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們怎麼辦?」


極力抵擋住不祥凶獸的攻擊,萬界殿副殿開口問道。

「趁著江寂塵拖住了玉角怪蛇,我們以秘器,直接在禁制結界上轟出一個缺口,離開這裡,先進入仙殿。」

鄭龍開口說道。

留在這裡,他們支撐不了多久,唯有等死。

只有想辦法出去,才是生路。

所以,對此提議,眾修士自然沒有意見了。

噗,噗,噗!

這時候,太初宗和萬界殿,半步帝尊下的修士不斷被不祥凶獸撕碎,再被它們身上的不詳煙霧吞噬掉。

只有萬方,受一群半步帝尊護衛,沒有殞落。

不過,經過一翻撕殺,他們終於來到了封印結界邊沿。

鄭龍和萬界殿副殿主,再次催動玉碟,轟在封印結界光幕上。

轟!

縱然是封印結界,受古老殘破玉碟一擊,立刻被轟出一個缺口。

但是,封印結界,顯然有自然修補之力。

破了的缺口,在自動閉合。

「快衝出去!」

鄭龍大叫道。

然後,他們極速衝出。

幸好他們只餘十來個,而且,都是半步帝尊的存在,速度快到極點。

瞬息間便沖了出去。

而他們出去沒有多久,那剛剛被轟開的一個缺口,已經自動修復,快速的閉合上了。

他們,逃出來了,眼前就是仙殿敞開的大門,身後是封印結界空間。

此時,唯有江寂塵一人,獨對玉角怪蛇,還有一群強大恐怖的不祥凶物。

「嘿,江寂塵,唯等死了!」

「這樣之下,他若還不死,我直播吃翔。」

「江寂塵死亡,已成定局,我們沒有必要再看,抓緊時間,進入仙殿,收取寶藏!」

最終,鄭龍開口,帶著眾修士,沖入仙殿之中。

於是,偽仙玉礦石廣場上,封印結界之中,就餘下江寂塵一人,正與玉角怪蛇大戰不休,同時被一群不祥凶物,虎視眈眈。

無論怎麼看,這對他來說,這都已是絕境。

似乎,如鄭龍等修士所認為一般,只能等死了!

然而,江寂塵臉上並不是一副等死、絕望的表情。

他從容而淡定,看著玉角怪蛇道:「你頭上玉角不錯,可用來煉器,我要了!」

話落,仙劍綻放仙光,疾斬而去。

(本章完) 面對受傷的玉角怪蛇,還有一群虎視眈眈的不祥凶物,江寂塵依舊是強勢無匹。

他說話的口氣,隨意之極。

彷彿,他想要玉角怪蛇身上什麼東西,隨手即可取。

這讓高傲無比的玉角怪蛇憤怒無比。

「好大的口氣!我倒要看看你如何來取?」

玉角怪蛇大怒一聲,玉角綻放一道道光芒,斬向江寂塵的無上仙劍。

江寂塵森然一笑,手中無上仙劍,極速攻擊不止。

把一道道玉角光芒斬滅!

看到自己的玉角光芒無用,竟然傷不到江寂塵,反被對方攻殺而至。

這讓玉角怪蛇眼中生出凝重之色!

江寂塵的強大,太過出乎它的意料。

「玉角攻擊不行,且看我的幽冥冰封!」

羽·蒼穹之燼 玉角怪蛇怒吼一聲音,然後口中噴吐出可怕的陰寒之氣。

嗡!

連虛空都被冰封。

江寂塵也感到一股可怕無邊的寒氣,襲至身上,要將他冰封起來。

然而,這等冰封之力,對江寂塵根本無用。

因為,江寂塵的體內,擁有神秘種子和神秘古鏡,這等冰封之力,若要將江寂塵冰封,自然也要把神秘種子和神秘古鏡同時冰封掉。

但如此一來,自然就會受到神秘種子和神秘古鏡的力量反彈了。

也即是說,神秘種子和神秘古鏡,絕不會讓江寂塵被封印的。

果然,這些冰封之力,一進入體內。

嗡!

神秘種子和神秘古鏡,便同時散發出神秘的力量,一個護住靈嬰,一個護住神魂。

這些冰封力量,一入體內,就被神秘種子和神秘古鏡的力量消融掉。

如此,面對玉角怪蛇的攻擊,江寂塵根本沒有受一絲的影響,依舊向玉角怪蛇斬去。

這樣的結果,顯然太過出乎玉角怪蛇的意料。

它可是知道,這一擊是何等的驚人強,以前屢試不爽。

然而,這一次面對江寂塵卻完全失效了。

它大吃一驚,有些反應不過來。

但江寂塵的無上仙劍,已經斬至。

噗!

吼!

玉角怪蛇的玉角被削斷、飛落,隨後被江寂塵接住、收走。

重生洪荒情 同時伴隨著玉角怪蛇的慘叫聲。

它只怕做夢也沒有想過,自己的玉角竟然就這樣被切了下來。

切下玉角,它雖無傷,如同牛被斷角一般。

但戰力,絕對會下降。

而且,它的玉角是它一族的標示,斷角絕對是恥辱之事。

所以,它怒到極點,對江寂塵恨得咬牙切齒。

「小子,竟然斷我玉角,我與你不死不休!」

玉角怪蛇完全的暴怒,這一次,它直接動用巨大的蛇尾橫掃而來。

江寂塵卻淡淡地一笑道:「我能斷你玉角,自然也能斷你尾巴了。」

於是,江寂塵手中劍,再次揮出,斬向玉角怪蛇的尾巴。

「黑暗仙環,先定它魂!」

「焚仙紫爐,為我護法。」

「無上仙劍,斬它尾巴!」

江寂塵同時催動三件仙器,迎殺向玉角怪蛇尾巴一擊。

咻!

轟!

江寂塵一劍斬下的同時,也同時被玉角怪蛇的尾巴掃中。

「啊!」

但緊接著,整片天地卻響起了玉角怪蛇的慘叫聲。

它的尾巴斷了,被江寂塵一劍斬斷。

只見,血水衝天,斷尾掉落,讓整個偽仙玉礦石廣場顫動。

當然,江寂塵也吐血一口。

但也僅是如此而已。

剛才,黑暗仙環,定住玉角怪蛇之魂,焚仙紫爐凝出焚仙炎甲。

所以,玉角怪蛇這本是極強的一擊,先擊在了禁仙炎甲上,江寂塵受到的傷害,自然變小了,只能讓他稍稍受傷。

而他手中的無上仙劍,卻把玉角怪蛇的尾巴斬了下來。

「這麼高等級的蛇肉,本公子尚未吃過,今日殺你,且拿來當菜吃!」

江寂塵吐出一口血之後,繼續放言,然後繼續殺出。

這一刻,玉角怪蛇才深刻的感受到了江寂塵的強大與恐怖。

若它還是完好狀態,與江寂塵還可以一戰。

但現在,似乎只有被對方斬殺的下場。

「此地不可留,我需退走,讓不祥凶物攻擊他。」

玉角怪蛇心中想道。

然而,江寂塵一眼看出了他的心思,冷冷一笑道:「你走不了的!」

「還有這些不詳凶物,都是本公子的獵物,都走不了。」

「現在,先由你開始!」

說罷,江寂塵更加狂暴的出擊。

玉角怪蛇心中終於生出驚恐之意。

之前,他還很看不起江寂塵,視之如同螻蟻一般,現在才發現,自己錯得這麼離譜。

其實,換作另一個半步帝尊,必然不敵玉角怪獸。

但偏偏,玉角怪蛇的天賦神通,幽冥冰封對江寂塵根本無用。

於是,它在江寂塵面前,完全是被克制了。

噗!

最後,玉角怪蛇被江寂塵斬殺,丟入了到噬毒珠空間的冰湖中,成為了當中的一道食材,被冰封保存起來。

而這時候,四擊不祥怪物,也同時殺來。

若是以前,江寂塵遇到這些不祥凶物,只有跑路的份。

但現在么?

江寂塵的實力突飛猛進,已達至了中階天祖帝境。

更重要的是,他知道不祥石皮凶物的弱點在哪裡?

至於隱匿於黑暗中的紫色人形怪物,江寂塵更是無懼。

他只需打開神秘鐵盒,這些紫色人形怪物,便會被收入其中。

於是,接下來,江寂塵一手持神秘鐵盒,一手持無上仙劍,大戰一群不祥凶物。

咻,咻,咻!

紫色的人形怪物攻殺過來,江寂塵打開鐵盒,一股吸力,直接將之吸入其中,然後,江寂塵將鐵盒蓋上。

另一手,無上仙劍,演化超凡劍法,攻擊在石皮不祥凶物的肚臍處。

每一劍的落點,都是一致的。

以前,江寂塵需要一百劍,擊在同一點石皮上,方可將之刺破。

但現,達至中階天祖帝境,江寂塵只需要十劍,便可刺破石皮,再刺碎石皮不祥怪獸的肚臍之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