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彭權大哥,你帶人去把靈宗夏無羈和大長老夏鳳請過來,讓陳威去安排神廟祭司來李家見我,順便讓城衛軍軍團長也到我這裡報道!」


蘇欣胸有成竹,大有將軍營中坐,戰敵於千里之外之姿。

「夫人,您這是想?」陳姐啞然,有點摸不準頭腦,夏無羈差點殺了小沫,今日不是應該將他捉拿歸案,直接殺了么?現在為何要請他們過來。

「嘿嘿,廢物利用一下,把神廟的神衛軍安排在斜對面的客棧內,城衛軍的人安排在城主府內,白日休息,夜晚保持清醒,殺手真的要來,肯定是夜間,他們也可以隨時支援,這些人就沒一個不該死的,讓他們臨死前發揮點餘熱!即便不能殺死幾個刺客,也能幫你們擋不少刀。」蘇欣冷笑一聲,目光十分冷厲。

「那您把夏無羈請來幹嘛?他身上有傷,只要小沫一指正,他的身份不攻自破,直接斬殺了事,留著遲早是禍害!」陳姐不懂蘇欣為何要這樣安排。

「這麼殺了他就太便宜他了!我要用他整垮靈宗,臨死前還要幫我帶走一波刺客。」蘇欣嘴角微微上揚,胸有成竹。

「您的意思是……離間計,美人計,廢物利用計,一箭三雕?」陳姐看著鬼精靈一般的蘇欣,不禁一抹虛汗,慶幸自己和她不是敵人,這小腦袋裡的想法簡直千奇百怪。

「不錯,先利用他調動大量的靈宗弟子對付刺客,殺完刺客,再讓他將靈宗一分為二!彼此內鬥,彼此揭露罪行,最後么,我再給他一個痛快。」

蘇欣突然間覺得自己簡直是宮斗的奇才,這種辦法都能想的出來!

「夫人真是……聰慧!」陳姐訕笑,怎麼也想不到純潔如天使一般的蘇欣會想出這麼個辦法。

彭權顯然也沒有想到蘇欣會結合本地勢力來對付刺客,不過有了大概的方向,便主動提議道,「殿下,您下令讓我們的人接管當地城衛軍吧,讓他們主動支援,我擔心會誤事。」

「也好,傳我口諭,你派個控軍能力比較強的兩三位兄弟去接管靈城城衛軍,讓陳威親自去神廟,接管當地的神衛軍和狂信徒,誰敢不從當場鎮殺!」

掌握在自己手裡的人才是自己人,關鍵時候才能派的上用場!

四人商量了一番,共派出四隊人,一隊接管神廟,一隊接管城衛軍,另外一隊直奔靈宗,宣召夏無羈和夏鳳大長老,最後一隊前往城中心監管推舉城主事宜。

清晨,靈宗,這幾日草木皆兵,不敢擅自亂動,生怕讓蘇欣抓住了把柄,夏無羈更是閉關不出。

暗衛首領,地靈境強者軒轅城出現在靈宗主峰,斗笠擋不住他那一雙奪人心魄的眸孔,強大的氣息讓宗主李清愁以及峰主長老都為之驚顫。

「奉公主口諭,宣召靈宗大長老夏鳳,夏無羈前往城中覲見!」軒轅城低沉的說道。

夏鳳一驚,這大清早的,蘇欣找她和夏無羈幹什麼?難不成昨日夏無羈乾的事情已經東窗事發了?

宗主峰一片死寂,不知道蘇欣到底想要幹什麼,夏無羈躲在後方沒有吭聲,等待僵局被打破。

「誰是夏鳳和夏無羈?隨本座走一趟。」軒轅城毫無半點情緒起伏,冰冷的聲音讓夏鳳臉色更加難看。

「大人,在下靈宗大長老夏鳳,不知公主殿下找我何事?」夏鳳微微躬身,想打探清楚再做行事。

「不知,殿下只是讓本座帶你們去見她,隨我走。」軒轅城說完直接轉身朝大殿外走去。

夏鳳和夏無羈對視一眼,眼中出現一絲陰霾,隨即望向李清愁,希望她能幫忙阻止這次見面。

李清愁是什麼人?死道友不死貧道!更何況這夏鳳一直是她心中的一根刺,若是能被蘇欣除掉,倒是省了她一番事情。

軒轅城見夏鳳沒有動彈,不禁緩緩轉身,精芒爆閃,手握戰刀,冰冷無情的氣息迸發。

「夏鳳,夏無羈,你們敢抗公主法旨不成?今日你敢抗旨,我當場鎮殺了你們!就算你們能逃出靈宗,各方神廟,城衛軍以及軍部都會對你們發布終極追殺令!」軒轅城冷厲的喝道。

軒轅城出身軍營,鐵血無情,身為暗衛的老大,首領,他的氣勢絕不比萬夫長,甚至一方統帥弱!氣息更是陰森的有些恐怖,一言既出,大殿的氣溫陡然降低了不少。

夏無羈和夏鳳渾身一顫,遲疑了片刻,無奈之下只能隨軒轅城離去。

靈宗外,夏無羈膽寒,望著軒轅城的背影,嘴角蠕動,終於鼓起勇氣問道,「大人,您可知殿下找晚輩何事?」

「應該是好事,但是你們可別把好事變成了壞事,現在不必多問,隨我走就是。」軒轅城無話,帶著二人直奔靈城而去。

靈宗與靈城的距離不過百餘里,對於強者而言,來回不過半個時辰的時間,等到軒轅城帶著二人入城的時候,城衛軍和神廟已經被順利接管。

李家,夏無羈和夏鳳緊張的望著一臉淡然的蘇欣,深吸一口涼氣,不敢擅自亂開口。

「夏師兄不要緊張嘛,人家小時候一個人在靈宗,我還記得只有你對我好呢,你這樣生疏的看著小師妹,讓我好生心疼啊。」

蘇欣聲音嬌柔清脆,婉轉動聽,連身旁的強者都覺得骨頭都酥了,連陳姐和小沫都不禁一哆嗦,這種媚骨天成,神都無法抗住!

夏無羈神色一亮,不禁暗道,「難不成蘇欣對我真的有感情?至今念念不忘?」 李家,人滿為患,強者眾多,歸靈境似乎都有些拿不出手了!單兵戰力一個比一個強!彼此間的配合更是達到極致。

彭權望著這些兵力,再回想岳城前方的血腥味,不禁搖了搖頭,找到了蘇欣,恭敬的說道,「殿下,這些兵力不夠,一旦發生大戰,我們很難護您周全!」

蘇欣卻是一臉平靜,似乎根本不在乎即將殺到這裡的殺手,此刻倚靠在椅子上,啃著靈果,大眼精芒閃爍。

「我早有打算,就等你們歸來!」蘇欣鳳目凝實,那種掌控一切的氣息讓彭權和陳姐二人為之一愣。

房間內只有四個人,彭權,陳姐,小沫和蘇欣,此刻除了蘇欣之外,其他三人大眼瞪小眼,不明所以。

「彭權大哥,你帶人去把靈宗夏無羈和大長老夏鳳請過來,讓陳威去安排神廟祭司來李家見我,順便讓城衛軍軍團長也到我這裡報道!」

蘇欣胸有成竹,大有將軍營中坐,戰敵於千里之外之姿。

「夫人,您這是想?」陳姐啞然,有點摸不準頭腦,夏無羈差點殺了小沫,今日不是應該將他捉拿歸案,直接殺了么?現在為何要請他們過來。

「嘿嘿,廢物利用一下,把神廟的神衛軍安排在斜對面的客棧內,城衛軍的人安排在城主府內,白日休息,夜晚保持清醒,殺手真的要來,肯定是夜間,他們也可以隨時支援,這些人就沒一個不該死的,讓他們臨死前發揮點餘熱!即便不能殺死幾個刺客,也能幫你們擋不少刀。」蘇欣冷笑一聲,目光十分冷厲。

「那您把夏無羈請來幹嘛?他身上有傷,只要小沫一指正,他的身份不攻自破,直接斬殺了事,留著遲早是禍害!」陳姐不懂蘇欣為何要這樣安排。

「這麼殺了他就太便宜他了!我要用他整垮靈宗,臨死前還要幫我帶走一波刺客。」蘇欣嘴角微微上揚,胸有成竹。

「您的意思是……離間計,美人計,廢物利用計,一箭三雕?」陳姐看著鬼精靈一般的蘇欣,不禁一抹虛汗,慶幸自己和她不是敵人,這小腦袋裡的想法簡直千奇百怪。

「不錯,先利用他調動大量的靈宗弟子對付刺客,殺完刺客,再讓他將靈宗一分為二!彼此內鬥,彼此揭露罪行,最後么,我再給他一個痛快。」

蘇欣突然間覺得自己簡直是宮斗的奇才,這種辦法都能想的出來!

「夫人真是……聰慧!」陳姐訕笑,怎麼也想不到純潔如天使一般的蘇欣會想出這麼個辦法。

彭權顯然也沒有想到蘇欣會結合本地勢力來對付刺客,不過有了大概的方向,便主動提議道,「殿下,您下令讓我們的人接管當地城衛軍吧,讓他們主動支援,我擔心會誤事。」

絕品野醫 「也好,傳我口諭,你派個控軍能力比較強的兩三位兄弟去接管靈城城衛軍,讓陳威親自去神廟,接管當地的神衛軍和狂信徒,誰敢不從當場鎮殺!」

掌握在自己手裡的人才是自己人,關鍵時候才能派的上用場!

四人商量了一番,共派出四隊人,一隊接管神廟,一隊接管城衛軍,另外一隊直奔靈宗,宣召夏無羈和夏鳳大長老,最後一隊前往城中心監管推舉城主事宜。

清晨,靈宗,這幾日草木皆兵,不敢擅自亂動,生怕讓蘇欣抓住了把柄,夏無羈更是閉關不出。

暗衛首領,地靈境強者軒轅城出現在靈宗主峰,斗笠擋不住他那一雙奪人心魄的眸孔,強大的氣息讓宗主李清愁以及峰主長老都為之驚顫。

「奉公主口諭,宣召靈宗大長老夏鳳,夏無羈前往城中覲見!」軒轅城低沉的說道。

夏鳳一驚,這大清早的,蘇欣找她和夏無羈幹什麼?難不成昨日夏無羈乾的事情已經東窗事發了?

宗主峰一片死寂,不知道蘇欣到底想要幹什麼,夏無羈躲在後方沒有吭聲,等待僵局被打破。

「誰是夏鳳和夏無羈?隨本座走一趟。」軒轅城毫無半點情緒起伏,冰冷的聲音讓夏鳳臉色更加難看。

「大人,在下靈宗大長老夏鳳,不知公主殿下找我何事?」夏鳳微微躬身,想打探清楚再做行事。

「不知,殿下只是讓本座帶你們去見她,隨我走。」軒轅城說完直接轉身朝大殿外走去。

夏鳳和夏無羈對視一眼,眼中出現一絲陰霾,隨即望向李清愁,希望她能幫忙阻止這次見面。

李清愁是什麼人?死道友不死貧道!更何況這夏鳳一直是她心中的一根刺,若是能被蘇欣除掉,倒是省了她一番事情。

軒轅城見夏鳳沒有動彈,不禁緩緩轉身,精芒爆閃,手握戰刀,冰冷無情的氣息迸發。

「夏鳳,夏無羈,你們敢抗公主法旨不成?今日你敢抗旨,我當場鎮殺了你們!就算你們能逃出靈宗,各方神廟,城衛軍以及軍部都會對你們發布終極追殺令!」軒轅城冷厲的喝道。

軒轅城出身軍營,鐵血無情,身為暗衛的老大,首領,他的氣勢絕不比萬夫長,甚至一方統帥弱!氣息更是陰森的有些恐怖,一言既出,大殿的氣溫陡然降低了不少。

夏無羈和夏鳳渾身一顫,遲疑了片刻,無奈之下只能隨軒轅城離去。

靈宗外,夏無羈膽寒,望著軒轅城的背影,嘴角蠕動,終於鼓起勇氣問道,「大人,您可知殿下找晚輩何事?」

「應該是好事,但是你們可別把好事變成了壞事,現在不必多問,隨我走就是。」軒轅城無話,帶著二人直奔靈城而去。

靈宗與靈城的距離不過百餘里,對於強者而言,來回不過半個時辰的時間,等到軒轅城帶著二人入城的時候,城衛軍和神廟已經被順利接管。

李家,夏無羈和夏鳳緊張的望著一臉淡然的蘇欣,深吸一口涼氣,不敢擅自亂開口。

「夏師兄不要緊張嘛,人家小時候一個人在靈宗,我還記得只有你對我好呢,你這樣生疏的看著小師妹,讓我好生心疼啊。」

蘇欣聲音嬌柔清脆,婉轉動聽,連身旁的強者都覺得骨頭都酥了,連陳姐和小沫都不禁一哆嗦,這種媚骨天成,神都無法抗住!

夏無羈神色一亮,不禁暗道,「難不成蘇欣對我真的有感情?至今念念不忘?」 夏無羈神色一亮,不禁暗道,「難不成蘇欣對我真的有感情?至今念念不忘?」

夏無羈自作多情,可是夏鳳可不敢這麼認為,蘇欣翻臉不認人的本事恐怕不比任何人差啊!

「殿下,師兄不敢居功,您傾國傾城,天見尤憐,只有那些賤婢嫉妒您,才會虐待您,我知道的晚了,讓您受了那麼多的苦,還請殿下責罰!」夏無羈一副忠心護主,肝膽英豪,單膝下跪,像個騎士一般,再加上他英俊的外表,絕對可以征服萬千少女。

蘇欣連忙扶起夏無羈,故作生氣,嬌哼道,「師兄看不起師妹了嗎?當時在百姓面前,不得不一視同仁,但是我知道,師兄您仁慈,對小師妹都如此疼愛,何況是平常百姓?」

夏無羈這一刻覺得骨頭都軟了,站不穩啊!眼前這個磨人的小妖精,他半年前就有想法了,如今變得更加聖潔,更嫵媚,他怎能擋住蘇欣的魅惑。

夏鳳低著頭,精芒閃爍,心思不定,猜不到蘇欣到底想幹嘛。

暗衛惡寒,這個小魔女的本事他們算是見識了,連慕言和戰神她都敢耍,會對夏無羈用情?

「願做師妹馬前卒,萬死不辭!」夏無羈想榜上蘇欣這條大腿,再次跪下,興奮的說道。

「瞎說,師妹哪捨得師兄死!」蘇欣溫柔如水,眉眼一閃,示意身邊的暗衛賜座夏無羈。

「大長老,夏師兄,你們二人對我的幫助,我謹記在心,靈宗的那些所謂峰主,長老,我是早就看著不爽了,尤其是李清愁和紫雲仙姑,若不是沒有證據,我早就把她們趕下高位了!」

「不過她們的宗主位和峰主位做不長久了,我想扶持夏師兄持掌靈宗,大長老,我希望你可以輔佐師兄,可以嗎?」蘇欣挑明了心思,讓夏無羈和夏鳳精神為之一振。

「公主殿下的意思是?」夏鳳精芒爆閃,興奮難耐,對於靈宗的垂涎,她已經不是一日兩日了,可惜一直都沒有機會,如今簡茹封后,她也絕了這份心思,可是蘇欣卻又點燃了她心中的那團火。

「不錯,大長老是聰慧的人,李清愁是簡茹的師傅,她就是聖皇母,我想殺她,不可能單憑几句話,還需要確切的證據,而你們是幫我搜集證據的最佳人選。」蘇欣柔聲說道。

「殿下……老嫗願做馬前卒,供殿下驅使!殿下有何吩咐,儘管說來,她的罪行罄竹難書,只要給我一點時間,我必定能拿到她的死罪罪證!」夏鳳興奮的說道。

夏鳳和夏無羈都被蘇欣拋出的誘惑所吸引,焉能不興奮?哪裡還會想到蘇欣只不過是在利用她們!

「好,我要的就是你這句話!你要做事,必然需要人手,本宮賦予你權利,到靈宗選人,一半的靈宗人歸你所管!想要奪權,你必定要有人才行!」蘇欣立刻說道。

「這……李清愁必定不會同意放人!她對這方面掌控的十分死,不肯放權。」夏鳳無奈搖頭,公主也不沒有權利讓靈宗一分為二。

「你去宣召,就說我需要人保護,你帶著彭權他們去靈宗要人,除了李清愁和紫雲仙姑,你隨意要,誰敢不同意,直接鎮壓!」蘇欣淺笑,以公主殿下安全的名義要人,誰敢不給!

「多謝殿下厚愛!」夏鳳徹底不再懷疑,只當是蘇欣真想讓夏無羈掌權。

夏無羈心中亢奮,目光灼熱,恨不得一把抱住蘇欣,好好享受一番,不過心中那份難耐終究還是忍了下去。

「蘇欣,遲早有一天我會得到你的!聖女又如何!待我奪陰冥掌練至最強,成就天級強者,就算天主教的教宗也不能奈何我,到那時,便是你承/歡之日!」夏無羈練的便是奪陰術,奪取女子陰元,而蘇欣的陰元,絕對是世間最好的,如果他可以得到,說不定可以突破桎梏,成為千年來第一位聖人!

彭權帶著七名精兵,這些人全是千夫長層次,戰力超絕,殺人無數,是鎮場的絕頂高手。

一行十人直奔靈宗,宣布了蘇欣的口諭,李清愁眉間緊蹙,攥緊拳頭,眼中射出一縷殺意。

蘇欣這等行為絕對是虎口奪食!李清愁死死的盯著夏鳳和夏無羈,本以為蘇欣是對付他們,可現在竟然在幫他們!

什麼殿下需要保護!簡直可笑,她身邊那麼多高手,足夠覆滅靈宗了,現在還需要靈宗的高手區保護?

可是蘇欣以帝國公主的身份下旨,以神廟聖女的身份傳下口諭,又有戰神府的高手在側,李清愁也不敢多言,只能任由夏鳳擺弄。

「雲峰峰主,請你帶三十弟子到我這裡匯聚,我只要歸靈境以上的高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