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工作不好好乾,就知道想女人。」


「你不知道就直接說,我不會嘲笑你的。」

狗哥:「生物學說過,如果一個女人沒有噴香水,你卻聞到了她的體香,說明你的基因選擇了她,這下明白了吧?」

這樣咩?從七月二十四日,到七月二十六日,是連續進行劍道訓練的三天,也是玉龍旗女子高校組比賽的三天。

除去最後一天所有人都去觀看的女子組決賽,在訓練中的間隙,上原朔也會陪同近藤詩織,步行前往不遠的馬琳麥瑟福岡,觀看女子組的比賽。

過程雖然波瀾不驚,但總還是能看見某些感興趣的人,或者事

《戀愛萬能公式》第五十五章參與之後,才可能有屬於他們的狂歡 原來是因為這件事,青衣也知道了。

看來是他多心了。

他抿唇道:

「你放心,全生的屍首已經處理妥善了。」

秋菊熱淚盈眶,點頭道謝。

「謝謝青衣大人。」

外頭的這些動靜,自然也被裏面的人聽到了。

青衣看着她情緒不太好,開口道:

「把東西給我吧,我送進去。」

秋菊把東西給他。

「謝謝青衣大人。」

看着青衣的背影,秋菊的身子還有些不是控制害怕的顫抖,還好她剛剛反應過來,不然要是不小心說錯一句。

不僅僅是她完了,就連側妃也完了。

劫後餘生的感覺浮上心頭。

一整天,就覺得心不在焉的,一直都在想着這件事情,她要怎麼才能把虎符拿到手?還能神不知鬼不覺不被發現。

對了,她突然想到一個人。

玉湖姑姑。

玉湖姑姑和側妃有密切來往,或許玉湖姑姑就死是這個線人,想着想着,秋菊心裏又燃起了希望。

等待入夜,她才去找了玉湖姑姑。

玉湖看到是元茶身邊的病友時也有些驚訝,「你怎麼來了?」

秋菊雙腿咚的一聲,就跪了下來。

「求玉湖姑姑,救救側妃。」

玉湖姑姑眼神很快沉了下來,「這件事情就連王爺也束手無策,我怎麼有辦法?」

秋菊不會藏心思一下就把話說了出來。

「不,現在就只有你能幫奴婢了,側妃是太後娘娘的人,而盧比是側妃的人,自然也是太後娘娘的人,現在唯一能救出側妃,就是要拿到王爺書房裏的虎符,您肯定是會被發現。」

「這邊現在也還在牢裏出不來?而現在最好的人設就是我,所有人也不會懷疑到我身上,所以……奴婢想請姑姑幫我。」

玉湖這才正臉瞧在她身上,似乎也有幾分試探的意思,「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怕就怕萬一是王爺故意讓她過來試探自己的,那他說是早早的就交了,豈不是就暴露了自己還會把太后牽扯進來。

不行,這事可不能魯莽。

一定要小心謹慎。

秋菊目光灼灼,看着她。

「秋菊願以性命起誓,絕無二心,若有二心必遭雷劈,不得好死。」

玉湖姑姑笑了,抿了一口茶道:

「你這樣的話我都聽多了,你覺得單憑你這句話,我就會相信你嗎?」

玉湖姑姑眼睛一轉她走的梳妝盒,想拿出一個小盒子遞到秋菊面前打開,裏面是一顆黑色的小藥丸。

只見玉湖目不轉睛,看着她,一字一句道。

「這可是劇毒丸?」

「你要是把它吃了,我就相信你。」

秋菊一下不帶猶豫抓起就吞,或許是有些噎還沒有下去,她端起桌子上的茶水一口喝完。

「這樣姑姑總不能相信我了吧?」

玉湖這才一顆心,落下半顆。

「行了,你想我怎麼幫你?」

「幫我去看王爺,我進去偷虎符。」

還以為她心裏有什麼好主意,沒想到就是這,玉湖姑姑不禁嗤笑了一聲,看着她的眼神都有一些不自量力。

「你是當王爺是三歲小孩還是傻子,這虎符這麼重要的東西是你想偷就能偷走的嗎?」

秋菊被說的臉也開始紅了。

那能怎麼辦?

她也沒有辦法,她不過是想就是側妃罷了。

玉湖姑姑知道她對側妃衷心,心裏也是有些信任她,「你先下去等消息吧,我也要把這件事情稟報太后,看看太后怎麼定奪。」

秋菊明顯不想就這麼徒勞而歸。

可是她不過也就是一個婢女,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她低下腦袋垂眼,「是,奴婢知道了!」

玉湖姑姑又拿出一個小藥瓶,從裏面倒出一粒很小的黑色藥丸,「你剛剛吃的那毒藥無解,這隻能壓制你體內的毒。」

「你自己應該知道該怎麼做,若是你敢做出背叛太後娘娘的事,那你的小命也沒了,明白嗎?」

秋菊眼裏沒有一絲害怕,她點了點頭。

「奴婢明白。」

看着她這樣,玉湖也沒有說什麼了。

第二天晌午十分,正是太陽最大的時候,秋菊正在庭院裏打掃地,玉湖姑姑就走了過來。

「這麼大熱天還在打掃,真勤快。」

「這是太妃娘娘賞賜的綠豆湯,所有奴婢皆有一份,你正好在這裏,那我就先給你了吧。」

說着,玉湖拿出一碗放在石桌上。

又深深看了一眼秋菊。

「好了,那你先忙着,等閑暇了才喝。」

秋菊讀懂了她眼裏的意思,恭敬頷首道:

「多謝姑姑,奴婢知道了。」

秋菊掃了好一會兒,她感覺腰背都累得直不起來了,她才坐了一會兒,端起那碗綠豆湯就喝了,喝到一半的時候,突然她感覺有什麼異物進了她的嘴巴,她沒有咽下去。

而是用舌舔抵到一邊,又假裝沒有是一樣開始掃地,直到把這附近的一塊都掃得乾乾淨淨,她才把碗收起來送回來膳房。

回到自己的屋子后,她四下檢查了,確定沒有人之外,才悄悄把嘴裏的東西吐出來。

被一層東西包裹的很好,她打開裏面是一張小紙條,裏面還包裹着一層紅色的粉末,類似硃砂。

找了乾淨的瓷瓶,把硃砂裝進瓶子裏,她才看紙條裏面的紙,大概意思就是,讓她把虎符印在硃砂上。

讓她再慢慢等時機。

有了玉湖姑姑這邊幫助,秋菊懸著的心也是可以落下半顆了,太好了,側妃那邊總算是有救了。

一個下午。

正在書房給王爺研磨的秋菊,聽到門口的玉湖姑姑急急忙忙的聲音。

「不好了,王爺,太妃娘娘那邊出事了。」

司白夜聽後果然急了,丟下手裏的東西就趕了過去,青衣也跟着過去了。

秋菊手忙腳亂,假裝收拾東西也準備過去。

這不小心打翻了書台。

上面的墨汁全部澆在雪白的宣紙上了。

她一邊對着門口說一邊處理。

「王爺,都怪奴婢笨手笨腳把東西打翻了,等我們把這些東西收拾好了就馬上過去。」

也不知道外面的人有沒有聽到。

秋菊快速收拾了起來。

一邊收拾,她一邊在觀察各個角落,也是悄悄把玉湖姑姑給她的紅硃砂倒在手上,另外一隻手開始慢慢翻著虎符。

她記得剛剛她還看到了,王爺就把它放在玉屏的後面,她伸手過去掏了一下,沒有發現。 第三天,蕭炎一挑七,武魂殿戰隊三戰全勝,排在了第一梯隊,暫居第一。

不過目前比賽較少,還看不出什麼差別,可有幾支三戰全敗的隊伍就很矚目了,特別是天水戰隊,以前也是強隊,想不到今年如此落魄,更是輸得非常難看,一擁而上都沒有打贏。

除了戰隊賽之外,單人賽中倒是有一個人吸引了幾乎所有人的目光,正是劍佑易,僅僅三天時間,連戰十三場,其中不乏強者,比如武魂殿戰隊的邪月,第十四場更是打敗了海天闊。

雖然聽說海天闊武魂有所受損,實力稍有下降,但連續兩天連勝兩位魂王的戰績可做不了假。

第三天傍晚,每個人都在討論他的消息,劍佑易下一場比賽得到的關注那是超過了其他所有的戰隊或個人,這可是第一位衝擊十五連勝的人啊!

賽前,劍佑易找到了組委會,點名要和蕭炎對戰。

接待人愣了一下,翻了翻厚厚的規章制度,搖搖頭,「沒法安排,蕭炎還未達到十連勝以上,不能強行要求他應戰,主要看他自己的意思!」

「我要挑戰他!」劍佑易意志堅定,並不動搖!

「這,我和其他人溝通一下,派人去和他溝通,不過主要看蕭炎的意思。」

沒得到理想的答案,劍佑易板著臉走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