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您不想看看我的孩子么?」洛天眼角流淚,沖著洛水開口,他知道洛水是痛苦的,但是他始終想讓洛水活下去。


聽到洛天的話,洛水雙眼有了一絲神采,最好還是輕輕的搖了搖頭,緩緩的閉上了雙眼。

「父親!」洛天看著洛水身上氣息消散,對著洛水的屍體緩緩的拜了下去。

雖然洛天有些辦法,能夠讓洛水有很大可能活下來,但是洛天卻知道洛水並不想痛苦的活下去。

「抽魂!」洛天伸手一抓,陣陣的灰氣從洛水的身上傳出,出現在洛天的手中。

灰色的神魂非常微弱,顯然剛才洛水施展的手段,差點形神俱滅,若是不處理,說不定會不能輪迴,因此洛天只能將神魂抽出。

洛天收起了洛水的神魂,同時伸手一抓,將洛水的秋水劍拿了起來,看向再次朝著他和蘇丹衝來的兩名仙王初期。

「一劍凌仙!」洛天冷聲開口,直接爆發出了自己記憶中的最強攻擊,一道劍技。

愛上你,不期而遇 「嗡……」驚天的劍芒瞬間爆發,秋水劍開始瘋狂的抽起洛天剛剛恢復的修為來。

狂暴的氣息從洛天手中的長劍爆發而出,下一刻,一道黑色的劍芒便是被洛天打出,朝著兩名仙王初期飛了過去。

「這是!」兩人的臉色瞬間蒼白起來,感覺到那劍芒之上蘊含著的恐怖的波動。

兩人原本就是消耗很大,被蘇丹和洛水兩人重創,現在在這麼一道驚天的劍芒前,兩人根本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

噗噗……兩團血霧升起,兩名仙王初期直接崩碎在洛天打出的劍芒之下,讓葉丘等人倒吸了口涼氣。 咔嚓一聲,洛天手中的長劍崩碎在洛天的手中,讓洛天心中一顫。

劍有傲骨,洛水選擇死去,秋水劍跟隨洛水多年,竟然以劍殉人。

黑色的劍芒,斬滅了兩人,並沒有停止下來,而是繼續朝著王滅天和段紫覺的方向飛去,讓王滅天的臉色難看起來。

「該死!」王滅天大罵一聲,單手掐訣,澎湃的魔氣化成一把黑色的魔刀,朝著黑色的劍芒打去。

「八荒落寶訣!」不過就在那黑色的魔刀打出的一瞬間,冰冷的聲音卻是在王滅天的耳中響起,讓王滅天渾身一抖,心中猛然響起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噗……

王滅天剛剛反應,一團血霧便是升起,讓王滅天的臉上更是瘋狂起來。

黑色的劍芒直接以一種詭異的弧度,拐過了王滅天打出的魔刀,而是斬在了站在遠處觀看戰局的萬幽蘭的身上。

「不!」看到萬幽蘭化成了血霧,王滅天頓時大吼起來,脫離了同段紫覺的對抗,朝著萬幽蘭化成的那團血霧沖了過去。

「娘!」王滅天看著血霧升騰,雙手不斷抓向血霧,不過鮮血卻是將王滅天的雙手染后。

「抽魂!」冰冷的聲音在天地之間回想,洛天伸手一抓,直接將萬幽蘭的神魂抓到了手中。

「洛天!」灰色的神魂,眼中帶著驚恐,看向洛天。

王滅天瞬間不敢動了,看著萬幽蘭的神魂,目光看向洛天,大吼起來:「放了我娘!」

「做夢!」洛天臉上帶著寒意,看向王滅天,伸手攥住了萬幽蘭的神魂。

「轟……」就在王滅天跟洛天對峙的時候,一聲轟鳴之聲在人們的耳中響起。

黑色的魔雲炸裂,一個方圓幾丈的口子裂開,一道灰色的身影朝著那裂開的口子沖了過去。

「等我回歸,你們都得死!」瘋狂的聲音響起,正是之前與王滅天大戰的段紫覺。

此時的段紫覺也是異常的虛弱,趁著王滅天和洛天對峙之時,段紫覺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

逃走,這是段紫覺的想法,在他看來,洛天和王滅天都不是什麼好東西,都不可能放過自己,之前對抗王滅天也是權宜之計,現在洛天牽制住了王滅天,讓他有機會離開。

沒有什麼比活著更重要,只要活著,以他的實力,完全能夠恢復,即使不是巔峰,以後也可以有所圖謀。

因此段紫覺最後全力將魔雲撼動,想要逃出升天。

「想走?」洛天冷哼一聲,他將段紫覺的神魂抽出來,自然就有著對付段紫覺的辦法,是直接伸手一抓,即將衝到裂口的段紫覺募然一頓,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禁錮,竟然化成一道流光,被洛天抓到了手中。

「你!」段紫覺灰色的雙眼中露出驚恐,看著站在那裡一臉冷意的洛天。

「洛天,只要你放了我娘,任何條件我都能答應你!」王滅天徹底著急了,萬幽蘭對於王滅天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也正是萬幽蘭的存在,王滅天才能有現在。

「天兒,別管我,殺了他!」萬幽蘭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瘋狂。

「天兒,是娘對不起你,讓你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殺了他之後,你就去過正常人的生活!」萬幽蘭聲音之中帶著苦澀。

「閉嘴!」洛天聽到萬幽蘭叫王滅天天兒,有些不舒服,直接大聲開口,震懾住了萬幽蘭。

「不行!你不能死!」王滅天大吼,眼睛都紅了,目光死死的盯著洛天。

「說,怎麼樣才能放了我娘!」

「真是母女情深啊!」洛天臉上帶著感嘆,看向王滅天,他認為王滅天為人冷酷,沒想到萬幽蘭卻是王滅天的軟肋。

「自殺!」洛天冰冷的開口,他到要看看,王滅天對自己這個娘到底有多深的感情。

「好!我自殺,你可以在我的身上種下道心種魔,但是你要先放了我娘!」王滅天回應,沒有絲毫猶豫。

「不要!」萬幽蘭大喊,看著王滅天,知道王滅天真的會因為救自己而自殺。

「娘,為了你,我可以做任何事情!」王滅天臉上帶著笑容,雙手開始掐訣。

「娘也一樣,我很後悔,不該讓你也被仇恨蒙蔽,為了報仇,讓你做下許多錯事,甚至做下不倫之事!」「如果能重來,我一定會讓活的正常一點,像其他孩子那麼活著,可惜一切都晚了,答應我,殺了洛天之後,過正常人的生活,娶妻生子!」萬幽蘭灰色的臉上帶著笑意,同時灰色的神魂竟然散發出狂暴的

氣息。

「給我凝!」洛天臉色微微一變,開始瘋狂的凝聚起萬幽蘭的神魂來,但是在洛天面前一向都要老老實實的神魂,這一次卻沒有。

轟的一聲,萬幽蘭的神魂直接炸開,化成道道的灰氣,飄散在洛天的身前,魂飛破散。

「啊……」王滅天大雙眼瞬間猩紅起來,瘋一般的沖向了洛天,如同一隻受傷的野獸,爆發出無盡的瘋狂。

「殺!」王滅天怒吼,抬手間,魔雲鎮壓天地,帶著驚天的波動鎮壓而下。

「給我擋住!否則你也得死!」洛天伸手一揮,將段紫覺的神魂扔了出去,同時伸手一抓,血刀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

「咔嚓……」

下一刻,驚雷之聲便是在天地間回蕩,黑色的魔刀和血刀碰撞在了一起,洛天和王滅天兩人同時倒退,目光看向彼此。

「殺殺殺,我要殺盡你身邊的所有人!」王滅天瘋魔了,腦海中都是萬幽蘭臨死前的話,還有曾經的畫面。王滅天能有今天,全部都是因為萬幽蘭,自從王滅天懂事起,萬幽蘭便是給王滅天灌輸仇恨的種子,為了幫助王滅天提升實力不則手段,更加可怕的事,萬幽蘭甚至不惜以自己的鼎爐體質與王滅天雙休,

做出這種齷齪之事。

因此王滅天的性格已經扭曲,萬幽蘭對於王滅天來說,更有著一種超越母子的情感,萬幽蘭就是他的一切。

「魔弒天下!」王滅天大吼,天空上的魔雲翻卷,瞬間演化成一隻吞天大口,張口吐,吐出萬千刀芒,朝著洛天席捲而去。

「槍主蒼穹!」洛天雙手舞動,裂天槍出現在了洛天的右手,左手提著血刀,不斷的舞動,抵擋起那無盡的刀芒來。

王滅天之前被段紫覺消耗,也是遭到了重創,否則在這大陣之下,洛天絕對不會是王滅天的對手。

不過現在,洛天的確有了和王滅天一戰的資本,不過想要擊殺掉王滅天,洛天現在的狀態也好不到哪裡去,拼到最後,很有可能是兩敗俱傷。

殺殺殺……

王滅天不管不顧,不要命了一般,不斷的出手,不斷的同洛天血拚著,滔天的碰撞之聲,在天鬼王城中傳遞。

而那黑色的魔雲彷彿王滅天力量的源泉,讓王滅天一直保持著鼎盛的狀態。

「一定要勝啊!」葉丘等人站在十色的火海當中,不斷的祈禱著,他們的小命可是掌握在洛天的手上。

轟鳴不斷響起,洛天一刀一槍沒有絲毫破綻,但是之前由於施展了一劍凌仙,對於洛天來說消耗極大,而王滅天這裡卻彷彿沒有底線一般,不斷出手,漸漸的洛天被壓制下來。

時間緩緩流逝,半個時辰過去了,洛天終於感覺自己的修為有些不夠用了。

轟……

而就在洛天有些不支的時候,天空上的魔雲終於炸裂,所有站在魔雲之外維持大陣的弟子,全部大口吐血,目光帶著虛弱。

「破開了!」段紫覺灰色的神魂,從天空之上飄落,神魂之上同樣傳出虛弱之意。

「噗……」魔雲破開,讓王滅天口中噴出了鮮血,顯然借用大陣的力量,讓王滅天和那片魔雲之間也是有著很大的關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不過,王滅天卻是絲毫沒有在意,伸手一點,狂暴的波動,從王滅天的手中飛出,一座魔山轟然從天空之上墜落,直接鎮壓在了段紫覺的神魂之上。「啊……」段紫覺凄厲的慘叫起來,他能破開大陣,已經虛弱到了極點,心中已經徹底絕望,就是希望洛天能夠良心發現,看在自己破開大陣的份上,放自己一條生路,哪怕是讓自己進入輪迴,最後輪迴轉世

也好。

嘭……

段紫覺虛弱的神魂,直接被黑色的魔山崩碎,同萬幽蘭一樣,煙消雲散。

「這一次,真的是徹底隕落了!」葉丘等人嘴角臉色難看,看著段紫覺死去,同時也關注起洛天和王滅天兩人的戰鬥來。

此時,洛天和王滅天兩人都是極為凄慘,身上都是帶著大片的傷痕,不到最後,誰都不知道誰會勝出。

「來!」王滅天再次怒吼,一名名維持大陣的天鬼王城中的人們直接崩碎,化成一顆顆黑色的魔種,足足幾十萬顆,朝著王滅天的方向匯聚而去。「來!」洛天咬了咬牙,張口一吸,無形的吸力瞬間從洛天的口中傳出,他知道,不能讓王滅天吸收那些魔種,若是吸收,那麼王滅天很有可能進入到仙王後期,那麼自己就真的沒有絲毫勝算了。 駱林話音剛落,三把五四手槍,全都丟在了地上,沒有不怕死的人,這下屋內就陷入了一種極其怪異的氣氛中了。

「嘿嘿….胡軍生我還真佩服你!……當然,不是你的長相!……我的確是殺人兇手!知道嗎?那起碎屍案嗎?就是我乾的!溫森河的兒子,溫大毛啊!可惜啊!老溫自己也被打靶了!…哇哈!……你的眼光真厲害啊!…這都能看得出來!的確牛X啊!……」

駱林微笑的擺了擺手中的手槍,對著小臉蒼白的費肖紅,笑了下,看到那兩個小子臉上全是崇拜興奮的光芒。

碎屍案!誰不知道啊!在京城的老百姓中那更是流傳甚廣,對溫大毛的死,那更是有不少人拍手稱快,殺得好!這個禍害!死有餘辜!

當然,還不敢明目張胆的放鞭炮慶祝啥的,那對這個殺了溫森河兒子的人,那簡直就是青少年眼中的神奇「英雄」人物啊!

「饒命!….饒命!….我錯了!….英雄饒命!……」

這下房間裡面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駱林肯定是要殺人的了,他都把自己的秘密都說了,難道還會放了他們讓他們到處去說?去宣揚?

胡軍生心裡那個後悔啊!恨啊!這張臭嘴,好的不靈壞的靈,公安系統裡面誰不知道那個碎屍案的兇手是個武林高手啊?

人都可以整個被踢碎,那是啥功夫?啥概念?

當場就跪了下來,根本不敢有任何反抗,那張橫肉臉上全是嘩嘩的淚水,後面兩個警察也反應過來了,也毫不猶豫的跪了下來求饒。

這個時候,費肖紅的臉色稍微好了點,彎腰把那三把五四手槍撿了起來,放到了屋內的那張爛桌子上。

那個柔弱的瘦弱柔媚女人現在也坐在了椅子上,雙手摟著兩個半大小子,眼神閃著異樣看著駱林。

「嘿嘿……你們啊!真是自作孽不可活!…當然,說不定我心情好,就不殺你們了呢?….那也得看你們的表現不是?……說下為什麼要刁難這些孤兒寡母?你也可以撒謊!….」

駱林淡笑著,靠在門邊聽了下屋外的動靜,果然那些人都散了,緩步了幾步,拉了把椅子,就坐在了跪在地上的胡軍生面前,手中的冰冷槍管,點了點滿頭冷汗的胡軍生的額頭,緩緩的說。

「咕咚….英雄!你殺得好啊!那個溫森河那就是藏在革命隊伍裡面的姦細,叛徒!……您那是為民除害啊!….」

橫肉男胡軍生還沒開口,他身後跪著的那個滿臉青春痘的年輕男警察,趕緊滿臉媚笑的看著駱林點頭說。

「呵呵……也不是!其實你們並不知道我為什麼殺溫大毛!因為他干拿獵槍打我?還在我面前囂張?那麼他就是死路一條!…溫森河的下場,你們也看到了吧,也是得罪我的結果!…你們要是能說老實話呢?說不得我就饒你們一條狗命又如何?

…當然,你們不怕死的話,你們家裡的那些啥,親戚啊,父母啥的,那可都要跟著倒霉了!…你們兩個把家庭地址都留下來!…還有這個姓胡的!…開始說吧!我聽著呢?…」

駱林看了眼那個年輕警察,又掃了眼,那個已經站起身,一身粗布衣衫根本掩不住她那傲人的雙峰,擦!好大啊!NND,難怪這個胡警察要對她下手,身材嬌小,波波巨大,難道是傳說中的巨乳童顏?童顏不太對吧?她可有白頭髮了啊?嘶……

「…英雄!…我真錯了!真的!….我不該打黃素珍的主意!…我該死!我是畜生!叭叭叭!…」

好嘛!果然和駱林想的一樣,胡軍生也夠狠的,對著自己的臉狠狠抽了幾巴掌,一臉的懊悔和追悔莫及的樣子,在邊上的費肖紅也找了張椅子坐了下來,站久了腳麻,腦子更是一團糟,和駱林那激情的畫面,還有那傳說中殺人不眨眼的血腥兇徒,根本不敢想象這一切都是真的。

但是,她知道絕對是真的,因為駱林和所裡面通知上描述的碎屍案的兇手一模一樣,看到駱林拿出槍的那一瞬間,她就知道了這個少年根本不是像他的長相那樣的俊俏和優雅了。

那就是如同一隻嗜血的野獸一般,殺氣!對就是殺氣!畢竟,費肖紅可是受過正規訓練的女警察,有些專業知識,能讓她明白什麼樣的人殺過人。

「謝謝!…」

原來那位病態美人去倒水去了,看著她眼裡閃出的感激,駱林也朝她笑了下,接過了她手裡的杯子。

而胡軍生還在那滔滔不絕的交待著自己的「罪行」!無非就是搞了幾個寡婦啥的破事,在後世這都算啥啊?屁都算不上,別人還得佩服你,你能搞女人越多越牛B!

可那個年代那可就是流氓罪啊!你看看老溫的下場就知道了,不就玩幾個妞嗎?直接打靶!他可是中央候補委員啊!高官來的!後世這種,最多把他職務櫓下來或者屁事沒有!但在那個年代的男女作風問題,那就是極其嚴重的問題。

「行了!把你們做的這些是都寫下來!按上指印!我就不殺你們了!呵呵…怕死!那是很正常的!…男人喜歡漂亮女人是很正常的,但你這手段也太猥瑣垃圾了了點?嗯?人家孤兒寡母的容易嗎?做人還是有點良心的好啊!….」

胡軍生和那兩位年輕警察,更是聽得連連點頭,反正現在駱林說啥都是英明的,正確的!

駱林說完,對著離他起碼有五米外的放在屋內的一塊腦袋大小的麻石石塊,手一招,那塊麻石就在眾人驚駭欲絕的眼中飛了起來,緩緩的停在距離駱林不到三米的屋內空中,接著駱林的手虛空一抓,毫無半點聲音,那塊堅硬無比的麻石,成了一片碎末,化作一堆塵粉,慢慢的飄散在屋內的空氣中。

嘶….這下屋內只要有眼睛的,都感到自己全身的汗毛全都立了起來,NND!人腦袋可沒石頭硬吧?這下恐怖的震懾,讓三個警察徹底老實了,跟這種人作對絕對是死路一條,那麼對溫森河的事情,也自然相信了,揭露溫森河的那些隱秘之事,肯定是他干出來的。

三個人在各自的「罪狀」上,都按上了自己的手指印,駱林也不啰嗦,把槍都還給三警察,示意他們可以走了。

三個年輕的警察,今天可算是經歷了生死的考驗,對他們以後的影響是巨大的,結果這一下,還真為社會做了好事,三個人也自然改頭換面,不再當「壞人」了,決定做好人,汗!

在很多年以後幾個人都成了警察系統內的高官,心裡也是感嘆當年,年輕時遇到的「兇手」駱林,改變他們一生的「事件」。

「你就不怕他們回去報告?….」

當三個全身內衣都濕透了的神情頹廢的警察叔叔,從黃姐姐家出來,漸漸消失在這片簡陋破舊小巷子陰影中時。

費肖紅這才帶著擔心看了眼毫不在乎的駱林,說了句。

「呵呵…怕有什麼用?第一,他們三個人出現在這裡很多人都看到了!要殺人滅口的話這些人都全部的死!不然是沒半點用的!

第二,他們很怕死!你們都知道碎屍案的兇手的厲害!我想,你也是很清楚的吧?所以他們不敢冒險!

第三,他們稍微聰明點就會想到,他們的嘴,如果只顧著痛快了,那麼就會連累到他們的家人,我可不會光說說而已,加上他們平時做的那些事情都交代了,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對他們一點好處都沒有。

還有關鍵的一點,他們萬一抓不到我,那麼等著他們的就是血腥的報復!我想他們是不願意看到這一天的!所以,他們不但不會說,而且還會千萬百計地來討好這位黃…大姐!…呼!…我說紅姐!你倒是一點都不怕我這個殘暴的兇手啊?」

駱林笑了下,喝了下「巨乳童顏」黃大姐的茶水,真他媽難喝?是不是茶葉都起霉了?當然駱林沒有把茶水吐出來,那也太沒禮貌了,只是喝了一口,就放下了,臉上看不出任何不悅的表情。

「噗通!」

費肖紅還沒說話,兩個屋內的少年就跪在駱林面前,這下費肖紅和黃大姐都驚呆了。

「請!英雄…不!師傅!收我們為徒吧!…」

兩個長相差別很大的少年,在駱林面前跪得筆直,一臉的堅毅和希翼,眼神炙熱的看著坐在椅子上撩著二郎腿的駱林,語氣堅定的說。

哦!感情這兩個小子想拜師啊!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