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能有什麼事兒?」雲曦忍不住笑了聲,看出了沈亦宸在擔心什麼,半笑著調侃道:「你應該去問問韓總,他有沒有被嚇著。」


「好吧!你沒事就好!那……我周六等你過來吃飯!」

雲曦點點頭,「好!不過,別再是鴻門宴了,你們家那麼多人,那麼大的陣仗連我爸都沒見識過,我可應付不來。」

提到上次的事,沈亦宸尷尬的笑了笑,清俊的臉上多了幾分儒雅,「不會的,上次只是趕巧了。」

「嗯,那就約周六吧!」

她剛應下來,沙發里的男人就站起身走了過來,冷冷撂下一句話:「長公子要是沒事就早點回去吧!」

說著,他看向從廚房出來的管家,「管家,送客!」

「好的,少爺!」

既然主人都下了逐客令,沈亦宸也不好多留,深深看了雲曦一眼,這才不情願的轉身往外走。

雲曦看了看上樓去的某人,再看看準備出門的沈亦宸,她怎麼覺得氣氛有些詭異?

擔心大白在外頭攻擊陌生人,雲曦還是跟了上去,把沈亦宸送到了門口。

齊原一直等著那邊,看到他們出來轉身上車。

上了車,沈亦宸落下車窗看著站在雲曦身邊的那隻雪豹,乖巧的模樣,哪裡還有剛剛出門時對他的凶神惡煞。

看著雲曦跟回自己家那樣回了大廳,沈亦宸心頭上瀰漫著一股怎麼都揮之不去的陰霾和危機感。

領著大白上了樓,雲曦徑直往慕非池的書房走。

書房門沒鎖,她站在門口敲了敲門。

「進!」辦公桌后,慕非池頭也沒抬應了一聲。

辦公桌前,雲曦頓了頓腳步,垂眸看了眼直接趴在地上睡覺的大白,這傢伙還真是哪裡都能睡得著。

「少帥,我的傷沒事了,我還是回家住吧!」

慕非池微微挑眉,昂藏的身軀慵懶的靠在椅背上,看向他的眸光帶著幾分凜冽。

眼前不聽話的小東西,此刻正在毫不知情的忤逆他。

他能同意沈亦宸上山,已經足夠大度了,她是為了不想讓他誤會,所以才早早下山?

還是,這麼不樂意跟他多待一刻?

「怎麼,慕公館對你招待不周了?」

「沒有……」雲曦被他這話刺得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我、我只是覺得回家養傷也不是不可以,再說了,我也只是皮外傷……」

「只是皮外傷?昨天晚上是誰燒得不省人事的?」

「……」雲曦聽著他話里明顯的慍怒,咽了咽口水,沒敢接話。

昨天晚上她燒糊塗了她自己都不知道,醒來就看到慕非池在邊上。

剛剛上樓的時候,管家告訴她,他守了她一晚上沒睡。

看他眼瞼下淡淡的青色,她突然覺得喉嚨口梗著什麼,酸酸澀澀的有些悶悶的疼。

。轟隆隆!

此時整個戰場之上,眾多龍魂部落的戰士們在瘋狂追殺着那一群潰敗的地底魔族。

「轟!」

林寒此時在高空之上飛行,也是在快速追擊那些地底魔族。

對於擁有着吞噬能力的林寒,這些地底魔族的血氣能量,對於林寒來說,可是大補之物。

當眾人追殺到了最終的莽

《龍血神帝尊》第1014章地底世界 從鳳丹妮房間離開后,江城楓剛回到房間,就立刻撥通了蔣疏影的電話號碼。

「疏影,睡了沒有?」

「還沒呢,哪有這麼早了,怎麼啦?」

「沒怎麼,就是想問一下,你什麼時候殺青?」

蔣疏影想了想,說:「明天上午還有三場戲,中午之前應該就能殺青了,你呢?還有幾天殺青?」

江城楓坦然道:「我也差不多了,應該就這幾天。」

「哦,這樣啊,那你現在在房間嗎?方不方便讓我過去?」

「方便呀,你要過來嗎?」

「嗯,我想送個小東西給你。」

蔣疏影好奇地問道:「小東西?什麼小東西這麼神秘?」

「問這麼多幹嘛,你等下就知道了。」

五分鐘后,江城楓來到蔣疏影的房間。

「送給你。」江城楓說着,就把準備好的口紅唇膏,遞給蔣疏影。

蔣疏影問道:「口紅唇膏?」

江城楓回道:「嗯,實在不知道送你什麼好,也不知道你會不會喜歡,就覺得你很適合這個顏色的唇膏。」

蔣疏影很開心,臉上流露出喜悅的笑容,說:「城楓,謝謝你的小禮物,我很喜歡。」

看到蔣疏影一副心花怒放的樣子,江城楓馬上用意念打開系統,取出裏面的女子圖鑑功能包。

【女子圖鑑功能包,可以掃描十米內,女子的信息資料,等級越高,信息越全面,對宿主尋覓良偶佳配,有極大的用處】

【宿主你好,已激活女子圖鑑功能包(初級),已激活女子信息自動掃描功能,經系統鑒定,即將要掃描的女子為A級女子,每使用一次,需消耗10000點聲望】

「使用!」

【已扣10000點聲望,已獲得女子圖鑑一張,請查收。】

江城楓剛點了查收,眼前就出現了一大段文字。

姓名:蔣疏影

年齡:34歲

身高:168厘米

體重:48公斤

顏值:80分

身材:80分

氣質:85分

人品:76分

綜合評分:81分

親密交往次數:2

評級:A+

與宿主親密度:83(備註1)

…………(備註2)

備註1:親密度超過50,說明該女子對宿主印象不錯,親密度超過60,說明該女子對宿主有好感,親密度超過70,說明該女子喜歡宿主,親密度超過80,說明該女子迷戀宿主,親密度超過90,說明該女子已愛上宿主。

備註2:想要獲取更多信息和攻略,需要提升功能包的等級。

看到蔣疏影和自己的親密度,已經高達83分,江城楓心情很激動。

也就是說,如果這個功能包沒出差錯的話,此刻的蔣疏影應該很迷戀江城楓。

只不過,因為女孩子的身份問題,不好跟江城楓直接表白。

江城楓很想試一試,這個功能包究竟準不準。

但江城楓一想到,之前在程數房間,被程數趕出來的丟臉場面,不由得有些慫了。

「還是算了吧,萬一這個功能包不準呢?」

「上次不就是因為太相信功能包的評分,才被數姐趕出來的?」

想到此處,江城楓苦笑着搖了搖頭。

蔣疏影疑惑地問道:「城楓,你笑什麼?」

江城楓忙回道:「沒什麼,你喜歡就好。」

看着眼前這個美艷動人的蔣疏影,想到她明天就要離開劇組了,江城楓還是決定再試一次,勇敢的握住了她的手。

蔣疏影掙扎了一下,杏眼圓睜地反問道:「江城楓,你什麼意思?一個口紅唇膏就想泡我啊?你把我蔣疏影當什麼人了?」

聽到蔣疏影這番話,江城楓覺得自己被女子圖鑑功能包坑慘了,感覺又翻車了,忙把手鬆開,說:「疏影,對不起,是我膚淺了。」

「不過疏影,你千萬別誤會,我絕對不是為了泡你,才送口紅唇膏給你。」

「我送這個口紅唇膏給你,是因為我覺得,這個口紅唇膏很適合你,而且,你塗口紅的樣子太美了,我一時控制不住……」

「就這樣,我先走了,再見。」

話說完,江城楓立刻轉身就走。

蔣疏影忙道:「慢著!你就這樣走了?」

江城楓嘆了口氣:「不然呢?我還能說什麼?」

看到江城楓擺着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站在自己面前,蔣疏影緊繃的面孔,終於露出得意的笑容,反問道:「你剛才非禮我,我還沒跟你算賬呢,你不打算把我哄好了,再離開我的房間嗎?」

直到這時候,江城楓來發現,蔣疏影原來沒生氣,剛才的表現都是裝的,頓時鬆了口氣,問她:「你要我怎麼哄你?」

蔣疏影撩了撩自己的長發,轉過身去,傲嬌的說:「我不知道,你自己想。」

行走江湖這麼多年,江城楓這個人向來就這樣,能講道理的絕對不耍無賴,能動手的也絕對不逼逼。

看到蔣疏影江城楓也不想低三下四的說廢話了,直接伸手,把蔣疏影拉入懷裏。

蔣疏影只是象徵性的掙扎了一下,便順勢倒在了江城楓的懷裏。

江城楓看着蔣疏影,蔣疏影也同看着他。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