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曾經見過一個水屬性靈修的天才,無論是修鍊速度還是對於靈技的掌握速度都讓其他人望塵莫及。」韓軒沒有回答坤成,而是說出一句毫無相關的話。然後伸出自己空著的那隻手指向天空。


「雖然不能完全複製出他的樣子,但他圓晶境巔峰時的實力大概是這樣的。」

起風了,原本一直平靜的空中突然捲起一陣旋風。

這並不是普通的風,而是周圍的靈氣瘋狂向著一個點匯聚而帶起的風。

「靈技,八寒」

天空中出現了與之前一樣,那八個倒懸著的冰錐,只不過這些冰錐都是之前的幾十倍。每一個冰錐都散發著刺眼的藍光,將這片天地都照的異常明亮。

韓軒轉身向前跨了一步,這時他和手上提著的楚陽已經站在這片平地的邊緣。但他就這樣跨了出去,然後就這樣站在了虛空中,再次踢腳向前,身影一陣模糊,出現時已經在距離剛才百米開外的高空中了。

也就是在韓軒離開的同一時刻,天上的冰錐掉落了下來,一輪覆蓋了整個石魚山左面的冰藍色圓圈出現,而其中心就是坤成。

感受著周圍那致命的威脅感,全身每一個細胞都在顫抖。但坤成只是默默的站在原地,看著空中高高在上並且同樣在看著自己的韓軒,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胸口,笑了一下。

「我,不會死。」 長興城外群山中

此時天才剛亮,山中晨霧延綿,空中都帶著微微濕氣。

三個身穿白砂幫白色武衫的男子在一條充滿雜草的山道中快速的奔跑著。

位於中間是一個非常壯碩的男子,開口對著最前面的那個男子說道:「林哥,還有多久才到啊。」

被稱為林哥的人大約四十歲左右,頭也沒回的答道:「馬上就到了,我沒記錯的話,爬上前面那個坡就能看見清塘村了。我們先在坡頂休息一下。」

三人都稍稍提升了一些速度,幾個縱跳就跨過了三十米的的坡地到了坡頂。踩在還帶著朝露的草地上,俯視著山下。

坡下,是一個被農田包圍起來的普通小村落,一條從山澗中流出的一條小河流將村莊分割成了兩半,村民在村中截取河流的一截挖成一個大池塘用於生活,這也是清塘村名的由來。

不過現在這個村莊卻沒往日的熱鬧,裡面半個人都沒看見,但卻有很多家畜的屍體橫列在村中各個地方,整個村莊都透露著一股死寂。這都是村中那顆巨大的白色半球體所做的好事。這個霧球半徑十幾米,正以緩慢的速度在村中移動著。

三人看著村莊中的白球,臉色越來越難看。最先開口的那個壯碩男子向地上吐了口唾沫,開口道:「呸,運氣真差,只是一個沒有靈智的遊魂而已。」

林哥面色也不是很好看,嘆氣道:「本來從逃難出來的村民口中得知,這是一個突然出現的鬼魂,一出現就殺了好幾個人。還以為這應該是一個會尋找活物吞噬修鍊的厲鬼。」

那壯碩男子又開口道:「看來這次的幫會貢獻點要不夠了,我的就不要了吧,林哥你和王成分吧。」

農家傻女 被叫做王成的人就是一直沒開口的那個男子,聽到這句話時笑著說道:「算了,全給林哥吧。我就不要了,這次應該有個六十貢獻點,正好去換你想要的那個武技,我們的那份貢獻點你日後加倍還給我們就是了。」

「加倍,你到打的一手好算盤,你又不是不知道現在的貢獻點有多難賺嗎?」

壯碩男子附和道:「是啊!以前我們都是接任務都是看錢的多少,像這種純貢獻點任務都沒人做,得到的貢獻點又少又費時,還只能換功法武技,且往往好十幾個任務才能換一門初級武技。現在不僅搶著做,甚至連好幾個月前的任務都被翻出來了。」

王成這時插口說道:「可惜,我們沒有看見石魚山的那場戰鬥,不然真想見見那位能將雲州最強靈修韓軒大人逼得自爆靈器的武修是何許人也。以前聽說幫主能夠獨自對抗圓晶境巔峰的靈修,我還不信。因為如果幫主有這麼厲害,八年前楚家怎麼還會發生那種事。」

被稱為林哥的人也點頭道:「我也一樣,我甚至以前還和一個同境靈修打過,十招不到我就敗了。從那起我的心境就被破了,以至於現在這個年齡還在通力境。不過石魚山這場戰鬥卻讓我知道了,我們武修未必就比靈修差多少。」

「就是,我就不信那些只會在家中閉著眼睛裝睡覺的人能比我們天天戰鬥的人厲害。」壯碩男子插口道。「所以我們就不要浪費時間了,趕快做完這個任務回去看看又有新的出現沒有。」

「嗯。」

「那現在就下去吧。」

……

楚陽緩緩睜開雙眼

入眼的是有著各種花紋的精緻的床簾,空氣中飄蕩著一種熟悉的香氣,這是自己家裡一直用的一種藥草燃燒時所散發的香氣,雖然自己一直不知道它的作用是什麼。

微微把頭轉向右邊,還是那樣奢侈的房間,掛滿名字書畫的牆壁,各種各樣的不知道是什麼的名貴物品,這都是自己修靈後父親給自己送來的。

說什麼自己要成為靈修就要培養點修養,陶冶一下氣質。不過,雕成骷髏頭的白玉掛飾,半裸的美女畫像,碎了一半的古怪石板,更多的是看都看不懂的東西。還修養,還氣質,反正他就是什麼貴就直接買回來了。

再向前看就是一扇虛掩的窗戶,隱隱有白光滲透進來。

白天嗎

楚陽用手與支撐身體想要坐起來,但才一動,手上突然的一陣疼痛感讓他吸一口冷氣,這才想起自己之前受了不輕的傷。

靜靜的感受了一下身上的傷勢,上半身沒有穿衣服,纏滿了繃帶,胸口有些脹痛,雙手都有不同的損傷,腿上倒是沒有受什麼傷。不過,比自己昏迷之前感受到的要輕很多,顯然是經過了很好的治療。

楚陽想了一下還是忍著疼痛從床上下來。抓起掛在床邊的衣服,慢慢的往自己身上套。



就在楚陽還在穿最後一件白衫,房間的門突然開了,侍女巧兒手拿著一根掃帚走了進來,本來巧兒整個人都是無精打采,一副沒有精神的樣子。但看見已經下床的楚陽,立刻兩眼湧出眼淚,把掃帚一扔,向前一跑撞進楚陽懷裡。

「少爺……你終於醒了,擔心死我了。」

本來楚陽是在巧兒跑過來的時候就張來雙臂準備接住她。但在她撞進來的時候才想起自己身上有傷,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不過也只是痛了那一下,感受到到懷中小丫頭哭的稀里嘩啦的,是真的關心自己,也就由著她這樣抱著。

「明明這麼多年都宅在家裡,整天吃喝玩樂,體弱多病,時不時的還昏迷不醒,怎麼可能打的過那些殺人搶劫的土匪。」

「……」

楚陽整個人都無語了,這熊孩子,怎麼說話的。雖然自己自從修靈以來,是很少出門,而自己用太極秘法強行修鍊兩種屬性不小心的話是會經常昏迷。但如果是自己修武的那段時間的話,一個月不受個五六次傷都不好意思再去白砂幫。

單手抓住巧兒衣服的后領,想將她從自己身上提開,但巧兒死死抓住自己背後的衣服,拉了兩下都沒有拉動,只好伸手一遍一遍的撫摸她的頭髮,慢慢平復她的情緒。

是啊!她跟著自己這麼久還沒見過這個樣子的我吧。

過了一會兒

感受到懷中巧兒的哭聲已經漸漸變小了,楚陽再次伸手將巧兒從自己身上拉開。這次一下就拉開了,倒不如說是巧兒感受到自己在拉她,自己就從楚陽身上離開了。

楚陽轉身在旁邊的抽屜里找了一張帕子交給巧兒,然後提來兩根凳子。

「擦擦臉,然後和少爺說說我是怎麼回來的?這幾天又有什麼事?」

巧兒依言用手帕將臉上的淚水擦了擦,整個人看起來雖然依舊沒什麼精神,但也穩定了許多。巧兒將手帕折起放好。然後坐在了楚陽對面開始說起這幾天的事。

「少爺是韓軒大人帶回來的,已經過了五天。當時老爺,管家請來城裡的醫師給少爺療傷。他們說好在沒傷到根本,最多半個月就會好。」

巧兒頓了頓繼續說道:「但就在昨天來了一個大人物。這個大人物和韓軒大人單獨談了一會,然後拿出一顆紅色藥丸給少爺你吃了,說是可以加快治療你的傷勢。」

巧兒語氣變得高興起來。「少爺一吃下那個藥丸,身上的傷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癒合了。」

但楚陽卻不是很關心那神奇的藥丸,開口問道:「大人物?什麼大人物?」

巧兒想了一下說道:「聽說他叫洪通。」

楚陽不由愣了一下,洪通,雲州鎮域使。元國只有一個靈修宗門,因為元國只有一條靈脈,只供養的起一個宗門。但如此條件下也成就了亢土宗的一家獨大,包攬整個元國的人才,成為僅次於皇家的第二大勢力。

而鎮域使就是亢土宗為元國的六州所派遣的保護力量。

鎮域,鎮域,鎮守一域。



別的地方自己不知道,但這洪通,雖然自己沒見過,只知道這是一個已經沒有前途的宗門弟子,自從十四年前帶著自己親族來到雲州之後一點力都沒出,有什麼問題都是地方自己解決。但卻還要各大有點名氣的商人,官員,大家族向他每年繳稅。

「巧兒,你可知道這個洪通來這的目的是什麼嗎?」

這次巧兒想也沒想大聲說道:「當然是為了前幾天少爺你去剿匪的那件事啊!聽說那個匪徒很厲害,韓軒大人都是自爆靈器,將整個山都炸掉了一半才把他殺了。」

自爆靈器?

楚陽感覺事情鬧大了,一把靈器的價值可不低,而且韓師所用的靈器絕對比韓霜之前要給自己的那件好很多,但卻因為自己的事而損失掉了。

至於那個武修有多厲害到是沒怎麼重要,再厲害不都死了嗎?

楚陽沉思了一下,直起身來。

「巧兒,你叫一個家丁去原府找原求安,就叫他在天滿酒樓等我。我換一下衣服,先去見韓師。」 楚家正廳

一張大紅地毯貫穿寬大的廳堂,兩側掛著的金色幔帳下面則是雕刻精緻的琉璃燈盞。

大廳的最裡面是一個等人高的平台,上面正坐著互相交談的三人。

位居正中的是身穿華麗服飾,身材高大肥胖,一臉和氣的楚家家主楚平。右手邊坐著的正是楚陽的師父韓軒。正對面的是一個身穿黃色道袍,眉眼細小,留著兩撇八字鬍的中年人。

楚平對著對面的身穿黃色道袍的人說道:「這次鄙人長子的傷勢,全靠洪通大人提供的靈丹。否則不可能好的那麼快,還可能留下什麼暗疾。」

雲州鎮域使洪通,揮手客氣道:「楚家主說的嚴重了,像令公子這樣青年俊傑,做這種俠義之舉所受的傷。我身為鎮域使,是理應當付出這顆丹藥的。」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那可是赤子生肌丹啊!是自己從宗門離開時師父贈送自己的治療傷勢的中品丹藥,自己也只有兩顆而已。不過為了做給那位看這是必須的。

洪通和楚平互相寒顫了幾句,又對著旁邊的韓軒說道:「韓兄,不知道之前在下的提案你有興趣嗎?」

原本就是坐在旁邊,一言不發的韓軒露出少有的笑容說道:「洪兄,恕在下不能同意,楚家家主對我一族有恩,實在不好忘記恩情就此離去。」

洪通卻急道:「韓兄誤會了,在下不是這個意思,你加入我等亢土宗之後。大可以將整個楚家遷到我亢土宗山下的城鎮里發展。以你不到七十歲就有圓晶巔峰的實力,加入亢土宗有靈脈加持修鍊,進階淬魂乃至更高境界都大有希望啊!到那時有你庇護的楚家絕對發展的比現在還要好。」

洪通想到昨天與韓軒的談話,知道他將旁邊這個普通的商人看的很重,甚至還說出一切聽憑家主安排的話。

當既轉頭對著面前的楚平說道:「楚家主,本人是真心實意為了韓兄好。一個沒有靈脈加持還能修鍊到圓晶境巔峰的人,這等資質不可浪費啊!還請楚家老爺好好勸勸韓兄。」

洪通感覺很憋屈,自己何時對區區一個商人這樣低聲下氣過,自己甚至連楚家每年需要上交的稅都沒要。宗門旁邊比他更大的商家都數不勝數,他們的家主面見自己的時候哪個不是畢恭畢敬的。但是現在卻不得不這樣。

自己今年已經一百四十多歲了,想要突破圓晶進入淬魂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而自己家族裡面直到現在曾孫一代也沒有一個修靈資質好的,即使下一代有能修靈的人,到那時自己或許還活著但應該也無法發揮大部分實力了,沒有實力就沒有話語權,而沒有自己這層關係的後代又能過的多好。

所以在以前見識到韓軒的時候,自己就有這個想法了,六十多歲的圓晶境巔峰。雖說比不上那些真正的天才修士,但日後進階淬魂成為個外門長老還是大有希望的。到時哪怕韓軒飛黃騰達后並不會在意自己家族的存亡,宗門也會因為自己推薦了一個人才提供一大筆資源。

楚平依舊是那副一臉微笑的表情,開口說道:「洪通大人所言不無道理。確實對楚家來說是有好處的。我決定過後在族中開一次議會來決定是去是留。」

洪通本來聽到前面幾句還很高興,但到了後面時心裏面就想罵娘。還開會議,自己還不知道你們家裡什麼情況嗎?主事的就只有你一個人,你直接同意了就啥事完了。自己可是好不容易有次機會的。

不能浪費

就在洪通將要再次開口勸說時卻聽到旁邊韓軒的聲音。

「既然家主已經發話了,那麼洪兄就好好在家中靜候佳音吧。」

洪通呆住了,這已經是明明白白的下了逐客令,自己好歹還是個鎮域使啊!這麼不給面子的嗎?不過自己也只能他們說什麼就是什麼了,畢竟打又打不過,宗門又靠不住。在將自己分配到這以後就沒有再聯繫過自己了。

「唉!那麼在下就回家靜候韓兄佳音吧。」

洪通在說完這句話時就知道再待下去也沒什麼作用了,直接起身向兩人告辭,而楚平和韓軒自然要跟著送出門。

……

楚陽慢慢走在前往廳堂的路上,換掉了剛剛身上的衣物,因為剛剛的衣物都被巧兒的眼淚打濕了。現在穿了一身白色的厚實錦袍,可以將身上的繃帶全部遮住,畢竟等一下還要出門。

楚陽心中嘆了口氣,剛剛在路上遇見管家韓森,得知了父親與韓師正在廳堂會客。

唉,自己最不會應付的兩個人居然在了一起,一個熱情的讓自己害怕,而另一個則完全相反,雖說韓軒對待所有人都是一副不咸不淡的態度,但是在對待自己的時候卻完全不一樣。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敏感了。他看自己的那種眼神不是冷漠。

不過正好的也是兩人在了一起,正好將這件事完全解決。

前面的轉角就是大廳了,楚陽收復起了心中的那些雜念,整個人再次恢復到了平常的狀態。

楚陽剛剛才踏上廳堂門前的紅毯,正巧碰到了向外走的楚平三人。

「小陽,你怎麼在這?」開口的自然是楚平,他不由得皺了皺眉頭,怎麼又是這樣傷才好就到處亂跑。

楚陽也沒想到門口就碰到了他們,所以在楚平開口的時候還沒反應過來,但也沒有開口,而是隱約的看了一下旁邊的洪通。

楚平看了一下楚陽的動作,一下子就了解了他的意思。開口說道:「對了,小陽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雲州鎮域使洪通大人。而且你現在的傷能好的這麼快都多虧了洪通大人給你的一顆名貴的丹藥啊!」

楚陽露出一副驚訝的表情,然後面色恭敬的對著洪通行了一禮。

「晚輩楚陽見過鎮域使大人。感謝大人花費丹藥替晚輩療傷」其實楚陽在看見洪通的時候就猜出了他的身份,畢竟能讓自己父親和韓軒同時招待的客人除了他還有誰。

https://tw.95zongcai.com/zc/29941/ 洪通看見楚陽時卻不是很好受,自己的那顆丹藥就是浪費在他身上的。不過也只是心疼了一下,反正失去的已經失去了。所以表面上還是笑著說道:「恩。不愧是韓兄的弟子。昨天有傷在身,還沒看出來,現在仔細一瞧,確實是一個儀錶不凡的青年才俊啊!更難得的是有一顆求上進的心,那顆丹藥不虧啊!」

「洪通大人對晚輩的評價過譽了。」楚陽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高高在上的鎮域使會對自己這樣說,但該有禮數還是要有的。

「呵呵呵。」洪通笑了兩聲,眼睛閃過一絲堅定,轉頭對著旁邊的楚平說道:「楚家主,在我的印象中,楚公子似乎還沒有婚配吧?」

嗯?

楚陽聽到這句話時感覺有點不好了,一般來說問這種事的話下一句一定是……

就像印證楚陽心中所想一樣,洪通再次開口說道:「我有一個年芳十六的孫女,也是知書達禮,或許可以和楚公子配一對。」

洪通以前和其他人一樣,一心修靈,不問情事,勵志突破淬魂進階大修士成為人上之人。但由於一次任務受傷,導致自己在圓晶境卡住無法晉陞,直到八十多歲心灰意冷之後才婚配。

楚陽剛想開口拒絕,楚平就直接說道:「沒想到洪通大人這麼看的起犬子,不過遺憾的是……」楚平停了一下。「犬子從小時候就與其他人有了婚約。」

嗯?嗯?

楚陽完全被雷到了,已經有點跟不上他們的節奏了,先是見都沒見過面的鎮域使對自己異常親切,還要將孫女嫁給自己,然後自己還突然蹦出來個有婚約的未婚妻。自己都有一點懷疑小時候有一段時間記憶消失了。

洪通嘆了口氣,算是真的放棄了,看來這次是真沒什麼機會了。至於楚家的二子楚晗兩個人都沒有提及,畢竟洪通要的不是楚家少爺的身份,而是韓軒弟子的身份。

「哎,既是如此。那麼本君就告辭了,兩位就不要相送了。」

說完整個人突然拔地而起,一下子就到了五六米的高空,然後腳下出出一個圓盤穩穩的將洪通托住。

「韓兄,今日在下就先離去,日後有時間再來拜訪。」



洪通腳下圓盤發出一片黃光,包裹著洪通化作一道淡黃光華向遠處飛去。

楚平看見洪通已經離開,轉身對著旁邊的楚陽說道:「小陽啊!現在你該說說你來幹什麼了吧。」

不過楚陽並沒有回答他,整個人皺著眉頭似乎在想些什麼,好像沒有聽到楚平說的話一樣。

「那個婚約的事是假的。」楚平大概猜了一下就知道楚陽在想什麼,直接開口說出他想的問題。

楚陽聽到這句話立馬就回過了神。

「假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