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恩,是的,難道是外地的小姐?」


「我們靜觀其變。」

見男子和小廝輕輕的聊著什麼,碧綰得意的笑了:「李麟,告訴小二,那桌我們請了。」

「我們請?」柳絮奇怪的問道,小姐不是不認識他們,怎麼要請客呢。

碧綰微笑著點著頭:「人不都是從不認識到認識啊。」

「小二,那位公子的錢就算我們這了,我們小姐請了。」

「不用,本公子自己付的起。」

「公子言重了,我們小姐不是那個意思,不要誤會了我們小姐。」

「不是誤會,是無事獻殷情,非奸即盜。」

聽著男子的話,碧綰突然來了興趣:「柳絮,將本小姐的糕點拿到那邊去,我要和這位公子一起交流交流。」

說著碧綰就起身,自然熟的坐到男子的左手邊。

柳絮和小桃根本沒法阻止碧綰,只得起身將糕點端了過去,恭敬的站在身後。

「你們回去自己坐著,我和這位公子要好好聊聊。」

「可是,小姐……」

「小什麼小,我又不會把這位公子吃了,你們回去坐著。」

柳絮和小桃也鬧不明白,小姐這是要幹什麼,只能回到自己的位置,一刻不停的看著碧綰。

男子見這個陌生女子坐了下來,擰緊了雙眉。

自己這身打扮,不算英俊,今天怎麼碰到一個花痴。

「這位姑娘,還請坐到自己的位子上去,我們不熟。」

「沒關係,現在不熟,等會就熟了。」

見女子沒有感到任何不適,男子耐著心再次勸說道:「男女有別,姑娘你還是回到自己位置上去,不然有損姑娘閨名。」

「我一個女的都不怕,你怕什麼?」

男子對於碧綰的無理取鬧實在忍不住了,直接冰冷著臉:「你到底要怎樣?」

碧綰拿著糕點,悠閑的吃著:「我想調戲你。」

此話一出,茶樓里一下子安靜下來,靜的能聽到心跳聲…… 雖然蒼茫大陸思想並不保守,但是也沒有開放到一個女子可以公然調戲男子的程度。

對於碧綰的話,在場所有人都彷彿被雷擊了一樣,獃獃的看著碧綰,久久不能平復……

「柳絮姐,小姐她……」

柳絮苦著臉,默默的搖著頭:「小姐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哎……」

「小姐是不是有什麼目的?」

「目的?」被小桃一提醒,柳絮也贊同的點著頭,「沒錯,小姐做事總有小姐的目的,但是這當眾調戲一個男子,太有損小姐閨名了。」

「呵呵,幸好小姐調戲的是個女的。」

「他是女的,你看出來了?我看出來了?估計這裡就小姐看出來了,你覺得他實際是女的還是男的,有意義嗎?」李麟冷冷的說著,猶如一盆冷水,直接將原本存在僥倖心理的柳絮和小桃,澆了個透心涼。

「李麟說的沒錯。」柳絮擔憂的轉頭看著嬉皮笑臉的小姐。

「小姐是不是想好退路了?」

「我們靜觀其變,保護小姐最重要,那男子實力雖然一般,但是想傷小姐易如反掌。」

柳絮和小桃同意李麟的話,都提高警惕,默默的注視著那桌的動靜。

名門謀略 碧綰的話一出口,那男子直接一愣,沒想到今天碰到如此的變態。

「調戲我?就你這姿色?」說著鄙視的看著碧綰,露出滿臉的失望。

「呵呵,姿色?我這姿色配你正好。」

「不要臉。」

「要臉怎麼泡你。」

「你是哪家的姑娘,怎麼這麼不知羞恥。」男子開始氣急了。

「我知羞恥啊,所以大庭廣眾,偷偷摸摸才叫不知羞恥。」

「你……」碧綰的話說的無理又冠冕堂皇,讓人無法爭辯。

而坐在旁邊的柳絮,小桃和李麟,對於碧綰的話都瞪大了眼睛。

小桃努力眨了眨眼睛,又用手使勁搓了搓:「那是我們家小姐嗎?」

「是,好像又不是。」

而李麟強裝鎮定的扭過了頭:自己怎麼攤上這樣的主子,之前還慶倖幸運的降臨呢。

「你叫什麼名字?」

「這應該是男的問女的才是……」

「我調戲你,當然是我問你,不過你想問我,也可以,我可以讓你反過來調戲。」

對面的男子徹底服了,拍了拍自己的額頭:「算你狠。」

說完起身準備離開……

「李麟,給我攔住他……」

「你……」男子直接甩過一個水球。

碧綰一看,一個側身直接躲過了水球。

好在,現在雖然不能修鍊,但是之前的身手已經恢復了百分之五十。

「小姐,你沒事吧。」李麟一個跳躍穩穩的站在碧綰的面前。

「沒事,這麼辣的小美男,我喜歡。」

李麟尷尬的低下了頭,小姐難道沒看到他已經發火了,調戲也要一個限度啊,小心玩火自焚。

男子捏緊了拳頭,紅潤的雙眼,擰緊的雙唇,預示著男子已經到了氣憤的邊緣。

碧綰豈會不知道情況,依然淡淡的開口:「你是哪家的,我讓我爹上門提親去……」

上門提親?一個女的上門提親?

男子想走又走不掉,想打又打不過,無奈的低下了頭…… 「借一步說話。」

碧綰沒有任何驚訝,淡淡的點頭:「可以。」

男子看了看大廳,發現右邊角落的位子空無一人:「去那邊。」

碧綰微微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姑娘有所不知,本公子是女子。」男子輕聲的對碧綰道,同時擔憂的看著碧綰,深怕眼前的女子聽到真相后,情緒失控,哭天搶地。

可是,等自己的話說完了,眼前女子還是那麼平靜:「你聽清楚沒,我是女子。」

「我知道啊。」

「什麼,你知道……」男子一聽碧綰知道自己是女子,更急了:難道眼前的女子有這種嗜好,自己可是正常人啊。

看到男子一會皺眉,一會咬牙,臉上的表情失落、不信、疑惑、痛苦一起交織著,碧綰『噗嗤』笑了出來:「放心,我逗你玩的,我只想知道你是誰。」

「為什麼?」

「你回答我的問題,我就告訴你原因。」

男子看著碧綰眼中的純粹:「我是蘇萍。」

「蘇萍……你是蘇家小姐?」

男子輕輕頜首:「我是蘇家二小姐。」

「那蘇穎是你?」

「是我姐姐。」

碧綰點點頭,果然在自己的預料中,這人和蘇家有關係。

可是,碧綰沒想到會和蘇穎關係那麼親。

「你姐姐被人傷了,你不陪著還出來玩?」

「自作自受。」蘇萍淡淡的,沒有任何情緒的說道。

碧綰嘲笑道:「冷血無情。」

「隨你怎麼說,反正我問心無愧。」男子也不解釋,「現在可以讓我走了嗎?」

「不可以。」

「你說話不算話。」

「我算話,只是發現現在你更對我胃口了。」

蘇萍瞪大了眼睛,擰著嘴巴:「什麼意思。」

「呵呵,你放心,我只是覺得我們投緣。你知道我是誰嗎?」

「不知道,看著不是小戶人家的小姐,但是在宴會上從來沒見過……」

「呵呵,這不奇怪,我是碧家廢物。」

「什麼,你是那個碧家廢物。」蘇萍不相信,眼前的女子機智聰慧,果敢大膽,與傳言的完全不同。

「我們找個包間坐下談。」

眾人好奇的看著角落的兩人,女的至始至終都是一臉平靜,男的表情就相對豐富些,一會驚訝,一會失落,一會不解,一會吃驚……

「柳絮姐,她們說什麼了。」

柳絮搖搖頭:「她們說的太輕了。」

「李麟,你呢?」李麟的實力比較高,應該會聽到。

「他是蘇家二小姐。」

「什麼?」

「李麟,要個包間,我要和這位公子好好聊聊……」

李麟領命,要來了一個包間,碧綰、蘇萍、柳絮、小桃、李麟、花容一起上了包間。

等一行人離開后,原本安靜的大廳炸開了鍋。

「你早就知道我是誰了,是不?」

「嗯,有所懷疑,但是沒想到是蘇穎的妹妹。」

「你怎麼猜到我和蘇家有聯繫……」

「你後面的侍從,他鞋跟後面有一個『蘇』字。」

蘇萍扭頭一看,果然如碧綰說的:「沒想到這麼不起眼的地方你也注意到了。」

「不小心瞄到的。」碧綰謙虛的一說。

「那副畫是我姐畫的,而那玉佩是誰給的你想知道嗎?」蘇萍得意的看著碧綰,總算可以看到眼前這個女子吃驚差異的表情了…… 可是,蘇萍完全料想錯了,根本沒有看到碧綰的表情有任何變化,依舊吃著糕點。

「你不想知道是誰拿來的玉佩嗎?」

「不就是碧家的人。」

「原來你知道,那你知道是誰嗎?」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

碧綰的坦率,給了蘇萍一個好印象。

國都眾多世家小姐中,不是矯揉造作,就是趾高氣揚,就算有幾個個性爽朗,率真單純的,也躲不過世俗的侵蝕,最後都慢慢改變性情,同流合污。

即使沒有同流合污,大多都明哲保身,默默無聞。

「是歐陽蘭帶來的,她叫她蘭蔻。」蘇萍回憶著說。

「什麼,是她……」柳絮一聽是蘭蔻,立刻怒罵道。

碧綰轉頭對著柳絮瞪了瞪眼:「我之前就說了,之前的事我既往不咎,如果後面她們再不老實,就讓她們生不如此。」

碧綰說此話的時候語氣淡淡,沒有夾雜任何情緒,但是卻讓蘇萍幾人,感覺到一股無名的寒意。

「她們那麼對你,你既然可以既往不咎?」

「我一個廢物又能如何?」

「不,你不是因為廢物才既往不咎,如果我沒猜錯,你想追究,有的是辦法。」

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蘇萍就能做出如此的判斷,那隻能說明,蘇萍也是心思通透的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