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完成了。」


「花了五年的時間?」

第五峰大殿前,妙月仙子有些驚訝的看著江瀾提交的陣法。

「是的,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陣法。」江瀾低頭回應。

他的陣法很簡單,內外兩層。

內主防,外主攻。

「以血引之,血是要你自己準備,還是我們幫你準備?」妙月仙子好奇的問道。

「已經有了眉目,如果失敗,就只能找師叔幫忙。」江瀾說道。

崑崙要血輕而易舉,但是他想親自查找,如此才最為適合。

而後江瀾離開了第五峰大殿。

妙月仙子眯著眼看著陣法。

片刻,突然傳出笑聲:

「為了小雨,把藏起來的陣法造詣,全都暴露了出來?

如此年輕,居然具備這等造詣。

崑崙弟子中,無人及其半分。

如此天才。

難怪師兄那麼任性,什麼都由著他。」

7017k偶見

我偶碰了一個美好的女子,

她呢,長發飄飄,回眸輕笑,

忽而輾轉的容顏,

好似我的初戀,

而我已平淡了熱忱的內心,

怎又波瀾未厭、好似空缺未填,

加上對那伊人的思念,

讓我總揣想啊,她應該是天堂派下的仙子,

我總想啊,或許以她做為代替,

未來夢魘,也就會少造那麼多慌淚出現,

而我和那君卿的再見,

也會更似——路人初見。。 一百米短跑衝刺對於學生們來說壓力不會特別的大。

所有人跑結束,經過這段時間的特訓連粗氣都沒喘一口。

顏知許把鋼筆蓋好,看著名冊上的成績挑了挑眉梢。

「早上第二項測試,一千五百米游泳,二十分鐘內完成才合格,剩下的其他項目下午測試。」

在場的學生們打了一個冷顫,皚皚冬日裡游泳考核,且成績要在二十分鐘內完成無疑是困難的。

肖舒逸臉上帶著笑容,「水裡面確實比較冷,有誰要是想退出我們也不會攔著。」

他上一秒笑意滿滿下一秒笑容斂下,臉上布滿寒意,「退出意味著當逃.兵,也意味著與夢想無緣。」

「你們要知道飛行員的職責是守護祖國的藍天,飛行員得拼盡全力守衛藍天領空,不容有背叛,責任加身更不允許當逃.兵!」

肖舒逸的音調沒加大,平緩的嗓音清晰的傳入所有人的耳中。

顧孜瑤直視前方,握起手,臉色肅然,鏗鏘有力的宣誓。

「我熱愛飛行,我要一往無前,永不退縮,不為任何因素動搖,我願拼盡全力守護藍天領空!」

肖舒逸望著自己的得意門生,眼中泛起欣慰。

顧孜瑤的眼中沒有了之前的狂妄自大不知輕重,也不再拘於兒女情長,那雙眼睛裡布滿清澈以及對藍天的嚮往和熱愛。

顏知許把學生的神色盡收眼底,「既然沒有誰願意主動退出,那現在就前往游泳池吧。」

這群學生或許不是實力最強的一屆,但縱使再苦再難,他們至始至終都沒提到退出。

「是!」

所有人大聲回復。

他們腳步整齊的走向室內游泳池,果斷的走進換衣間,脫下身上的衣物換上泳衣。

室內沒開暖氣,今天是零下十幾度,還沒跳入水中,身體已經被凍的瑟瑟發抖。

靳璇看著單子,輕啟紅唇,「顧孜瑤,周曉曉,霍凜,何辛,龔趙瀝……念到名字的學生出列。」

被喊到的學生們果斷出列,站在跳線的邊上,臉上不見畏懼。

「嗶——嗶——」

口哨信號聲吹響。

「撲通——」

「撲通——」

「撲通——」

……

九個學生沒猶豫不決,迅速起跳,身體躍入清澈的水中,濺起無數的水花。

冰涼的池水沒過肌膚,刺激到人的神經,面部幾乎扭曲,難受的齜牙咧嘴。

不敢有片刻的停歇,使出渾身的力氣奮勇向前,一時間游泳池裡幾個賽道間的戰況無比激烈。

「……」

站在岸上的一群人見水池中的戰況愈演愈烈,眼裡爆發出好奇的光芒。

一班的顧孜瑤和四班的霍凜,兩個人的實力不相上下,這是屬於王和王的巔峰對決啊,也不知道最終拔得頭籌勝利的人會是誰。

「你們說顧孜瑤和霍凜誰更厲害?」

「我覺得霍凜吧,他這個人是真的特別的變態,已經脫出學霸的隊伍,成為學神了。」

「可是顧孜瑤也不差,就現在來看基本一直保持跟霍凜一樣的速度。」

……

各班的學生們認真觀看,湊在一起七嘴八舌的交談,氣氛熱烈,頗有種在看正式游泳比賽的感覺。

。在洛塵內心深處最害怕的就是他師尊不要他了!這幻境恰巧利用了這一點。

就在洛塵放平心態想看看到底還能出現什麼的時候眼前突然間出現了他師尊提劍朝他劈來的場景。

洛塵剛想要反抗突然間想起來他師尊對他的好以及姜晨一次次在危難時刻是怎麼保護他的。

洛塵不相信對他那麼好……

《我的師尊超級無敵》第一百七十二章遠古戰場內 「行吧,那我到時候和陳四指商量商量。」

房三嘿嘿笑着說道。

張權的意思他算是聽明白了,現在張權看似在退讓,讓陳四指負責染雲網吧的擴張,並且將這些網吧的經營權都交給陳四指。

但是,到了年底的時候,這些網吧可都是帶着染雲的名字的,到時候大部分的利潤可都是要上交給張權他們的。

而如果陳四指不樂意,那麼這事情就要法院見了,白紙黑字的合同上寫明了,陳四指只是加盟商,他的門店,都屬於染雲自己的產業,到時候不管如何,陳四指都要吃下這個悶虧。

陳四指自己也不是沒有心眼,但是他現在被張權的爽快衝昏了頭腦,還以為張權是真的害怕了他搞破壞。

到時候不管陳四指交不交錢,這事情都已經定性了。

至於陳四指后需要是報復張權,那麼一切都順理成章,張權也有了借口將陳四指送進去了。

算計來算計去,張權這人從來都不是個輕易認輸的人,他想讓陳四指徹底的垮台。

到時候陳四指識相一點好好的交錢了事,那麼還有可能免去牢獄之災,要是不願意,那麼就怪不得張權了。

……

在茶館的談話順利的結束,張權和房三各自回家,一路上江芸和冉冉坐在新買的車上歡喜不已,這豪車就是不一樣,空間大,還有真皮座椅。

開在路上,帶來的回頭率也是十分的不錯,感覺倍有面子。

不過等到張權和江芸回到家中,還沒有進家門呢,就看見樓道里堵著幾個人。

「好啊,我說你們怎麼不開門,原來你們是出去了。」

此時一個人影跳出來憤怒無比的說道。

「三叔,你怎麼來了!」

江芸有些驚訝的看着面前的人說道,這不是別人,正是上一次到張權家裏來借錢的江寬的。

「來來來,各位看看,這就是這兩個忘恩負義的白眼狼,你們都好好的看看,就是這兩個傢伙,我當初在他們過窮苦日子的時候接濟了他們不少,現在他們發達了,他們竟然忘了我這個大恩人,我還是江芸的親戚啊,我現在遇到了難處,他們竟然見死不救,真是太過分了。」

江寬見到了江芸和張權,頓時大哭起了,堵在樓道裏面的這些人穿着精幹的服裝,帶着一塊塊牌子,張權倒是眼尖,看見了上面寫的字。

「報社的?」

張權眉頭一皺,這個江寬還真是有本事,竟然找來了報社的人。

「你好,我們是蓉城日報的記者,是江寬先生找到我們,想讓我們為他做主,請問你對這件事情是抱有一個什麼心態呢?為什麼要對昔日幫助自己的恩人這樣痛恨呢?」

這一群人中走出來一個拿着小本子的女記者,戴着一副金絲眼鏡,她一陣言辭的看着張權說道。

「昔日幫助我的恩人?」

張權愣住了,這個江寬還真會給自己臉上貼金,他有什麼幫助?幫助了幾兩油,幾斤米?

「我想你們是不是弄錯了。」

張權淡淡的說道。

「我們蓉城日報絕對不會弄錯,既然江寬先生講述了他的事情,還描述的無比詳細,我們絕對這件事情是真的,如果你覺得有錯誤的地方,你們可以指出來。」

這個女記者很認真的說道。

張權一看就知道這種女記者就是學院派的人,沒有半點辨別是非的能力。

「我沒有什麼好說的,請你們離開這裏,這裏是我家。」

張權沒好氣的說道,被人堵在家門口的感覺可不好,看來這地方也是個是非之地,早點搬走才好。

「你看看,他沒話說了,這種人啊,真是恩將仇報啊,記者同志,你可要為我做主啊。」

江寬痛哭流涕的說道,奧斯卡不給他頒個獎真是浪費了。

「張權先生,請你不要逃避話題。」

這個女記者嚴肅的對張權說道,她已經從江寬的口中知道了張權的名字,但是卻還不知道張權的身份。

當然,如果她知道了張權的身份,只怕會更加的激動,因為這可是一個大新聞,染雲手機公司的老總竟然翻臉不認人,要是爆出這個話題,說不定能夠引起很大的波動。

「逃避什麼話題?我逃避什麼了?是你們沒有弄清楚事實真相,相信別人的一面之詞,我能說什麼?既然你都已經認定了是我忘恩負義,你還讓我說什麼?」

張權沒好氣的說道,打開了門讓江芸和冉冉先進去,等到自己準備關門的時候,江寬直接一屁股坐在了門口,大聲的苦惱了起來。

「蒼天啊,這還有天理嘛,怎麼就讓我遇到了這麼個忘恩負義的傢伙呢。」

江寬大聲的痛哭起來,那個女記者看得心疼不已,連忙抓着張權的衣服。

「你別想逃避,我們今天就是來處理這件事情的。」

張權嘆息了一聲,將門關上,自己則是在外面。

「好啊,那你說,怎麼處理?」

張權也是來氣了,既然這個女記者要處理這件事情,那就好好的處理一下。

「如果你不能讓我滿意,你等著吧,我必須起訴你,讓你知道惡意造謠的後果!」

看着張權義正言辭的模樣,這個女記者不由的有些愣住了,難道事情真的不是自己想像的那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