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感覺好多了,咦,你臉上怎麼回事,怎麼烏青一大塊的,你是不是又跟人打架了?」


「沒有,是孩兒自己摔倒的,母親我去給你倒杯水喝吧。」

看著臉色閃躲的木辰,王氏心中瞭然,一想到木辰這麼小就要幹活賺靈石給自己買葯,還要受府中僕人的欺負,王氏不禁眼眶微紅起來。

「母親,你怎麼了?是不是孩兒又做錯什麼了?」

「辰兒很乖,是娘看到你受傷了心疼你。」

「沒事,以後他們要是敢再說母親你的壞話,我還會跟他們拚命的!」

「傻孩子,疼不疼?」

「不疼呢!母親你再多睡會吧,孩兒答應了管家還得去砍柴呢!」

「嗯,那你注意安全,別太晚回來了。」

「母親放心,孩兒很快就回來。」

看著懂事的木辰那瘦弱單薄的離去背影,身後的王氏不禁淚流滿面。

陽城外的後山處,木辰剛將木柴堆綁好,正欲要坐下休息一番時。

忽聞一陣狂風襲來,木辰一個身形不穩,摔落山間,頓時人事不醒。

天地間也隨之變色,霎那黑雲壓頂,風聲大作。

只見一青色巨龍翱翔在空對戰一白狐於天際之間,青色巨龍龍尾縱橫不絕,將九尾白狐圍繞其中,隱隱有縮收空間之勢。

「都受傷了還能跑這麼遠,狐仙子白靈,這下你可跑不了。」

話音未落,青色巨龍昂首而望,一聲巨嘯,一柱怒火衝口而出,直奔白狐而去。

見勢不妙的白狐,連忙七尾盡出,如白色錦緞綿延不絕,堪堪抵擋住青色巨龍的火焰攻擊之時,青色巨龍趁勝追擊,巨尾橫掃而來,白狐躲不及防,被龍尾掃中身軀,墜地吐血不已。

「本王都說你跑不了,乖乖把玲瓏塔的消息告訴我,本王說不定能饒你一死!」

看著已經化為人形的青色巨龍,摔倒在地的白狐也光芒間化為一妙齡女子,長發飄飄媚眼如絲,面如桃花臉似霜,櫻桃小嘴下血跡未乾,引得一旁的人形青色巨龍雙眼冒光。

「本王現在改變主意了,只要你願意,本王可以收你為侍妾,到時候一起探尋玲瓏塔,怎麼樣?」

「我呸,就你這惡龍,我就算是死也不會告訴你玲瓏塔的下落,更不會做你的侍妾。」

「那我就不客氣了,倒要看看你還能嘴硬到什麼時候!」

隨著一聲怒吼,青色巨龍原形畢露,龍口大開,一團赤色火焰再次席捲白狐而去。

「惡龍,一起死吧!」

看著迎面而來的熾熱火焰,九尾白狐一臉平靜,雙手結咒,嘴中念念有詞,心口處光芒頓起。

「啊,你這瘋婆娘,居然要自爆!」

看到白狐心口光芒驟起,青色巨龍一個擺尾便要抽身而去,卻無奈白狐已然順勢而來。

一聲巨響下,白狐頓時煙消雲散,化為點點光芒散落空中,而青色巨龍躲閃不及,受自爆而亡,巨屍轟然墜地,血肉模糊。

天地間恍然光明重現,雲淡風輕下的山間,一縷常人難以察覺的異色光芒,悄然從昏迷的木辰鼻中而入,長驅直入到木辰識海中。 木辰本如一口泉眼般大小的識海,在這一縷異色光芒的溫潤下,瞬間急劇擴張,已然開拓成小湖畔般寬闊。

而原本武徒初階實力的木辰,伴隨著識海中的擴大節節攀升,武徒中階,武徒高階,而在木辰修為突竄至武徒巔峰之時,被識海中的那縷異色光芒生生壓制下來。

「啊,我的頭怎麼這麼痛!」

「剛剛是怎麼回事,怎麼那麼大的風,都把我都吹到山腰來了,還好沒受傷。」

被識海中陣陣撕裂痛感刺激醒來的木辰,發現剛還黑雲壓頂,狂風大作的天空早已晴空萬里,摸著隱隱作痛的腦袋,連忙爬回剛才砍柴的地方。

「糟糕,柴也被吹走了,我得趕快重新砍,不然母親要擔心我了。」

正當木辰撿起柴刀之時,識海中卻突兀傳來了一句女人的聲音。

「弱小的人類,你知道這裡是哪裡不?」

忽然而來的聲音,讓木辰猝不及防,連忙四處張望了一遍,發現四周並無他人,晴空萬里下的陽城後山,此時就他一個人,這讓木辰冷不丁的打了一個冷顫。

「是誰?是誰在跟我說話?」

「不用看了,我在你的識海里,你快回我話,這裡是哪裡?這裡是哪個人皇的勢力範圍?」

「啊,你怎麼會跑到我的識海里去了?這裡是陽城,至於屬於哪個人皇勢力我就不知道了。」

聽到連自己屬於哪個人皇的勢力範圍都不知道,識海中的一縷異色光芒頓覺無語。

「咦,我怎麼感覺我身上力量變強了,好像有層窗戶紙一樣隔膜著我。」

「我的識海也變這麼大了,喂,怎麼我感覺到識海里多了點什麼?」

「你該不會就是傳說中的武聖高手吧?那你能不能教我修鍊?」

「你怎麼不說話了?你該不會要死了吧……」

感受著身上力量的增加,木辰心頭大熱,想著以後那幾個僕人要是再敢欺負他的話,他就可以打得他們屁股尿流了。

「沒出息的傢伙!」

「啊,你終於說話了啊!你叫什麼名字呢?我叫木辰。」

「人類,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聽到識海中傳來的聲音,木辰連忙凝神專註起來。自己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聽到這麼好聽的聲音,頓時也是有些開心。

「當然可以了,只要我可以做得到!」

「我現在只剩下一縷魂魄,只能寄托在你的識海里滋養,你要答應我把這件事情別告訴任何人!」

「連我母親也不可以說嗎?」

「不可以!」

「那你以後要是神識強大起來了,傷害我怎麼辦?」

「這個你放心,我這一縷魂魄太過虛弱,要需要很多年的滋養才能恢復,而且你這弱小的人類身軀,我還看不上眼。」

「那行,我可以答應你不把這件事情告訴別人!」

木辰眉清目秀下的面容,頓時露出幾分堅毅,咬咬牙緩緩道:「那你也要答應我一件事情!」

「哦,什麼事情?說來聽聽!」

「幫助我修鍊,我想要變得強大,我要保護我母親不被任何人欺負。」

感受著木辰心中的堅定,識海中那縷異色的光芒,忽然閃爍了一下,光芒頓時覆蓋了木辰全身,沒過一會又恢復了原狀。

「我剛查看了下你的根骨資質,你的資質在人類中屬於普通的,如果想要變強大,必須先要改變你的根骨資質,但是這個過程會很痛苦和危險,你想好了?」

「我想好了,如果不能強大,以後活著也是生不如死。」

「那好,我幫你,但是你以後要聽我的話才行。」

「恩,我會的。」

聽到識海中那縷異色的光芒已經答應了幫助自己修鍊后,木辰難掩心頭激動,揮舞著柴刀砍著柴發泄心中快意,不費吹灰之力,不一會一擔滿滿的乾柴已經堆系好了。

「人類,你現在下到山腳,去找一個東西。」

沉默了沒多久的悠悠女聲再次傳入識海中,木辰心頭一喜。

「找什麼東西?」

「一條死龍!」

「啊?龍?」

木辰心中頓時驚恐起來,龍?傳說中的至強獸族!據說那可是只要輕輕的張開嘴巴,就能燒掉整個大海的恐怖妖獸啊!

「要是連一條死龍你都怕,還談什麼強大?可笑的膽小鬼!」 與掠心老公說拜拜 識海中悠揚的聲音顯得格外的刺耳。

「我木辰不是膽小鬼!我不是!」木辰拳頭緊握,明亮的眼睛透出幾分堅定。

「那龍在哪?」

識海中的聲音稍稍停頓了一下,緩緩道:「應該就在這山腳附近,你仔細找下。」

「好,我現在就下去找!」

左手抓好柴刀,右手輕撥雜草,木辰小心翼翼地下到山腳處。

沒過多久,木辰便遠遠看到山腳下的那條青色巨大龍屍,龍眼怒睜,龍身血肉模糊,隱隱之間有股拒人之外的龍威蕩漾空氣中。

滋!

木辰面色有些發白,連連暗吸冷氣,顯然也被眼前那條死狀極慘的青龍若震懾到了。

「這就是青龍?」

望著還怒睜的龍眼,木辰心中一陣顫抖。~~~~

木辰慢慢地靠近龍屍,正欲要問要怎麼做時,識海中已然傳來聲音。

「仔細找下他的龍爪,看有沒有戴著戒指模樣的東西。」

「呃,對不住了龍大哥,我不是有意冒犯的。」

雙手合掌對著已經死氣沉沉的龍屍鞠了一躬后,木辰這才俯身翻找龍爪,翻著大如砂鍋似的龍爪,木辰費勁地翻來覆去后,這才發現了一個戒指模樣的東西套在了其中一個龍爪上。

「把那戒指拿下來。」

「拿不下來,龍爪太大了卡住了。」

「你手裡的刀是幹嘛的?砍掉龍爪,戒指不就出來了。」

「啊,這樣不好吧?這條龍都死了。」

「就你這樣還想成為強者?砍下這個龍爪了,得到那個戒指了你才能繼續強大,不然你就只能永遠是一個被人欺負的弱者。」

「我不是弱者,我要成為強者。」

似乎被腦中的那個聲音刺激到了,木辰眼色堅毅不少,不像剛才那般唯唯諾諾起來,揮起手中鋒利的柴刀,如搗鼓般砍向那龍爪。

「好了,戒指已經出來了,接下來該怎麼做?」

「這是一枚靈戒,裡面自成空間,修鍊者專門用來儲存東西的,本來是青龍的,現在他死了就成無主之物,你滴血之後就可以認你為主了。」

聽到識海中的詳細介紹,木辰二話不說,手中柴刀一抹右手食指,滴血落到靈戒之後,靈戒瞬間光芒驟起,自動套到木辰右手中指。

「你現在用心感受一下,這枚靈戒已經屬於你的了,試試心中默念,看能不能打開這靈戒內的空間。」

木辰潛心默念,恍然進入了一個自成天地的小空間內,小空間寬闊如整個院落般大小,而裡面則堆放著一些看起來很名貴的藥材和一把全身金色閃閃的大刀,角落一處則是堆成小山一樣的白色泛光的上品靈石,色潤潔白,比下品靈石的蘊含著更多的能量,然後再無他物,大片空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