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幹嘛?」華瑩瑩被他看得心虛,低下了頭。


「瑩瑩,我在想,既然你還沒有男朋友,要不我暫時借你用一下,等你有了男朋友,再把我一腳踢開?」葉雄嘴角露出一抹壞笑。

「又起什麼歪念頭了吧,不可能。」華瑩瑩一語道破他的齷齪念頭。

「反正你都不是處女,做兩次跟做三四次有什麼區別。」

華瑩瑩臉黑了,先前他還一本正經地救自己脫離苦海,這才剛剛出來,他就變成另外一個流氓了。

最讓她無語的是,這麼下流猥瑣的話,她一都不覺得討厭,反而覺得渾身發燙。

換在第二個男人,敢對她出這麼無恥的話,她第一時間就會一巴掌甩過去。

突然,葉雄一把將她摟住,將手放在她的蠻腰上。

華瑩瑩緊張得心都快跳出胸口,不由就想起大年三十晚,那個讓她**的夜晚,身體躁熱得更加厲害。

「快放手,壞蛋。」華瑩瑩急道。

「我捨不得放手。」葉雄把她抱得更緊。

華瑩瑩用巴掌不停地拍打著他手臂,可惜她那力道對於葉雄來,就像撓痒痒一樣。

「跟我回華夏,媒國太危險了。」葉雄臉上露出凝重表情,認真地道:「如果我猜得不錯,郭文欽應該是獸組織的人。」

「怎麼可能?」華瑩瑩驚唿起來。

「我剛才深思一下,越想越不對勁。你想想,在國內的時候,國安局要派人二十四時保護你的安危。在媒國,你在這邊呆了差不多一個月,居然一事情都沒有,有可能嗎?獸組織聯盟總部就在媒國,你手中兩份數據資料對獸組織來太重要了,他們會放過你嗎?」葉雄嚴肅地。

華瑩瑩一鼓寒氣從心底湧起來。

如果真是這樣,那郭文欽就太恐怖了。

「我不明白,為什麼他們不索性抓了我,逼我出資料,反而繞這麼大一個彎子,讓郭文欽故意來接近我?」華瑩瑩弄不明白。

「可能性有兩個,第一,郭文欽真心喜歡你,不想讓你受到傷害;第二,他們想用郭文欽來控制你,讓你為獸組織辦事。活著的你,比起那兩份資料,重要得多。」

葉雄抽抽絲剝繭,出種種可能性。

「我還是不太相信郭文欽是這樣的人。」華瑩瑩搖搖頭。

「你不相信的話,咱們布個局,看看他的真面目。」葉雄建議。

「怎麼布局?」

華瑩瑩還沒完,葉雄突然低下頭,狠狠吻在她嘴唇上。

她頓時就蒙住了。

華瑩瑩本來想抗拒,但身體怎麼也做不出推人動作,全身酥麻。

「打我一巴掌,快。」

華瑩瑩愣了一下,很快就明白了。

以她的冰雪聰明,馬上猜到周圍有人在盯著。

她連忙推開葉雄,狠狠一巴掌甩在他臉上。(未完待續。。) 「你居然下這麼狠的手。」葉雄苦著臉。

不就是演戲,用得著打這麼大力氣嗎?

「誰讓你欺負我。」華瑩瑩哼哼道,不過她很快就心軟了,心疼道:「不會很疼吧?」

反正對方聽不到,所以兩人什麼都不怕。

「看我怎麼收拾你。」葉雄嘿嘿笑,強抱著她,趁機將一顆追蹤器放到她的衣服里。

華瑩瑩再次狠狠推開他,裝作憤怒地樣子,揚長而去。

看著她離開的背影,葉雄嘴角露出一抹邪笑。

就等魚兒上勾了。

五十米外,角落之中。

鷹眼掏出手機,撥通郭文欽電話。

「郭少,他們兩個吵架了,那男的強吻女的,被女的狠狠甩了一巴掌,然後那女的獨自跑開了。」鷹眼彙報。

「這個混蛋,居然強吻老子馬子,把他們兩個都抓了,老子慢慢跟他們算賬。」郭文欽命令。

「是,郭少。」

葉雄正在馬路邊閑狂,一輛車子飛馳而來,從車上走下兩名虎彪大漢,將他雄抓住。

「你們想幹什麼?」葉雄裝成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

一拳砸在他頭上,將他打『暈』過去。

一個時之後,某個秘密地下室。

華瑩瑩幽幽醒來,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床上,正想尖叫,身邊一個熟悉的人影正對著她笑。

她鬆了口氣,葉雄在身邊,她什麼都不怕了。

剛才她在路邊走,一輛車子突然開到她身邊,從裡面走下兩名大汗,直接用迷暈葯將她迷暈。

葉雄就沒這麼走運,被人用暴力手段對待。

「愣著幹什麼,尖叫,不叫的話,怎麼有人進來?」葉雄笑道。

「叫不出來。」華瑩瑩尷尬回道。

有葉雄在身邊,她知道絕對不會有危險的,所以根本就叫不出來。

「現在相信了吧?」葉雄問。

「也許,是其他人捉我們。」華瑩瑩還留著最後希望。

她真不願意相信,追了自己大半個月的男人,雖然另懷目的。

很快,她的希望就破滅了,郭文欽推開房間門,一臉陰沉地走進來。

此刻,他臉上的笑容不出的邪惡,跟平時的斯文模樣,判若兩人。

「郭文欽,你為什麼要這麼做?」華瑩瑩不甘心地問。

「華瑩瑩,我不好容易跟大首領申請,給你一條生路,原本想讓你好好聽話,少受苦,可惜你不識好歹,現在就別怪我不客氣了。」郭文欽冷冷道。

「你到底想怎麼樣?」

「你現在只有一條路走,乖乖為組織辦事,這樣的話,你會少受苦頭。」

「你果然是獸組織的人,郭文欽,你讓我太失望了。」華瑩瑩搖了搖頭。

「是你逼我這麼做的,如果你乖乖聽話,我就不會用暴力手段。」郭文欽怒道。

「如果我不答應呢?」華瑩瑩繼續問。

「那我只好讓你欲死欲仙。」

郭文欽目光落到華瑩瑩美妙婀娜的身姿上,狠狠吞了口唾沫。

「老子原本以為,讓你主動獻身,看來只能強上了。」

跟華瑩瑩交往的時候,郭文欽不知道有多少次,想把這個女人壓在身上,狠狠地干一遍又一遍,但是害怕壞大事,所以一直在忍著,沒想到最終還是要採取暴力手段。

「瑩瑩,現在相信了吧?」

華文欽都已經承認了,葉雄也就不再裝,慢慢站起來。

雙臂一震,捆住他的繩子,輕易被掙斷,掉到地上。

郭文欽大驚失色,這繩子手指般粗厚,這傢伙居然一下就掙斷,還是人嗎?

「你到底是誰?」郭文欽面色大變。

「連我你都不知道,看來你在獸組織的身份,不過如此。」葉雄冷笑。

自從在國內將獸組織毀掉之後,他的名聲就像長翅膀一樣,不知道有多少人認識他。

他都已經報上名號,郭文欽居然還不知道他是誰,只能他太沒地位了。

「什麼,你就是葉雄?」郭文欽身邊一名漢子驚叫起來。

「你認識他?」郭文欽疑問。

「華夏國的獸組織就是被他毀的,老大他是我們絕對不能惹的人,如果遇上他,一定要及時通報。」手下道。

「你怎麼不早,廢物。」郭文欽憤怒地大叫起來,恨不得一槍將這手下崩了。

「郭少,我不知道他是葉雄,你又沒。」那名手下委屈道。

突然。

聖魂 郭文欽身邊一名大漢,毫無徵兆地倒飛出去,狠狠地撞在牆上,倒下來的時候口吐白沫,眼見不活了。

他手裡握著一把黑黝黝的槍,手指還扣在扳機上。

原來他剛才想趁葉雄話的時候偷襲,結果被葉雄一記隔空掌幹掉。

「你們最好老實一,不然的話,下場會很悲慘。」

葉雄一邊,一邊切斷綁住華瑩瑩的繩子,彷彿當面前的兩人不存在一樣。

郭文欽跟另一名手下,身上都有槍,但是沒有一個敢去撥。

葉雄給他們的壓力太大了,幹掉一名手下就像使用魔法一下,連他是什麼出手的都不知道,兩人根本沒把握在抽槍的時候,還能活著。

幫華瑩瑩鬆綁之後,葉雄這才問道:「瑩瑩,你想怎麼處置他?」

華瑩瑩望著郭文欽,臉上露出痛苦的模樣。

被葉雄傷心之後,她毅然離開華夏,來到美國,遇到郭文欽。

他那麼幽默,那麼體貼,處處為自己著想,像個紳士一樣。

她萬萬沒有想到,這一切都是假的。

剛才他還親口,要強姦自己,一個真正愛自己的男人,絕對不會這麼做。

華瑩瑩突然感覺受到莫大的欺騙,各種複雜情緒湧上心頭,一時之間都不知道如何回答葉雄的話。

「瑩瑩,求求你放過我,我不是故意的,也是被逼的。」

郭文欽撲通一下,跪在華瑩瑩面前。

「你剛來媒國的時候,我上司就想把你抓了,耍手段讓你服從命令,是我建議他不動你的。你想想,如果沒有我,你現在會是什麼樣的下場。看在我救過你一命的份上,你就饒過我吧。」郭文欽不知羞恥地求饒起來。

華瑩瑩還沒回話,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來。

「能不能把他交給我?」

郭芙蓉突然出現,十分失望地望著郭文欽。

(ps:感冒了,眼淚鼻泣嘩啦啦流,強忍著碼出三章,都不知道寫啥了。)(未完待續。。) 「你怎麼會在這裡?」葉雄奇怪地問。

「你離開的時候,我很擔心文欽,怕他做出什麼傻事,所以跟蹤著他,沒想到他居然派人綁架你們。」郭芙蓉望著郭文欽,非常失望。「文欽,我做夢也沒有想到,你居然是獸組織的人。」

「既然你來了,他就交給你了,瑩瑩,咱們走。」

郭文欽跟郭芙蓉是親戚關係,當著她的面葉雄沒辦法下手,只能將他交給郭芙蓉。

華瑩瑩頭,看了郭文欽一眼,這才走出房間。

大街上,冷冷的風吹在身體上,有寒。

「你住哪?」葉雄問。

「這段時間,我一直住酒店。」

「我送你回去。」葉雄。

華瑩瑩看了他一眼,臉蛋有些紅,聲罵道:「你是不是在起什麼壞念頭?」

「我對天發誓,絕對沒有。」葉雄舉起手。

如果承認對她有什麼想法,她肯定不同意自己送她回去,葉雄才不那麼傻。

「警告你,別對我產生什麼壞念頭,我們之間不能再有什麼關係。」

「我只是送你回去而已,別想那麼多。」

華瑩瑩這才同意,讓他送回酒店。

兩人搭車,很快到了酒店。

在酒店門口,華瑩瑩站住了。

「你可以走了。」

「我能不能上去喝口水?」葉雄問。

「不行。」華瑩瑩拒絕。

讓他上去,到時候肯定要吃虧,她可不是傻子。

「瑩瑩,你已經被獸組織盯上,我怎麼放心你一個人。」葉雄眼睛露出堅定的神色,嚴肅道:「我決定留在身邊保護你,直到你回華夏為止。」

「我怎麼覺得,最危險的人反而是你?」華瑩瑩雙手抱胸,就這樣望著他。

她倒要看看,他能裝到什麼時候。

明明想跟她睡覺,偏偏得那麼好聽,男人都是一個德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