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這劍匣呀,能裝下整個天下的劍!!」王青岩站了起來,小姑娘立馬便矮了許多,藏在了王青岩身後的陰影里。


風起郡外,一個少女背著槍,牽著馬,抱著一隻黑貓,雙眸明亮的盯著城牆上的王青岩。

「王青岩!!」那少女清喝,黑貓跳到了玄牝馬上。

「湘君兒?你怎麼這麼大了,與我一同前往南越州的,不會是你吧?」王青岩的眼皮直跳。

「王青岩!!!」少女也不接話,柳眉倒豎的在城牆下喊著。隨後,她拔出背負的長槍。

「?你別亂來,我身邊還有孩子…」王青岩身體朝一旁繞了繞,露出了蘇挽袖嬌小的身子。

「你下來!跟我打一場!!」少女清喝。

「我不!」王青岩的表情倔強。「除非,你先把槍收起來!」

趙湘君似笑非笑,將手中的長槍山河,收了起來。

王青岩臉色有些蒼白,抱著蘇挽袖跳了下來。

數百丈的高度,跳下去的動力帶起的風,將蘇挽袖的包子臉吹的鼓鼓的。

然而,趙湘君卻笑了起來。

她反手拔出長槍山河,右腳一跺地,直接到了王青岩的身下,反身一槍朝上一撩。

王青岩的臉色巨變,他右手一推蘇挽袖,將小姑娘的身子用柔勁推向了不遠處的城門,隨後反手一拔。

鎮岳劍應聲斬下。

「噹!」

趙湘君揉身而上,山河槍如同巨蟒一般,槍尖直接叼向了王青岩握劍的右手手腕。

王青岩左手成拳,一拳砸在了山河槍的槍頭下,將山河槍砸的往外彈去。

而趙湘君的雙腳已經踢了上來,直奔王青岩的下巴。

王青岩橫起鎮岳,左手再度朝下一扣,就要去捉趙湘君的雙腳。

而趙湘君的山河槍已經繞了回來,直接當頭劈下。

此時,如果在外人看來,王青岩站在空中,趙湘君的雙腳抵在了王青岩壓下的鎮岳劍身上,就如同一個卜字,兩人在空中的這番交鋒,就如同青梅竹馬的嬉戲一般。

王青岩仰頭,雙眸中龍與星辰閃爍,劍匣中一把無色之間直接出匣,架在了前方。

「轟!」

王青岩整個身軀被這一槍直接給劈得倒飛而去,撞在了城牆上。

趙湘君的身子也落在了地上。

而這時,城牆上站了四位鎮守,一陸地神仙,三位平天八景,饒有興緻的看著。

王青岩朝前一弓,把身子從城牆上拔了出來,西風劍也握在了左手,看著下方的少女,咧了咧嘴,「繼續啊!湘君兒!」

趙湘君也咧嘴笑了起來,頭上猩紅門戶出現,隨後右腳一跺地,整個人如同弩箭一般直射王青岩。

「人間天門,開!」

「轟!」

王青岩鎮岳直接朝前突刺,左手西風從下往上撩。

趙湘君的山河槍直接點在了鎮岳的劍尖之上,隨後她的長槍直接彎成了直角。

「弓槍術!」

隨後趙湘君身子朝後一退,躲過了王青岩的這一撩。山河槍的槍術直接將王青岩再度彈回了城牆。

「神槍大劈天!」趙湘君的攻勢極為剛猛,一點也不像術道中人。

山河槍帶起山河異象,直接一槍朝著陷入了城牆中的王青岩劈了下來。

「真武太極圖!」王青岩清喝,一個太極圖從他的身體內飛了出來,迎向了趙湘君的大劈天槍芒。

隨後他雙劍合一,朝著趙湘君一指。「大混元鎖!」

「哐哐哐哐!」

一個十字枷鎖憑空組成,直接枷住了趙湘君的細腰,隨後四道鎖鏈釘入了地下,將趙湘君死死的束縛住。

趙湘君猩紅的眸子再度一轉,七道顏色在眼中流轉,「七情天門,開!!」

而這個時候,王青岩已經到了她身邊,無色的西風劍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你!!!」趙湘君怒喝,「你讓我開兩門啊,你自己都用了兩把劍!」

王青岩聳了聳肩,「我又沒有不讓你開兩門,輸了啊,別抵賴啊…」

趙湘君的臉色通紅,將山河槍扔在了地上。

不遠處的六六跳下了玄牝馬,直接奔著王青岩的臉上就是一爪。

王青岩閃躲不急,六六的貓爪直接在王青岩臉上撓出了一條血印。

「…..」王青岩冷冷的看著已經坐在了趙湘君肩膀上的黑貓。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趙湘君捂著肚子大笑。

王青岩收起雙劍,反手就在趙湘君的臉上摸了一把。「長大了,就不打你屁股了!」

「呃!」趙湘君的笑聲戛然而止,她看著眼前這個消瘦的青年,一時間竟然沒有憤怒。

王青岩被趙湘君看的有些發毛,便扯開話題,「走吧,讓大家看了這麼久的戲…」

「你喜歡嗎?」趙湘君臉色通紅的看著王青岩的背影說道。

「喜歡什麼?」

「喜歡我啊!」

「有毛病吧你!見面就給我一槍,我不會喜歡暴力的女孩子..」

「那就再打一架,你輸了就承認你喜歡我!」

「….我覺得你是見色起意!」

「..摸我的是你,可不是我見色起意…」趙湘君哼了一聲,撿起長槍跟了上去。

城牆上,四大鎮守手裡端著雲州特有的蜜瓜吃的正香。

城牆下,小姑娘笑眯眯的看著一前一後走來的兩人,笑得如同花兒。 又是一個黎明的到來,湛藍的天空下滿是頂着暗色水珠的翠綠樹葉;涼冰牽着流月的手來到了一處飛船停泊地,不遠處就是領着一眾女天使全副武裝的凱爾。

見到已然來到面前的涼冰,凱爾柔聲道:「那麼…小流月就拜託你了。」

「放心吧,」雖然並不是很喜歡流月,但是涼冰依舊欣然應允:「我會照顧好她的。」

凱爾點點頭,然後又看向了小流月,摸着她的頭說:「小流月,我不在的時候要好好聽這位涼冰姐姐的話。」

懂事的小女孩很用力的點着頭,認真的回答道:「我會聽話的,姐姐你要快點回來。」

「我很快就會回來,」笑着拍了拍小流月的頭,凱爾轉頭看向了一旁靜默無言的若寧:「都準備好了嗎?」

「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隨時都可以出發了。」

若寧說着,讓出了一個身位,在不遠處,一架小型的飛船正靜靜的停在那裏等待着某人的登入。

凱爾看着那小飛船,又看了看身後的四百名女天使,有些困惑——

「那什麼、若寧,你說那艘飛船會不會有點小了?」

「小?」

若寧不知道凱爾為什麼會這樣說,正當她準備詢問凱爾的時候,站在一旁的涼冰伸出左手拍了拍凱爾的肩膀,然後又指了指頭頂。

凱爾順着涼冰指的方向看去,發現在頭頂天空的一處有着一小塊的陰影,那陰影有着大致的輪廓,而那輪廓就像是凱爾記憶中的大型運輸船一樣。

「那小的是我的,你的在上面。」涼冰小聲的提醒道。

「咳…那、那我們就先走了。」

凱爾有些尷尬的走開了兩步,緊接着便張開背後的三對翅膀。

隨着一道道展翅聲的響起,被攪動的清風也徐徐而來。

感受着清風帶來的涼爽與日光的溫暖,流月看着那不斷向著天空飛去的天使們,幼小心靈受到的震顫是足以影響她一生的。

聖潔的六翼、銀白的長發,以及那雙能夠驅散黑暗的金色眼眸,這便是在失去了母親與父親后,流月內心最後的保護神。

三這個數字,似乎是所有人的底線,不管是得到還是失去,一旦這個底線被突破了,那麼人將變得不再是人、至少…不是曾經的自己。

運動了一晚上的卡爾最終是在後悔與女人的懷抱里逃出來的。

他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會在這種地方、這種時候,來做出這種根本不符合他行為方式的決定。

但是——

「只要有附和口味的人送上門來,再堅定也會把持不住的吧?更別提是這新世界的女人了,」依舊一身整潔的凱斯站在門口看着卡爾慌亂的從裏面跑出來后便淡定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而且不要露出一副後悔不已的樣子,小年輕,女人可都是天使啊~那些沒錢沒身份的人可能一輩子碰不了一個,你現在可都要是被別人羨慕不已的傢伙。」

卡爾平靜了一下內心,而後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儀錶,最後才用着自己一貫的語氣回答道:「那是你們天使的思維,不要用自己的想法來想別人,另外…你們的女天使彷彿就像是一件商品、像是奴隸。」

卡爾無法想像,為什麼這樣的文明能夠擁有星系級的實力。

「你們的制度就和那些原始星球上的文明一樣落後。」

「那又怎麼樣?」凱斯聳了聳肩說:「而且你要打通訊就直接打,別老是偷偷摸摸的,我跟你吳教授都是千年的朋友了。」

被一語道破的卡爾看着凱斯,眼神中越發的警惕了起來。

「你有高功能性的探測設備?」

「沒有。」

「那你是怎麼知道我…」

「走的路多了就認路了,見的人多了自然也就認得人了,小子,你要走的路還很長吶。」

凱斯拍了拍卡爾的肩膀,然後便轉身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卡爾對着剛剛打通的通訊道:「老師,我現在在天使星系內,很可能會遇上一場激烈的戰鬥。」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天使現在的文明主導權是在由三王帶領的女性天使手中的,這樣吧,我試着和她們最高領導人溝通一下。」

通訊那頭的聲音在說完這句話后便暫時沒了聲音。

卡爾在等回復的時候,那瀟灑離去的凱斯卻是在轉角后的過道里不斷的原地踏步著,遲遲沒有見到卡爾跟上來,他的心裏也逐漸有些着急。

——都這麼久了,丫的怎麼還不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