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如今施展出天雷三藏,在短距離內完全可以做到瞬身的效果。就算是靈動九重天的修鍊者,也無法捕捉到我的身影。只是不清楚面對固元境的修鍊者,我能否有一戰之力。」江楓低頭思索,並沒有理會剩下的四個人。


這個時候,他也想起來了當初羞辱自己的李天耀,不知道現在再次面對他,還是否會那麼的倉惶狼狽。

「上,我們四個人一起,肯定能把他制服!」葯閣剩下的四名弟子沒了退路,其中一個大喝一聲,一齊向江楓攻擊過去,各自施展出了拿手的武技來。

但他們的心思終究都放在了煉丹上,戰鬥經驗根本就沒有江楓那麼豐富。江楓站在原地,等四個人離得自己差不多的時候,他再次動了。

整個人瞬間就來到了四名葯閣弟子的身後,一人一掌,動作極其連貫,沒有任何的間隙,就像是在同一時間對四個人發動了攻擊。

四名葯閣弟子被江楓打中,都翻了一個白眼倒在了地上,昏迷過去。江楓收起了天雷三藏,簡單的活動了一下手腕。

「憑我現在的修為,想要和固元境的修鍊者打成平手應該不成問題吧。」江楓看著自己的手掌,感覺到了一股莫大的力量。

「小子,你現在實力的確很強,但想要和固元境的修鍊者交手,還差得太遠了。」這個時候,朱啟出現在了他的身旁。

「為什麼這麼說?」江楓疑惑地看向了朱啟,他能保證在靈動境當中,已經沒有人是自己的對手,固元境一重天他理應不怕才對。

朱啟撫著自己的鬍鬚,緩緩說道:「固元境的修鍊者看似只是因為雷劫淬鍊了身體,實際上他們的靈力也發生了變化。這麼說吧,憑你靈動境的修為,恐怕連固元境修鍊者的護體罡氣都無法擊破。」

「竟然這麼厲害。」江楓皺起了眉頭,他本來以為自己的戰力能夠和固元境的修鍊者相媲美,現在看來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固元境之所以叫固元境,那是要固本培元的。達到固元境的修鍊者,會凝練出護體罡氣來,隨著小境界的提升,罡氣也會更加的強大。」朱啟解釋道。

江楓微微點頭,放棄了找個固元境修鍊者交手的打算。按照朱啟的說法,他找人比試,那純屬於找虐。

「喂。」這個時候,那個醜陋的少女站了起來,走到了江楓的身旁,伸出手來拍了拍他的肩膀。

首輔夫人黑化日常 江楓這才注意到,少女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了過來,他露出了一絲笑容,說道:「已經沒事了,你可以走了。」

少女好奇地打量著江楓,過了一會兒獨自說道:「你一個人就能打敗五名靈動九重天的修鍊者,實在是太厲害了,不如給我當保鏢怎麼樣?」

「給你當保鏢?」江楓失笑,「我是器樓的人,還是一名雜役弟子,給葯閣的弟子當保鏢恐怕不太合適吧。」

器樓和葯閣之間也有著合理的良性競爭,都想要成為丹器同盟當中,更加發揮出優秀作用的那一個。

一般來說,葯閣和器樓的人也不會走得太近,更不會有成為道侶這樣的情況發生。如果器樓的弟子成為葯閣弟子的保鏢,那更是會被人瞧不起的。

「看來你是不願意了。」 錯愛成婚:呆萌小嬌妻 少女的臉上似乎有些失望,但她面頰上的痂還有黑乎乎的泥巴,也讓江楓無法分辨她的模樣。

「從我加入到丹器同盟的時候,除了莫長老以外,就沒人對我好過。莫長老死後,更是人人都來欺負我,你是第一個會幫助我的人。」少女低聲說道。

江楓笑了笑,開口道:「這件事情你不必放在心上,我想任何一名有血氣的男弟子看見,也不會置之不理的。」

「不。」少女強硬的否定,「我想你也看見了,許多人看到我被欺負,都當做沒看見。甚至有些長老,也是如此。這樣吧,你娶了我怎麼樣,這也算是我唯一能夠報答你的了。」

「娶了你?」江楓眼睛差點從眼眶裡飛了出去,對他來說解救少女只不過是舉手之勞,也是出於好心,根本就沒想過要報答。

「這就不必了,我並沒有成親的打算。更何況,我還想要成為器樓的正式弟子,一門心思都要放在煉器上面。」江楓婉言拒絕。

少女死死盯著江楓眼睛,似乎有些不高興,「我知道,你們都是嫌我長得丑,可我也不是天生就如此的。只要再給我一個月的時間,我能恢復成原本的樣貌,雖然不能說好看,但最起碼這塊痂會消失掉。」

江楓笑著搖頭,伸出手搭在了少女的肩膀上,輕聲說道:「不是因為你的相貌,我真的沒有成親的打算。這些人總在欺負你,要不要考慮到我們器樓來?」

「不必了。」少女搖頭拒絕,隨後神秘地對江楓說道:「等我把莫長老留下來的東西全部學會,到到時便能直接成為葯閣的長老。你是第一個對我好的人,我一定會好好罩著你的。」

江楓看著少女認真地表情,也不禁笑了起來,點頭說道:「好,那我等著。對了,你知道哪裡能要到融血丹和地靈丹么?」

救了人,江楓也想起來自己來到葯閣的目的。按照歐亦雪的那個脾氣,自己如果稍微晚點回去,一定會被臭罵一頓。

「融血丹和地靈丹,你是幫器樓核心弟子來索要丹藥么?」少女緊緊抱著葫蘆反問道。

江楓點頭,少女開口說道:「那你跟我來吧,正巧我也要索取一枚辟穀丹,接下來的一個月得閉關修鍊。」

說完,少女走了出去,江楓則是跟在了她的身後。兩人一路走來,看到了一片紫竹林,進入到竹林當中,又走了不知道多久,便看到了一座竹屋。

「這是蕭林長老的住所,雖然他在所有長老當中煉丹能力最差,但為人很好,不會刁難你的。」少女剛剛說完話,從竹屋裡便傳來了一聲大笑。

「你這個丫頭,要不是看來莫長老的份上,我早就把你當成煉丹的藥引了。」話音落下,從竹屋內走出了一名老者,身著棕色長袍,看上去非常和藹。

少女吐了吐舌頭,說道:「他跟莫長老是多年好友,不過長老當中實在沒有話語權,所以也保護不了我。」

蕭林無奈地搖了搖頭,對江楓笑著說道:「你這小娃娃的模樣,我倒是面生的很,剛剛加入丹器同盟的?」

江楓點頭,恭敬地說道:「器樓弟子江楓,見過蕭長老。」

「江楓,這個名字在同盟可很響亮啊,沒想到我有機會能親眼一間。在年輕人里,你也是唯一一個,能跟小莫琳走在一起的。」蕭長老一邊說著,一邊招呼兩人過去。

鳳女嫁到 「原來你就是江楓!」醜陋少女莫琳也吃了一驚,沒想到救下自己的人,竟然是被稱為不祥之人的江楓。

「所謂不祥之人,實在是誇大其詞了,你也只是運氣不好,正巧趕上聖物產生了變化,不要放在心上。」蕭長老安慰說道。

難得有人能夠不在乎自己的外號,對於蕭長老,江楓也是充滿了好感。但他的心裡卻是知道天林鳳紋柱為什麼會產生黑煙,八成是跟所在了火海當中的那個人有關係。

「江楓,你來葯閣是想要索取什麼丹藥?」蕭長老直截了當地詢問道。

「是歐亦雪讓我來索要地靈丹和融血丹的。」江楓輕聲說道。

「原來是那個歐丫頭。」蕭長老拍了拍江楓的肩膀,「這個歐丫頭的蠻橫,我在葯閣也有所耳聞,可真是難為你了。拿著,這裡的丹藥,足夠她應付幾個月的了。」

蕭長老說完,便從空間戒指里取出了兩個藥瓶,放在了江楓的手裡。江楓道謝之後,給儲存到了空間戒指中。

「蕭長老,我要一枚辟穀丹。」莫琳看了江楓一眼,對蕭長老說道。

「辟穀丹,看來你是下定決心了。這件事情只有你我還有莫長老知道,勸你一句,如果要煉製那個丹藥,也只有一半成功的機會。萬一失敗了,你也會死的。」蕭長老嚴肅地說道。

莫琳點了點頭,依舊是伸出手來說道:「我已經考慮得很清楚了。」

「那好吧。」蕭長老也十分無奈,但還是拿出了一枚香噴噴的辟穀丹,放在了莫琳的手裡。莫琳接過丹藥,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看向了江楓。

「一個月之後,我會以葯閣長老的身份去找你,到時候你依舊可以選擇娶我,這是作為你救了我的報答!」 看都江楓有些無法理解並且詫異的模樣,蕭長老則是笑著解釋道:「莫琳這個丫頭身體情況有些特殊,必須要找一個道侶。你也知道,道侶必須要相互喜歡才行,可整個同盟里,從來沒有人正眼瞧過她。你還是第一個讓她這麼有好感的。」

江楓隨意地點了點頭,說道:「既然丹藥拿到了,我也該走了,莫琳那我就祝你成功,一個月之後成為葯閣的長老。」

莫琳瞥了江楓一眼,說道:「放心吧,我一定能行的。倒是你,整個丹器同盟的不祥之人,可別被那些心狠手辣的人給殺了。」

江楓知道,有些激進一點的長老,都是主張要殺了他的。但想要光明正大在同盟中殺了他,那是不現實的。

跟蕭長老和莫琳打過招呼之後,江楓便離開了竹屋,向器樓趕回去。路過打架的地方時,發現那幾名葯閣弟子都已經不見,顯然是蘇醒過來逃走了。

離開了葯閣的範圍之內,回到器樓歐亦雪的洞府當中,她並沒有在客廳里,江楓直接來到了地下室。

此刻歐亦雪正站在煉器的鼎爐之前,操控著藍色的火焰,江楓沒有打擾她,默默站在了一旁,看著她煉器。

歐亦雪神情嚴肅,銳利的雙眼似乎看穿了厚重的鼎爐,能夠看到其中正在被煅燒的材料。她的雙手也在空中揮舞,應該是正在塑形。

「這丫頭在煉器方面的確有一手。」朱啟站在江楓的身旁,看著歐亦雪煉器,時不時點點頭,表示欣賞。

過了一會兒,歐亦雪停了下來,緩緩輸出一口氣,說道:「算你還懂事,沒有在我煉器的時候打擾,要不然我會殺了你的。」

江楓尷尬地笑了笑,將丹藥都拿了出來,放在了歐亦雪的手裡。歐亦雪隨便打開一瓶,聞了聞,便點頭道:「沒有問題,就是感覺藥效稍微差了點,但沒有大礙。你索要丹藥的時候,葯閣的人可難為你了?」

江楓搖頭回答:「沒有,我路上恰巧救了一名少女,她把我帶到了蕭林長老那裡去,這些丹藥都是他給我的。」

「蕭林?」歐亦雪眉頭皺起微微思索,「原來是蕭林長老,他的為人的確很好,就是煉製丹藥的水平差了些。」說完,她還是把丹藥給收了起來。

「好了,這裡沒你的事了,去修鍊吧。我提醒你一句,修為提升的太迅速可不是什麼好事,你得抓緊時間穩固下來。否則在戰鬥當中,容易出現危險。」歐亦雪說完話,便直接去了樓上。

江楓則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當中,對於這件事情他也清楚,所以坐在了龍血床上之後,默默修鍊起來。

在龍血床上,不僅僅可以鍛煉自己的肉身,還能夠通過龍威將他的靈力濃縮。如此一來,就不會有體內的靈力太過虛浮,就像那陳友一樣。

一條紅色真龍在圍繞著江楓旋轉,這條龍乃是龍血床中的龍威所化,無時無刻不再給予江楓龐大的壓力。

現在他的修為已經提升到了靈動八重天,能夠承受的龍威也提升了不少,等達到了固元境就能夠完全釋放其中的能量!

「江楓,你距離固元境也越來越近了,必須要早點為補天石做打算了。不過也沒關係,就算是你打到了靈動九重天,只要把靈力壓製得很好,也能拖延踏入固元境的時間。你現在有沒有什麼特殊的感覺?」朱啟詢問道。

「特殊的感覺?」江楓皺了皺眉頭,「沒有,跟以前沒什麼兩樣,說不定等我晉陞到了靈動九重天,就有機會感受到所謂的天道。」

朱啟沉吟了一聲,點頭說道:「沒錯,當你晉陞到靈動九重天的時候,就能夠微弱的感應到天道,感應到雷劫,你還有一點時間。等準備就緒,我們就可以去點亮天林鳳紋柱了。」

「我知道了。」江楓應了一聲,便繼續修鍊。當初他只不過是進入到了火海之中,並沒有把精神力探入到那些圖騰紋里,現在如果再去一次,一定會有很大的收穫。

經過了一晚上的修鍊,江楓已經把自己體內原本虛浮的靈力,完全都沉澱了下來。這多虧了龍威的功勞,否則需要一年多的時間才能做到。

第二天一大早,歐亦雪的洞府之外就不太安靜,似乎有人在大吵大嚷,本想休息一會兒的江楓不得不走出房間。

來到了會客廳當中,正巧也看到了歐亦雪黑著臉從房間里走了出來,顯然是被這些吵得讓她都沒有休息好。

「是誰在外面鬼哭狼嚎,活膩了么?」歐亦雪眉毛跳了起來,手中已經握住了她的地級靈器,大有開門殺人的架勢。

江楓聳了聳肩膀,說道:「不知道,估計是想來死在你的劍下吧。」說著,兩人便打開了洞府的大門,走了出去。

只見在山下站著不少人,更多的人是前來圍觀的。中間有六個人,看樣子是挑事的主謀,見到歐亦雪和江楓都停止了叫嚷。

「你們都想死么?」歐亦雪一出現,微微低頭,冷眼看了那六個人,語氣當中充滿了殺人,就連江楓都是嚇了一跳。

朱啟在江楓身旁嘆了口氣說道:「不管你惹了什麼樣的麻煩,都絕對不能惹女人。我敢打賭,如果下面有人敢頂嘴,肯定會被好好收拾一頓。」

江楓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也看向了山下,被圍起來的六個人,其中的五個,引起了他的注意。

「這些人不是我昨天打得那幾個么,看來今天是找了幫手來啊。」江楓一下子就認出來,他們正是欺負莫琳的五名葯閣弟子。

「歐亦雪,雖然我是葯閣的人,但也聽說過你的名頭。在器樓當中,被譽為最有希望率先成為長老的人。這次我們不是來找你的麻煩,只要把身邊那個雜役弟子交出來,我以後可以無償為你提供丹藥!」一名身上發出青光的黃頭髮男子站了出來。

看到他身上的光芒,江楓眼睛陡然凝了起來。這樣的光,只有固元境的弟子才會有,而且還是達到了固元三重天!

「固元境的修鍊者極為好區分,修為從高往低散發出來的顏色分別為白、黑、赤、橙、黃、綠、青、藍、紫。此人身上散發出來了青光,說明已經達到了固元三重天的境界,這番舉動,也是展現自己的實力,想讓歐亦雪懼怕。」朱啟說道。

歐亦雪瞥了江楓一眼,小聲說道:「你這傢伙,還沒有加入到同盟的時候,就會惹麻煩,進來之後麻煩是越惹越多了。」

她的語氣當中只有抱怨,並沒有責怪的意思,讓江楓聽了之後很舒服。但還是假裝不好意思地說道:「這也不能怪我,那五個人正欺負一個弱女子,我當然不能袖手旁觀了。」

「欺負一個弱女子?」歐亦雪眉毛微微抬了一下,「我想我知道了,在葯閣當中只有一個人會任人欺負,你這顆心也還算不錯。這件事情就交給我了,我看誰敢動你。」

「轟!」一道閃電忽然從天而降,歐亦雪的身上陡然散發出了陣陣電流,江楓站在她的身旁,頭髮都豎立起來。

強大的壓力慢慢從山頂上侵蝕到了山下,歐亦雪的身體表面也浮現出來了青色的光芒,顯然也達到了固元三重天的境界!

那黃頭髮的葯閣弟子見歐亦雪也不是好惹的,氣勢上立刻萎靡了不少,但還是說道:「歐亦雪,你身邊這個雜役弟子不懂規矩,竟然打了我們葯閣的正式弟子,此次前來就是想討要一個說法,人不能表白被打吧。」

「我路過的時候,看到他們正在欺負一名葯閣的女性弟子,我讓他們住手,不但不聽,還要揚言要教訓我。難道我出手打倒他們還有錯了?」江楓冷笑說道。

黃髮男子嗤笑一聲,說道:「你算是個什麼東西,就你一個雜役弟子的身上,與正式弟子爭鬥就已經犯了大錯。現在乖乖給我滾下山來,磕頭認錯!」

「你好大的威風。」歐亦雪看向了黃髮男子,「連我的人也敢威脅,我給你一個機會,現在乖乖上山給我磕頭認錯,要不然我就不客氣了!」

「你!」面對歐亦雪的強勢,黃髮男子也有些不知所措,圍觀的人更是在跟著起鬨。畢竟他們是葯閣的人,來器樓的地盤囂張跋扈,他們自然也不會容忍。

「可惡,那我就當著你面,把他給抓下來!」黃髮男子覺得自己丟盡了臉面,腳下一踩,整個人便攀著筆直的懸崖登了上去。

幾個呼吸的功夫,竟是出現在了江楓的身前,伸出手來就要將他給擒拿住。

「好機會!」江楓心中激動,黃髮男子主動出手,他也想趁著這個機會,試試自己究竟能夠抵擋住固元境修鍊者多少次的攻擊。

江楓正欲出手,誰知身旁的歐亦雪出手更快,也更加兇狠。只聽得一聲清脆的劍鳴,地級靈器攜帶著肆虐的雷電,便刺向了黃髮男子。

「嘭!」當劍尖就要刺中黃髮男子的時候,歐亦雪忽然轉手,用劍身在他的肩膀上狠狠地拍了一下,黃髮男子吃痛直接回落到了地面上。

正當他要發動下一次攻擊的時候,人群忽然散開了,土天龍長老竟是走了進來,當他看到江楓的時候,臉上頓時產生了怒意。

「混賬雜役弟子,還不速速請罪!」 「土天龍竟然也來了,這件事就有些麻煩了。」歐亦雪的臉上也露出了凝重的表情,有長老插手,他們這些核心弟子就沒什麼太大的權力了。

「土長老您來了。」黃髮男子撿到土天龍,立刻就卑躬屈膝起來,臉上滿是諂笑,恨不得跪在地上去舔他的鞋子了。

「這傢伙一直都想要殺了我,這一次恐怕是讓他找到了機會,打算對我下刀子了。」江楓冷聲說道。

「黃茂,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現在就講清楚吧,作為長老,我一定會公正的主持這件事情!」土天龍一上來便一副義正言辭的模樣。

叫做黃茂的黃髮男子露出了陰險的笑容,說道:「我的這五個朋友,正打算去煉丹,卻看見江楓正要搶奪莫琳手中的丹藥。他們便上前制止,誰知道遭到江楓的偷襲把他們給暴打了一頓,還請長老責罰江楓!」

黃茂說的活靈活現,就像是親眼目睹了這件事情一樣。那五個人表情配合的也非常到位,顯然實現綵排了許多次。

江楓一言不發,臉上時刻保持著冷笑,他還想要繼續看下去,瞧瞧這黃茂還有那五名葯閣弟子有什麼話。

「原來是這樣!」土天龍眯起了眼睛,「搶奪同門的東西本就不對,竟然還敢以下犯上偷襲正式弟子,理應廢掉修為,逐出丹器同盟!」

「土長老,我這邊的消息和你聽得有些不太一樣。」歐亦雪見江楓不說話,她便開口,居高臨下的看著土天龍。

「不一樣?」土天龍掀起眉毛,「好,有什麼事情你們下來說,你們倆這麼跟長老說話,成何體統!」

歐亦雪看了江楓一眼,似乎是在詢問,江楓點點頭,兩人便從山上跳了下去。這點高度,對江楓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土長老,根據江楓所說,當時是葯閣的弟子正在欺辱一名女性弟子,他是出手解救,現在怎麼反過來了呢?」歐亦雪和江楓站在一起,跟土天龍之間保持了一段距離,生怕他會突然出手拿人。

「看來是有分歧啊,不過我想我們葯閣的正式弟子是不會說謊了。至於這個江楓,區區雜役弟子,定然會造謠來保住自己的性命。歐亦雪,你前途無量,可不要被他蒙蔽。」土天龍的語氣十分強硬,甚至帶了點威脅的意思。

歐亦雪性格本就好強,現在聽到有人威脅她,心中也有些氣憤,冷笑一聲道:「土長老,我倒覺得江楓他沒有說謊,畢竟我的人我還是了解的。至於你們葯閣的弟子,那可就不好說了。土長老,你年歲也大了,不要聽信讒言才是。」

「混賬,歐亦雪你這是在跟長輩說話么!」土天龍大發雷霆,「我不是你們器樓的長老,可不會慣著你!」

江楓看著土天龍,淡淡說道:「你們可以把莫琳找來,有了她就能夠證實到底是誰在說謊了。」

黃茂幾人忽然笑了一下,他上前一步說道:「我們也找過莫琳,但她卻不見了,整個葯閣也沒見到她的蹤影。說不定是懼怕你逃走了,也有可能已經被你給殺了。」

「狗嘴裡吐不出象牙,黃茂,你要是想找死,我不介意先送你上路。」歐亦雪倒是毫不客氣,就算當著土天龍的面,也依舊不將自己那好勝的性格收斂起來。

「歐亦雪,別以為你是器樓的人,就可以隨便威脅我們葯閣的弟子。我也是長老,雖然不能將你逐出同盟,但讓你面壁思過還是可以的。」土天龍眯起眼睛笑了起來。

「土長老,難道你就要聽信弟子的一面之詞么?如果是那樣的話,恐怕是會被眾人暗罵,更難以服眾啊。」江楓不疼不癢地說道,根本就沒有把土天龍等人放在心上。

土天龍笑眯眯地說道:「這倒沒錯,沒有找到當事人,我肯定會對你怎麼樣。但以下犯上,身為雜役弟子竟然攻擊正式弟子,就已經大錯特錯了。我也不為難你,廢了自己的雙手,滾出同盟吧。」

正當歐亦雪還想反說幾句,人群再次讓開了一條路,白長老和洪執事兩人走了過來,他們看向土天龍的目光也頗為不善。

「土天龍,你今天怎麼有空來我們器樓了?」白長老瞥了土天龍一眼,見江楓無事,他也鬆了一口氣。

當察覺江楓的修為已經達到了靈動八重天,眼睛不由得瞪得老大,「洪三道一開始你跟我說江楓達到了靈動八重天的修為,我還不信,現在親眼目睹,果真如此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