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宇文師弟,左邊是耐力試煉區,右邊是戰力試煉區,前邊的階梯是通往上一層的通道!」王召看到了宇文天臉上的疑惑,便解釋道。


「宇文師弟,不知你要去多少層?」馬如龍試問道。

「第十九層吧!」宇文天雖然戰力強大,可是也非魯莽之輩,他目前的境界所對應的應該是第十九層,他得先去哪兒看看,摸清楚試煉的情況再說。

「那就走吧,到了十六層我們再分開!」王召建議道,對於宇文天的選擇沒有過多的疑問。

三人走的並不算快,卻也沒花多少時間便到了第十六層,與王召兩人告別了之後,宇文天再上了三層。

第十九層,與別的塔層看起來沒有什麼區別,只是有些冷清,畢竟,有實力上到這裡的人,並不是很多。

宇文天看著眼前的許多試煉室,總共有八個,左邊是四個為戰力區,右邊四個為耐力區。

不過其中五個試煉室門口各有一顆夜明珠亮著,這就意味著這些試煉室中有人。

宇文天沒有遲疑,向著右邊的一間空著的試煉室走去。

試煉室的石門是緊閉著的,門上有一白玉凹槽,其形狀與身份玉牌無異。

宇文天拿出了自己的紫色玉牌,鑲嵌了進去,一息之後,石門慢慢地開了,然後他取出了身份玉牌,走了進去。

待他進去后,石門又關上了,外門上出現了一顆夜明珠。

其實,進試練塔是需要一定的積分的,不過宇文天是核心弟子,可以免去這些要求。況且,他的身份玉牌里有十萬積分,這是歸海無畏送給他的見面禮,算是特別照顧吧。

宇文天一進試煉室后,便發現這裡與外面略有不同,整個室內是灰色的,神識也探不出其具體大小,最主要的就是這裡的重力要比在門外大很多。

他仔細感受了一下,大約有近一萬斤的重力作用在自己身上,剛進門的區域稍微薄弱一點,越往裡感受越強烈。

宇文天看到前面有個石台,一尺來高,似乎用來給人坐的。他也不遲疑,輕輕地走了過去,彷彿重力對他無用一般,坐在石台上。

一刻鐘年過後,宇文天便直接起身了,向著門口走去。

這裡的重力對一般武者來說,壓力非常大,只要堅持一個時辰,就算過關。室內的特殊陣法會將試煉的情況反饋到玉璧上,排列名次。

可是,宇文天是煉體武者,本身的力量就強大無比,區區不到一萬斤的重力,奈何得了他?

門內也有一個相同的凹槽,宇文天將玉牌插了進去,門便開了,他大步走了出去。

當然,他沒有在石台上呆夠一個時辰,所以此次試煉以失敗來計算。

看著對面的空閑戰力試煉室,宇文天正打算進去,可旁邊的石門開了,一個灰衣青年走了出來,垂頭喪氣,神情略顯萎靡,衣衫不整,似乎受了傷,向著階梯走去。

看樣子,一定是試煉失敗了。

宇文天搖搖頭,感嘆一聲,這種武道之心不穩的武者,走不了多遠。

挫敗有什麼,人生若只是成功,那豈非太無趣了。

武者,當從失敗中吸取教訓,汲取經驗,越挫越勇,永不放棄。

有人說過,失敗乃成功之母,只有正視失敗,才能獲取成功。

宇文天進了戰力試煉室,裡面漆黑一片,正常情況下,什麼也看不見,不過,他神識一掃,將室內的情況瞭然於胸。

這裡面有兩百五十六個傀儡,每一個都是以人為模板用特殊的材料製作的,堅硬無比,堪比上好的煉器金屬。傀儡比宇文天略高一個頭,心臟處有一個凹槽,是用來裝靈石或聚靈陣牌的,當然,這裡的都是裝有聚靈陣牌,可以一直吸收天地靈氣,供給能量,維持傀儡的運轉。

試煉方法很簡單,就是跟這些傀儡戰鬥,要麼將其儲存的能量全部消耗掉,要麼重擊在心臟位置,使得聚靈陣牌錯位,傀儡便會停止工作。

這可真是巧奪天工啊,不知是何人發明的這玩意,如此神奇。

宇文天當然不會等著將這兩百五十六個傀儡的能量消耗掉,這可是二級傀儡,每一個所儲存的能量可夠其戰鬥一個時辰,堅持一個時辰下來,那多狼狽啊。

一般,如果無法堅持戰鬥,試煉室靠近門口的區域屬於安全區,只要武者站在安全區內,傀儡就不會攻擊。

宇文天大步走向第一個傀儡,一拳擊出,直接將其打飛了五丈之遠,不過,卻並沒有絲毫損傷,它在地上動了幾下,便站了起來。

這材料可真不一般,宇文天使出了一份力,竟未傷其分毫!只有擊打在心臟處才有效果,這可真是鍛煉武者的戰鬥技巧。

這下,所有的傀儡都動了,沖向宇文天,速度比肩人類先天三重天的普通武者。

宇文天面色不變,瞬間沖了上去,如一道風。

傀儡的戰鬥技巧都是基礎的拳腳攻擊,沒有武技之類的,但還是動作卻還是非常靈活,而且始終是同一節奏,快捷無比。

不過,他們遇到了宇文天,比它們速度更快,身體更強,力量更大,最主要的是,宇文天是個活人,會思考。

神識將所有的傀儡覆蓋,將他們的一舉一動看得清清楚楚,拳來腳去,準確無誤的擊在其心臟位置,然後,距看見一個個傀儡倒下了,再也沒有站起來。

一般情況下,站牌錯位的傀儡,需要兩個時辰才能通過陣法恢復正常。宇文天自然不必擔心,兩個時辰,自己都不知道在哪兒呢。

噼里啪啦!

不到半刻鐘時間,所有的傀儡都倒在地上,而宇文天卻完好無損,似乎那些傀儡連碰都沒有碰到與問題的身體。

!! 宇文天順利完成了試煉,仔細想了一下,他覺得這種試煉很不錯,這兩百五十六個傀儡,其綜合戰力與普通的先天九重天的武者差不多。

此刻,站在試練塔外玉璧前的武者,都喧嘩起來了,因為宇文天的名字出現在了玉璧上。

戰力榜,排名第二十八!

怎麼回事?

他不是蛻凡境的武者嗎,怎麼才排名二十八?

至少排在十九名才對啊!

此時的玉兒倒是氣定神閑,她猜想宇文天的名次一定會上升的,她雖然不清楚宇文天到底是什麼境界,可是短短一天內,她可感受到了這個男孩子的與眾不同。

他彷彿有一種神秘感!

而此時的林遠明,眼色陰鷙,神色狠戾,嘴角抽動,手攥得緊緊的。因為,他的排名就在宇文天之後。

這是打臉嗎?

你一個蛻凡境的武者,不去二十一層試煉,在第十九層浪費時間有意思嗎?

宇文天可並不知道玉璧前眾人的反應,他此時已經站在第二十層了。

還是像之前一樣,宇文天先進了耐力試煉區,可是發現裡面的重力只有一萬斤的時候,便又出來了。

進入戰力試煉室,此次他面對的是五百一十二個二級傀儡。

宇文天沒有感覺到絲毫壓力,用了不到一刻鐘,就將這些傀儡擊倒在地,然後邁著大步往二十一層走去。

而此時,他的排名便列在了第十九位!

什麼?

眾人嘩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名次的變化前後才一刻鐘左右,這也太古怪了!

這也太快了!

玉兒卻像一隻快樂的小鳥一樣,興奮地跳著。

而林遠明幾人神色難看之極,冷汗禁不住冒了出來。

宇文天出了第二十層,繼續向第二十一層走去。

二十一層的八個試煉室,只有一個有人用,宇文天不禁感嘆連連,這裡面的或許就是下一個核心弟子吧。

他再次進入了耐力試煉區,不到十息時間,便出來了,直接進入了戰力試煉區。

這第二十一層的戰力試煉室,與前邊的不大相同,並不是宇文天猜想到的一千零二十四個二級傀儡,而是一個三級傀儡,比之前的傀儡又高了一尺來多。

宇文天未做遲疑,輕輕地走了過去,稍運真氣,一招大智無定指擊在傀儡的肩膀上。

鏗!

一聲金屬特有的聲音響起,傀儡被擊飛了一丈遠,不過,它並不是人,只是一瞬間便起來了,沖向宇文天,巨大的拳頭砸向宇文天的胸口。

這一拳若是擊中,可以產生一萬多斤的力量,這其中還夾雜著充沛的天地靈氣,與武者的真氣攻擊有幾分相似。

宇文天此時卻不再運用真氣了,直接以自身的力量與之對抗起來,他也不怕被傀儡擊中,反正他肉身強悍,無懼這種攻擊,相反,他的**若是受到大力的刺激,會變得更加強悍。

所以,宇文天便用自己最原始的力量,與其大戰起來。

一刻鐘后,宇文天不知挨了多少拳,卻像個無事人一樣,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看準時機,一掌擊在傀儡的胸口處。

嘭!

一聲重響,傀儡倒地,沒有再站起來。

細細觀察這個傀儡的身上,有許多拳印和掌印,某些地方有淡淡的裂痕。

看來宇文天的攻擊,對傀儡造成了一定的破壞,即便是再強硬的材料,還是有力量摧毀的。

宇文天繼續走向了第二十二層,這次他索性不去耐力試煉室了,直接走向戰力試煉室。

這第二十二層,有兩間試煉室有人在用,兩個區各一間。

宇文天選擇了一間靠近階梯的試煉室,正打算進去,那間有人的戰力試煉室的門開了,走出了一個器宇不凡的藍衣青年。

這人比宇文天略瘦,也矮一寸左右,劍眉入鬢,冷厲異常。

他看到宇文天的時候,眉頭微蹙,打量了一下宇文天的修為,便厲聲道:「你一個內門弟子,來這裡幹什麼?好好的時間不用來修鍊,卻在閒遊閑轉,流雲宗什麼時候有這種內門弟子了?」

宇文天此時卻有些好笑,自己來此當然是試煉了,怎麼會閒遊閑轉呢?

即便是閒遊閑轉,那也是自己的事情,與他人無關,這青年怎麼會如此好事?

他淡淡地看了一眼旁邊的青年,沒有理睬,直接拿出了自己的身份玉牌,插入凹槽。

「核心弟子?」藍衣青年輕喝一聲,眉頭緊皺,「你是核心弟子?怎麼可能?」

隨即,他似乎明白了什麼,漸漸露出了怒色,大聲叱道:「你是誰,你拿的是何人的身份玉牌?莫不是偷來的吧?」

宇文天取下來了玉牌,在藍衣青年眼前晃了一下,便直接進入試煉室。

藍衣青年看到了玉牌上的名字,宇文天!

宇文天是誰?

十八個核心弟子,自己都認識,什麼時候有這個人了?

莫非是新來的?

只是,一個先天九重天之境的武者怎麼可以成為核心弟子呢?

門關上了,藍衣青年卻沒有離開,而是站在試煉室外,等著宇文天。

他想,一個先天九重天之境的武者,也敢來這裡,找虐不成?

他等著,想要看看這個奇怪的核心弟子的笑話。

他似乎已經看到了宇文天鼻青臉腫,衣衫破爛的狼狽樣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