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想他們大概是覺得你無關緊要吧,雖然你跟在啟煉伯父的旁邊,但啟家的後代是誰他們清楚,更何況現在不是對啟家出手的時候,所以他們就放過了你。」周雄嘆了口氣,說道。


啟樂默然,臉色都有些黯然,他是啟煉的兒子,但這個事實並沒有幾個人知道,甚至是周雄也不知道,只當自己是啟煉的某一個後輩而已,因為那幾個哥哥們都太狠辣,太強勢,他不敢站出來,怕被暗中殺了。

「現在我已經逃出來了,他們的陰謀落空,我想他們一定會不顧一切的尋找我們,然後將我們殺了,否則一旦出去的話,他們也不會有好日子過了。」周雄嘆了口氣,看向紀羽他們的時候充滿了感激。

對於這些家族的內鬥,紀羽都不會去理會,只要不是找到他頭上的……

「走吧,既然周兄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再留在這裡也沒有什麼意義了。」紀羽站起身來。

他們又浪費了一天,最後只剩下兩三天的時間,若是再不抓緊的話就沒有機會了。

「對了,你們現在的戰績是多少?」這時,紀羽看向宇飛他們,既然是一同殺的,應該也不會太少的。

果不其然,宇飛一臉興高采烈:「我已經有兩百多個印記了!」說著,他將手臂上的袖子卷了起來,密密麻麻的印記看著都讓人頭皮發麻。

「我也有三百個了。」向蒙飛隨意拔了一下劍,道。

「老大,你怎麼還是幾十個啊?」此時,宇飛發現紀羽手上的印記並不多。

紀羽一怔,下意識的看向自己的手臂,很快他便反應了過來……

原來這印記並不是只會刻在一個地方的,你用什麼東西殺戮的,印記就會出現在什麼東西上。

「呵呵,繼續努力吧,我想那些傢伙應該也不會低的,還有一些時間,我覺得我們也許會遇上他們也說不定。」紀羽笑了笑,沒有多做解釋。

幾人起身,剛剛走出山洞的時候,正面便碰上了幾個人。

迎面而來的是兩個修士,兩個都是年輕人,修為似乎在天空戰師五階到六階之間。

他們似乎也沒有想到會迎面碰上紀羽他們,稍微怔了一下之後,其中一個修士眼睛死死的盯住了啟樂。

「是怪物!」他說了一句。

紀羽幾人一怔,有些奇怪的看著這年輕人,怪物?

他們又看向了啟樂,很快紀羽便明白過來了,啟樂身上已經慢慢多出了那些怪物的氣息,所以一樣被當成怪物了。

正當他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卻見到那兩個年輕人急忙離開了這裡,不知道是為什麼。

「老大……他們說什麼?說了又跑了?」宇飛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

「好像說什麼……怪物。」周雄倒是聽清了一些。

「他們將啟樂當成怪物了,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又跑了。」紀羽無奈苦笑。

周雄倒是一怔,旋即看向啟樂,接著便是一陣吃驚:「小樂你?」

他有些驚疑不定的看向啟樂,啟樂身上的氣息……的確是跟那些怪物非常相似,若不是啟樂是他認識的人,說不定他也會將啟樂當成怪物了。

「呵呵,啟樂也只是修鍊出了一些怪物的氣息,躲避那些怪物而已,沒想到最後也被當成怪物了。」紀羽笑著解釋了一下。

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又名:神級龍衛) 周雄這才釋然,只是心中有些震驚。

「那他們怎麼說完怪物兩個字就跑了?」宇飛插嘴。

紀羽也搖了搖頭,一般見到怪物之後都是主動攻擊的吧?為什麼要跑呢?

只是他也沒想這麼多,這種不必要的爭鬥沒有發生自然是最好的。

然而他們並不知道,那兩人是跑了,而且還是去通風報信了。

原本他們也只是去尋找一些怪物而已,他們是在少主手下做事的人,專門幫助少主去尋找怪物,但這一次著實讓他們驚訝了一下,他們見到了一個非常奇怪的怪物,看上去跟人類竟然毫無區別,若不是身上有怪物的氣息的話,他們肯定會將此人看成是普通人的,但這少年身上怪物的氣息告訴他們……這不是人類。

他們驚訝,而且看到這怪物身邊還有人類,一時間也弄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有趕緊回去稟告少主了。

在一處被打理得頗為華麗的洞穴當中……

張羽此時還非常愜意的在玩弄著幾塊石子,還一邊抱怨道:「這地方未免有些無聊了,怪物被殺得差不多了,早知道就弄兩個美女進來了。」

他旁邊有一把劍,那把劍上刻上了密密麻麻的印記,比起紀羽他們來說簡直是多了太多了。

「少主,雲陽他們回來了!」這時,一個老者在張羽旁邊恭敬的道。

「哦?讓他們進來!」張羽眼睛一亮,「看來又可以出去殺戮一番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你說什麼?向蒙飛竟然跟怪物在一起?」

此時,張羽有些驚訝的看著雲陽,那個剛從紀羽他們那邊回來的修士。

雲陽只是一個普通的修士,來到這個血色世界之後輩張羽吸納,成為張羽的爪牙,血色世界的怪物並不是具體的集中在某一個角落的,因此雲陽跟一些人便是東奔西跑的為張羽尋找下手的對象。

安里士 此時,他將所見的帶回來稟告張羽的時候,張羽簡直是震驚萬分……

向蒙飛跟怪物走到一起?這是怎麼回事?

張羽的臉色很快就陰沉了下來,這不應該啊,怪物都是毫無人性的,若是見到他們這樣的人類,肯定會馬上衝上去戰鬥殺掉才對的說,怎麼可能會走在一起?

「你確定你沒有看錯?」張羽又看向眼前的雲陽。

「少主,我們肯定沒有看錯,不但是我,雲康也在一邊看到的,向蒙飛的確是跟一個怪物在一起,而且除了他之外還有幾個人類。」雲陽怕張羽不相信自己,特意還將雲康也說了出來。

「是……是!少主,我的確也看到了,那個人肯定是向蒙飛沒有錯的!」一邊的雲康此時也急忙回答道。

張羽揮了揮手,示意他們下去……

兩人退下之後,張羽一人卻是陷入了沉思。

向蒙飛跟他的關係向來不好,這些為他做事的人是不可能認錯人的,但……為什麼向蒙飛會跟這些怪物在一起?

「張老,我們走!」此時,張羽想了想之後又站了起來,道。

他身邊的一個老者此時恭敬的點了點頭,旋即問道:「少主,我們去哪?」

「將他們都找來,我們一起去看看向蒙飛!」張羽冷冷一笑。

……

紀羽幾人此時也在不斷的尋找著怪物,一路走來他們的殺戮並不算多,計算一下,紀羽此刻也不過三百多個而已,再看看周雄,紀羽很容易便想得到,秦升跟未許他們也許會更厲害……還有那幾個大勢力的天才們。

他感覺到了一種緊迫,但卻又有一種無可奈何。

「紀羽大哥,其實我覺得我們不必要特意去尋找這些怪物的……」此時,啟樂忽然在一邊說道。

紀羽一怔……「怎麼說?」

旋即便見啟樂慢慢的停了下來,開口道:「我們不需要去尋找那些怪物,還可以等他們自己找上門來。」

沒等紀羽繼續問,啟樂看了看周雄:「周大哥,當初你是怎麼被一群怪物追殺的?」

霎時間,紀羽明白過來了,顯然,啟樂的意思就是要學秦升他們……引怪,秦升他們引怪是為了對付周雄,而他……則是需要不斷的刷新自己的記錄。

此時,幾雙眼睛都看向了周雄,這種事情不可能去問秦升他們,只有看周雄清不清楚了。

周雄也知道啟樂的意思,他怔了一下,撓了撓腦袋,最後若有所思的道:「其實我也不太明白他們怎麼能弄到一堆怪物來追殺我的……你們不說起我甚至到現在都以為只是一個巧合。」

「身上有什麼印記?」向蒙飛先開口。

「沒有……當時我身上除了怪物的血之外就沒有任何東西了。」

「會不會跟血有關?」宇飛此時也插嘴道。

他們都知道紀羽目前所急,必須要有足夠的怪物,否則的話進不了前三,最後也不可能能進入那座城。

「血腥的話……我們每一個人都殺過怪物,身上也都有血液,但為什麼我們又怎麼難遇到?」

眾人一陣頭疼。

此時,啟樂忽然又開口:「你們說……會不會是因為周大哥身上的血氣過於濃郁?」

紀羽等人都看向了啟樂,便見啟樂緩緩道來:「我們平時殺完一次怪物之後都會清理一下血液,就算佔有血液也只是暫時的事情,但周大哥不同,一路殺戮,他根本就沒有時間清理,最後血液越積越多,血氣越來越濃,而這些怪物……最喜歡的就是血氣了,所以他們才會不會的追趕著周大哥!」

啟樂一陣分析之後,紀羽陷入了沉思,他在想啟樂說的話,這孩子不斷天賦很好,而且腦袋還非常的機靈,說不定還真有這個可能也說不定……

這血色世界當中,怪物本身就是依靠血氣生存的,之所以要殺戮人類,也是為了吞噬人類的血氣來彌補自身而已的需要而已,那也就是說……若是血氣越濃郁,就越能吸引怪物。

想到這裡的時候,紀羽大概也理清了思路,看向啟樂的時候眼光都有些不一樣了,這孩子的思維比他想象的更要緊密有些。

「對,很有這個可能!」他拍了拍啟樂的肩膀。

啟樂心中一喜,急忙點了點頭。

「那我們現在要在什麼地方吸引怪物呢?而且血氣的話……沒有殺戮哪裡能弄到這些濃郁的血氣?」向蒙飛的問題似乎問道了關鍵,一時間也沒有人能回答。

血氣這東西,雖然在血色世界血氣非常的重,但在他們身上不重啊……要想加重血氣的話就唯有去殺戮了吧?

「放心吧,這個我有辦法,我們只需要去一個可以將所有怪物困住的地方。」紀羽笑了笑。

血氣的話他倒是不擔心,因為他有血煉大陣,血煉大陣可以為他聚集起強烈的血氣,根本就不用擔心血氣不足的問題。

「對啊,老大你有那個古怪的血陣,擔心這個做什麼?我知道一個地方,一定可以的!」宇飛此時笑著站了出來。

眾人也笑了,他們自然知道宇飛所說的地方是什麼地方……

除了那裡,目前還有什麼地方的血腥氣息有那麼濃郁的?

「唉!剛剛離開又要去一次那裡了。」周雄嘆了口氣。

他們要去的自然就是之前他被圍困的那個山谷,那個地方肯定已經有了極重的血腥氣息了,也許血腥氣息對其他人沒有用,但對紀羽來說,那個地方簡直就是一個寶地!他能在他們聚起血煉大陣,將周圍的血氣加持在自己的身上,這樣便是引來這些怪物最好的方法了。

「好,我們便去那裡吧!」紀羽笑了笑,他已經下了決定。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什麼?向蒙飛竟然跟怪物在一起了?」

「張羽,雖然你跟向蒙飛有些恩怨,但也沒必要說出這樣的話吧?」

「這有可能么?」

「有什麼不可能的?我們去看看便知了,也許那向蒙飛也早已經成為一個怪物了呢?」

張羽冷冷一笑。

他將謝天,蕭無痕已經萱萱幾人找到了,當然,他們幾人的反應也跟自己當初的第一反應一樣,並不相信。

不過這些他也無所謂,他要對付向蒙飛,他跟向蒙飛向來有仇這是眾所皆知的事情,他甚至想要斬殺向蒙飛,但這些都沒有一個很好的借口,但這一次他有了……

向蒙飛跟怪物走到了一起,那很有可能他自己也變成了一個怪物,這樣的話他便有充分的理由去對向蒙飛出手了,因此他才選擇來找到這幾個跟他同樣被稱為天才的人。

「哼!張羽,我沒有時間跟你玩這些把戲,若是我發現你說的話只是在忽悠我……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蕭無痕冷哼了一聲。

他對張羽向來有些看不慣,他好戰,但小霸王的名頭卻在這張羽的身上,他一直都有種不甘心的感覺,這一次他自然也不會給張羽什麼好臉色看。

「蕭無痕,若是你覺得我耍了你,你大可以來找我,我也想要見識一下你的厲害……都說斷天宗天才眾多,不過不知道是我盜天宗厲害些,還是你們斷天宗厲害一些……」張羽冷哼了一聲,若是眼前說話的人不是蕭無痕,而是另外一個修士的話,他早就已經出手了,但他知道蕭無痕的厲害,現在鬥起來儘管他也不懼,但他並不想浪費這些時間。

「別吵了,我們去看看便知。」此時,一直在一旁沒有多說什麼的溫如影忽然開口了,他手上有一團火焰,那火焰忽明忽暗的,被他耍弄得非常活躍。

「我不大相信向蒙飛會跟怪物走在一起,更不相信他會變成怪物,不過我還是想去看看。」此時,萱萱忽然站了出來,那清冷的面容上多了幾分波瀾,對她自己所說的話更是有幾分堅定。

但這幾分堅定在蕭無痕眼中卻成了另外一種意思……他心中忽然對向蒙飛多出了幾分不爽。

「要走趕緊走吧!」他看了萱萱一眼,旋即又看向了張羽。

「我只是去看看熱鬧而已。」謝天笑了笑,對他來說這些都是沒有所謂的事情。

「對了,你們身上有多少印記了?」

「你又有多少了?」

「嘿嘿……」

幾人開始朝著紀羽他們的方向前行著,相互猜測著對方的成績,畢竟這對於他們來說都是很重要的。

血色世界沒有夜晚,但此時卻有一處山谷猶如黑暗。

宇飛煉化了黑暗種子之後,可以發出黑暗的力量,將紀羽他們所在的地方用黑暗力量掩蓋,做出了一個掩護。

而此時,就要獨自站在一處山谷之中,他雙眼微微閉起,用意念之力將周圍都探測了一遍……

這個地方,他想了很久,雖然第一次也有在這個地方戰鬥,但他並沒有留意過地形。

這一次,他想要布下一個真正的殺陣,將所有的怪物吸引過來,然後絕殺!

十全殺陣再一次在他腦海之中浮現。

這個殺陣非常的不簡單,一道道的劍氣慢慢的瀰漫了出來,各自就位。

此時,紀羽的雙眼慢慢的變紅了,血腥的氣息開始慢慢的擴散了開來,一時間,整個山谷的血腥氣息竟然濃郁的讓人有些難以忍受。

「紀羽大哥可真是……真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

啟樂感覺到這股濃郁的血氣,臉上充滿了震驚,若是換成他的話,連萬分之一也達不到。

「我也不清楚,紀羽兄弟的確非常的神奇,我從未見過這樣的手段。」向蒙飛搖了搖頭……在他眼中,紀羽一直都非常的神奇,他可以確定紀羽只有戰師的修為了,但種種手段卻能讓天空戰師都感覺到棘手,他可從未見過這樣變態的戰師的。

但想想也是……不然怎麼會讓溫家這樣狼狽呢?

此刻,一股血腥的氣息衝天而起,驚動了許多的人。

許多人都將目光凝視在了這一處,心中有著說不出的震驚,這麼濃郁的血氣,該不會是有什麼大怪物要降臨了吧?

一時間,人心惶惶……

張羽他們走了一段時間,此時也注意到了這個變化,略微有些驚訝,但他們卻不慌張。

「這濃郁的血氣,說不定會有什麼機遇吧!」

「去看看!」

此時,他們儼然已經忘記了尋找向蒙飛的事情。

另一處……

秦升跟未許經過一番爭鬥之後,兩人都停了下來,有些驚訝的看向遠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