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感覺很好!以我先前的狀態,再下潛深一點的地方,想來也沒什麼問題!」


「找到感覺就好了!狀態的話,以後慢慢恢復就行。你身體現在還處於康復階段,最好不要嘗試太深的潛水。等下次有機會,我們再來嘗試一下就是了!」

「好,聽你的!以前每次潛水,到了三十米左右就覺得肺部很難受,今天卻沒這種感覺。看來你調配的葯,真的有效啊!寶哥,謝了!」

「自家兄弟,那麼客氣做什麼。更何況,我找你來本身就是替我做事的。要是不把你身體調理好,那往後你怎麼替我搜尋沉船啊!想謝的話,往後賣力幹活就是了。」

「嘿嘿,我一定會努力的!」

兩人在海里閑聊了幾句,很快又重新回到了船上。聽完王玉柱的講述,唐興佑也適時道:「海寶,看來你調配的葯真有效果。這樣的話,能讓老游他們過來吧?」

「可以!等這次投資的事敲定,就把老游他們召集過來。到時候,咱們先在近海進行恢復性訓練。順便的話,我也教他們一點搜索海底沉船的技巧!」

對於徐海寶而言,未來沉船公司的骨幹,肯定還是以部隊的戰友為主。除了類似王玉柱這種擅長潛水的戰友,一些作戰經驗跟情報偵察的戰友,也可以召集過來。

未來真到公海上展開沉船打撈,也很有可能遭遇突發情況。真要碰上搶劫的海上武裝集團,就需要船上的安保人員,能將對方擊潰甚至消滅。

前世參與海外沉船打撈時,徐海寶就遭遇過幾次襲擊。好在打撈船上,除了配備高尖端的打撈設備之外,也大多會配備全副武裝的安保人員。

當然,有些國家對於打撈船上的武裝安保人員,還是非常的排斥跟禁止。想獲得船隻停靠國的同意,也必須具備一定的人脈才行。

配備武裝安保船員的船隻,很多時候不敢輕易靠近華夏沿海。一般情況下,打撈船如果配備了武器彈藥,很多時候都會格外小心,不會輕易讓各國海監部門發現。

結束海上試訓,徐海寶也得知秦明祥以鎮政府洽談的結果。得知秦明祥有意願投資,東嶺鎮的班子成員,很快將情況上報市政府,請市領導親自參與洽談。

對於秦明祥提出的幾點建議,做為東嶺鎮一把手的林雙誠也很認真表態道:「請秦總放心,只要貴公司真心來我們東嶺投資。需要鎮政府配合的,我們一定盡全力!」

根據早前徐海寶提出的要求,窪山島也在其旅遊改造的計劃中。從鎮政府那裡得知的情況,令徐海寶也很高興。那就是,窪山島的民居現在都歸屬於政府。

原因是,早前移民搬遷時,那些房子也被就地徵收。為了讓村民搬遷,政府還給予村民一定的搬遷補償款。這也意味著,那些房子都是鎮政府的財產。

這樣一來,後期徐海寶要對其實施改造,只需給予鎮政府一定的補償款即可。在這方面,鎮政府也不會獅子大開口。那些房子若是沒人改造,也只能繼續荒廢下去。

現在能換一些錢,何樂而不為呢?

涉及到後續談判的事情,徐海寶也適時交待道:「確認好投資的細則,你再給趙律師去個電話,由其事務所對此次談判提供法律支持。

未來有涉及到法律方面的事務,也交由謹言事務所負責。我知道這種談判,很少有律師團隊出現。可我希望,未來公司有類似投資,都必須有律師出場見證。」

「好的,徐董,我知道了!」

特彆強調律師見證的要求,即是給合作的政府一個清醒認識,那就是寶雅投資公司是件很正式且正規的投資公司。簽屬的條件不落實,就有可能牽涉到法律糾紛。

同樣的,對執行投資的公司內部人員而言,有律師見證的情況下,他們也不敢發生『崽賣爺田心不疼』的情況。謹言事務所,便是充當徐海寶的監督員。

儘管請律師到場見證需要花費不少錢,可在徐海寶看來這些錢有必要花。至少就目前的情況而言,他還無法做到完全放權於秦明祥等人。

有關香江寶雅投資公司,打算在東嶺鎮進行旅遊開發投資的事情,秦明祥也按徐海寶的要求,特意交待東嶺鎮方面,在合作沒簽屬前,不要過多宣傳此事。

那怕涉及的只是幾個無人荒島,可徐海寶同樣擔心會引來其它的競爭者或搗亂者。而這次的合作洽談,市政府也派遣了主管領導親自接待了秦明祥一行。

考慮到這樣的投資洽談,想完全的落實下來,只怕還要花費不少時間。徐海寶最終決定,還是趁這個時間,把打撈團隊的成員敲定一下。

特意帶著唐興佑跟王玉柱走了一趟東海,帶著兩人前往柳成林新家拜訪的徐海寶。看著開門的柳成林,也笑著道:「連長,看我把誰帶來了!」

「五班長,柱子,你們怎麼來了?」

看著跟在徐海寶身後的兩人,柳成林對他們自然也熟悉。尤其身為老士官的唐興佑,更是柳成林信賴的骨幹。此番轉業再見兩人,柳成林自然也很高興。

「連長好!」

此番帶兩人來柳成林做客,更多也是想聽聽柳成林的意見。涉及到遊艇落戶跟打撈船的事,徐海寶覺得柳成林應該能給他不少建議,而且柳成林更清楚一些退伍兵的情況。

按徐海寶的意思,後續聯絡的老戰友,他希望優先照顧家庭條件不太好的戰友。這樣的話,對於他提供的這個工作機會,相信那些戰友也會格外的珍惜!

(PS:新一周,求點推薦票支持了!上強推了,距離上架也不遠!還望諸位書友,多多支持!感謝!) 做為一個實行義務兵役制的國家,全軍每年都有數量不菲的士兵退出現役。相比之下,徐海寶這些有一技之長的士官,每年被宣布退伍的也不少。

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就是部隊的真實寫照!

來自五湖四海的年青人聚集到一起,朝夕相處幾年之後又各奔東西。同在一省一市,或許還有再見面的機會。若是相隔太遙遠,退伍再想見一面也不容易。

此番帶著唐興佑跟王玉柱上門拜訪柳家,徐海寶更多也是希望柳成林幫忙,替其介紹幾名思想跟技術都過硬的退伍士官。做為軍官,柳成林知道這方面的情況更多。

最重要的,那怕已經轉業回地方,可柳成林做為早前基地的作訓股長,在基地的人脈也比他多。想找一些退伍士官的資料,也會比徐海寶更方便。

聽完徐海寶的來意,柳成林略顯意外的道:「看來我還是低估了你小子,不聲不響竟然搞出這麼大的攤子。不過,做這一行,你真的有把握嗎?」

早前身為海軍一員,柳成林對於沉船打撈這個行業,多少還是知道一些。事實上,徐海寶早前服役的部隊,有時也會擔負一些搜救跟沉船勘探的任務。

甚至有地方政府碰到解決不了的麻煩時,也會尋求駐地部隊的幫助。而近年來,多艘華夏古代沉船在公海區域被外國公司打撈的事,柳成林多少也看過一些資料。

限於法律界定跟追索困難的原因,華夏對於這方面的事,暫時也沒太好的辦法。一般情況下,在領海發現古代沉船的話,華夏也會以官方為組織的形式打撈。

例如倍受國人關注的『南海一號』,便是在國家關注下組織專業精英實施的打撈。相比國外沉船打撈公司,只關注沉船上的古董文物,並不關注古沉船的本身。

這樣的沉船打撈,很多時候也被人視為一種破壞式的打撈。但沉船打撈這個行業暴利,卻是很多人都知道的情況。利益驅使下,投入沉船打撈的國家也越來越多。

面對柳成林的詢問,徐海寶笑著道:「連長,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選擇組建私人沉船打撈公司,更多也是我個人的一點追求。按理說,我現在賺的錢足夠一輩子花。

可你知道,我還年青也想做番事業,最重要還是覺得自己離不開大海。要不是怕嫂子介意,我還想拉你進公司呢!把老班長他們找來,也是想再續戰友情。

雖然我不知道,做這一行是不真能賺錢。但我相信,我能活到現在,已經是一種幸運。而且退伍后,我的運氣似乎也變好了。我想把這種好運氣,帶給更多的人。

而且連長比我更清楚,那些從基地退役的老兵們,青春都奉獻給部隊跟國家。 修羅神帝 可退役之後,他們卻因為各種原因,生活的並不容易,我想為他們做點什麼。

我們都是習慣了跟大海打交道的人,也習慣了一幫大老爺們相處的生活。要是能把這些老戰友重新召集起來,我相信對每個人而言,都會覺得彌足珍貴!」

在部隊的時候,或許有人會想著早點退伍,去享受部隊之外的休閑生活。可真正從部隊出來,很多人也會感覺到,他們很難一下融入到社會中。

失去過,才會意識到戰友跟部隊的珍貴。要是有一個機會,能跟以前的老戰友共事,還不用擔心生活跟收入。徐海寶相信,應該沒多少人會拒絕這樣的機會。

「那你前期打算招聘多少人?」

從徐海寶的話中,柳成林已經知道對方並非一時衝動,而是有了全盤的打算跟計劃。對於柳成林而言,此番轉業回地方工作,他更能體會到退伍軍人的不易。

若是能多幫到幾個曾經帶過的兵,柳成林也會覺得欣慰。人活一世,能當回戰友也真心不易。那怕不是戰爭年代,可這個年代的戰友情依舊彌足珍貴。

面對柳成林的詢問,徐海寶想了想道:「前期的話,我打算招聘一支二十人左右的隊伍。後期等打撈船預定好,再根據打撈船的實際情況增加人手。

名單方面,老班長跟我列了幾個比較熟的戰友名單。接下來,我們三人也會分開去召集一批人過來。總的來說,我了解更多還是潛水組這塊的。

而我需要連長幫忙的,便是替我聯絡幾個退役的蛙人,還有跟老班長一樣了解船舶駕駛的退伍士官。這方面的人手,也只能拜託連長了!」

「退役的蛙人,你小子還真敢開口啊!」

聽完徐海寶的話,柳成林也忍不住笑罵了一句。對於基地而言,每個退役的蛙人都是戰鬥精英。某種程度上,蛙人也是海軍的特種部隊精英。

這樣的退役精英,大多退役都能找到份不錯的工作。當然,一些因傷退役的蛙人,只怕就沒那麼幸運。而這些人,便是徐海寶所需要的。

只要不是身體出現殘疾這樣的情況,患上潛水職業病退役的蛙人,他都有辦法把對方身體調理好。這樣一來,相信對那些退役蛙人而言,他的招攬也會更具吸引力。

知道有關蛙人的資料,在基地也屬於機密檔案。只是以柳成林的人脈,打聽幾個因傷退役蛙人的情況,相信應該不成問題。這樣做,也是替部隊解決問題嘛!

面對柳成林的笑罵,徐海寶卻很認真的道:「連長,往後我的船肯定會進入其它國家的公海進行沉船打撈作業。你應該知道,國外的公海可不太平!

遠的不說,就我們海軍經常通航訓練的周邊海域,也是有海盜跟武裝集團出沒。船上不配備幾個戰鬥人員,真碰上那些不要命的武裝份子,想保命都難啊!」

那怕徐海寶很相信自身的實力,能應付任何在海上遭遇的武裝人員。可真碰上武裝劫持的海盜或武裝分子。總不能丟下一船人,偷偷的獨自開溜吧?

在徐海寶的設想中,船上配備幾個武裝安保人員,就是為了防範武裝份子登船或靠近,其次保護船上人員的安全。至於徐海寶,則在外圍實施配合驅離或圍殲來犯者。

至少對徐海寶而言,如果有可能的話,他不想曝露身為修士的事。可真要碰到船員有生命危險,那麼徐海寶也不會猶豫,該出手的時候自然就會出手!

談妥招聘人手的事,徐海寶跟唐興佑三人也在東海分開,各自聯絡相熟的戰友。而徐海寶選擇去的城市,便是距離東海甚遠的北方城市冿門。

之所以選擇去冿門,去見退役的老戰友是一個原因,其次徐海寶也打算去冿門那邊看看。根據他所了解的情況,冿門有一家專門做遊艇的公司。

雖然早前已經決定,在遊艇展覽會上訂購一艘遊艇。可後來從寶海的遊艇俱樂部得知,今年的遊艇博覽會時間有點晚,加上訂製拖的時間只怕會很長。

提前去這家專門從事遊艇製造的公司看看,如果有好的遊艇型號,提前預定也沒什麼。相比定製打撈船的時間長度,定製遊艇的時間無疑更短一些。

有了一艘遊艇的話,等後續招聘的人手到位,也能隨時駕船出海試訓。等打撈船交付之後,徐海寶等人也能直接上船,省去早期試訓磨合的過程。

若是試訓磨合的過程中,真有人不適合從事這個行業,徐海寶也能及早清除隱患。雖然前期招聘來的人手都是老戰友,但再次合作徐海寶也不敢完全相信。

建立信任需要一個過程,何況那些招攬來的老兵中,有不少當兵的時間都比徐海寶早。能否服從徐海寶的管理,也是有待檢驗的。

至少對徐海寶而言,未來打撈船出海作業,船上任何船員都必須學會無條件服從。若是有人做不到這點,徐海寶依舊會將其剔除打撈隊,分到其它地方工作。

最後選擇去冿門的另一個原因,則是剛剛談不久的女友劉曉涵似乎有些想他了。若非徐海寶一直推脫很忙,估計劉曉涵都打算回來看看徐海寶呢!

難得女友這樣牽挂,徐海寶覺得也應該去看望一下。能夠一舉三得的行程,徐海寶又怎麼會拒絕呢?何況,冿門港也是個非常不錯的風水寶地,值得徐海寶去舊地重遊啊! 位於華北平原海河五大支流匯流處,東臨渤海,北依燕山的冿門市,自古便以漕運而聞名全球。自明代建城至今,冿門便是一座享譽全球的海貿昌盛之地。

乘座直達冿門動車抵達的徐海寶,並未第一時間聯繫劉曉涵。雖然兩人確定戀愛關係的時間較短,可劉曉涵似乎很享受其中,回校後幾乎隔兩天便有一個電話。

那怕有時覺得煩,只是做為過來人的徐海寶,很清楚這也代表女孩對他用心至深。在對待這份愛情的態度上,徐海寶必須承認他遠沒劉曉涵陷的深。

既然接受了女孩的感情,那也需要盡到身為男朋友的責任。趁著剛好有事要來冿門,看望一下思念苦無葯的女友,徐海寶覺得也很理所應當。

入住提前預定的酒店之後,看了看時間,覺得劉曉涵應該已經下課,打車來到劉曉涵就讀校區門前的徐海寶,也開始撥打起存在手機上的號碼。

鈴聲響起沒多久,徐海寶便聽到手機傳來清脆欣喜的聲音道:「海寶哥,今天怎麼想著給我打電話了?是不是有什麼好消息啊?投資的事談好了嗎?」

聽著手機對面傳來一連串的詢問,徐海寶也很無奈的道:「曉涵,你現在應該下課了吧?」

「是啊!上課的時候,不能隨便接電話的。怎麼了?」

「我在你學校門口!」

此話一出,剛回宿舍不久的劉曉涵表情錯愕,卻很快道:「海寶哥,哼!你個壞蛋,真以為我不知道今天是愚人節嗎?你騙不到我的!」

「愚人節?什麼意思?今天是四月一號嗎?」

「哼!還騙我!你信不信,我明天就坐動車回家,找你算帳!」

看了看手機顯示的日期,徐海寶覺得自己選的日子還真湊巧。只不過,他前世在愚人節也被人整過。知道這個時間,對很多人而言,都需要格外提防朋友耍自己一把。

好在徐海寶苦笑之餘很快道:「不用明天回家,是不是真的,你來校門口看看不就知道了。我這次來冿門剛好辦點事,所以就過來看看你了。」

「真的?你要騙我的話,後果很嚴重哦!」

「你覺得我是那種隨便騙人玩的人嗎?」

「那我真出來了?要是看不到你人,你就死定了!」

掛斷電話之後,劉曉涵便想直接衝到校門口去看看,那個令她念念不忘的人,是否真的來看她了。可剛衝出宿舍,劉曉涵似乎又意識到什麼,趕忙又跑了回來。

看到劉曉涵一臉興奮的樣子,同寢室的室友也很好奇道:「曉涵,怎麼跟沒魂了一樣。剛才誰給你打的電話,看你一臉春風得意的樣子。」

「我男朋友,他來冿門看我了,正在校門口呢!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你男朋友來了?你不是說,他平時工作很忙嗎?會不會耍你哦!今天可是愚人節哦!」

關於劉曉涵在老家找了個男友的事,同寢室的室友自然也都知道。得知她男朋友是個退伍軍人,在老家從事旅遊開發方面的工作,一眾室友也很好奇徐海寶是何模樣。

聽著室友的話,劉曉涵想了想道:「應該不會吧!他很老實穩重,不會隨便開玩笑的。算了!要是他真耍我的話,等下次回去我一定好好修理他。」

「你捨得嗎?回學校到現在,也不知道是誰天天躲在被窩,三更半夜還發信息呢!」

被調侃打趣的劉曉涵,並未過多理會室友們的嬉笑,簡單補了個妝又換了件清爽的衣服,才急忙忙走出宿舍。看到這一幕,幾位室友都不約而同跟了出去。

做為劉曉涵的室友,這些女孩早前都覺得,劉曉涵的性格很開朗不假,可選男朋友的眼光似乎很高。入校至今,想追求她的學生還真不少,卻無一例外被拒絕。

只是一個寒假的時間,劉曉涵竟然名花有主,這確實令一眾室友意外。更令她們意外的,還是聽劉曉涵講述的徐海寶,似乎條件也沒想象中那麼優秀。

那究竟是何原因,徐海寶會讓劉曉涵傾心於他呢?

並不知道室友尾隨而來的劉曉涵,從宿舍一路小跑至校門口。來到校門口停下腳步的劉曉涵,開始左顧右盼尋找那個令其思念許久的身影。

直到前方傳來聲音道:「曉涵!」

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劉曉涵很快看到一臉微笑的徐海寶,如此真實出現在她面前。原來她之前的擔心都是多餘,徐海寶真從老家過來看她了。

「海寶哥,你真的來了!」

小跑上前的劉曉涵,原本想送徐海寶一個擁抱。只是看到學校門口進出的不少學生,正在觀望她跟徐海寶,心情有些羞澀的劉曉涵最終又打消了擁抱的念頭。

似乎看出劉曉涵內心的小羞澀,徐海寶卻上前給了個摸頭殺,笑著道:「現在信了吧?我也沒想到,今天會是愚人節。對你而言,今年這個愚人節不愚人!」

「以後也不許!」

面對徐海寶略顯親密的摸頭殺,至今只跟徐海寶牽過手的劉曉涵也覺得芳心很甜。或許在別人眼中,徐海寶不太擅長甜言蜜語,可她依舊能感覺到徐海寶對她的寵愛。

或許正是這種寵溺,令劉曉涵沉浸其中無法自撥。以至兩人再次見面,劉曉涵也忍不住嬌嗔起來。在她看來,今天這個日子值得她銘記很久很久了。

正當劉曉涵沉浸於徐海寶送驚喜之時,看著幾個尾隨而至的女孩竊竊私語,徐海寶也適時提醒正在發獃的女孩道:「曉涵,她們是你的同學吧?」

被徐海寶打斷思緒的劉曉涵一回頭,看著幾位室友竟然都跟了出來,立刻嬌羞道:「你們怎麼跟出來了?海寶哥,她們都是跟我一個寢室的同學!」

「那見見也無妨啊!你不會認為,我上不了檯面吧?」

「那有!我只是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嘛!」

雖然跟室友說過她有男朋友的事,可真要介紹起來的話,臉皮有些嫩的劉曉涵還是覺得不好意思。好在她幾個室友性格都不錯,並未給徐海寶什麼難堪。

甚至劉曉涵的一個室友,看到陽剛硬朗面容俊秀的徐海寶,也很認可的道:「看來還是我猜的對,這丫頭的男朋友肯定是個帥氣的兵哥哥,果不其然啊!」

被打趣的徐海寶也沒覺得這話有什麼不對,單論身高跟長相而言,徐海寶自問不會輸給太多人。前世混跡歡場之時,徐海寶也沒少被一些單身女性的主動求歡。

見到徐海寶被室友認可,劉曉涵自然覺得心裡美滋滋。而徐海寶也適時道:「幾位都是曉涵的室友,如果不介意的話,不如晚上一起吃個便飯吧!」

面對徐海寶的真誠邀請,這些女孩卻笑著搖頭道:「謝了,兵哥哥!難得你們久別重逢,我們就不去打擾了。不過,你是真要請曉涵吃點好的,她最近都消瘦了!」

對於這些女孩不接受吃飯邀請,徐海寶也沒過多勉強。而劉曉涵也覺得,難得徐海寶特意來學校看她,這樣的特殊日子,確實不宜有電燈泡在身邊啊!

早前在老家時,兩人都很少有機會獨處。很多時候,兩人之間都會有徐清雅做伴。現在好不容易徐海寶過來,劉曉涵也想感受一下兩人獨處約會的滋味。

就在兩人準備離開時,一位室友突然道:「曉涵,明天剛好沒課,晚上我們就不給你留門了。你們好好玩哦!兵哥哥,照顧好我們家曉涵哦!」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