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快躲開!」


木辰心頭一顫,連忙一手抓住身後的紫若晴向一旁躲去。

轟!

黑影瞬間來到,卻是一塊極大的石頭,幾個躲閃不及的傭兵當場被砸死!

「該死,居然慢了!」遠處,一個象頭人身的妖獸從半空之中快速飛來。

「哈哈,二弟,我纏住這個傢伙,你快去把那小子宰了!」高空中獅首人身妖獸大笑道。

「聽大哥的!」

象首人身妖獸在半空中踏步而來,一股浩瀚的氣息瞬間將整個城樓覆蓋住。

「木辰,出來受死!」

象首人身妖獸一聲高呼,城牆之上的眾人卻是面色沉重起來。

木辰突然心中驚起,剛才在那象首人身妖獸的話音下,自己的身體居然有些有些沉重不已。

感受著體內已經瘋狂催動起來的武元,木辰目光微冷,靈戒中的墮天劍似要呼嘯而出!

「木辰兄弟,我來!」一旁的張蠻子看了看木辰那臨危不懼的眼神,咬了牙牙,已經飛身而起!

「哼,沒想到還有一個武聖初階修為的武者!也罷,這小子的人頭就讓三弟來取吧!」象首人身妖獸搖了搖頭,似乎對不能親取木辰的性命而小小遺憾了一把。

張蠻子整個身體如山石一般重重向著那象首人身妖獸砸去,手中兩把闊斧更是大力揮起…象首人身妖獸似乎也看出了張蠻子的戾氣,不敢絲毫大意,連忙全力催動體內武元應付起來。

就在這時,遠處的叢林中再次傳來一股懾人的妖獸氣息,木辰心中一定,已經感覺到那妖獸氣息已經死死鎖定住自己。

「武將巔峰修為!」木辰感受著那鋪面而來的強大氣息,已經清楚到那氣息的主人修為。

「哈哈,既然大哥二哥如此相讓,那我就不客氣了。」

一聲肆無忌憚的笑聲傳來,第三隻妖獸頭領已經現身。

首生雙角,面似白玉眼如墨,眾人定眼細看,只見一隻羊頭人身的妖獸已經狂笑而來。

「紫星學院新科冠軍是吧?可惜可惜,你註定要成為最短命的冠軍了,哈哈!」羊頭人身妖獸目空一切道。

木辰面色微冷,靈戒中的墮天劍已然在低鳴…

「原來你們都是為我而來!」木辰星眸中,一絲怒火燃起,不用說也知道,能夠調動妖獸來對付自己的,除了那青龍一族,又還能會有誰。

「我們也是受命所託,要怪只能怪你自己生不逢時。」羊首人身妖獸沒有停頓,抬起毛茸茸的雙手,掌心中一團風球在瘋狂轉動。

「辰兒,你去殺巨山獸,我來擋住他!」身後傳來熟悉的中年聲音,木辰卻是劍眉一挑,已經看出了那飛出的身影是何人。

木南飛身而出,手中抓著一把玄階武器震山尺,迎著那羊頭人身的妖獸攻去!

「嘖嘖,武帥高階修為而已,也敢出來受死!」羊頭人身妖獸搖了搖頭,手中的風球已經呼嘯而去。

木南身形一轉,以尺護身,才堪堪擋住那攻來的風球…

木辰沒有猶豫,縱身一躍跳入到那城牆之下,迎著那其中一隻巨山獸衝去。

場上眾人只聽得一陣詭異的低鳴聲響起,連忙向著那聲音之處望去。

只見木辰指上靈戒一陣光芒閃出,右手中已然緊握著一把血色極深的寶劍,那劍上鋒芒畢露,血**滴…

劍指蒼穹,仰天長吟不已! 晨陽初升,漫天灰塵下,四隻如小山一般龐大的巨山獸正挺身踏步的向著城牆壓來。

木辰身形已經提到極快,只見地上一抹殘影閃過,空中已經有一道劍芒揚起。

「好劍!」高空之中的張蠻子此時也是忍不住喝彩了一聲。

墮天劍在低吟,木辰的手有些不自覺的抖動了一下…

劍勢已起,巨山獸眼中閃過一絲凝重之色。

木辰高高躍起,識海內的靈力在瘋狂奔騰,連著那體內的血液,似乎也沸騰了起來。

劍芒一閃即下,巨山獸如古樹一般的粗壯大腿被墮天劍橫切而過!

嗚…巨山獸在哀嚎,即便身形如山,但是被武器直接切掉大腿的劇痛感還是瞬間襲上了心頭。

被木辰一劍切掉大腿的巨山獸轟然倒下,偌大的身軀盪起滿地的灰塵。

木辰再次一劍掃去,倒下的巨山獸還未來得及做出反應,眉心處已經有鮮血溢出。

吼吼吼!

剩餘的三隻巨山獸也是沒想到眼前的青年會如此犀利,只是幾息之間,就將自己的一個同伴斬落地上。

三隻巨山獸發出了怒吼,即便它們修為只有武將初階,但是它們龐大的身軀與生帶來的巨力,不會讓它們輕易畏懼。

轟!

一隻巨山獸先是一腳朝著木辰的身體踩來,似要將木辰一腳踏成肉泥…

木辰眼光一抬,只覺得一陣黑影壓來!

木辰嘴角一挑,巨山獸的身體和力度雖然都不弱,但是他的墮天劍鋒芒更利!

沒有猶豫,木辰手中一動,墮天劍已經再次舉起。

黑影剛至,木辰手中的墮天劍直直斬去!

劍式尋常,毫無任何華麗的成分存在;但就是這樣尋常的揚起一斬,那如山崩一般壓來的黑影瞬間被斬成兩半…

耳畔響起的巨山獸那熟悉的哀嚎聲,木辰手中卻是沒停;再一隻巨山獸眉間溢血,轟然倒落在地,壓死身後大片的低階妖獸。

還有兩隻妖獸,木辰手中的墮天劍已經在滴著血。

「木辰兄弟幹得漂亮!」高空之中,正與象首人身妖獸對戰著的張蠻子放聲大呼起來,引得城牆之上的傭兵們歡呼不已…

嗷嗷!

剩下的兩隻巨山獸猙獰的面龐上,快速流露出幾分驚慌。

即便身軀龐大如山,即便修為比之還高上一階,但就這樣毫無抵擋之力的躺在木辰劍下。

三隻倒下的巨山獸身後,數量龐大的低階妖獸瞬間四下分散起來,沒有了巨山獸龐大身軀掩護的它們,在這一刻,命如草芥。

城牆之上,大片箭雨飛來,目標正是那些分散暴露在眾多傭兵眼前的低階妖獸。

「還有兩隻!」木辰劍眉一挑,已經看到那剩餘的兩隻巨山獸似有要逃跑之意。

體內武元快速催動著,木辰身形如飛,迎著那兩隻巨山獸殺去!

半空之中,一道劍影閃過後,又是一聲哀嚎響起。

鋒利的墮天劍沒有給巨山獸任何抵抗的機會,即便身軀如鐵,卻也擋不住那削鐵如泥的地階武器!

最後一隻巨山獸眼睜睜的看著身旁的最後一個同伴已經轟然倒下,剛還猙獰萬分的面龐,此時已是滿臉恐懼之色。

沒有絲毫等待與反擊,最後一隻巨山獸以極快的速度掉轉方向,而其身後的眾多低階妖獸還未反應過來,便已慘死在他巨大的腳掌之下。

剛還氣勢洶洶的妖獸大軍,一時間軍心大亂。

偌大的空曠戰場上,五隻巨山獸四死一逃,而那數量龐大的低階妖獸,已經亂作一團…

「哼,無用的低等妖獸!」

半空之中,和木南交手的羊頭人身妖獸發出一聲冷哼。

只見那羊頭人身妖獸左手化掉木南的攻勢,右手突然凝聚出一個極大的風球,向著那巨山獸砸去!

嗷!

風球速度極快,幾乎只是半息時間,那正邁著腳步逃跑的巨山獸還未來得及慶幸自己逃離戰場,便已經被那風球砸中腦袋。

風球瞬間即散,而最後獨存的巨山獸,即便避開了木辰的劍,卻沒有躲過自己人的攻擊。

「所有妖獸聽令,全力攻擊城牆,吃掉那些愚蠢的人類!」羊頭人身妖獸似乎也被那城牆之上不時射來的暗箭所激怒,頓時怒聲命令道。

嗷嗷…

場上的低階妖獸隨著羊頭人身妖獸的話音落下,頓時穩定了不少,皆是眼露凶光的盯向那城牆之上的傭兵們。

在數只妖獸的帶頭下,頓時上千隻低階妖獸再次猛烈的攻向城牆而去,而在木辰為中心的一個小範圍內,卻是出人意料的沒有任何一隻妖獸靠近。

「給我射箭,射死這些醜八怪!」城牆上,紫若晴幾乎是跳著腳喊了起來…

城牆之上,瞬間大片箭雨落下,所及之處,妖獸哀嚎聲連連…

木辰感覺到手中的墮天劍似乎在歡快的顫動著,飲足鮮血的它,似乎鋒芒更利!

識海中那已經隱隱有人型模樣的白靈神魄團,此時也正光芒大現的壟斷著木辰的識海…

而那識海中一旁如鐮刀垂掛的血絲,似乎也有些興奮了起來。

「愚蠢的武帥武者,受死吧!」

就在這時,高空之中傳來羊頭人身妖獸的得意話語。

木辰心中暗覺不妙,連忙抬眼望去!

果不其然,高空之中,一道熟悉的身影向著木辰砸來!

木辰這一次沒有猶豫,迅速起身向著空中那摔下的木南靠近去…

手中一拉,將那有些武元不支的木南扶落到地。

「你沒事吧?」木辰看著眼前有些面色慘白的木南,不由得開口道。

「我我我…」木南看著眼前堅毅面色的木辰,剛想擠出一個笑容,卻是嘴角剛動,已經有大口鮮血溢出。

「咳咳…是父親沒用。」木南面色有些慚愧,本想以自己武帥高階的修為來抵擋那武帥巔峰的羊首人身妖獸一陣,卻是沒想到那妖獸的戰鬥力實在是極強,自己實在不是其對手。

「沒事,你先上去,我來對付他!」木辰心頭閃過一絲感動,對自己不管不顧多年的父親,今日竟會這般的護著自己。

木南推過木辰的手,面色一正道:「你修為還低,那妖獸的戰力很強,你萬萬不是他的對手。」

「我有墮天劍,應該可以抵擋一陣的,你放心!」木辰大手一抓,將木南推到身後。

高空之中,羊首人身妖獸嘴角篾笑,毛茸茸的雙手快速一聚,頓時一個極大的風球已經恍然成形!

「真是父子情深啊,可惜,今天你們兩個,誰都跑不了!風滅之術!」

風球瞬間擴大數倍,一陣滋滋滋的聲音響起,只見那羊首人身妖獸的周旁空氣已經被擠壓得變形了…

「技成!滅!」

木辰心頭一緊,武帥巔峰修為妖獸所施展出的武技,威力足夠懾人!

「木辰,小心!」 再顧如初,容少高調示愛 高空上的遠處傳來葉教習擔憂的話語,而他卻無力擺脫掉那獅首妖獸的纏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