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媽,你也早點休息吧,以後要是想給我打電話了,白天打也沒事。」


「媽知道了。」

掛斷電話,周塵心情一時間有些低落,心中也有些想念父母了。但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一輛汽車搖搖晃晃高速沖了過來,刺目的燈光一下子驚醒了周塵,可還沒等他來得及避開,汽車直接撞在他的身上,一瞬間周塵被高高的拋飛起來,撞擊在路邊的欄杆上,直接裝進了路邊的小樹叢中。

這個時候車子也停了下來,跑下來一個滿身酒氣,染著黃頭髮,很瘦的年輕人。只不過這個時候黃頭髮年輕人一臉驚懼,看了一眼被撞進樹叢中的周塵,上車直接跑路。

跌進樹叢的周塵滿臉鮮血,口中不斷噴出來鮮血來,這個時候意識已經開始模糊了。

似乎耳邊回想著剛才母親的聲音,這個時候突然間周塵覺得母親的聲音距離他是那麼的遙不可及。緊接著又看到了父親已經有些彎曲佝僂的身體和那不善於表達蒼老面容似乎都在距離他遠去。

「我是要死了嗎?」這個時候周塵已經感覺不到疼痛,反而是覺得疲憊不堪。

漸漸的眼皮沉重,閉上眼睛的那一刻,周塵就失去了意識,鮮血從他身上流出來,周圍的草木全被他的血液染紅。

也就在這個時候,夜空之中突然間一道紅光閃過,徑直向著周塵的屍體落下。

「嘭!」

在落下的一瞬間,周圍的樹木全部被點燃,而那道紅光也直接融入周塵的身體。

在紅光融入周塵身體之後,瞬間周塵全身上下燃燒赤色火焰,在短短几分鐘之中,周塵身上的鮮血全部消失,身上的傷口也全部癒合,已經被撞變形的身體也同樣恢復正常。

這個時候,周塵眉心之中突然間裂開一道縫隙,如同眼睛一般眨了眨,而後身上的赤色火焰和眼睛也迅速收斂起來。

也就在這時,已經死去的周塵卻睜開眼,看著周圍燃燒起的火焰,周塵趕緊爬起來,沖了出去。

跳出火堆之後,周塵才鬆了一口氣,而後突然間一愣,看著自己的雙手難以置信的說到。「我不是出了車禍已經死了嗎?」 ?看著自己身體,周塵在身上不斷摸索著,此時他的身體異常完好,沒有絲毫的傷勢,讓周塵難以置信。

他明明記得之前被車直接撞飛,自己都覺得意識已經消失了,彷彿陷入了無窮無盡的黑暗之中。他都後悔沒有見到父母一面就這樣死了,可是現在他卻好好的站在這裡,竟然完好無損,這一切都讓他感覺到異常震驚。

可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了刺耳的警報聲,頓時驚醒了周塵。原本膽怯的周塵立即想要要是被警察抓去,不用關多久,恐怕明天早晨就被姚經理給炒魷魚了。

一時間,周塵打定主意,絕對不能被警察抓住。不論是什麼原因,只要他進了警察局,恐怕姚經理都給他找出千萬個理由來。

趁著四下沒人,周塵趕緊跑開,往回跑。一路上偶爾碰到一些行人,周塵也遠遠的避開,害怕自己被發現。

轉了大半個小時,終於來到一棟老式樓層下面,樓層也不高,只有六七層罷了,對於申滬市來說,如今這種六七層的小樓簡直就是雞立鶴群。

一直上七層,說是七層,不過是在天台上再加了一件房子罷了。整個屋子不過二十來個平米,除了一間狹窄的卧室之外,就只有一個衛生間。

一會到房間,周塵就衝進衛生間里,打開水龍頭,好好的洗了把臉清醒清醒,因為剛才所發生的一切都讓他覺得太過奇幻了。

自己出了車禍,卻死而復生,這要是說出去簡直就是無稽之談,別人還以為自己腦子有病了。

可是這一切就在他的身上的的確確發生了,此時都能聽到他心臟強烈的跳動聲,看著自己的身體,如同做夢一般,周塵一咬牙在自己腿上狠狠地掐了一下,強烈的疼痛讓他清楚這一切都不是夢。

也就在這個時候,周塵抬起頭看向鏡子,卻發現鏡子里有一個怪物,嚇得周塵瞬間臉色蒼白,直接坐在地上。

心臟如同擂鼓一般的挑動,周塵也咽了下口水,小心翼翼的爬起來,看向鏡子里,卻發現那個怪物竟然還在,嚇得周塵瞬間尖叫一聲,再次跌做到地上,緊緊的靠在角落裡瑟瑟發抖。

「別過來,你要錢我都給你,求求你別殺我。」這個時候周塵口中還念叨著。

這個時候突然間整個房間里出現了一個陰森的聲音,聲音如同來自九幽一般陰沉。「錢,你能有多少錢給我?」

聽到這個聲音,周塵瞬間被嚇得魂不附體,抱著腦袋哭喊道。「別殺我,我把我的錢全都給你。」

哭喊著,周塵抖抖索索的掏出口袋裡所有的錢,僅剩的一張五十個一張二十。

「好了,真是沒趣,難道你們地球人都是這樣的無趣嗎?」這個時候那道聲音也收起了陰森的味道,反而聲音有些熾熱的感覺。

而這時躲在角落瑟瑟發抖的周塵也畏懼的抬起頭來,卻看到眼前一團火焰凌空漂浮著,而那道聲音就是從火焰之中傳來。

「鬼啊!」瞬間驚懼的周塵撕心裂肺的喊到。

「閉嘴!」這個時候那團懸空的火焰瞬間包裹著周塵的身體,周塵如同被一瞬間卡住了脖子般,臉色憋的漲紅。

「我堂堂摩索尼柯之王,怎麼會遇到這樣的宿主呢?」這個時候那股聲音感慨道。然後驚懼的周塵只見鏡子里投射出一個三隻眼,額頭上兩隻衝天彎角的怪物。「你放心,我不會害你的,之前還是我救了你,要不是我及時與你融合,那你真的就沒救了。」

這個時候,周塵似乎也反應過來,確定了這個怪物不是要殺他,也沒有了之前那般恐懼。「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人?」鏡子里那個怪物說到。「我根本就不是人。之前掃描了你的大腦之後,我獲得了一些信息,用你們地球的話來說,我是外星人。」

「外星人?」這個時候周塵震撼到。「你真的是外星人?宇宙中真的存在外星人?」

「無知的人類,宇宙何其浩瀚,生命種族億萬,你們地球只不過是其中一支罷了,竟然還自認宇宙只有你們地球人類存在,真是無知和可笑。」鏡子里怪物說著。「先自我介紹一下,我來自距離地球三十三星系的摩索尼柯星系,我叫費特羅爾,是摩索尼柯星系之主。用你們地球人的話來說,我們摩索尼柯星系就是地獄,我們摩索尼柯星人就是主宰著地獄的惡魔,而我就是所有摩索尼柯惡魔的主宰。」

「摩索尼柯?地獄?惡魔?」一瞬間周塵感覺自己在做夢,在聽神話一般。

「怎麼?不相信?」費特羅爾說到。「那就讓你見識見識我們強大的摩索尼柯星人的力量。」

這時周塵只見自己身上赤色火焰一閃,就在身前出現了一個全身赤紅色怪物。

全身赤紅色皮膚如同鎧甲一般,頭上兩隻彎角衝天而起,兩角之間燃燒著一團赤色火焰。

面部和人類差不多,不過卻有三隻眼,四隻手臂,背後還有一對翅膀,身後更有一條長長的尾巴,一出現就擠滿了整個房間。

而後赤色火焰回到他的周塵的體內,房間之中的怪物也瞬間消失。一時間周塵獃獃的站在那裡,剛才發生的一切簡直讓他有一種恍然隔世的感覺。

剛才出現的簡直就是傳說中惡魔的樣子,要不是心中已經有了準備,周塵恐怕都被嚇死了。但就算有了準備,此時周塵的心神也震撼無比。

「怎麼樣?我摩索尼柯星人厲害吧?」費特羅爾高傲的說到。

「惡魔,簡直就是惡魔。」周塵此時口中喃喃自語道。

「我們摩索尼柯星人征戰宇宙,無數的星球在我們摩索尼柯星人的力量下要麼臣服,要麼死亡。沒有強大的力量,在宇宙中只能滅絕。」費特羅爾深沉的說到。

「那你為什麼來我們地球啊?」周塵此時緩過神來好奇的問到。

「按照你們地球上所謂的禮儀,我費特羅爾救了你,你應該感激我。」這個時候費特羅爾聲音變冷了幾分,直接說到。「做為你的回報,我需要你的身體做我的宿主。」

「我的身體?」這個時候周塵一驚,條件反射的握著胸口聲音顫抖的說到。「你要幹嘛,我是男人。」 ?「你這是幹什麼?」見周塵這樣的姿態,費特羅爾也是悲憤不已。「我只是借用你的身體來隱藏我自己,免得被你們地球上的一些人發現,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真的?」周塵鬆了一口氣,試探性詢問道。

「收起你的骯髒念頭,我費特羅爾乃是摩索尼柯星系的主宰,怎麼可能會是你所想的那般齷蹉。」費特羅爾氣憤道。「更何況,用你們地球人的表達方式來說我也是男人,我才不會有什麼特殊的嗜好。」

「要我說你們地球人真是骯髒,連這種事情都有,怪不得你們地球人會退化到現在這種地步。」

確定費特羅爾沒有對自己有什麼非分之想,周塵也鬆了一口氣,同時一股疲憊感也湧上心頭。今晚可是讓他經歷了幾乎這輩子的驚嚇,人生大起大落更是耗費心神。

躺在床上,沒過一會而就睡著了。看著已經熟睡的周塵,一道影子出現在房間里,向著窗外看去,費特羅爾眼神之中充滿了思索。

一夜無話,申滬市的早晨,隨著太陽升起,氣溫已經開始悶熱起來。

瞬間從床上驚醒的周塵看著窗外的太陽,一剎那間臉色蒼白,快速穿上衣服,從口袋裡摸索著手機,卻發現手機不見了。

這個時候他才想起,昨天晚上自己被撞飛,手機肯定是在那個時候被摔飛了。

「完了完了,遲到了,一定會被經理炒了魷魚的。」哭喪著臉,洗漱之後周塵趕緊往公司跑。

這個時候心底卻傳來費特羅爾的聲音。「是不是遇到麻煩了,偉大的費特羅爾可以幫你。」

「我快要遲到了,你有沒有什麼辦法?」周塵焦急的詢問道。

「我可以帶你飛去你想去的地方。」費特羅爾直接說到。

「飛?」看了看周圍的車輛和人群,周塵還是吸了一口氣說到。「算了吧。」

三國殺之巾幗梟雄 拒絕了費特羅爾的提議,這個時候周塵已經不再捨不得錢了,準備打車趕過去,但是卻發現此時馬路上車輛堵的走都走不出去。

這個時候彷彿認命了一般的周塵快步跑著,差不多二十多分鐘已經滿頭大汗,衣服都濕透了的周塵終於趕到了公司。

一進公司,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過來,幸災樂禍的看著周塵。這個時候周塵心涼了一大片,知道這次肯定沒有好過。

果然,來到他角落的位置,周塵發現此時濃妝艷抹的姚經理坐在他的位置上,翻閱著他昨天晚上整理好的資料。

見到周塵來了,姚經理看了一下時間,站起身來順手拿起一個資料夾就砸在周塵的身上,厲聲罵到。「半個小時,周塵,你的膽子越來越大了,整整遲到了半個小時,而且還敢不接電話,你是不是不想幹了,如果不想幹了就給我滾。」

「經…經理,我…我手機昨天晚上丟了。」這個時候周塵怯怯的說到。

「我不需要你的解釋,我只看事實。」姚經理趾高氣昂的說到。「這個月加班費,獎金補貼全部扣掉,要是再有下一次直接給我滾蛋,我不需要一個拖後腿的廢物。」

「經理。我只是不小心遲到了一次。按照公司規定你也不能扣掉我的加班費和補貼啊。」這個時候周塵焦急的解釋道。

「不想幹了現在就滾!」姚經理本身就濃妝艷抹,略微肥胖的臉上眼睛一瞪更是如同凶神惡煞一般。「在我手底下幹活,違反了規定還強詞奪理的你是第一個,要不是看你幹活利落一點,你就直接收拾東西滾。」

指著周塵,姚經理怒吼道。「能夠讓你繼續留下已經是我的極限,別再挑戰我的底線,否則直接滾,鄉巴佬。」

看著趾高氣昂的姚經理,周塵憤怒不已,咬著牙拳頭都握的緊緊的。

「欺人太甚!」這個時候周塵腦中響起了費特羅爾的聲音。「你們地球人是不是這麼形容的?」

「你也太窩囊了吧,在我摩索尼柯星系,膽敢有人如此對我,我早就滅他整個星球了。」

「要不這樣,我幫你殺了她,怎麼樣?」

「不行!」周塵也被費特羅爾的話驚到。「殺人可是犯法的。」

「法?你們地球上所謂的法律根本就對我沒用。」費特羅爾嘲笑道。「只要你同意,我現在就可以悄無聲息的殺了她給你報仇。」

「那也不行!」周塵直接拒絕掉。

「怪不得你這麼慘,想要站在巔峰,就必須殺掉所有的敵人。」費特羅爾說到。「用你們地球的話來說就是斬草除根,趕盡殺絕。」

也就在這個時候,一縷微不可查的赤色火焰貼著地面直接落到離開的姚經理的小腿上,而趾高氣昂的姚經理則絲毫沒有覺察到。

坐在椅子上,心疼著被扣掉的獎金,加班費和補貼,周塵只能繼續工作。

而此時周圍的人則是議論紛紛。

「周塵這小子還真是找死啊,竟然敢遲到,還不接滅絕老妖婆的電話。」

「我更好奇為何滅絕老妖婆沒有直接讓周塵這小子滾蛋,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貓膩。」

「能有什麼貓膩,別看滅絕老妖婆那鬼樣,她可精明的很,一個如此好欺負的廉價勞動力,炒了那多沒意思啊。」

「的確好欺負,只不過是遲到,現在獎金,加班費,補貼全部落到了滅絕老妖婆自己的口袋裡。」

「……」

一天緊張的工作,似乎是姚經理得了好處,今天沒有讓周塵加班。

到了下班時間,收拾好東西,周塵一個人出了公司。首先去找了個吃飯的地方,解決了溫飽之後,周塵打算再去買個手機,畢竟他的手機丟了,總不能一直就這樣吧,在這個信息時代,沒有手機簡直就是聾子和瞎子。

花了兩千多塊買了個新手機,周塵一臉的心疼。他工資一個月六千多一點,交過房租水電費之後,只剩下一半,再減過他的生活費,他根本就存不下什麼錢。而且這幾個還被扣掉了加班費,獎金和補貼,更沒有多少了。

買了手機,周塵也去重新補了電話卡,畢竟以前的聯繫方式都是那個號碼,要是換了簡直就斷了聯繫。

就在這個時候,周塵的心底響起了費特羅爾的話。「走吧,帶你去個地方。」

「去什麼地方?」周塵好奇的詢問道。

「既然選擇你做為我的宿主,那我堂堂摩索尼柯星系的主宰,偉大的費特羅爾自然要幫你了!」 ?「你要幹什麼?」周塵好奇。

「今天我在那個欺負你的女人身上留了點標記,現在我們就去幫你報仇。」費特羅爾鄭重的說到。

「我看還是算了吧。」周塵直接拒絕道。

「做為我費特羅爾的宿主,我可以非常肯定的告訴你,以後你再也不用過這樣的生活了。」費特羅爾說到。「按照你們地球上的說法,有我在,以後你就有用不完的金錢,有美女相伴,住豪宅,開豪車,以後你就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不需要被別人欺負和嘲笑了。」

「真的?」周塵一時間都不敢相信。

「不信?現在就帶你去收拾掉白天欺負你的人,讓你看看我費特羅爾的能力。」說著周塵只覺得背上突然間很癢,而後瞬間一股疼痛感。

此時,在周塵的背後一對巨大的蝠翼伸展開來,蝠翼輕輕一拍,周塵的身體就刺破漆黑的夜空衝天而起。

「飛行的感覺怎麼樣?」費特羅爾得意的詢問道。

「爽!簡直爽呆了!」這個時候周塵興奮的大喊道。

………………

申滬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

夜晚的疾控中心燈光暗了下來,整棟樓層里已經再沒有工作人員了,只剩下按時巡邏的保安人員。

但就在這漆黑的大樓里,一道黑影快速閃過,整個樓層里卻寂靜無聲。

整個大樓最高三十五層,而最高層就是疾控中心最重要的地方,這裡存放著申滬市乃至全部中國人的血液樣本和疾病樣本。

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黑影出現在樓層之中,如同穿牆術一般通過層層牆壁,來到保險室前。

這個時候,黑影突然間雙眼發出一股輕微的亮光,彷彿在觀察著整個保險室。

片刻之後,黑影取出一隻黑色毛筆一般的東西,在保險室的牆壁上快速的勾畫著圖案。

仔細看去,圖案像是一朵櫻花,卻又像是一個詭異的文字,更像是一個神秘的符號。

刻畫好之後,黑影收起筆,手中變幻著手印,口中低聲念念有詞。片刻之後,突然間黑影聲音一停,而後手印按在圖案上,瞬間口中念叨。

「空忍,空之遁!」

瞬間牆壁上圖案一閃,黑影也跟著瞬息消失。

而後不過半刻鐘的時間,只見牆壁上的圖案再次一閃,黑影則瞬間出現,手中拎著一個巨大的白色箱子。

「叮鈴鈴…!!!」

可就在這個時候,整個樓層突然間響徹了刺耳的警報聲。在一瞬間整個樓層都亮了起來,彷彿無數的聚光燈都聚在黑影的身上。

這個時候,黑影簡直無所遁形,而黑影的眼神之中也透露出一股震驚。

只見這個時候黑影迅速掏出一塊黑色珠子,直接丟在腳下,同時口中念叨。

「空忍,轉瞬之遁!」

緊接著從黑影的腳下升騰而起的一股黑霧瞬間將黑影包裹,片刻之後黑霧緩緩散去,黑影早已不見了蹤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