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們不管,你不幫我們報仇的話,我們就自殺。」


兩兄妹很默契地揚起了巴掌,作勢要擊打自己的天靈蓋。

「哎哎……飛兒,霞兒,你倆可莫要做傻事,為父有法子讓你們報仇雪恨。」

仇智宵慌忙說道。

「有什麼法子?」

兩兄妹頓住了掌勢,瞪著兩雙被打腫的眼睛,狐疑地看著仇智宵。

只見仇智宵手掌一番,掌心裡便多了一顆金燦燦的果實,有些肉疼的道:「此乃顆金靈果,是咱家的祖傳之寶,為父一直捨不得吃,飛兒,你趕緊吃了它吧,吃了后你的修為便能提升,明日考核大賽時,你就可自己動手,當眾將葉秋擊殺。」

「靠,有這樣的寶物,你個老傢伙咋不早拿出來呢。」

仇大飛心裡罵了一聲,臉上卻顯出了無比驚喜的神色,害怕別人會搶走似的,急忙將仇智宵手裡的金靈果奪了過去,丟進嘴裡,隨便嚼了幾下就吞下去了。

也幸好他搶得快,要是慢一步的話,估計就被仇大霞搶走了。

此刻的仇大霞真是滿臉羨慕妒忌恨,恨自己沒有及時把那顆金靈果搶過來吃掉。

不過想到仇大飛吃了金靈果之後,就能夠突破境界提升修為,明日考核大賽時能夠將葉秋擊殺,她仇大霞那張腫脹的臉上又不禁顯出了喜色。

父女倆興奮的站在一邊,期待著仇大飛的修為能夠連續突破。

只見此時的仇大飛盤膝坐在了地上,進入了一種類似與修鍊的狀態之中。

二十分鐘后。

仇大飛悠悠的睜開了眼睛,眼底有精光閃爍。

「飛兒,你突破了?」

仇智宵狐疑地問道。

「嗯,我成功突破了。」

仇大飛將自己的氣息綻放了出來,還故意顯擺似的飛入空中晃悠了幾下,一臉得意之色。

仇大霞看著空中的仇大飛,眼眸大亮,心中又不禁一陣羨慕妒忌恨。

「哈哈……九重武士突破成為一重武師了,一下子突破了一個大境界,真是值了!」

仇智宵歡喜的大笑道。

「哥,明日考核大賽的時候,你不僅要殺葉秋,連他的他的個媳婦也必須給我殺掉!」

仇大霞惡毒地說道。

「嗯,老妹你放心,明日便是葉秋和他那個媳婦的死期!」

仇大飛從空中飛落下來了,森然的說道。

仇智宵沒有吭聲,但心中也是十分期待自己兒子明日能將葉秋殺掉。

「踏馬的,施正陽,你不讓老子殺葉秋,那就讓我兒子在明日的大賽上名正言順地將他擊殺,哼。」

仇智宵心裡惡狠狠地罵了一聲。

此刻這一家三口都認為明日葉秋死定了。

殊不知。

明日想要殺葉秋,他仇大飛無疑是找死。

一家三口此刻很高興,但明日他們就會哭了。

……第二天,一年一度的考核大賽終於拉開了序幕。

上午巳時。

外院那數十平方公里的操練場上,已經密密麻麻地站滿了人群。

整個外院上百萬學員幾乎全都聚集在了這塊操練場上。

如此多的人站在那裡,真是一眼望不到盡頭,看上去人海汪洋,那叫一個壯觀。

人群神情振奮,嘈雜的談話聲如潮汐一般此起彼伏,聲浪衝天。

內院的方向。

徐徐飛來了三道身影,當眾兩名五十歲上下的錦衣男子是內院派過來的監考官。

另一名鬚髮皆白的華服老者正是施正陽,他並非是監考官,而是純粹跑來看熱鬧。

施正陽掃了一眼那海洋一般的人群,隨即目光鎖定了那茫茫人海中一道俊逸少年的身影,用真氣凝音的方式說道:「小傢伙,昨日老夫就說了今天要來觀看你大顯身手的風采,你可不能讓老夫失望哦,呵呵。」

每個修為達到武師境的強者都可真氣凝音,這是一種很簡單的技能,但卻非常實用,可以排除干擾將聲音傳送到對方耳朵里。

葉秋心神一稟,聽到了施正陽的話,急忙目光一掃,然後看到了空中施正陽正笑眯眯地看著自己。

「施老您放心好了,晚輩絕不會讓你失望的。」

葉秋微笑著用真氣凝音回了一句。

豈能讓人家失望。

不為別人,為了自己,為了那豐厚的獎品和崇高的榮譽,無任如何得把今年武狀元的頭銜拿下啊!

「大家靜一靜!」

一名監考官張嘴大吼了一聲,好似雷鳴一般聲浪滾滾,瞬間就席捲了數十平方公里的操練場,把人群的噪雜之聲覆蓋了下去,場間頓時安靜下來。

「一年一度的考核大賽今日正式舉行,還是按照原來的老規矩,第一輪是淘汰賽,本考官將會開啟一個結界陣法,一個小時之內,通過了陣法的人,就可進入內院深造。」

言罷,他抬手點出了幾道流光射入虛空某處,那處虛空當即就泛起一層層水波漣漪狀的光華,緊跟著轟隆隆響起了驚天動地的巨響。

人群不由眼眸一亮,只見那處虛空中突然顯出了一道千米高,看上去無比巨大的金色大門,緩緩落到了地面上。

「大家進去吧。」

監考官又大吼一聲。

「沖啊……沖啊——」

「趕緊衝進去然後再從另一頭衝出來,就可以進入內院深造啦……」

人群振奮地大叫著,頓時猶如潮水一般向那道結界大門涌去。

「婉兒,靖兒,有財,麻桿,跟我沖!」

葉秋大招呼了一聲,當先向結界大門衝去。

婉兒四人緊跟其後往前沖。

金色大門裡面是一片混沌的空間。

茫茫無邊,也不知有多大。

大門對面極其遙遠之處有一抹亮光,毫無疑問那肯定是出口了。

只要穿過這片混沌空間然後再從那個出口出去,那麼這場淘汰賽就算通過了。 人間四月芳菲盡。

我註定是與美麗的事物無緣吧。

我在雪山上與赫縛歌和蓉蓉分別已經過去了一個月。

時間是一個奇妙的存在。有時它好像能帶走很多東西。

可是有的時候,它好像又走得很慢,慢到一個月前發生的一切就好像只是眨眼之前的事情。

所以,我閉上眼睛,能想起赫縛歌抱着蓉蓉離開之前的表情,精確到了每一根手指的彎曲程度,精確到了嘴唇的抿起角度,精確到了睫毛顫抖的次數。

所以,心中的失望也遲遲無法消散。

不過,即使再氣惱,再委屈,也必須要假裝什麼也沒有發生過,因為我必須要得到馭傀的那一本秘籍。

歷歷在目。

一個月未入人世,也不知道大家都怎麼樣了。

「白雪,你可適應了?我們該離開這裏了。」

「哼,我不喜歡你用這些個封印擋着我。」

「小祖宗,你將就將就吧,誰讓你一個月了都不能完全掌控住【天仲源元】的氣息,還得要我用封印擋住它?」

「分明是你氣血太弱。喂,你是不是受過什麼重傷?你的氣血比正常人弱了好多,就你這樣的,四五十年都不一定活得到,我怎麼辦?」

「反正我的記憶里是沒有,而且你看,我也不像殘疾人啊,可能是【天仲源元】氣息太強,我勉力壓了它這許多年,氣血兩虛是有可能的。不過【天仲源元】會一直存在下去的,它畢竟是神器。」

「哦。」白雪勉勉強強地應了一聲,似乎是妥協了。

「白雪,愛情真的有那麼美好嗎?」

「那當然,這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比白雪還要美的事物。」提起愛情,白雪的語氣里滿是驕傲。

「那如果我愛一個人,可是註定不能和他在一起,我該怎麼辦呢?」

「什麼叫註定不能在一起啊?」

「就是,嗯……你也說了,我頂多活個四五十歲,這麼早就去世了,還怎麼和他幸福的在一起呢。」

「誒喲你真的是傻哦!這有什麼難的,你能活四十歲,就陪他到四十歲唄。你們人類啊,就是生命太短了。年輕的時候,什麼都不懂不明白,一個人在塵世中摸索,不停地尋找人生的意義,可是履歷決定了一個人的思想。年輕人壓根就體會不到什麼,往往還沒能體會到生命的意義,就已經垂垂老矣了。等到老了,經歷了夠多了,才知道自己這一生錯過了太多太多,想要回頭重新來一次,卻是在也不可能了。所以這個世界上的聰明人,總是鬱鬱而終。」

「哼,你這話說的,好像你不是人類一樣。」

「我當然不是啊。之前,我是白巫,早已超脫人類,不老不死。現在,我更是一代神器【天仲源元】的靈魂,不散不滅。」

「可是,只有殘缺的人生,才更有意義,才會讓人類這麼弱小的生物,在塵世中不斷前進,成為世界的主宰。連妖龍那麼強大的生物,也只敢躲在角落裏勉強生存。你們白巫固然不老不死,卻早已沒了人生的意義。

「不過,我也沒有資格這麼說你。我的人生,早就註定了。我這一生,都將在【天仲源元】的詛咒下度過。」

。對很多人而言,老鼠山是陌生的。

老威爾時期的老鼠山,貧窮破敗,最知名的反而是一頭叫做『加菲』的種牛,常年混跡於種牛配種市場,用一次次身體勞動,為他的主人換來微薄的利潤。

在溫室工程開始后,老鼠山逐漸有了名氣。

以及李欽在俱樂部時而請客撒錢的舉動,總算讓農牧區的人知道

《不會現在沒人玩QQ農場了吧》【296】社會我李哥 直,直覺?

王美玲的嘴角一抽。

這比說算命還要扯淡!

算命怎麼還能說到神學上去,直覺可以算玄學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