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小的當時不在場,聽其他護衛說,只見一道紫光一閃,沒入少爺的眉心之中,少爺就倒下了。」那護衛隊長皺眉道。


姬發文望著地上的姬武勇的屍體,他看到姬武勇的眉心之中出現一個血痕,好像被什麼東西貫穿了,仔細看姬武勇的額頭,吃驚道:「呃,武勇的元神碎裂了!這人太可怕了!竟然一招碎裂了武勇的元神。」

「什麼!那人竟然一招碎裂了少爺的元神,那他豈不是比符皇還要高超?」那護衛隊長震驚道。

姬發文搖頭道:「江帆的符咒境界不可能超過符皇的,符元界很多年沒有出現符神了!也許他有什麼特殊的符咒,就類似空間符咒一樣。」

「老爺,這小子十分怪異,他乘坐的符獸飛行速度竟然被電光飛翼獸速度還要快呢!」那護衛隊長皺眉道。

「看來江帆這人來頭非同一般,他現在什麼地方?離開東靈島沒有?」姬發文望著那護衛隊長道。

「那個江帆乘坐怪獸飛入了樹林之中后就失蹤了,不知道他去了什麼地方。不過可以肯定他沒有離開東靈島,島上護衛一直守護在海邊,沒有看到江帆離開。」那護衛隊長道。

姬發文皺起眉頭,「這小子十分狡猾,他肯定躲藏在什麼地方,打算晚上的時候偷偷地離開東靈島,你馬上派人去守護在海邊,如果發現江帆,立即前來報告!」

「是的,老爺,小的馬上帶人去。」那護衛隊長立即一揮手,帶著十幾名護衛走了。

姬府原本要辦喜事,突然一下變成喪事,他們撤掉了紅布,掛上了白布。喜氣洋洋的姬府一下變成一片哭泣聲,姬武勇的母親哭得十分傷心,她在院子里嚎啕大哭。

姬發文越想越傷心,他站了起來,對著身邊護衛擺手道:「來人,隨我去東靈山莊!」

大約十多分鐘后,姬發文到了東靈山莊,在客廳之中見到駱劍海,姬發文陰著臉,望著駱劍海,「駱劍海,我兒子死在你府中了,你如何解釋?」姬發文冷冷道。

「哎,發文兄弟,對於武勇的死我也很傷心難過,他是被江帆殺死的,我的女兒靈珊也被他劫持了,都快天黑,還不見靈珊回來!」駱劍海露出一副傷心之色,他故意擠出點眼淚。

姬發文冷冷地望著駱劍海,他知道駱劍海這人城府很深,為人狡詐,「哼,我兒的死都是羅靈珊招惹來的,肯定是她不三不四的腳踩兩隻船,才使得武勇和江帆發生廝殺的!」姬發文滿臉不悅道。

「姬兄弟,此言差矣,我家靈珊可不是那種朝三暮四的人,是那個江帆看到靈珊貌美,從符元國追到這裡來了!這才與武勇發生摩擦,導致武勇死亡,我家靈珊也是受害者啊!還不知道她是生是死呢!」駱劍海露出悲傷之色道。

姬發文抓不到駱劍海的把柄,他望著駱劍海道:「駱劍海,你知道那小子在什麼地方嗎?」

駱劍海搖頭道:「江帆這小子十分狡詐,不知道他躲到什麼地方去了!不過他晚上肯定是要離開東靈島的,我已經派人守候在海邊的出口,只要發現他,馬上派人通知你!」

「不用了,我已經派人守候在海邊出口了!晚上的時候我會親自去海邊守候的!」姬發文冷冷道。

「哦,晚上的時候我也去,你看要不然叫上你的羅親家一起去呢?」駱劍海故意提醒道,他是故意這樣說的。

姬發文冷哼一聲:「不用了,這點小事還用麻煩羅老頭子,對付那小子我們幾個人足夠了!」

隨即姬發文站了起來,「姬兄弟,你放心吧,只要有江帆的消息,我一定會通知你的。」駱劍海對著姬發文道。

姬發文沒有說話,只是點了一下頭,他走出了大廳,回姬府去了。駱劍海望著姬發文的背影,他冷哼一聲:「哼,你兒子死了竟然找我興師問罪!我看是他咎由自取!」

你是我的滿世歡喜 天暗下來了,東靈島的夜色黑蒙蒙的,島上的燈火如同天上的星星一般,零零散散的。納甲土屍到廚房偷來了很多好吃的,眾人都吃飽了,特別是江帆和納甲土屍兩人胃口很好,吃得最多。

納甲土屍舔著手指上的油,「嗯,姬府的菜可真好吃呢!」納甲土屍咂舌道。

「呵呵,姬府可是結婚的酒席呢,當然好吃嘍!」江帆望著駱靈珊道。

駱靈珊臉微紅,她瞪了江帆一眼,「有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駱靈珊冷冷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嘿嘿,吃飽了喝足了,我們該去洗劫姬府倉庫了!」江帆壞笑道。

「哦,主人,小的最喜歡洗劫別人的倉庫了!」納甲土屍猥瑣笑道。

駱靈珊望著江帆好納甲土屍搖頭道:「瞧你們笑的樣子,我怎麼看你們都像土匪啊!」

「嘿嘿,我們就是土匪,我們是土匪,我們洗劫倉庫,我們專搶新娘!」江帆輕聲地唱了起來,他一邊唱著,一邊扭著屁屁。

納甲土屍也學著江帆扭著屁屁,跟著唱道:「我們是土匪,我們是土匪,我們洗劫倉庫,我們專搶新娘!」

駱靈珊、木香姑娘、小風三人忍不住抿嘴笑了,「你們知道姬府的倉庫在什麼地方嗎?」駱靈珊望著江帆道。

「嘿嘿,主母,小的剛才去廚房偷吃的時候,已經查探到倉庫在什麼地方了!姬府的倉庫就在西南,那裡只有四名護衛看守。」納甲土屍笑道。

「我看你們真是做土匪的材料啊!」駱靈珊笑道。

江帆一把摟住了駱靈珊,「嘿嘿,說對了,我就是土匪,我搶新娘!」他一把抱起了駱靈珊。

駱靈珊臉通紅,「江帆,你做什麼呀!放我下來!」駱靈珊捶打江帆肩膀道。

一旁的眉心姑娘看到江帆抱起了駱靈珊,她不高興了,「江帆,你還不去洗劫倉庫啊!」木香姑娘冷冷道。

江帆放下了駱靈珊,對著納甲土屍道:「走,我們去洗劫倉庫去!」

江帆、駱靈珊、木香姑娘、納甲土屍、小風等人悄悄地從窗口爬了出去,納甲土屍在前面帶路。姬府的人都忙著辦理姬武勇的喪事,沒有人護衛和巡邏,江帆等人很順利地到了姬符的倉庫附近。

「主人,只有四名護衛在門口,小的去解決掉他們!」納甲土屍悄聲道。

江帆對著納甲土屍擺手道:「你去吧,速度快點!」

納甲土屍點頭道:「是的,主人!」他貓著腰悄悄地朝著倉庫門口摸去。

那四名護衛在倉庫門口來回走著,他們在聊著天,談論姬武勇的事情呢。冷不丁納甲土屍從牆角沖了出來,他連發四拳,砰砰!四聲,四名護衛被打暈了。

納甲土屍對著江帆招手道:「主人,小的解決掉他們了!」

江帆、駱靈珊、木香姑娘、小風等人迅速到了倉庫門口,倉庫門上掛著一把大鎖,納甲土屍一把抓住鎖,用力一扯,咔吧一聲,大鎖被扯斷了。

納甲土屍推開大門,江帆彈射出一顆照明符球,整座倉庫被照亮了,倉庫裡面的東西都出現在眾人眼前。

「哇塞,好多財物啊!姬府還真有錢呢!」納甲土屍驚訝道。

「哇塞,有幾千萬符銀呢,還有許多海產品,這回是大豐收啊!」江帆一揮手,把倉庫所有東西收走了。

駱靈珊吃驚地望著江帆,「江帆,倉庫里的東西呢?」駱靈珊驚訝道,她只見一道光一閃,倉庫里財物都不見了。

「嘿嘿,被我搬運走了!全部歸我所有了!姬府的實力被削弱了!」江帆壞笑道。

駱靈珊望著江帆搖頭道:「你這招太損了,你真是姬家的剋星啊!既然拿到財物,那我們趕緊離開東靈島吧!」

江帆笑了,「靈珊,我們現在可不能離開東靈島,你父親還有姬武勇的父親肯定守候在海邊的,我們去那是自投羅網呢!再說了,我還沒拿到火靈珠呢,我是不會離開東靈島的!」

「你別想拿到火靈珠的!」駱靈珊的臉突然沉了下來。

江帆望著駱靈珊,「為什麼呢?火靈珠我勢在必得!無論在誰的手裡!」江帆露出一副霸氣。

「我不知道火靈珠在什麼地方,竟然我們不能去海邊,那我們去什麼地方呢?」駱靈珊皺眉道。

「嘿嘿,我開始不是說嘛,我們馬上去東靈山!」江帆笑道。

駱靈珊望著江帆,「你去東靈山做什麼?」駱靈珊驚訝道。

「哎,靈珊,你的記性真不好,我說了要去找你父親談判!和他老人家商量做女婿的事情。」江帆笑道。

「你胡說什麼呀!你只要去東靈山,我父親肯定會抓住你,然後把你交給姬府的!我勸你還是不要去了吧!」駱靈珊搖頭道。

「嘿嘿,靈珊,你放心吧,你父親不會這麼做的,他肯定會答應我做他女婿的!」江帆頗為自信笑道。

駱靈珊臉上泛起紅暈,「我父親不會和你談條件的,你別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駱靈珊搖頭道。

江帆拍著駱靈珊肩膀道:「靈珊,你相信我吧,我會讓你父親做出正確的決定的。」江帆對著眾人擺手,他出了倉庫。

江帆到了倉庫門口的時候,他的掌心出現一顆符火球,他一甩手,那顆符火球飛入倉庫之中,符火球立刻燃燒起來。

「江帆,你為何放火啊?」駱靈珊驚訝道。

「嘿嘿,既然做壞事了,那就是做絕了!這樣姬府就很難翻身了!」江帆說完,他隨手彈射出十幾顆符火球,姬府立即燃燒起來。

「哦,不好了,著火了!」姬府護衛發現府里著火了,眾人立即趕去撲火。

江帆等人趁亂離開了姬府,他們迅速地朝著東靈山走去,片刻之後,江帆等人從東靈山後山上了東靈山頂上,偷偷地溜進了東靈山莊。

駱劍海不在東靈山,他去了海邊,只要目的是守候江帆,他萬萬沒有想到江帆已經到了他的東靈山,而且坐在他的客廳之中。

「小風,你去海邊稟告我老丈人,說靈珊回來了,記住,不要讓其他人知道,只能我老丈人一人知道。」江帆對著小風道。

小風點頭道:「是的,小的馬上去。」

大約二十分鐘后,駱劍海回來了,他是一個人回來的,其他護衛還守候在海邊。他走進客廳,看到江帆坐在客廳之中,他大吃一驚,「你小子怎麼來了?」駱劍海吃驚道。

他怎麼都想不到江帆會到了他的東靈山來了,他看到女兒駱靈珊坐在江帆身邊,他以為江帆抓住女兒做人質了。

「小子,你找我有什麼事嗎?」駱劍海坐在江帆對面,望著江帆,他顯得十分鎮定。

「薑是老的辣!岳丈大人果然厲害!我是來和你談條件的!」江帆望著駱劍海笑嘻嘻道。

「你小子不要亂叫,我可不是你老丈人!我們有什麼條件可談的?」駱劍海不解地望著江帆。

「嘿嘿,老丈人我要單獨和你談話,我們到你密室去談吧。」江帆使出穿牆術,他穿牆進入隔壁屋裡,那裡就是駱劍海的密室。

給讀者的話:

第四更 駱劍海吃了一驚,「呃,這小子怎麼知道隔壁是密室?」駱劍海暗自吃驚道。

駱劍海一揮手,一道符光一閃,客廳牆壁上出現了一個圓形的門,那圓形門直通密室,駱劍海進入圓形門進入密室之中。

駱劍海看到江帆坐在椅子上笑眯眯地望著自己,他冷冷道:「你小子要和我談什麼條件?」

「嘿嘿,只要你把靈珊許配給我,我就可以讓你東靈山變成東靈島最大的勢力!」江帆望著駱劍海笑得。

駱劍海慢慢地走到江帆面前坐下,他眼裡露出一絲不屑之色,「哼,你憑什麼讓我東靈山變成東靈島最大的勢力?就憑你嗎?」駱劍海冷哼道。

江帆嘴角露出微笑,「對,就憑我的能力,就可以讓東靈山變成東靈海最大的勢力!這點您毋庸置疑!」江帆翹起了二郎腿,露出十足的自信。

駱劍海當然不相信江帆,他努力了這麼多年都沒有做到,就憑江帆一個黃毛小子可以做到!他嘴角一撇,「哦,那你準備用什麼手段讓給我東靈山變得強大呢?」駱劍海望著江帆冷冷道。

「很簡單,我採用此消彼長的策略,我削弱羅家和許家的實力,您的東靈山自然就變成最強大的勢力了!」江帆手摸著下巴,望著駱劍海。

駱劍海略微皺起眉頭,隨即笑了,「呵呵,此消彼長,聽起來不錯,可是你如何削弱羅家和許家的實力呢?光嘴巴說可沒用的!」駱劍海笑道。

「其實要削弱羅家和許家的手段很簡單,我只要洗劫他們的倉庫就可以了,他們沒有錢財和物資,他們就沒有錢來養那些護衛了,那些護衛自然就要走,您這邊就吸收他們的護衛,您的東靈山不就變強大了嗎?」江帆說出了自己的手段。

駱劍海搖了搖頭,「你所說的理論上可行,可是羅家和許家倉庫守衛森嚴,你如何洗劫他們的倉庫?再者羅家和許家的倉庫物資頗多,你如何搬運走?就算讓你帶著一百人去搬運,恐怕都要幾個小時呢!這幾個小時里,你當羅家和許家都是死人啊!」

駱劍海的說法是有道理的,他並不知道江帆可以瞬間把倉庫所有物資搬運到符咒世界中去,因此他覺得江帆根本就不可能把倉庫錢財和物資搬走,羅家和許家那些護衛就已經發現了。

「呵呵,我既然提出這個方法,我肯定就有辦法把羅家和許家的倉庫搬空,而且他們無法發現,就算他們發現了,也無法搶回錢財和物資。」江帆露出自信之色。

這句話駱劍海根本不相信,「哼,江帆,你就吹吧!就算是符皇也不可能在很短書時間裡搬運那麼多物資的,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啊!」駱劍海冷笑道。

江帆搖了搖頭,「呵呵,我知道您不相信我的能力!我就告訴你吧,一個小時之前,我就把姬府倉庫的財物和物資全部搬空了!」江帆笑道。

駱劍海瞪大眼睛,「什麼!你洗劫了姬府的倉庫?這不可能吧?」駱劍海疑惑地望著江帆。

「好吧,既然我們以後都是一家人了,我就送一部分姬府的財物給您吧,就算我江帆的聘禮吧!」江帆一揮手,他從符咒世界之中搬運出了一部分姬家倉庫的財物。

只見一道符光一閃,密室之中堆積了一堆箱子還有一些玉石和玉器,整座密室被這些財物佔據了一半。

駱劍海吃了一驚,他急忙打開其中一個木箱,裡面是一箱的符銀,他拿起符銀一看,是真的符銀。他蓋上木箱,隨即拿起玉器,「呃,這是羅家送給姬家的玉器!沒錯,這些是姬家的財物!」駱劍海吃驚道。

駱劍海吃驚地在江帆,「你會空間搬運術?」駱劍海驚訝道。

江帆點了點頭,「就算是吧,我的搬運術可比空間搬運術還要高明多了!我可以瞬間搬運整座倉庫的財物和物資。」江帆微笑點頭道。

駱劍海激動了,他眼珠轉著心裡盤算著江帆提議的條件,如果江帆真的可以洗劫羅家和許家的倉庫財物和物資,那羅家和許家的實力就被嚴重削弱了,那他的東靈山無形之中就變成了島上最大的勢力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