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就把他四人壓在青丘山下吧,你也去後山閉關,倘若他四人打破封印事小,奪了三仙兵就不好了。」


姜劫也覺有理,作揖應是。

李扶戲尋靈氣而去暫且不談,且說王世沖在漢江岸邊打馬觀花,迎面駛來三匹快馬,一年青道士驚喜叫道:「王師兄。」

王世沖勒馬停住,看見那青年懸挂在馬上的那根細小長棍,覺得好生眼熟。忽的想起,也是心生好感笑喊一句,「符文興。」

陸飛霜赫然在列,再看二人中間那古稀老者,不正是當年嘶鳥宮仙緣大會上的葛風起葛長老。

這位葛長老看著王世沖的眼裡滿是敵意,當日嘶鳥宮外若不是王世沖引動天雷劫,他也不至於境界滑落,落得如今這個下場。

「葛長老。」再說王世沖,見了陸飛霜和符文興還未回過神來,悚然看見葛風起,暗料自己已不是天衍九祖,不敢壞了禮節,作揖一禮。

葛風起捻須笑道:「獨秀峰主,幾年不見你倒是感應命星凝聚元神了,呵呵,這十數年來我等找你找的好苦啊。」

滿臉興奮的符文興哪裡聽得出葛風起話中敵意。跳下馬來就喊,「師兄,和我們回去吧。」

王世沖沉吟不語,面露難色。

陸飛霜見了也覺疑惑,葛風起就大喝一聲,「王世沖!你打傷同門在前,違抗王命在後,還不隨我等回山領罰。」

「葛長老,當年我打傷同門實屬被逼無奈,不過我素來和朝堂中人無甚來往,這違抗王命卻是從何說起?」王世沖也不下馬,心裡可是鐵了心未得莫邪劍絕不回陵陽。

「師兄,這是人王詔書,詔你入金陵問詢劍門關一事。」陸飛霜拋出黃榜。

大感驚訝的王世衝心中念頭百起,笑道:「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大夫不均,我從事獨賢。既然人王相詔,且恕弟子不能跟長老回山了。」

「好你個王世沖,文興,飛霜。給我擒拿了!」葛風起抬起手重重落下,死死盯著王世沖的身影。

聽到命令的符文興,陸飛霜二人不願拔劍,一時兩難。

還是王世沖哈哈一笑,從馬背躍起先行攻來,符文興只好從腰間芥子袋掏出三張符紙拋向空中,陸飛霜也是手持鳴雷劍迎面斬去。

三張符紙被王世沖探手一抓給收了,又劍首輕點陸飛霜掌中寶劍。

僅僅兩招,符文興靈符被收,陸飛霜寶劍被壓。

葛風起輕咦一聲,自恃身份也不下馬,喝道:「文興,飛霜,退下。」 這掠陣的葛長老果然還是要下場了,王世沖臉色亦是變得凝重起來,見葛風起嘴唇微動。他心頭古怪,暗暗忖道:「這葛風起不是自在人仙么,怎麼分神來對付我。」

再看場中,葛風起仍在馬上閉目不動。

他身前出現了三個虛影,似小兒,似馬形,皆有長毛二寸,看那面相和他有八九分相似。

三屍者,一名青姑,伐人眼,令人目暗面皺口臭齒落;二曰白姑,令人腹輪煩滿骨枯肉焦,意志不升所思不得;三曰彭僑,在人足中,令下關搔撓,五清勇動,淫邪不能自禁。

上屍好華飾,中屍好滋味,下屍好**。

三屍九蟲為人在俗世中沾染的種種魔障,亦是心魔本質。

這葛風起昔年經由嘶鳥宮上天雷劫一役后境界滑落,說到底卻是心念不純未能誅殺三屍神。

如今倒有幾分借他人之手斬去三屍的意思。

王世沖也看了出來,笑道:「不想長老凡心倒盛。」

見三屍神掠來,他也不敢怠慢,連忙法決一打,本命土曜映下星光,盤腿坐下結劍煞罡印,天庭靈台跳出元嬰,星光映入元神。

青姑率先攻來,符文興和陸飛霜都以為王世沖會回擊,期待的看著,卻發覺王世沖頭頂元嬰並未移動,反而張口一吸,那元嬰口裡更是稀奇,滿布雷電。

符文興大驚失色,叫道:「師兄不可啊!」

白姑和彭僑也被王世沖相繼吞下后,葛風起哇的吐出一大口血,跌下馬去滿地打滾。

陸飛霜和符文興見狀,雲里霧裡看不清楚。

卻見王世沖元神歸位,身上一會兒華裳披身一會兒乞兒打扮,突兀的散發出令人作嘔的惡臭,又時而潔白如玉遍體生香。

只看王世沖身形不停變幻,符文興和陸飛霜都知道現在出手定然重傷王世沖。

然幸得他二人心性不壞,反替王世沖護起法來。

吞三屍神,王世衝倒不是要替葛風起斬去三屍,只見他身軀雷光一現,三屍神暴跳而出逃竄進葛風起身軀。

符文興和陸飛霜二人一驚,又見王世沖馭起飛劍往金陵方向去了。

二人相視一眼,陸飛霜首先開口,「師兄曾說要教我花醉三千劍,我欲前往金陵尋他。你呢?」

符文興哈哈一笑,「早聞金陵城龍盤虎踞,仙魔並存,不去見識一番豈不可惜。」

「你二人若想和王世沖一樣被逐出陵陽山,大可離去。」復得三屍神的葛風起調息了一下,瞥了他二人一眼,呵呵道。

王世沖馭起飛劍,行到半道就栽下空去跌落林中。

蘇夢幻化而出,笑道:「這不是金陵城的狩獵園么。」

「幫葛風起那老頭消磨了一番三屍神的邪性,可累死我了。此處離金陵城還有多遠?」王世沖長長呼了一口氣,埋怨道。

「濫好人。」暗地裡罵了一聲,又看王世沖一身污穢,蘇夢沒好氣道:「你去金陵城做什麼?」

「我從劍門關行來之時曾和甘小妹靈螺貝傳訊,她入金陵獻寶,要我來接。」看著遠處城牆影子,王世沖唉聲嘆氣道。

蘇夢啐了一口,罵道:「原來是趕著去找甘露啊。哼!」

且言當年甘露隨呂祖救起王世沖后在南川修行,呂純陽授了法寶,傳了符訣,親自教導了大半年內功修行,對她有著半師之誼。

早幾天呂純陽夜觀天象發覺帝星歸位,知曉人王出關,遂托甘露攜寶進獻。

捨身崖一戰後,甘露便去陸地崑崙領了寶物,馭起紫微寶鑒下了崑崙,一路上倒是去了趟鎮江神箭庄給白俠郭雀傳了個信,又到黃山孔雀宮拜訪了江逸風,耽誤些許時日之後,才晃悠悠的去往金陵。

到達金陵之時正值華夏演武練兵,她跟隨百姓上城樓觀看,這一看不要緊,那右側軍隊領頭之人不正是南宮鳴父子二人。

立在城樓上的「人王」后羿,頭戴九翼冠,身披滾龍袍,手握錦龍璽,腳踩蛟龍靴,甫一行上高台。

下方十萬禁軍跪地齊呼,「人王千秋萬載,華夏永垂不朽!」

他看了看身旁的一干噤若寒蟬的夏臣,暗自冷笑,回過頭來口唇輕啟,「眾將安康,起。」

十萬禁軍起身直立謝過人王,城樓之上的百姓個個神情自傲,為王朝而感榮幸。

又見后羿拋起錦龍璽,那錦龍璽懸於空中。聽他說來,「今敕令天下,凡王朝在外武將文士,盡皆移居各洲關卡,恪守國門不使妖魔來犯,凡王朝百姓,盡皆移入城中安居,不使妖魔侵犯。凡仙宗弟子,願入王朝軍者皆授百夫長一職,無論仙妖凡魔,提張魔君人頭來見者,裂土封王!」

錦龍璽金光一閃,將詔令傳達到了華夏王朝千千萬萬白玉虎符,白玉龍印之中去了。

后羿遂又看向南宮鳴和許子欽,笑道:「二位將軍,素聞勇者一人可抵千軍萬馬。此乃王都,不便演練軍陣,不知二位將軍可有勇者現身打擂,讓我王都百姓好生觀看一番。」

南宮鳴聽到詔令之後就泛起了心思,暗暗忖道:「若讓天兒入了軍營,借軍營之力擊殺張魔君得享王位,豈不福澤後代。」

此時聽后羿話中顯招賢之意,搶先一步單膝跪地,「小兒不才,僥倖拜入天衍教,修道數載略有本事,願同許將軍營中高手比武較藝。」

城樓之上有人笑道:「你那兒子繡花枕頭,還是別丟人顯眼的好。」

南宮鳴直氣的三屍神暴跳,七竅內生煙,回過頭去看,那女子一身白衣,一頭五顏六色的羽毛頭飾顯眼的很,明眸皓齒顧盼生輝,生得一張好麵皮。他知曉這后羿向來好色,也是不敢多言,卻不知后羿看見甘露這等妙人,早就心神晃蕩,暗惱不便出言,正想著讓他開口。

「人王駕前,凡女不可胡說。」許子欽倒無意間順了人王心意,鏗鏘有力道。

甘露盈盈一笑,「嘿,后羿,南宮的兒子連我都打不過,還能說是胡說么?」

后羿嘴角輕揚,也不介意甘露不稱他為人王。

南宮問天敢怒不敢言,向後羿叩拜之後,冷冷一笑,「王上,那姑娘口出狂言,不如讓她下來和我比試一番就是了。」

甘露躍下高台對著后羿作了一揖,笑道:「我可不是凡女,琅琊少主甘露是也,受火龍道人之託。攜八寶鳳冠,五彩帔肩,送與風主,願能配得上人王這身好披掛。」

后羿接過鳳冠霞帔,笑道:「甘露,你可願意和南宮兒比試一番?」

南宮問天看甘露含笑答應,他也跟著退了下來,等到進入校場,立時甩手放出六十四路煙塵。

驟看灰色氣霧遮下,甘露躲閃不及,只得舉起紫微寶鑒。

見了這迷霧,后羿心裡想著若能用於戰場困敵豈不美哉,需知這金陵城可是還有著許多心向姒家的人,且看甘露如何應對。

只見灰色氣霧中緩緩現出七彩鸞鳳異象。 后羿見了煙塵中的鸞鳳異象,當即喜上梢頭,暗道:「火龍道人托這女子送來鳳冠霞帔,現在又顯出七彩鸞鳳異象,莫非是為本王選了鳳主不成。」越想越是歡喜,就要命二人各自收了神通。

聞得一聲雷響,下起瓢潑大雨,眾人一驚。

再看場中,七彩鸞鳳快要落敗,卻得一道黑光相助。旁邊多了個花花身影,甘露欣喜道:「元寶。」

王世衝心中暗幸及時趕到,也不回頭搭理甘露,手上掐了個指訣,笑道:「野渡獨孤島,遍化滿江湖,南宮小兒,這瀟湘劍法,我也是會的。」

甘露聞言收了寶鑒退到一旁觀看,眼中異彩連連。

南宮問天哼了一聲,飛入六十四路煙塵,斥道:「王世沖,還不隨我迴轉陵陽山,伏法認罪!」

王世沖聽得來火,在煙塵中看不真切,索性閉上了眼睛,再想施法卻發覺這煙塵法寶壓制了他大半修為,無奈何只好喚回蟠鋼劍提在手上。道:「斬鎖飛虎豹,插翅走神龍。」

南宮問天見王世沖劍光耀眼使出瀟湘劍法第三式斬刺不停在煙塵中連走了七八個方位散了十幾路煙塵。他就使瀟湘劍「隔山千途變,連空萬鳥啼。」 https://tw.95zongcai.com/zc/34446/ 一劍逼去似飛鳥啄下,卻又變幻不定捉摸不透。

煙塵中出現紅色小蟲,像是北極魔門之地的蝕靈蟲。王世沖看了這紅色小蟲卻不認識,使瀟湘劍法「驟雨嘩啦,自天而下,精彩枝頭,醒卻人家。驟雨急打,瀟瀟洒灑,不見山野,遍地泥巴?」

南宮問天嘴角露出一絲譏諷,變換劍法,輕聲道:「知是自然無拘束,莫道自然也無常!」

縱使王世沖劍法高超,還是被蝕靈蟲給叮上一口,手上一劍還未使完,丹田一痛。恰好南宮問天又是一劍到來,倉促之間只來得及挽劍去擋,手上又是生疼,抱劍滾地躲開,滿腔憤慨化作一式劍招,「為濟人間成絕唱,敢嘯江湖且囂張!」

南宮問天不慌不忙,當王世沖劍要落下之時,才發現這一劍自己絕對擋不了,再想躲時已來不及。

腹黑老公 后羿及時出言阻止,「住手。」

六十四路煙塵散去,場外的南宮鳴法寶被破吐了一口老血,看向擂台之上,心裡著實氣的慌,那黑劍客不就是當年斬殺自家拓兒的瞎子么。

后羿撫須一笑,「你二人使的劍法像是一處,不知是何來歷。」

「回稟王上,乃是敝派芙蓉峰聽雨閣瀟湘劍法,一式兩招,共有六式十二招。」

后羿聽南宮問天說完,輕輕點了點頭。眼睛微微眯起,「不知二位可否將手中佩劍借本王一觀。」

王世沖只顧來尋甘露,卻未曾深想后羿詔自己帝都聞詢劍門關一事為何。如今想來,韓鈺小鳳凰幾人去劍門關乃是尋莫邪劍取碎銀刀,此時再看向後羿手中錦龍寶璽,果真沒有靈符劍印,他雖奉牧掌教令奪了姒家天下,卻未得天下人承認。

南宮問天稍微遲疑,還是雙手奉上吟雪劍。

后羿舉劍觀看半晌,笑道:「王世沖,你的佩劍可否借本王觀看一二?」

王世沖還未說話,蘇夢現出身形拜倒叫道:「國師。」

后羿看著眼前這女子分明是狐族,面容卻和二十多年前失蹤的姒月公主有幾分相似,略帶遲疑的問了一聲,「姒月?」

蘇夢雙目含淚,「當年我哥哥武觀作亂,我尚在襁褓之時就被國師封去『九尾狐妖力』送入凡塵逃得一命,后流落江湖之中,這多年來未能道一聲謝,心中好是愧疚。」

「哎,都是前塵往事了。」后羿嘆了口氣,也不追問王世沖寶劍來由了。

南宮鳴看了王世沖半晌,笑道:「這位少俠有幾分面熟,像是解柳子關之圍的玄俠。」

王世沖施了一禮,笑道:「本道正是王世沖。」

南宮鳴見王世沖應允,心下計較一番。明揚暗貶,笑道:「對了,崑崙絕巔使蟠鋼劍斗敗呂純陽奪得木靈劍的,也是少俠吧。」

后羿聞「蟠鋼劍」三字,不顧身份插嘴笑道:「蘇夢,你母親眷夫人就在宮中,本王這就設宴一席,還請乾宮一聚。」

宴無好宴,酒無好酒,帝王宴席不如百姓家的一碗熱湯麵。

家宴上有那窈窕女子歌舞助興,菜肴無人敢動,喝酒也得先有后羿口諭,著實吃的難受。

眾人安享許久,后羿突然拍手大笑道:「玄俠,你看那門外來人,乃是百年來年輕一代,江南第一高手。」

王世沖回頭去看,好傢夥,葉無敵!

葉無敵緩步入得殿來,身後跟著韓鈺,袁淵,秦鴻,小鳳凰。五人作揖拜過人王,葉無敵伸手一招握住碎銀刀,「人王,我等五人有負重託,未能尋得莫邪劍,只得碎銀刀一把,獻於人王。」

后羿哦了一聲,探手抓過刀來。笑道:「無敵公子,可是那莫邪劍不在劍門關。」

葉無敵抬頭答話,看王世沖安坐席中。冷笑一聲,「莫邪劍在不在不甚重要,有蟠鋼劍也可作錦龍寶璽的劍紋,蟠鋼劍已覓得良主,便是這座上的玄俠了。」

王世沖聽得話來,把蘇夢收入魂栓,拉住甘露,踢翻几案大喝一聲,「走!」說著話的功夫拉著甘露破空飛離。

后羿也是氣的一腳踢翻桌子,直嚇得一班妃子花容失色。

殿前葉無敵五人亦是不敢怠慢,化作輕煙追去。

待得殿中安定下來,偏偏有那麼一個女子看后羿發怒,不顧其餘妃子眼神制止。蓮步輕移,拜倒道:「國師,他們山野村民,不懂朝堂規矩,莫再生氣了,不如喚回追兵,讓那對良人走了便是。」

后羿哼了一聲,見是蘇夢的生母眷夫人。獰笑道:「你居然膽敢指使本王?賤婢!你可知剛剛離去的那狐媚女子就是你心心念念的蘇夢兒!」

「既然你叫我不要去奪蟠剛劍……呵呵~~那就、來人,把她帶下去,投入煉劍爐!」

在一旁喝酒的姒不疑和姒樂見怪不怪,等到后羿走後,姒不疑哈哈一笑,「大哥,人王要把三弟的姑奶奶丟進煉劍爐了。你不勸勸他,怕是三弟要從燕子塢一路殺到這來,到時說不定會怪我們兩個不幫說話呢。」

姒樂四處張望一陣,探手拍了姒不疑一記,罵道:「你個不知死的肥仔,國師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忘了爺爺姒仲康是怎麼被國師殺的了,別說三弟那狂生,我們的好侄兒姒少康現在還像個過街老鼠一樣被追殺的到處逃竄呢,再說寒浞暗地裡搞的那些見不得人的東西,要是被后羿這豺虎知道了,嘿嘿嘿……」 出了金陵城后王世沖喚出飛劍不敢往陵陽山逃去,往琅琊山也是不行,甘露倒是提議前往陸地崑崙,王世沖惟恐呂純陽和這后羿勾結不清,無奈只得逃往西嶺雪山,天火教所在。

如今華夏,家國天下,禹帝姒文命首出家治天下,爾後三皇五帝不再,姒家獨享華夏。

天下眾人紛紛效仿,這天火教,便是祝家天下。

當今掌門祝彤雖是女流之輩,百年前亦在北海率天火教弟子匡扶華夏迎戰妖魔,也是出了大力的。

後天下南北中分,祝彤迴轉門派,又力壓十三明王,威勢一時無兩,時至今日,道門能稱掌教的,便有她一份。

劍光飛至西嶺雪山,王世沖趕忙換上胭脂獸急速掠往天火教山門。跑出幾十里地,身後爆炸聲響起,他調轉馬頭就見葉無敵五人追到,只得苦笑一聲,「葉兄何必苦苦相逼。」

其中以韓鈺最為氣憤,不待葉無敵發話就是一式九箭連環。

九支箭環繞而飛,甘露招手喚出紫微寶鑒,彩光一照就破了這式九箭連環,不屑道:「雕蟲小技,也敢現眼。」

韓鈺許是以為青銅寶鑒是一防護法寶,遂換取法箭三支搭上弓去。

袁淵也是欺身而上,甘露手腕一翻又詔出青萍劍,和韓鈺二人戰到一處。

葉無敵哼了一聲,詔出霸王槍來直指王世沖,喝道:「獨秀峰主,納命來!「

秦鴻和小鳳凰緊隨其後,一齊殺向王世沖。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