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心急害死人啊!」


他的思緒越來越慢,逐漸停滯,腦海中閃過最後一個念頭,就徹底失去了意識,陷入黑暗之中。

趙天體內的電話依然在繼續,金色火焰翻騰,黑白光暈流轉,還有一點點微弱到極致,卻散發著不朽、偉大、至高、永恆的光點,從他的身體最深處莫名浮現。

從外界感覺,趙天散發的生命氣息若有若無,時而清晰的可以輕鬆感覺,時而又微弱的彷彿沒有一般,讓在外首富的陶夢龍、陶成傑一頭的霧水,雖然很擔心,卻不敢再有什麼其他的舉動。 黑白色光暈流轉,生於死的氣息瀰漫,越發純粹,越發真實,二者間的界限不再分明,混混沌沌,十分的莫名!

趙天的情況特殊,處在一種奇妙的狀態,生命本源已經潰散,可以算作死亡,但它本身的靈魂並未消散,在和身體一起運轉著奇異的法,生死的規則被混淆,又不算是真正的死亡。

終於,變化再次發生。

從趙天身體最細微處湧出的一點點細小到極致的奇異光點,似乎被什麼東西牽引著,從每一處血肉骨骼匯聚而來,彷彿迷漫的星雲一般,將那隻金色五爪神龍包裹,並開始緩緩旋轉起來。

黃金色的五爪神龍掙扎,口中噴出的能量更加熾烈,試圖焚燒周圍的光點。

它穿梭盤旋,飛騰舞動,似乎遭遇莫大的危機,奮力想要擺脫!

然而一切都是徒勞,無論金色神龍如何努力,都沖不出奇異光點組成的星雲。

直到最後,伴隨著一顆顆奇異的銀色光點附著到體表,黃金神龍的動作越來越慢,直到徹底禁止,一動不動。

瀰漫的銀色星雲逐漸收縮,向著中心處匯聚,那裡正是一動不動的黃金五爪神龍。

最後,在不斷的坍縮下,趙天體內出現了一個米粒大小的銀色圓珠,在這個過程中,大片的淡金色霧氣從中被排擠出,瀰漫而開,逐漸滲入趙天的每一寸血肉骨骼之中。

米粒大小的銀色圓珠,散發著蒙蒙的光華,彷彿居於諸天之上的星辰,彷彿永恆不朽的神明,彷彿至高無上的天地大道,十分的玄妙不可言明!

銀色神輝照耀,如天地規則,無處不在,無遠不至,如果把趙天的身體,比作一個浩瀚無邊的人體宇宙,那麼此刻銀色的光輝就如這個宇宙的天道規則一般,對每一處都完全掌控。

接著,銀色圓珠上升,進入趙天的腦海之中,微微一個膨脹收縮,盪出一圈但銀色的漣漪,隨即便隱沒在了趙天身體的莫名之處,沒有留下半點痕迹。

銀色漣漪掠過黑白流轉的氤氳,混沌不在,生於死重新分明,開始輪迴。

銀色漣漪掠過每一寸血肉骨骼,其中飄蕩著的淡金色霧氣徹底沉澱下來,開始提高趙天的生命本質,不是超凡境界的提升,而更像是一種生命本質上的躍遷,就像原始人變成了人類,蛟蛇化為真龍,十分的不可思議!

銀色的漣漪掠過已經乾枯熄滅的生命本源,在灰燼之中,一點旺盛到極致的生機亮起,彷彿施加了時間魔法般,迅速膨脹,最後甚至變得比之前還要龐大兩倍,就像一顆巨大的火球一般,生命之火熊熊燃燒,充滿了無窮的動力!

當銀色漣漪最後掠過趙天的靈魂,他的靈魂終於平靜下來,不在觀想那種法,有些迷糊的思緒從黑暗深處被牽引而出。

「怎麼回事?我不是死了嗎?」

趙天迷茫,意識還有些僵硬和混亂,他覺得自己像是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有些分不清現實和虛幻,就像丟失了某段記憶,太難受了!

一種陌生,卻又極為熟悉的感覺終於讓他回過神,想起了之前的事情,也被嚇得不輕,十分的后怕!

「趙哥,有情況!」正在這時,青年男子的聲音響起,十分的焦急。

來不及感應身體的情況,趙天睜開雙眼,起身打量四周的同時道。

「我已經沒事了,不用擔心!」瀰漫天地的霧氣在瘋狂涌動,像是有一個巨大的風暴一般,劇烈的氣流吹得趙天的頭髮都有些凌亂。

陶夢龍面露驚喜,臉上的擔憂盡去,鬆了一口氣的樣子。

「這是怎麼回事?」趙天疑惑,開口詢問身邊的陶夢龍。

青年手裡提著黑色的鋤頭,一臉的輕鬆,表示需要等曹成傑回來以後,才能夠確定具體發生了什麼。

「剛才可把我們嚇得不輕!」陶夢龍提起,趙天之前的生命氣息莫名消失,還一臉的鬱悶,對於趙天現在的情況十分的好奇!

趙天苦笑,一臉的無奈,他現在也是一頭霧水,只能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感受著身體內那種充盈、飽滿的力量,趙天平靜下來,準備等安全之後再仔細的檢查自己的身體狀況。

至少現在,就算不用那把黑色鋤頭,我也能打爆那兩個神劍山莊的長老!

陶成傑回來了,見到趙天已經恢復,原本嚴肅的臉上也放鬆下來。

「的確是龍運之地將要關閉!」陶成傑確認,隨後又跟趙天詳細解釋了一下,最後還感慨了一句。

「好在趙哥你醒了,等到了外面肯定還有一場大戰!」

趙天凝眉,覺得到時候恐怕會很混亂,開始和兩人商量起到時候的各種應對。

沒過多久,周圍原本濃郁到極致的霧氣已經變得十分稀薄,透過如輕紗般的薄霧,甚至可以看出近百米遠。

天空之上,一個巨大的霧氣漩渦形成,白色的霧氣粘稠有如液體,巨大的遮蔽天空的漩渦之中,不時有波光泛起,竟然有些美麗!

在漩渦的最中心,一個黑色的洞口緩緩出現,逐漸擴大到數十米大小。

一種莫名的強大力量,無可抵抗,瞬間禁錮住趙天三人,讓他們彷彿如雕像般,連眼珠都無法轉動一下。

趙天三個人同時騰空而起,被一股強大的吸引力拉扯著,直向天空中的黑色洞口投去。

與此同時,在這片被迷霧籠罩的廣闊大地之上,一道道人影同樣被禁錮,從各個地方被牽扯而起,彷彿吸塵器下的灰塵一般,紛紛被吸向那個黑色的洞口。

趙天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眼中掠過刀疤青年明風刀,和十幾名服飾各異的武者,眼前一黑,就失去了對外界的感知。

一道道身影消失在黑色的洞口,當整個空間沒有了一個外來生命的時候,巨大的乳白色霧氣漩渦,瞬間潰散開來,重新化作籠罩天地的迷霧,將這片大地的一切全部掩蓋。

新的神聖重新開始孕育,等待著下一次的重新開啟。 轟隆隆!

一聲爆炸,彷彿晴空霹靂一般,傳入趙天耳中,讓他還有些暈眩的大腦猛然驚醒過來。

趙天睜開雙眼,入目所及,一圈綠金色的光環席捲天地,正像是一圈衝擊波般,向著四周擴散。

太耀眼了!整個世界像是都被綠色籠罩,道道神輝帶著璀璨的神聖金邊,給整個大地都染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

而在趙天周圍,幾十道人影,也幾乎在同時清醒,紛紛站起身來。

「快跑!」有人失聲驚呼,驚恐的指著頭頂上方,臉都嚇白了。

頭頂之上,在漫天綠色光芒掩映中,無數閃爍著琉璃光澤的巨大建築碎塊,正在墜落而下。

整個東方明珠塔竟然崩潰了,400多米高的在瞬間坍塌,材質堅硬,數以萬計的巨大混凝土碎塊、扭曲盤結的鋼鐵,重達數噸甚至數十噸,攜帶著恐怖的動能,自天而降,將要把下方的眾人砸成肉餅。

顧不得其他,所有人開始奔逃,亡命狂奔,像是炸窩的獸群,沖向四面八方。

場面太混亂了!陶夢龍、曹成傑兩兄弟沒和趙天在一起,在人群的另一邊,向著另一個方向逃命。

一拳轟飛一塊半人大小的混凝土塊,趙天前沖,身上籠罩著一層金色,速度飛快。

身體一斜,趙天速度不減,身體與地面幾乎形成一個30度的夾角,從一根十幾米長橫掃而來的鋼筋下穿過,十分的驚險!

眼見他將要衝出,趙天前方,比房屋還大的巨大混凝土碎塊,轟然砸落,將前路徹底封死。

此刻,後方是鋪天蓋地落下的建築碎塊,左右兩邊同樣有大塊的牆壁、水泥石柱掉落,完全阻隔了趙天轉向的可能。

周圍光線有些黑暗,鋪天蓋地的建築殘骸,幾乎要將他包裹在其中,下一刻,趙天就將要被數十上百萬噸的建築廢墟之中。

眼中金色神芒暴漲,趙天感覺到致命危機,不再顧忌自身身體情況,全力爆發生命能量。

他整個人都化作一道金色的流星,速度瞬間暴增三倍,一道劇烈的空爆聲,原地留下清晰的殘影,他的速度竟然突破了音速!

房屋大小的巨石橫飛而出,隨後在空中爆碎,一道金色流光一閃而逝,現出了一個衣服破爛,被鮮血染紅的青年,自然就是趙天。

巨大的轟響聲連綿不絕,東方明珠塔崩潰成大大小小的碎塊,不斷轟擊在趙天剛才所在的那片區域。

也許是因為本身材質改變的原因,並沒有煙塵騰起,遮天蔽日,只能透過腳下不斷震動的大地、巨大的轟響,才能真正感覺到那種恐怖的力量。

冷情總裁的前妻 像趙天、神劍山莊長老、羅武等超越普通人想象,強大無比的三級超凡者,都發自心底的心悸,在這種力量下,他們就彷彿只是強壯一些的螞蟻,毫無抵抗之力。

400多米高的東方明珠塔並未完全崩潰,其上原本的三顆圓球形建築,上面的兩個依然完好,就這樣憑空懸浮在200多米和300多米的空中。

它們在緩緩旋轉,外面的那層玻璃變得猶如琉璃一般,灼灼生輝!

兩圈綠金色神環,彷彿星球之外的光冕,其中像是有無數神秘的符號閃爍,瀰漫出一股滄桑悠遠的氣息。

「似乎我們剛才所在的位置就是最下面的那個圓球。」趙天想到了之前,不禁對現在的情況有了一些猜測。

他還記得,陶夢龍兩兄弟曾經說過,這次的龍孕之地共有三層空間,正好和東方明珠塔的三個圓球型建築對應。

「看來軍方的人應該是有其他的目的,並不是為了採摘異果。」

回想起被丟出一層空間的幾十道人影,趙天終於肯定,進入龍孕之地的大部分強者都沒有進入一層空間。

兩道身影向著趙天急速而來,一人手裡還提著一把黑油油的鋤頭,自然便是陶氏兄弟。

三個人匯合,雖然對周圍的大片焦黑屍體有些疑惑,還是向著數百米外正在騷動的人群而去。

趁著場面的混亂,趙天三人悄無聲息的鑽進了人群之中,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你們兩人的傷勢不要緊吧!」看著兩人的樣子,趙天十分擔心。

陶夢龍、陶成傑很凄慘,臉上到處都是淤青,衣服破爛,血跡斑斑。

尤其是陶成傑,滿臉煞白,生命氣息微弱到了極致,剛剛停下,就雙手支著膝蓋,呼哧呼哧地直喘粗氣。

兩人很倒霉,差點被活埋,被巨大的碎塊砸成肉醬。

好在陶成傑可以勉強使用手中的黑色鋤頭,雖然由於種種原因,只能發揮出極小的威能,但是在其瘋狂的揮砸之下,還是打出了一條逃生之路。

不過向著四周濺射的混凝土碎塊,就沒時間阻擋了,像狂風暴雨一般,劈頭蓋臉砸下,才讓兩兄弟成了現在的樣子。

「恐怕等會還會有一場大戰!」陶成傑終於緩過一口氣,直起身來,。

期間三個人聽著人群中的議論,,終於搞明白了外面發生的事情,不由都有些驚詫。

陶成傑做出了這樣的判斷,表情十分的凝重,他覺得三個人收穫已經不小,不應該還在這裡,應該抽身離開。

「估計另外兩層空間也要關閉了!」陶夢龍卻不同意,覺得混在人群中不會有什麼危險,想要留下來看戲。

趙天也搖頭,他還有不少事情,不可能現在就離開,只好對兩人解釋了一下。

他取出一個小包裹,理念是之前在神聖果園中採摘的所有異果,加在一起有20多枚,塞給陶成傑保管。

「等會兒大戰,我可能也會參加,這些收穫還是先交給你們保管吧。」趙天露出一絲苦笑,十分的無奈!

因為劉星所在的軍方隊伍到時候可能會成為眾矢之的,作為兄弟,他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觀。

最終,三個人做出了決定,趙天留下,伺機而動。

陶氏兩兄弟躲到人群後方向,如果趙天有需要,就把黑色鋤頭借給他。

趙天慢慢來到一輛裝甲車前,看著上面的彈痕,和兩具扭曲變形的士兵屍體,不由得輕嘆了口氣。

背靠著軍綠色的裝甲車,趙天和很多人一樣,默默等待起來。 這片區域,經過種種事情,依然匯聚的近千名武者此刻正極為混亂,各種聲音呼喊喧囂塵上,宛如一群無頭的蒼蠅。

不遠處的幾個地方,有武者在和軍隊對峙。

武者大聲怒罵,都仇恨的看著那些面色冷漠的軍隊,眼中幾乎要噴出火來。

士兵們手持的極為怪異的槍械,上面有淡淡的電光繚繞,背後就是一處處軍隊布置的各種強大熱武器。

不時有衝突發生,有武者沖入士兵人群中,瞬間打非五六人。

有士兵扣動扳機,一道道藍色的流光劃破空氣,將衝擊防線的人打成篩子。

兩邊都死了很多人,自從軍隊動用各種熱武器轟炸東方明珠塔周圍,兩邊的衝突就一直持續到現在。

當然更多的武者還是抱著渾水摸魚的心態,混在人群中等待機會。

當東方明珠塔最下面的那個圓球形的建築部分,猶如星球爆炸般,化為無數碎片和著那道擴散而開的綠金色星環,如雨般灑落向四面八方。

人群紛紛閃避,不斷有人被從天而降的碎片擊中,由於人群密集,身體碰撞聲、呼喝咒罵聲,十分的混亂。

所以當稍微平靜一些,人群注意到趙天這群東方明珠塔出來的人之時,只看到十幾個身受重傷,無法行動的倒霉鬼。

人群中不少人蠢蠢欲動,不知是誰呼喊了一聲,大量的武者衝出了人群,眼中閃爍著貪婪。

替身嬌妻要離婚 「那些人還真是夠狠!」趙天一眼就看見,好幾枚散落在地的晶瑩異果,不由得也有些佩服,為了轉移視線,有些人還真是捨得。

趙天轉頭,看向身側不遠處,一名手持寶劍的藍袍老者,正神色冷冽的望來,正是那名還活著的神劍山莊長老。

雙方目光碰撞,中間的空氣像是被擠爆般,發出噼噼啪啪的炸響。

就在兩人將要動手時,一種奇異的波動掠過,兩人同時轉頭,望向了半空之中。

咔嚓!

一道破裂聲,十分清晰,在每個人心中響起。

漂浮在天空中,200多米高的那顆圓球表面爬滿無數的裂紋,折射出斑駁的彩光。

直徑數十米的圓球輕微的震顫了一下,隨即便轟然爆炸而開!

轟隆的巨響,緩緩擴散向天際的綠金色光環,讓這片區域混亂的場面在一瞬間的安靜之後,變得越加混亂!

忽然,恐怖的殺氣席捲天地,赤色霞光漫天。

一隻十丈高的血色巨虎虛影,從那顆炸裂的圓球中驀然竄出,帶著滔天的凶煞之氣。

它身體還在半空,虎尾電話做一道血色長虹,橫掃向後方。

哧!

一道七八丈長的白色匹練,爆射而出,與血色長虹劇烈碰撞,恐怖的能量相互抵消,最終同時潰滅。

緊跟在巨虎身後,一把近20丈長的狹長彎刀,荒蠻而彪悍,森冷的刀身彷彿倒映著地面上每個人的樣子,十分的詭異。

與此同時,一把同樣有近20丈長的黑色長劍,橫貫長天,攜帶著滔滔的黑色水浪,直斬向那隻血色巨虎。

吼!

一聲咆哮,血色巨虎還未落地,直接扭身,巨大的血色爪子迎著呼嘯而來的黑色長劍直接拍了過去。

一聲巨大的轟鳴,血色巨虎失去了平衡,轟然向著地面直墜而下。

黑色天劍足有近20丈長,被震得彈飛向空中,隨即清脆劍鳴聲響徹天地,黑色光芒大放,黑色天劍彷彿從青冥而下,蘊含著比之前還要強大的能量,頸椎在血色巨虎身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