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巴特列將軍來了,帶著一名親衛隊少校和一隊士兵。」


「哦?巴特列將軍?他來幹什麼?難道是克洛維斯殿下終於願意接見我們了?」洛伊德看似開玩笑似的隨口猜測著,不過眼神卻出現了一絲不同,就在這時,他身後突然傳來一聲驚訝的大叫,洛伊德轉過頭,只見樞木朱雀正站在他身後不遠,伸手指著顯示板上的一個人影,不可思議的開口:

「是他!就是他!」

望著樞木朱雀那副驚訝到極點、甚至連身體都輕微顫抖的樣子,洛伊德愣了一下,雖然只和這個一等兵接觸了一天,可洛伊德卻知道這個少年有著遠超常人的堅韌,不禁好奇道:「『他』?『他』是誰?」

「『他』就是我一直對你說的那個黑髮男人,我那天遇到的恐怖分子!命令金髮女人將我打暈,殺光回收隊的那個人!」

「是他!?」洛伊德表情『刷』的一樣出現變幻,接著幾步走到顯示板前,將臉貼了過去,仔細端詳起樞木朱雀指著的那個人影,喃喃道,「確實符合你說的那些特徵。」

「恐怖分子?克洛維斯殿下親衛隊的少校?如果那個金髮女人的身份和我猜測的一樣的話,那麼這個男人的身份無疑應該是後者,可是他為什麼要殺光回收隊呢?是擔心秘密曝光?不對,難道我先前的猜測是錯誤的?總感覺哪裡不太對勁。」洛伊德不斷思考著,雖然身為一名科研工作者,可他有時並不是十分理性,反而更相信自己的直覺,因為他就是這樣一個任意妄為的人。

「不知道昨天克洛維斯殿下突然下達的撤退命令是否和他有關係?如果有的話,那可真是有趣了。哦呵呵呵,真是一個充滿謎團的男人啊。」洛伊德這樣想著,對自己的副官塞西爾命令道,「打開指揮車,去迎接一下我們的客人,畢竟讓客人久等,可不是我們的待客之道。」

「是,洛伊德少校。」

……

……

「這裡就是嚮導技術部的駐地?看起來面積很大嘛。」陳濤跟在巴特列的身後,在巴特列報告過克洛維斯之後,果然和陳濤想象的一樣,在沒有見識過真正王牌機師的實力前,像克洛維斯這種含著金鑰匙出生的權貴,是不會看重區區一台『魘騎機甲』所能起到的作用的,哪怕是號稱最新科技的七代機,因此陳濤的請求輕易就被克洛維斯通過了。

畢竟現在克洛維斯的當務之急,是確認陳濤給他的『日本解放戰線』根據地的情報,一旦確認正確且萬無一失,那將是一場盛大的合圍。

「畢竟是二皇子特別派遣來的使者,就算克洛維斯殿下不看重,可是也不能太過於怠慢。」巴特列背著手邁著老爺步解釋幾句,陳濤聞言點了點頭。

就這樣又走了一會,巴特列抬起頭終於看到了那輛熟悉的指揮車,連忙開口:「我們到了,嚮導技術部的長官洛伊德少校,平時就待在那輛指揮車裡調試儀器,咦?」

只見巴特列說著說著突然輕『咦』一聲,原來封閉的指揮車大門竟突然打開,從裡面慢慢走出兩個人影,隨後巴特列作恍然大悟狀,開口道:「應該是他們發現我們了,所以出來迎接。」

「是嗎?」陳濤對巴特列的解釋不置可否,只是隨口應了一句。 「巴特列將軍,歡迎你的到來,請問是帶來了克洛維斯殿下的好消息嗎?」

領著陳濤一行人來到指揮車的主控室,洛伊德笑著開口,他身邊站著他的副官塞西爾,至於樞木朱雀則被他藏了起來,陳濤打量著這輛指揮車的布置,比起昨天克洛維斯那座充當臨時大本營的巨大指揮車,這一輛顯得稍微小了一些,可內部的布置卻更加精緻,尤其是主控室,銀色的牆壁在頭頂燈光的照射下,將裡面映的一片雪白,中央是一座操作台,上方是三面巨大的顯示板,操作台上是讓人眼花繚亂的按鈕。

陳濤看了一眼洛伊德和塞西爾,兩個劇情中比較重要的角色,『蘭斯洛特』的開發者,相比其他頂級機甲,這架『蘭斯洛特』應該是最好拿到手的了。

「哈哈,當然,洛伊德少校,我們這次就是專門來參觀你的『大玩具』的。」巴特列回道。

「是嗎?看來我們終於引起了克洛維斯殿下的關注,真是一個不錯的消息,塞西爾?」洛伊德聳了聳肩膀,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鏡框,繼續說道,「不過我想提醒將軍一句,它不是『大玩具』,請稱它為『蘭斯洛特』,雖然我很想向將軍表演一下『它』的威力,可是很抱歉,目前我還沒發現有人能夠駕駛它。」

「難道在殿下的軍隊中找不到一個可以駕駛它的機師嗎?」巴特列不相信的說道,整個軍團里可是有著數百名機師。

洛伊德搖了搖頭。

「那麼請問洛伊德少校,駕駛您研發的這架機甲的條件是什麼?既然沒有人能夠駕駛它,那麼一定是有什麼限制吧?」陳濤這時沒忍住接嘴道,他來這的目的就是為了這架『蘭斯洛特』。

聽到陳濤聲音的洛伊德目光一閃,沒有反駁,只是笑著開口:「當然,『蘭斯洛特』作為世上僅有的一架七代機,採用了許多最先進的技術,比如電壓方面,比現在的主戰機甲『薩瑟蘭』號至少提高了三倍,使他的輸出功率大大提升,因此它的性能最高可以達到普通六代機的數倍以上,核心光源轉速更強,也能使它在最快時間內達到輸出極限。」

「不僅如此,『蘭斯洛特』已經擁有了抵擋實彈射擊的能力,即『PS(相位)裝甲』,Phase(相),它是一種納米為級別的單位,一般的相變材料能夠通過溫度、光照等客觀條件的影響而改變其存在方式,從透明體轉化為類似於金屬的物質,『PS裝甲』就是由無數個這樣的相組成,使『蘭斯洛特』可以通過自身『相』的變動緩衝機械能的衝量,配合著『蘭斯洛特』強大的性能,它將成為所有敵人的噩夢,化身為戰場中真正的白衣騎士,從而改變一場戰役的戰局。」

「但是你要知道,能量是守恆的,『蘭斯洛特』有著如此驚人的威能,也意味著它所消耗的能源也是普通機甲的數倍,所以為了保證『蘭斯洛特』的能源充足,嚮導技術部拆掉了它的逃生裝置,替換成了能源裝置,所以要想駕駛『蘭斯洛特』,除了精通操作以外,首先需要機師擁有視死如歸的意念,並且為了配合它強大的性能,機師的大腦思維還必須時刻處於高度活躍,用以完成各項指令,否則以『蘭斯洛特』的速度,一旦某個步驟操作不及時,機體就可能失去控制。」

「最後鑒於高強度的駕駛,所以機師的身體素質必須達到正常人一倍以上,否則的話,機師很可能在駕駛途中產生不良反應,最嚴重的情況,可能會出現機師休克或是猝死的現象。」

洛伊德一口氣將話說完,先是對巴特列開口:「現在將軍認為殿下的軍團中有這樣的機師存在嗎?如果不是在二皇子的軍隊中也沒發現這樣的人才的話,也不會特別派遣我們到這裡來碰運氣了。」緊接著洛伊德又望向陳濤,玩味道,「這位少校閣下,不知道我剛才的話,是否解除了您的疑惑?」

「這就是你們研發出的『魘騎機甲』的數據?難以置信,怎麼會超出『薩瑟蘭』這麼多!」聽完洛伊德的介紹,巴特列頓時變得目瞪口呆,因為按照洛伊德的描述,這架機甲簡直是強到離譜,怪不得那個實驗體會對它感興趣,可是他是怎麼知道它的?巴特列發現陳濤身上的秘密更多了些。

「洛伊德少校,這些情報你為什麼沒早向克洛維斯殿下報告!?」巴特列不敢懟陳濤,只好沖洛伊德怪罪道。

「巴特列將軍,在到來前我就已經對克洛維斯殿下做過彙報,只可惜克洛維斯殿下並不信任我說的話,誰叫我找不到一個機師來證明呢?」洛伊德有些無奈,比起英明神武的二皇子,三皇子和他的部僚只能用遲鈍和愚蠢來形容。

和巴特列一樣,陳濤也對洛伊德對『蘭斯洛特』的介紹感到震驚,因為劇情中並沒有這些具體的描述,不知道比起他召喚出的綱手,『蘭斯洛特』是否會更強些?在陳濤看來,至少不會弱。

「洛伊德少校,不知道能否讓我嘗試一下駕駛這架機甲呢?」陳濤突然提出了一個請求,至於你要問陳濤他會駕駛機甲嗎?陳濤會告訴你,他會個屁,可是他卻可以現學啊,手掐大把成就點,陳濤表示無所畏懼。

聽到陳濤的要求,洛伊德和巴特列都愣了一下,洛伊德不了解陳濤的底細,本來巴特列自認為十分了解,可昨天現實狠狠扇了他一個巴掌,此時突然聽陳濤要嘗試駕駛這架『蘭斯洛特』,兩人不禁一起想,難道他還是一個強大的機師?

「當然可以。」洛伊德很快回過神來,笑著迅速答應道,經過樞木朱雀的情報,他和巴特列一樣,都對陳濤充滿了好奇,聽到陳濤在得知『蘭斯洛特』的駕駛難度后,還敢主動請纓,自然不會拒絕他的請求。

「這位閣下,在這輛指揮車裡有專門用來模擬駕駛的模擬室,如果你真的想嘗試的話,我想我們也許可以去那裡看看。」洛伊德一臉期盼的說道。 黑色的短髮,高挺的鼻樑,臉上總是帶著若有若無的笑容,陳濤給洛伊德的第一印象,這是一個渾身充滿精力的男人,其次就是身體很強壯,隔著衣服都能看清楚每一條肌肉。

「體魄非同凡響。」洛伊德常年從事『魘騎機甲』開發工作,由於『魘騎機甲』是人型機甲,因此他對人體結構學也十分了解,一眼就能看出隱藏在陳濤衣服下面的那具身體能爆發出怎樣的力量。

「往這邊走。」

洛伊德在前面引路道,指揮車上還有很多嚮導技術部的工作人員,每當有人經過時總會停下來行禮,又穿過幾條走廊的拐角,陳濤不時能聽到電子的『滴滴』聲,不知道是什麼儀器在響,大概過了十分鐘左右,終於聽到洛伊德說了一句「到了」。

這時眾人來到一片獨立的區域,身邊有一塊電子指示牌,寫著『測試室』,陳濤向內部望去,卻只發現黑糊糊一片,進入的路口有一小段向上的黑色階梯,洛伊德率先踩了上去,陳濤等人連忙跟上。

「掃描合格。」頭頂上方忽然響起一陣低沉的電子音,「歡迎您的到來,洛伊德閣下。」

洛伊德頓了頓,慢慢開口:「我要帶後面這些人進入『模擬室』。」

「遵從您的指示,洛伊德閣下。」

又是幾聲低沉的電子音過後,洛伊德對身後的陳濤等人說道:「跟我來吧。」

洛伊德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腳步,不一會,出現在陳濤等人眼前的是一排排密密麻麻的模擬電腦,以及類似半球型的駕駛艙,宛如一排排密密麻麻的雞蛋殼,看著十分精緻,還能聽到周圍的換氣系統不停發出斯斯的細微聲響,望著眼前的一切陳濤迅速環視了一圈,竟發現此時正有一個人帶著一頂黑色頭盔端坐在角落中一個駕駛艙內,全神貫注的操作著什麼。

洛伊德似乎是發現了陳濤的注意,連忙笑道:「這是我們的一位工作人員,你要知道科研工作是很枯燥的,而模擬訓練有時就彷彿在玩一款遊戲,所以總是有人會趁著休息時放鬆一下。」

陳濤點了點頭,不過還是又朝那個方向望了一眼,因為他總感覺這個人的背影似乎有些熟悉,彷彿在哪裡見過,可是想了想還是沒有什麼頭緒,便直接對洛伊德開口道:「我們開始吧。」

「沒問題,請您隨便選擇一台模擬器,然後進入駕駛艙。」

陳濤依言選了一台最近的,同樣戴上一頂黑色頭盔便鑽了進去,不知道為什麼,陳濤忽然有一種前世上網吧的感覺,只見他眼前忽然一黑。

滴……下一秒,一縷白光鑽進視線中,接著一條白色橫線在眼前亮起,隨即是一個旋轉的七彩魔方圖標出現。

「歡迎使用模擬對戰平台,身份已掃描合格。」

「記錄載入中,請選擇模擬機甲型式編號。」

電子合成聲不斷響起,在來時的途中洛伊德便告知了他一些注意事項,因此陳濤直接回道:「Z-01。」

「選擇完畢,模擬機型——Lancelot/蘭斯洛特。」

眼前刷過一大片的數字流,最會匯聚成一個紅藍光線閃爍的平台,平台上屹立著一架造型威武的人型機甲,白色的機身呈現出一種炫目的流線,宛如古老的騎士,機身邊緣包裹著金色的圓環,又使它帶著一絲高貴和典雅,胸前是厚實的裝甲,頂端鑲嵌一顆紅色的能源水晶,機體大概三人多高,宛如一件精美的藝術品,而不是一台專門為殺戮製造而出的戰爭機器。

「真漂亮。」陳濤不自覺脫口道,比起『薩瑟蘭』那種笨重醜陋的模樣,眼前的蘭斯洛特才符合陳濤對於機甲的所有幻想。

「叮!白騎士:蘭斯洛特,近程戰鬥機甲,裝甲等級5,致命要害點2,機動速度等級6,殺傷力等級4。」

就在陳濤打量著眼前這架藝術品時,他的腦海里忽然閃現出系統的提示聲。

「綜合評價:4級對軍機甲。」

「駕駛條件:王牌機師(80-90級)或擁有技能『高級機甲精通』、『四級弧形步』、『四級激光劍』、『高級感知模塊操控』、『三級磁軌炮技法』、『高級修復模塊操作』。」

「擁有:暫未。」

緊接著又是一連串的提示聲響個不停,全是對『蘭斯洛特』的評價。

「4級對軍機甲?駕駛條件竟然要王牌機師?呼,幸好幸好,還有另一種選項,不過就是要求的技能有點多啊。」陳濤聽到這些聲音先是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回過神來,數著上面一連串需要的技能,陳濤發現自己一個都不認識,可加在一起卻有七個之多。

……

駕駛艙外面的洛伊德等人看到陳濤戴上頭盔后,竟一動不動發起呆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按理說過了這麼長時間,早應該進行操作了啊。

巴特列見狀一臉古怪的對洛伊德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洛伊德也不解的搖了搖頭,開口道:「可能是在適應模擬狀態。」隨後只見洛伊德又對塞西爾吩咐道:「開啟這台模擬器的旁觀模式,我們要進行旁觀。」

「是,洛伊德少校。」漂亮的塞西爾迅速點了點頭,在一旁調試起來,不一會拿過來幾頂黑色頭盔遞給巴特列和洛伊德,三人一齊戴上,同樣的眼前一黑,接著閃現出一幅畫面,只見一片滿是隕坑的小型星球上,一台白色的機甲正靜靜的站在地表一動不動。

「他全息模擬狀態已經進入了啊,為什麼?」洛伊德自言自語,隨後通過公共頻道鏈接,大聲道:「少校,請問是出現什麼異常了嗎?為什麼還不開始模擬測試?」

不一會,頻道內傳出陳濤的聲音:「等一等,我有事想諮詢一下洛伊德少校。」

「請說。」洛伊德眉頭微微一皺開口道。

「請問機甲是怎麼操作的?這裡按鍵太多了,請問哪個是讓它行動起來的?」

洛伊德瞬間有點發懵,剛才這傢伙說什麼玩意?是他沒有聽清還是產生幻覺了,連忙對他的副官塞西爾問道:「剛才他要問我什麼?」

塞西爾的語氣也十分古怪,斷斷續續回答道:「好像…好像是說機甲、機甲怎麼操作?」

洛伊德:「……」

你特么絕對是在逗我! 最怕空氣突然變安靜,此時整個模擬室都安靜的可怕,除了呼吸聲,只剩下角落裡那個洛伊德嘴裡的嚮導技術部工作人員『啪啪』的按鍵聲,洛伊德等人都已摘下了頭盔,獃獃的望著正從模擬駕駛艙內鑽出的陳濤。

洛伊德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他現在在想樞木朱雀是不是認錯人了,眼前這個男人和樞木朱雀提起的究竟是不是同一個人?因為陳濤看起來實在是太不靠譜了些!

他剛剛聽到了什麼?一個連『魘騎機甲』都不會駕駛的人,竟然提出要嘗試駕駛難度最高的嚮導機!?你是不是以為駕駛機甲跟駕駛遊樂園的碰碰車一樣,把好方向盤使勁撞就完事了啊?!要是這樣的話,整個不列顛尼亞帝國也不會只有數萬名機師,早就將『魘騎機甲』武裝到所有部隊,在全球進行平推計劃了。

恍恍與之去駕鴻凌紫冥 「喂,你究竟想搞什麼名堂?他們可是由二皇子調派過來的帝國特遣隊,這個洛伊德更是二皇子的紅人,連我也不敢怠慢!我警告你,不要給克洛維斯殿下惹麻煩!」巴特列見陳濤終於從駕駛艙內出來,顧不上心裡對陳濤的懼怕,連忙將他拽到一邊咆哮起來,可是又生怕被別人聽到,所以只能將聲音壓得很低。

陳濤看著攥著自己衣服那隻肥手冷冷的朝巴特列瞥了一眼,巴特列似乎是感覺到了一股冷意,像是被蜜蜂蟄了一樣下意識鬆開手,不過很快又鼓起勇氣,小聲道:「我警告你不要亂來,否則我一定會向克洛維斯殿下稟報的。」

「放心,我知道我在做什麼。」

還真是一個膽小的人,陳濤在心裡不屑的補充了一句,不過嘴上還是解釋道。

「閣下,」這時洛伊德一臉無語的走到陳濤面前,複雜的望著陳濤的臉,苦笑著開口:「您開的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笑,我可以理解您對於『蘭斯洛特』的好奇,可是請您不要在再做出像這樣魯莽的行為了。」雖然洛伊德認為自己的脾氣一向很好,可同樣無法忍受被別人戲耍。

「放心,洛伊德少校,不會有第二次了。」

「那樣最好,既然這樣……我想我們可以離開這了。」洛伊德擺了擺手,接著一隻手攥成拳頭伸出大拇指,朝後面指了指,不過只見他剛做出動作就被陳濤攔了下來。

「先等一等,不知道洛伊德少校這裡有沒有關於駕駛『魘騎機甲』方面的知識?」

「哎?你怎麼忽然問起這個?」洛伊德撓了撓頭,雖然搞不清陳濤想幹什麼,不過還是肯定的回道:「當然有,我們雖然是技術員,可是對於『魘騎機甲』必須具備各項了解,不瞞你說,我身旁的副官,美麗的塞西爾女士,還是一名優秀的機師。」

「是嗎?那不知道都有哪些?可以讓我了解一些嗎?」陳濤驚訝的望了一眼塞西爾,沒想到這個呆萌美女竟然還是一個機師,真是人不可貌相,他只記得這個美女好像料理很爛,堪稱恐怖。

「哪裡,洛伊德少校,請不要亂講!」塞西爾聽到洛伊德的誇讚露出嬌羞的表情,白皙的臉頰露出一抹紅暈。

「哈哈哈哈。」看到塞西爾作出這樣的表情令洛伊德十分意外,沒想到自己的女部下還有這樣一面,不禁哈哈大笑,不過還是沒忘沖陳濤回答道:「對於您的問題,我想讓塞西爾回答更好些,因為具體事務,她比我更加了解。」

塞西爾本來因為洛伊德的大笑有些惱羞成怒,正準備給他些教訓,不過聽到洛伊德的命令時她還是暫時壓下了自己的怒火,閃爍著寒光的眼睛在狠狠瞪了洛伊德一眼之後,才對陳濤一本正經的說道:「因為『魘騎機甲』分為近戰型和遠戰型,不同型號的機甲操作側重點也不相同,不知道您想了解哪一種?」

「蘭斯洛特應該是近戰型機甲吧?我想我了解一下近戰型好了。」

「好的,」塞西爾聞言拿出一直隨身攜帶的平板電腦,打開指紋鎖后,熟練的進入一個界面后,上面出現一排目錄,隨即招呼陳濤過去瀏覽,只見上面全是一門門機甲戰鬥技法的名稱,其中陳濤一眼就看到了駕駛蘭斯洛特需要的一門技能。

「弧形步,炮擊火控,基礎激光束修復,……」

陳濤迅速向下看去,很快駕駛蘭斯洛特所需的其餘幾個技能條件也全部出現,陳濤隨意點開一個,只聽耳邊立即響起系統的提示聲。

「叮!發現機甲戰鬥技法——弧形步,是否花費50點成就點直接學習?」

陳濤心裡一樂,果然和在火影世界中一樣。

「50點成就點?」陳濤望了一眼自己的人物面板,上面五位數的成就點令他絲毫不虛,直接選擇了「是。」

「叮! 妃卿莫屬:逆世大小姐 玩家自動掌握機甲戰鬥技法——弧形步(一級),是否花費100點成就點對其進行升級?」

「是。」陳濤沒有猶豫,因為他沒記錯的話,要想駕駛『蘭斯洛特』,需要四級弧形步,就算選擇升級也還差了兩個級別,所以在將弧形步升到二級之後,陳濤又連續升了兩個級別,一共花費了750點成就點。

一幅幅畫面不斷在陳濤腦海里閃過,大量的信息直接湧入他的大腦,短短一瞬,陳濤便覺得自己和上一秒完全不同,身體彷彿瞬間記憶下了無數的動作,如果他現在還待在模擬駕駛艙內的話,蘭斯洛特絕對不會再一動不動了。

「就是這種感覺,真爽啊。」陳濤喃喃的自語了一句,這種氪金行為他以前雖然已經體驗過多次,可他卻表示每一次都樂在其中,不花錢就想變強,不存在的。

陳濤很快便適應了這一切,接著又快速找到第二門所需的技能點了進去。

「叮!發現機甲戰鬥技法——機甲精通,是否花費100點成就點直接學習?」

「是!」

「叮!玩家自動掌握機甲戰鬥技法——機甲精通(基礎),是否花費200點成就點對其進行升級?」

「是!」

「叮!……」

……

短短几分鐘,陳濤發現自己的成就點在飛速下滑,可腦袋中某種影像的輪廓卻越來越清晰,在將駕駛需要的七個技能全部學到相應標準后,腦袋中的影像終於成型,赫然是一架微型的『蘭斯洛特』機甲,在恍惚幾秒鐘后陳濤回過神,看了一眼自己剩餘的成就點,暗嘆一聲,果然氪金容易上癮…… 遊戲人物姓名:實驗體002號。

稱號:練級狂人、使魔召喚(唯一)

年齡:二十四歲。

等級:0級。(1~10級為機甲學員)

技能:萬花筒寫輪眼(單隻)、飛天御劍流、進階仙人體、高級機甲精通、四級弧形步、四級激光劍、高級感知模塊操控、三級磁軌炮技法、高級修復模塊操作。

瞳力值:477點。

階位:平民。

成就點:87700點。

「消耗了將近5000點成就點,相當於一只三勾玉寫輪眼,希望能夠物超所值。」陳濤仔細看了一眼自己嶄新的人物面板,技能一欄終於變得豐富了許多,看著塞西爾手裡平板中剩餘的那些技能,陳濤猶豫了一瞬,又選擇了幾個可能用得到的索性直接學掉,如果只是初始技能的話,花費的成就點並不是很多。

「閣下?閣下?」塞西爾看到陳濤每點開一份資料時總是發一會呆,不禁招呼幾聲,洛伊德與巴特列也都好奇的朝陳濤望去。

「嗯?」陳濤眼神很快回復清明,對塞西爾笑了笑,禮貌的說道:「抱歉,有些走神。」

「那閣下是否還要繼續看下去?」塞西爾表示沒有關係,再次詢問道。

正如洛伊德所說,她也是一名優秀的機師,可是對於陳濤的行為她感到十分困惑,因為有些東西不是看看就能有所收穫的,這裡的每一個技能都是經過無數測試、千錘百鍊才形成的瑰寶,她還記得當初自己學習弧形步時所付出的辛苦。

「也許他只是對機師的職業十分憧憬吧?」塞西爾悄悄的想道。

陳濤不知道對面的美女副官竟轉過如此多的念頭,他只是隨意擺了擺手,道「不用了,對於我來說,這些已經足夠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