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怎麼會這樣?輪迴至尊所留的信物怎麼像是撤去大陣的鑰匙般,包裹聖器殘片所鑄成矮山的陣法如冰雪般消融,誰能解釋一下這是為什麼?」


身後,光雨開始蔓延,那是一種極致的美麗,代表著生命的凋零,此刻隨著大陣的融化,所有的光雨開始朝著山坳中蔓延開來!

噬一雙羽翼展開,上面有兩種相似卻又各異的紋路在發光,讓他的速度瞬間彪到極致,羽翼裹挾了眾人,朝著來時的方向急速掠過。

化道,不是人力所能夠抵擋的,幾人此時如同驚弓之鳥,只想著趕緊逃跑,即便是修為比此時再高十倍都無用。

一旦碰觸,會被那光雨牽連,讓所有生靈全部融化為世間最基本的粒子,從此成為過去。

而與此同時!

那彷彿由時空構建而成的巨大通道內,幾道身影陸續的顯現出神形來!

「數以百萬年的相隔,卻依舊欠我一份因果,我能感受到,曾經的兵器,並沒有被時間所磨滅,就停留在山谷的後方!」

一道身影,遮籠在寬大的黑袍下方,身高不足三尺,此時的聲音中帶著莫名的激動道!

「它與我依然相連,其中埋藏有前世的修行法,我有一種預感,只要讓我重新獲取,必然能夠集兩世因果與道行,成就無上大道!」

這生靈面對山坳內的聖級兵器連看都沒有看上一眼,只是聲音帶著激動的同時也是帶著沙啞說道。

在他看來,這些所謂的傳世聖器就如同小孩子過家家一般,真若是在他們曾經活著的時代,與孩子用的玩具沒有多大的差別,前世的他們,除了至尊之外,堪稱無敵!

「無上大道,殺戮的氣息,曾經的殺戮大道?所走過的都是屍山血海般,世間還從未出過以殺證道者,今生本尊會開闢這一先河,前世所不能做到的,今生由我來完成,讓殺戮大道降臨人間。」

又是一道身影,聲音帶著詭異與嗜血,全身雖然在綻放聖輝,但散發神聖氣息的同時濃濃的血腥味撲面而來,其威勢不下於之前剛出現的生靈。

「你們都錯了,只有長生才能主宰人間,只有長生才是世間修士追逐的根本,迎回關於長生的一切,若至尊還在,定然能叫我等重新復生!」

這是一道人影,同時身處黑袍之下,不過他的全身所散發的氣息卻極為的平靜與祥和,同時氣息也是壓蓋住了其餘二尊,他緩緩踏出,聲音中帶著激動道。

「長生至尊已經死了,太初至尊也已逝去,不管是長生大道還是衍生大道,都沒有辦法獲得永生,或許這世間根本就沒有永生,所以又何苦去追尋?」

這已經是第四尊生靈了,全身好像沉浸在漫天的悔恨之中,他後悔一切同時也憎恨一切,好像能夠主宰天地間的情緒,讓所有能夠見到的生靈都為之膽寒。

「我們只是世間一抹幽魂,得庇於至尊才能苟延殘喘至今,苟活於世,到如今不人不鬼,長生也好,衍生也罷,現在說這些,還為時過早,此地倒是有些兵器還不錯,只是可惜,終究未能踏入我們當年的境界!」

人形的身影隱藏在斗篷中,偶爾青衣飄蕩掀起一角布片,能夠看到一隻乾枯的手掌,被符文包裹著,抵抗著世間的時間之力。

「廢話少說,迎回往日的神兵,今世的道是殘缺的,只有得到曾經的鑄道之兵,才有希望邁出那一步,有希望在被時間磨滅之前還能重新回到曾經的境界上,爾等在這爭鬥沒有意義。」

最後邁出的身影中,發出冷酷的聲音,似乎是對之前說話的人形生靈十分不屑,語氣中隱隱帶著責難。

「孤魂野鬼罷了,世間不知道還有沒有我們的痕迹?走吧!」

人形英靈似乎是在笑,聲音愈發的平和了,並沒有責怪那人,當先一步邁出,腳下風雲聚變,風景如幻影般在往後退。

這是一種道法的應用,堪稱恐怖,好似踩踏著大道而行,即便是此處分佈的莫名規則都擋不住他們,任由這幾個蓋世的英靈在其中散步。

其實,古來仙兵葬地中都不知道埋葬了多少的英傑,尤其是核心地中,其中但凡葬有生靈者,莫不是某一個時代僅次於至尊的最強者之一。

即便是一個時代也不見得能夠誕生幾尊,年輕的時候是能夠與至尊爭鋒的,可想而知,那些俊傑的可怕。

而就是這樣的數十座大墓中,最終能夠成就另一世身的英靈,也不過就區區四尊而已,他們在這一世覺醒,守護著此地,原本應該到英靈的生命終結。

是的,即便是英靈,也可以算是另類的生命了,他們也是擁有壽限,當然了,這樣的壽元要比普通的生靈更加的漫長,在世起碼都在萬年以上。

他們初一覺醒,其實力便已經達到了極強,甚至其中有那麼一兩尊生靈,剛一覺醒就擁有聖級的實力。

只是,他們畢竟乃是重生,只是當初那些至強者的一縷念力所化,對於前世的記憶已經丟失大半更是對於修行一道有些朦朧。

他們急於找到前世的一切,其中最重要的莫過於神兵,那是一件件大道器,由前世的他們親手所鑄就,其中摹刻有曾經的道。

只要重新掌控那些兵器,他們都相信,必定能夠記憶起當初的一切,這也是一種另類的復生,甚至可能重新拾回自己的道,更是有望在將來證道,成就一世神話。

「吼!竟然是你們這四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經歷了我黑蛟一族三代,至今都未死,你們的第一世讓人敬畏,但此生令人不齒!」

黑蛟來了,剛一出現,就看到了此刻正沖向山谷的幾尊生靈,不禁大吼道。

四尊生靈聞言,皆停住了身形,回過身來,冷漠的看著黑蛟。

「你是那頭小蛟?比你的爺爺還有父親都要狂妄的多,你祖孫三代都在我等手上吃過大虧,怎麼?今日你又想嘗試一番不成?」

不足三尺的英靈語氣中聽不出怒意,往前一步,只感覺周圍天地都在轟鳴,圍繞著矮小生靈發出嗚嗚的鳴叫,周圍更是有雲霞蒸騰,像是要埋葬整處山坳。

「別急,你們的手段本王自會領教,不過,還有一頭白毛猩猩也來了,恐怕見到你們會發狂,要不咱們先等等它?」

黑蛟化作丈長,眼神中帶著戲謔,往身後的時空同道中看了一眼后說道。

「哦,是那頭老猿,竟然還未死?天地四大靈猿通背猿猴的血脈,當年殺了他的父親后就躲藏了起來,怎麼現在終於敢出現了么?」

第四尊英靈,身高超過了十丈,說話的時候帶著滿腔的怒火,並且不時有絕望的情緒閃現,所說內容冷酷無比,帶給人詭異的感覺。

「不止呢,七彩仙鸞的後裔,哦,或許只能叫做五彩神鸞了,還很年輕,應該是剛繼承了它母親的血脈不久,看來當年的鸞鳥已經逝去了,這一脈是仙血後裔,很不簡單啊!」

「嘖嘖嘖,有趣有趣,還有我們的一位老朋友也到了,沒想到它的生命還真是長久,這都多少年了,一萬年還是兩萬年了?竟然還活著呢?如今再次出世,恐怕其實力恐怖的不像話了吧,想當年我等初覺醒之時,它還只是一隻不通靈性,毫無理智的爬蟲而已,擁有一絲玄武血脈,還真是逆天啊!」

人形的英靈籠罩在黑袍下的瞳孔中射出一道光芒,在空中泛起漣漪,直看向幽深的時空通道中,不由嘖嘖稱奇,為身邊的幾名同類細數道。

「又是你們這些鬼物!」

剩餘三尊生靈沒有說話,但就在此時,一道巨吼彷彿雷霆霹靂般炸響,震的人耳朵翁翁直響,而後就看到,一隻白毛猿猴現出身形。

它能有三丈高,手中持有一塊神鐵棒,眼睛為血紅色,看向那四尊黑袍籠罩的英靈時,全身都散發著濃烈的殺氣。

「老了老了,速度也越來越不行了,當年的豪傑都隕落的差不多了,而今還在都是昔日老友的後輩子孫,唉,老龜我獨活這些年,恐怕好日子也快要到頭嘮,倒是讓幾位見笑了!」

這是一頭堪比山嶽那麼大的黑色烏龜,只是它的腦袋好似龍首,渾身氣息太過可怕了,說是『凶威滔天』也不為過,只是聲音有些蒼老,緊跟著白猿,來到了通道口。

要知道,巨龜乃是四尊生靈中最後一個踏入的中央門戶,但是卻幾乎是緊跟著白猿而出,將那以速度見長的五色神鸞都甩在了身後,可想而知它的速度究竟是有多快。

烏龜的速度原本是奇慢無比的,但是這巨龜卻不同,相反,其速度比許多禽類還要可怕的多。

這就是玄武血脈,傳聞中北方聖獸之一的玄武!

「卧槽,就當老龜我沒來過,先走了!順便通知小鸞鳥!」

可是,就在眾多聖級生靈之間氣氛愈發沉重之際,那老龜剛認出頭來,就激靈靈打了個冷戰,又退回去了,正所謂來的快去的更快。

這樣的一幕,著實跌破了其餘幾尊生靈的眼睛。

尤其是黑蛟,心中更是腹誹不已,那老龜可是跟自己爺爺一個輩分的,怎麼也會罵人?

只是隨後,眾人就發現不妥了,遠方竟然有光雨在擴散,那種氣息讓人迷醉的同時又讓人心中敬畏,發現之後,眾多高手一個個破口大罵,再也顧忌不了形象了,就是那幾尊英靈也是這般,化道的光雨,怎麼會遇到這個?

需知道,英靈可是最怕這樣的東西了,只要沾染一點,便能夠將眾多英靈都化去,根本就不管你修為就多高深,因為這些古代的英靈原本就不應該存在於世間。

一時間,剛剛探出頭來的幾尊聖級高手全都瘋了似的逃跑開去!此刻根本就不是顧忌形象的時候! 「瞎了我的狗眼,道爺看到了什麼?一隻烏龜跑的比兔子還快!」

從山谷中衝出的噬等人看的眼睛都直了,無良道士更是驚恐的大叫出聲。

因為眾人已經發覺,那些生靈一個個全身散發著恐怖的氣息,而且更是彷彿與道融為了一體,這代表著,面前的幾尊生靈都是聖級的高手。

「怎麼如此多的聖級強者?」

柳葉驚訝出聲,外面大世界連一尊都沒有的聖級高手這裡竟然一下子出現了七尊?簡直是要嚇死人的節奏啊。

「我呸,什麼聖級強者,還不是在跑路!」

無良道士鄙夷的看了一眼漆黑的時空隧道洞口,聖級高手不愧是聖級的高手,跑的就是快,一溜煙就不見了蹤影。

「不過那隻烏龜是個什麼東西?體型好大的,跟一座高山似的,只是,怎麼長了一個龍腦袋?」

噬繼續發揚他的小白精神,讓所有人都是一陣鄙夷。

「那應該是一隻擁有傳說中的四方聖獸玄武的血脈,玄武在北,與神龍同等級,而且速度奇快無比,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笨重。」

上官閉月緊勾著噬的脖子,小聲的在其耳邊解釋道。

「玄武?原來如此,不過那體型也忒大了,簡直就是一座高山在移動似的,這防禦力真不是蓋的。」

噬安安咋舌,不說其他,單單烏龜的龜殼都有上千米厚,那傢伙跟人打架的時候若是當了縮頭烏龜,誰能奈何它?

其實,噬有一點還針灸說對了,那玄武血脈的巨龜防禦力實在太驚人了,生命力十分的頑強,當年,就連那四尊英靈聯手之下都沒能佔到便宜,生生讓這隻巨龜衝殺了出去。

可以說,在不老神殿的世界里,這巨龜不說是無敵了,那也是先天立於不敗之地了。

只是可惜,神龜雖壽猶有竟時,螣蛇乘霧終為土灰,這隻巨龜實在太老了,幾乎跟幾名英靈同等年歲,在世時間絕對在萬年以上。

一般的聖級高手能活上個六七千年就已經算是長壽了,可是這巨龜偏偏在聖級的境界一呆就是上萬年,今天之前,仙葬之地內的聖級生靈還都以為這巨龜早就已經化作泥土了。

誰知道,今日又見到了!

這對那四尊英靈來說,絕對不是一個好消息,因為但凡仙葬之地內的聖級生靈都曾經深入過核心地想要探尋這裡的秘密。

但最終都被那四尊英靈教訓過,更有甚者,比如白猿的父親,就在兩千年前死在了幾尊英靈的手上。

所以說,白猿跟著四尊生靈乃是生死仇敵。

而且黑蛟的祖輩父輩也曾經在四尊英靈手中吃過虧,若是動手,自然也少不了這頭黑蛟。

至尊五色神鸞一脈,因為其本身速度太快,結果雖然不說從四尊手中吃過什麼大虧,但也是不曾好受了。

因此,若是這四尊生靈聯合起來對抗四大英靈的話,不說勢均力敵,但想來也應該差不了多少了。

尤其是那隻老龜,那可是與四大英靈同等年紀的生靈,活到如今,它可不是英靈那種幾乎不能自己修鍊的鬼物,它可是真真正正的生靈。

這些年裡一直都在進步著,雖然不說能夠邁入傳說中的領域,但想來也是一隻腳踏了進去,否則也不會活到如今。

實際上,也是因為此地的法則太過的詭異,不成聖級便與野獸無意,而成為聖級之後雖然靈智大開,但是若要突破入下一個境界,則是難上加難。

就好像冥冥之中規定下來,這裡只能存在聖級的生靈,這已經就是極限了般。

「化道的力量在蔓延,該不會真的波及到此處吧?」

霍老二舔了舔嘴唇,這裡已經是在時空同道的外側了,而山坳的四周處,此刻有數百個方位都散發著朦朧的聖光。

顯然,那裡每一處聖光處,都有一件聖器存在,而且最差都是傳奇級的神兵。

「實在可惜,若是能趁機收走幾件該多好,不然的話,只能眼睜睜看著這些聖兵被化道的力量所波及,最終成為滿地的粉塵!」

上官閉月嘆息,同時眼中也露出希冀之色,那個方位的光雨正在逐步的蔓延開來,正向著此處擴散,恐怕最多不會超過半柱香的時間,便要波及整個山坳。

「吼」

「唳」

「噶」

聖器中的器靈此刻出奇的暴躁,又有更多隱藏的聖器出世了,整整四百多,全部都是傳奇級的聖器,只需要一件,放到外界,就足以作為一個大勢力鎮壓氣運之物。

足以成為一件震懾群雄的大器,可以保證一個大勢力數十萬年不衰。

「聖器啊!我們煉體宗也有,但從來只是聽說過,還從來沒見過,今天可算是長見識了,而且一下子見了這麼多的聖器,嗯?那個鎚子我喜歡,看著真威武!」

光頭摸了摸自己鋥亮的腦袋瓜,指著前方的一件彷彿房屋這麼大的巨大鎚子類的兵器瓮聲瓮氣的喊道。

「那是一頭白額暴熊,算是上古異種了,而今這種生靈都早已絕跡,本身就是以力量著稱,也是一件巔峰傳奇級的聖器,價值不可估量,器靈都如此的威武,想來如果真的有人能夠催動,去了外界,恐怕隨意的一擊都能造成一片大陸的沉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