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


柴嫣一揮手道:「不用解釋,我都懂……我當時怒不可遏,正要上前把你搶回來,卻見轉魂只是盯着你沉睡着的臉,目不轉睛,對我說道:『你要是想讓他死,就過來。』我當下留心一看,原來她正按着你兩處要穴,我便不敢亂動了。」

聶遠心中疑惑,不知柴嫣如何看出自己被按住兩處要穴,未及發問,又聽柴嫣繼續說道:「我問那女人樓下那四人是怎麼回事,她告訴我說,那是這家客棧的掌柜和三個跑堂,都還沒有死絕。她知你心軟,若是你帶着鬼爺爺要來對付她,屆時她就用那四個人要挾你。」

「誰知你當真是尾生抱柱般守約?轉魂也就沒害那四人性命,他們現在還昏死在樓下,她說你恢復夠五個時辰,便能將他們救活。」

聶遠見柴嫣話語中有暗諷之意,心想:「我本來不是非要赴約,倒是你非要我準時過來不可,怎麼此時又怨起我來?」

卻聽柴嫣又繼續道:「除此之外,她還將這許多時間以來的事情,都與我說了個清楚。」

「就那麼抱着你說,一直抱着你,直到說完。」柴嫣指指西邊那扇小窗道。 「我沒有問題,其他人呢?」,王優說完,就覺得自己肚子非常的不舒服,她摸著自己的肚子,『不會是大姨媽要來了吧!可是這個感覺也不像是大姨媽來了!怎麼辦?』。

「我們都沒有問題,王經理!」,其他的人看着王優,一起說到。

「好,那我們就這樣吧,散會吧!辛苦了大家!」,王優看着他們,勉強的笑了笑,還好他們沒有問題,不然自己真的要死在這裏!她已經快要憋不住了,。

等到人都走的差不多了,王優趕緊向廁所狂奔,那氣勢,叫一個視死如歸的感覺啊。

到了廁所,王優一瞬間就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放鬆,放鬆過後的王優,剛走到辦公室外,就又有感覺了,感覺到人生達到了巔峰的王優,不得不擇回去,一來一去,王優感覺到了自己已經快要虛脫了,就這樣四五個回合過後,王優終於回到了自己心愛的辦公室,看着時間,都已經四點半了,還有半個小時就要下班了,而今天下午,她就開了個會,!

剛坐下還不到十分鐘的王優,突然覺得自己又想去上廁所了,她看着自己,很痛苦的說,「王優,你這是幹了啥!」。

在廁所終於帶到了下班的時間,回到辦公室,王優如釋重負一般癱在了自己的椅子上,『我今天什麼都沒有吃,怎麼會拉肚子啊!』,王優很疑惑的看着自己中午吃的餃子,不過立馬搖了搖頭,他們家的餃子,自己也不是第一次吃,很乾凈衛生!

「我等一下要加班,你自己先回去吧!或者等我也行!」,楊良軍看着時間,給王優發了一條語音,並不是他要加班,只是不太想去見王優罷了,因為今天中午謝唯一的話,還在楊良軍的心裏,一直沒有過去。

王優接到楊良軍的微信,什麼也沒有說,只回復了一個好,原本打算等著楊良軍一起下班的,可是王優現在實在是遭不住了,也沒有那麼多精力去和楊良軍聊天了,收拾了一下東西,就準備回去了。

陳玉一回到宿舍就攤在了床上,現在宿舍一個人也沒有,估計都去上課去了吧!「太累了,不行了,我得好好的睡一會兒!」。

剛準備睡覺的陳玉,就聽到了自己的手機鈴聲響了,陳玉很無奈的接聽電話,她現在真的很想睡覺!

「喂,有什麼事情嗎?」。

「你見過我我兒子了?」,電話里傳來一個中年婦女的聲音。

「見過了,他的大致情況我也有一點的了解,只是接下來怎麼辦?我們好像沒有什麼接觸的機會了!你兒子拒人於千里之外!」,陳玉對着電話那頭,非常無奈的說着。

「這個你放心,只要不被我兒子發現你是我找來的就可以了,其他的交給我!我會給你們安排的!」,電話里的中年婦女對着陳玉自信的說到。

「好的,阿姨!那就辛苦阿姨了!」,儘管電話裏頭的那個中年婦女看不到陳玉臉上的笑容,可是陳玉還是很努力的,擠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我告訴你,你自己注意一點分寸,該做的事一定要做好,不該做的事情,千萬不要做!」,電話裏頭的中年婦女對着陳玉豪不客氣的說,就像害怕陳玉會高攀自己一樣,害怕陳玉會對自己的兒子,圖謀不軌!

「你放心吧!阿姨!我對你的兒子沒有一丁點興趣,這個你就放心好了!」,陳玉對着電話那頭畢恭畢敬的回答到,心裏卻是早就已經吐槽了不知道好久,『你兒子真的是了不起得很,我會喜歡他?開玩笑吧,真的是,以為自己有幾個臭錢就不得了了,誰都會喜歡你?』。

「你知道就最好!那我也就不多說了!你自己給我注意一點!」,艾琳說完看見彭輝回來了,連忙掛了電話。

聽到手機傳來的嘟嘟的聲音,陳玉知道那個中年婦女已經掛了電話了,聽得一肚子氣的陳玉,對着手機大罵,「你得意什麼啊,得意,你得意還讓我去給你兒子看病,真的是,你們一家人都有病吧!狂妄自大的病!要不要我給你們都治一下?」。

一口氣罵完的陳玉,把手機扔在了桌子上,準備睡覺了,「這年頭,錢不好賺啊!」。

「兒子,你回來了?吃飯了沒有,玩的怎麼樣啊?」,艾琳走到門口,拉着彭輝就一直說個不停。

「我想休息一會兒,有一點累了,先不說了!」,彭輝推開艾琳的手,和她保持了一定距離。

看着和自己日漸生疏的彭輝,艾琳心裏很難受,她就不明白了,不就是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女人,至於這樣嗎!

「那兒子,你想要吃什麼?媽媽去給您準備,等一下你睡醒了就可以吃了!」,艾琳看着彭輝,笑嘻嘻的問道。

「你管好你自己就可以了!不要管我行不行,為什麼都按照你的意思來,難道我就沒有一點自己的思想嗎?難道你要把我的衣食住行,一言一行都給掌握在你的手裏嗎?以至於我什麼時候吃飯?吃什麼都要完全的告訴你!」,彭輝對着艾琳不耐煩的吼道。

艾琳聽到彭輝的話,情緒也不好了起來,她看着自己的兒子就對自己這個態度,一下子就來了氣,「你什麼意思?我作為母親關心一下兒子不可以嗎?你就這樣對我說話?我還不是……」。

「你還不是為了我好是吧!所以我的一切都要按着你的安排來,我稍微有一點不順你的意,就是不孝了,是不是啊?你為了我好,你可曾真正的了解過,我到底想要什麼?」,彭輝打斷艾琳的話,看着她眼睛裏滿是對艾琳說憎恨與埋怨!

艾琳看着彭輝看自己的眼睛,心裏難受極了,她就不明白為什麼彭輝就是不理解自己,她做了這麼多,完全都是為了他好!

「難道你就打算為了一個女人,一直憎恨我嗎?」,艾琳看着彭輝,傷心的問道。。 另人也恍然驚醒,忙不迭的搶過盒子,將草藥遞給紀松。

其他人羨慕不已,隨後又期待的看向紀松。

「紀先生,我這是年前名將用的武器,您看看還需不需要?」

「紀先生,這是南拳的總綱,您定感興趣

「紀先生……」

「紀先生」

所有人都圍到了紀松身邊,像是要糖果的孩子樣,—個個激動的語無倫次,與之前看都懶得看紀松的樣子天差地別。

「我只要藥草。」紀松冷冷的道,「你們如果想要丹藥的話,那就去找藥材,只要品相不錯的,都可以換。」

眾人聞言又驚又喜,真的還有?!

這傢伙究竟什麼來頭,都已經拿出個丹藥了,竟然還有多餘的!

有人動起小心思,緩緩往側挪去。

現在知道紀松需要草藥的只有他們,如果能從其他人那裏換來藥材,他們就發了。

但也有人有些擔心的問:「如果我們找到好藥材,你卻沒了丹藥呢,怎麼辦?」

「放心吧。」紀松轉身往外走,淡淡的道,「不管你們拿多少藥材,都能換得了丹藥。」

這丹藥就是普通的幾樣藥材煉製而成的,質量甚至不如他送給孟澤成的那些,隨手就可製作,怎麼可能會缺。

眾人聽完不由面面相割,拿多少藥材,換多少丹藥?那傢伙的丹藥,難道是廠里量產的不成?

就算是那些煉丹世家和門派,也不可能說出這樣的話吧?

眾人不由愕然的看向王斌:「王師兄,你這個朋友,究竟什麼來頭」

王斌目光陰沉,心中同樣好奇的很。

紀松兩人辦理了入住,在房間呆了沒多久,范曉雲兩人便找上了門來。

「紀松,你幹什麼了,下午有好多人過去找我們倆打聽你的消息呢。」范曉雲信息的道,「陸家的人也來了,還送了我們不少禮物呢!」

陸佳怡也在不斷打量著紀松。

跟紀松認識的越久,紀松給她的感覺越神秘。

原本以為他只是個跟沈淮安有關係的富代而已,到了這裏根本翻不起任何的浪花,卻沒想到他只用了個中午的時間,就將整個基地弄的團糟。

來找她們兩個詢問紀松來歷的不下波,陸家的人張口閉口問的也是紀松,她們過來的路上,看到不少人往來奔波,有的神色慌張凝重,有的則興奮不已,這些人顯然也跟紀松有關。

這傢伙究竟做了什麼事情,竟然鬧出這麼大的動靜?

紀松隨口解釋了幾句,范曉雲聽不懂,也就不在意了,拉着紀松道:「到古城裏轉轉吧,這裏很多好玩的。」

待在屋子裏也是無聊,紀松便沒有拒絕,叫上程立安,跟着兩個女孩逛起古城來。

吃了不知道多少小食后,幾人又在酒吧停留了會兒,天色已經黑了下來,范曉雲的玩興稍減,這才願意跟着眾人回去。

只是還沒到影視基地的時候,紀松卻停下了腳步,嘴角多了些冷笑和玩味。

「出來吧。」

「啊,什麼?」范曉雲被他突然的聲音給嚇了跳。

陸佳怡的眉頭卻皺了起來,朝周打量起來。

陰暗的角落裏,緩緩走出人來,正是之前別院裏見過的程治國、潘陽、呂青。

「紀先生……」人臉上帶着笑意,朝紀松拱着手,卻隱隱將幾人圍了起來。

紀松無動於衷,看向另側。

那裏,王斌慢慢走出。

「最先沉不住氣的,還是你們啊。」紀松冷笑。

「你不該在那麼多人面前露財的,況且你還沒有能力保護住這些寶貝。」王斌嘴角儘是冷笑,「終究是太年輕,連這點江湖經驗都沒有。」

「別跟他說這些沒用的了。」程治國冷哼道,「紀松,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你主動將所以的丹藥交出來,我們幾個動手將你打的親媽都不認識,然後搶過來!」

「這到底怎麼回事啊」范曉雲攥着手,慌張的問道。

「還能怎麼回事,肯定是看上紀鬆手裏的寶貝了唄。」陸佳怡眉頭緊皺,並不覺得奇怪。

紀鬆手裏要是沒有好東西,也不會讓基地里的人亂作—團。

早知道就在屋裏獃著不出來了,陸佳怡後悔不已,她應該早能猜到這種情況才對,不過事已至此,該怎麼擺脫危機才好。

跟之前的情況不同,再想着有人出來幫紀松是不可能的,在這裏陸家最大,而陸家對於這種爭鬥基本上是不禁止的,只要上交半所獲財產。

說不定這幾人來之前,已經跟陸家打過招呼了。陸佳怡暗暗咬牙。

沒了外援的情況下,他們要怎麼應付這人?陸佳怡看看紀松,又看看程立安,最後深深嘆了口氣。

「要不,你將他們想要的東西先給他們,等回去后我帶你去陸大伯那裏,看看能不能再討回來?」打是肯定打不過對方的,如果不想被揍個狗血淋頭的話,唯的選擇就是主動交出去。

「小姑娘到是個識時務的。」呂青咯咯笑了起來,「紀松,你要是聽話些,等丹藥出手后,我們說不定還能給你點好處,但要是不聽話,等會我們手上沒輕重,你又細皮嫩肉的,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紀松笑了起來:「你們就這麼自信能從手中拿走?」

「難道還會有其他的結果?」潘陽輕蔑的道,「小子,你太天真了,以為有錢就能為所欲為?在我們這個世界,實力才是切!」

「是嗎?」紀松冷笑,豎起個手指頭來,「那麼現在我也給你們兩個選擇,跪下來給我磕頭認錯,這件事我既往不咎,你們個全死在這裏。」

周頓時驚。

無論是王斌人,還是陸佳怡兩人,此時都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着紀松,覺得他真的瘋了,才會在這種時候說出這樣的話來。

陸佳怡很快回過神來,不由大急,她沒想到紀松這麼愚蠢,在這種關頭竟然還敢挑釁對方。

原本只要教出東西的話,他們未必不能安全離開,而只要安全離開了,總能想辦法找回場子。

但現在呢,就算他們肯交東西,對方也未必願意放他們離開!

還真是嬌生慣養的人,竟然連這點虧都不願意吃。陸佳怡恨恨的盯着紀松。

而經過最初的驚訝之後,王斌人也很快醒過神來,臉色快速陰沉下來。 “是, 陛下,鯤鵬一如當年,還是陛下慧眼識英才, 才能夠讓他有如此騰飛之機會, 那日臣召喚鯤鵬來到此世, 鯤鵬見到臣, 便已經明白陛下定然是在此世的, 若是在這個世界上,有誰能夠有起死回生的方法,那必然非陛下莫屬!!!”

花敬雲此時看向秦淵的眼神充滿了崇拜, 如果這樣的情景用追星的話術來講,無論是紫金衛還是天工局的人, 他們都是秦淵的頂級毒唯, 誰要是罵秦淵一句, 他們就能出去幹架那種,要是幹不過, 就拉幫結派敢的那種。

“……”

被人如此崇拜的看着,饒是秦淵已經臉皮子夠厚,也無法說出自己是神明,能夠讓人起死回生這種話。

至今爲止,秦淵不明白自己爲何在南晉一世之後又重新活了過來, 就如同他不知道爲什麼自己活過來之後, 會帶着南晉這些臣民來到了此世一般, 難不成是因爲南晉的日子實在是太困苦了, 像是一眼望不到頭的苦水之地, 人們在這些苦水裡面浸泡的久了,被秦淵畫的大餅誘惑, 所以跟隨他來到此地?

當年秦淵是告訴過身旁追尋的人,若干年後,或許他們這些人就連骨灰都被風乾之時,這個世界上會變成人人平等,人人都有飯吃,國家安定,百姓安樂的日子。

那跟南晉是完全不同的存在,讓人嚮往,讓人期待,又讓人認爲那是夢境之地,也是陛下心中的嚮往之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