後悔的看著身邊猶如嬰兒一般睡顏的乾軒逸,而後小心翼翼的避開他的身子準備起身。

沒有喚春兒來為自己梳洗穿衣,徐穎換上衣裳之後,便讓店小二給自己打了一些洗漱的水,待自己都收拾整齊了之後,徐穎才打開房門走出。

春兒這兩日一直在李掌柜的房間照顧李掌柜,此時看到徐穎打開房門,她才起身,小聲的說道,「公子你來了。」

「恩,李掌柜醒來了沒有?」「這次的事娘子要如何補償為夫?」

「相公想如何?」

「自然是。」乾軒逸蹭的一聲從木桶中站起身,那完美修長的身子立刻浮現在徐穎那雙清冷的瞳孔之中,而徐穎則被木桶內的他輕鬆抱住,「娘子要好好愉悅為夫一番。」

自剛來那幾日他們有過魚水之歡后,他們便各睡各的,即使早晨徐穎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乾軒逸的懷中,她也小心翼翼的挪開身子,然後起身讓外面等候的春兒為自己更衣梳洗。

乾軒逸帶著一身濕意從木桶內出來,而後抱住衣裳也被水沾濕的徐穎大步的來到床邊。

燭火苒苒,垂簾而下,木桶內清熱的霧氣猶如仙人的仙霧一般,遮蓋住房間的一側,朦朦朧朧卻又旖旎。

床上乾軒逸很快便退去了徐穎身上的衣裳,很快二人便chi~裸相見,乾軒逸因好久沒有和徐穎做那事兒了,加上他人為了幫他娘子尋找李掌柜在外面又吃了些苦頭,如今回來了,他娘子對他又極其的好說話,如此他更不會放過這個難得的好機會,自然要好好跟他娘子溫存一番。

很快帷帳內便傳來了細碎的呻~吟以及木床搖曳的聲音,這一日乾軒逸極其的快活和滿足。

第二日一早,徐穎醒來時乾軒逸還未醒來,看著他那溫順俊美的臉上,徐穎的手指不自覺中也輕輕的劃過他的臉龐,手中在劃過他的唇瓣時,突然被他張開的嘴輕輕咬住,依靠在乾軒逸身上的徐穎隨即身子一僵,白凈的臉上再次浮現出淡淡的潮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