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這有些壞消息,不知道你想不想聽?」


聽他這麼一說,三人神色都是一動,關龍萍都轉過了頭來,正色相對。

蕭策放下茶杯,苦笑著對陳風道:「先說咱們和孟達所殺的那兩個不知道什麼王朝的人吧,據說那三人僅剩的一個名叫雪菲的女子,將此事告知了他們王朝在獸域的兩個前輩。這兩個前輩,都是統領身份,他們開口聲稱有機會要來會一會你。」

陳風和孟達對視一眼,當初他們殺了王朔和錢凌,現在看來,怕是引起人家的不滿了。

「兩個統領而已,我看他們也就逞一逞口舌之能,憑他們的身份,難道還敢來南天城找麻煩?這裡可是猛獁古象一族的領地,有猛獁古象的領主罩著,豈是他們敢撒野的?」孟達冷哼一聲,顯然對此毫不擔心。

婚色蕩漾:別樣情深慕先生! 蕭策也是點點頭,繼續道:「著實如此,不過還是告誡你們一聲,平時有個防備。另外還有那王鶴,對於他,可能關龍萍和猛達你們更加了解一點。據說他被一個名叫嘉王朝的領主級勢力選去了,當了個鬥士,那嘉王朝領主公開聲稱有機會要請你去嘉王朝做客,其用意可想而知。」

嘉王朝?

陳風眉頭微皺,轉頭看向孟達和關龍萍,發現這兩人正一臉戲謔的看向自己。

「那嘉王朝,該不會是你們洛嘉王朝的勢力吧?」陳風苦著臉問道。

「哈哈哈……」孟達大聲笑道:「你小子活該,誰讓你敢惹我們洛嘉王朝,王鶴那傢伙心胸狹隘,你讓他當中吃癟,他得到機會,不報復你才怪。小三子,這不是壞事,是好事,是好事,哇哈哈哈」

「你落井下石的本事,還真是不一般。」陳風一陣頭疼,這還真印證了血眸的話,在這獸域,要得罪人,還真的看看他背後的關係網。否則的話,麻煩不斷。

「除此之外,還有一件事,就是當初的那個被血眸破例帶入天神界的敖興,你還記得他吧?」蕭策又開口道。

陳風點點頭,那個小青蛇妖獸,狂傲又沒有本事的傢伙。

「聽說他進入到了碧鱗吞天蟒的領地,經過驗證,還是擁有最純凈吞天蟒血脈的存在。他現在可是如日中天了,被碧鱗吞天蟒的領主收為弟子,據說很有可能在將來繼承領主之位。」

領主之位!

聽到這個字眼,陳風差點跳起來,那個不起眼的傢伙,沒想到這麼走運。領主之位,通過對獸域的了解,這領主和統領,之間差了可不是一點半點。

領主可以擁有一片屬於自己的領地,只聽遣三皇命令。而統領,則只是領主偌大勢力的一個管家而已,甚至連內族的人都左右不了。

「那傢伙也公開要針對我了?」陳風眼中流露出一絲殺機,要真是如蕭策所言,敖興那傢伙有膽招惹他的話,他就一定要在敖興當上領主之前,將他滅殺掉。

「暫時沒有聽到任何消息,他現在是碧鱗吞天蟒一族的寶,被牢牢保護在內族。如果他不主動招惹咱們的話,咱們不要輕舉妄動。就算有一天他真要對付你,你也要仔細的考慮考慮,切莫一時衝動,釀成難以收拾的局面。」蕭策好言勸道。

陳風漠然點頭,他現在甚至有些後悔了,當上這統領,雖然獲得了很多權利和好處,但惹來的麻煩也太多了一點。

獸域究竟有多大,他還不得而知,領主級的勢力,究竟誰背景更大,誰實力更強,誰跟誰交好,這都是急需要了解的。

「蕭大哥,你替我查探一下曾經七彩虹家族的現況,麻煩你了。」

「沒問題。」三皇子蕭策點頭道。

嗖~

就在這時,陳風忽然神色一動,猛然間一個瞬閃躍上涼亭的頂部,放眼朝偌大個南天城城內望去。

與此同時,孟達和關龍萍也是察覺到了某種異樣,二人臉上露出凝重之色。

ps:呼~好久沒跟大家聊天了,感謝一直訂閱支持的書友,大家新年快樂。還有兩個月的時間,這本書就要完結了。希望在這最後兩個月,大家能跟天機共同拼一下,乾坤武帝的成績就靠你們了。

… 嗖嗖~

四人同時踏向半空,目光環視南天城,在偌大個南天城正門城牆上,此時站著兩個黑衣黑袍的神秘人。

這二人衣袍遮面,絲毫看不到他們的長相。此時他們,傲然站在城牆上,身邊已經多了幾具死屍,那些死屍正是負責南天城守衛的雜兵。

「兩個人都是生死境小成。」關龍萍正色說道。

陳風和孟達通過精神力,也感知到了二人的強大,當即眉頭微皺。尤其是陳風,雖然他從多茜嘴裡得知這個邊疆城池並不太平,但沒想到剛剛過了半個月的時間,就遇到了危機。

兩名生死境小成強者,這絕不是他能抵擋得了的。

立在城牆上的兩個人,遮面的袍帽里,露出一半灰色的臉頰,忽然其中一人伸出手指,那彷如乾屍的乾癟中指,沖陳風等人的方向勾了勾。

這是挑釁,絕對的挑釁。

「兄弟們,走吧,迎接我們在天神界的第一場戰鬥吧。」陳風無奈的聳了聳肩,然後一把拔出青虹琉璃斬,第一個踏空朝二人沖了過去。

孟達和三皇子蕭策緊隨其後,雖然面對兩名生死境強者,但他們還沒有被嚇破膽,因為在他們這邊,也有一名生死境小成的強者。而且孟達也達到了天地境巔峰,配合陳風和蕭策,對付另外一個也很有獲勝的可能。

而作為南天城最大的依仗,關龍萍此刻的心態,卻有意思戲謔。她跟在最後面,望著陳風那蕭瑟的身影,嘴角忍不住流露出了一絲笑意。

女人都是記仇的,她可始終沒有忘記,陳風是如何踩在她頭上來取得這統領之位的。

幾個呼吸間,四人已經感到了巨大的城牆之上。

這邊已經很混亂了,一些雜兵手拿長矛,沖又不敢沖,退又怕陳風責罰,都相隔十幾丈的距離,將兩個黑袍人圍在其中,等待著城主的到來。

而城內的居民,則一片驚呼的四下奔散了開去,本就不是很熱鬧的城池,很快大街上就再無一個人影。

「你們都退出百丈開外,守護好城主府和城內居民。」剛來到近前,陳風就對眾雜兵吩咐道。

在兩名生死境小成強者面前,他們這些人是毫無用處的,一味的讓他們留在這裡,只能白白送命。

陳風,關龍萍,孟達,蕭策,四人呈一字型並排站在半空,在他們對面,就是那兩個黑袍神秘人。

唰~

兩人同時扯開遮面的袍帽,露出了兩張令四人微微錯愕的乾癟面龐。

他們的肌膚都是灰褐色的,好像是死了多年的乾屍,皮膚和骨骼緊緊貼合,兩雙充血暴凸的眼珠,看上去猙獰恐怖。兩人的毛髮都基本掉光了,腦袋上光禿禿的,還有一塊塊血斑,當真如死人一樣。

「你們是活人還是死人?」三皇子蕭策忍不住問了一句。

「生亦是死,死亦是生,咻咻……超脫生死的存在,就是我們鬼域活死人一族了。」一個相對高一些的活死人托著沙啞的嗓音說道:「介紹一下吧,我叫梁瑜,她叫聞秋翠,是活死人一族的兩名血探。」

鬼域,活死人一族,血探,梁瑜,聞秋翠。

陳風側目看了一眼梁瑜身邊的那個比他矮一些的傢伙,聽名字顯然是個女性,不過從二人的面貌上來看,可絲毫看不出任何性別特徵。

「你們來這裡做什麼?」陳風握著青虹琉璃斬的手緊了緊。

聞秋翠這時上前道:「之前的統領還是城主啊,已經被我們活死人一族暗殺了,你想來是新提升上來的吧?看你們的樣子,都是人類,怕是跟那猛獁古象一族也沒什麼太大的瓜葛。今天這場仗,可以不打,但是你必須答應我們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陳風皺眉道。

「你尊姓大名?」梁瑜二人此刻反而不著急了,說話慢聲慢氣。

「陳風。」

梁瑜聞言,點了點頭,看向孟達等人道:「他們都是你手下的鬥士嗎?可以信任嗎?如果不行的話,就讓他們先行迴避一下,咱們悄悄的談。」

陳風看了看孟達,關龍萍和蕭策,蕭策自然可以信任,孟達和關龍萍二人雖然接觸的時間不長,但陳風知道他們不是陰險之輩,至少還可以相信。

「有話快說,我剛當上統領,可是有不少人暗中看著我呢。你若是拖拖拉拉,難免會讓他們對我產生質疑,你們身為生死境強者,要是耍這種手段,就未免太卑鄙了一點吧。」陳風不耐煩的說道。

「那好。」梁瑜點頭笑道:「你這南天城,地理位置很特殊,周圍都是些險峻山嶺,只有你們這一個屏障,要進入獸域之內,你們是南方唯一的一個大門。我們鬼域活死人一族,有些事情想要去獸域內部一趟,當然,前提必須是悄悄潛進去,否則被三位獸皇發現,我們可吃不消。」

潛進獸域內部!

陳風心頭一動,獸域和鬼域貌似水火不容吧,這些傢伙膽子未免也太大了一些,竟然要冒如此大的危險潛進獸域內部!

「你的意思是,讓我配合你們,放你們進去?」陳風輕聲說道。

「沒錯,就是這個意思。我們人數不多,也就十幾個人。只要你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放我們進去,我們可以在能力的範圍內,給你提供一些你想要的好處。當然,不是我威脅你,你若是死咬牙關不放行的話,今天,我們二人就要南天城血流成河。」

說到後面,梁瑜一張怪臉陰沉了下去。

聽到這裡,陳風和孟達四人,還真有些心動。

他們來天神界獸域修鍊,為的是提升自己的實力,至於立場方面,還真沒有那麼深厚的感情。獸域也沒給他們什麼好處,他們唯一能依靠的,就是自己的實力。所以在梁瑜說出這主意的時候,四人多多少少產生了一絲動搖。

默默的接受一些好處,然後悄然放十幾個人進入獸域內部,就算被獸域發現,他們也可以推辭說自己沒有管理城池的經驗,想來獸域也不會降罪他們。

孟達,關龍萍,蕭策,以及提出這個主意,威逼利誘的梁瑜和聞秋翠,同時將目光落在陳風身上。這個實力只有天地境小成境界的新統領,新城主,將面臨一個福禍並存的抉擇。

思緒了好半晌,陳風方才抬起頭,嘴角流露出了一絲笑意。梁瑜和聞秋翠一看,心中甚慰,因為他們並不想擊殺城主,因為一旦擊殺城主,就會引起猛獁古象一族甚至是獸域的重視,他們越是重視這邊疆城池,梁瑜他們就越是沒機會。

之前為何要擊殺前任城主,就是因為那傢伙是猛獁古象一族的嫡系,生來憨厚忠貞,多次許以好處,都被他拒絕,還聲稱要將此事稟報獸域三皇。實在沒有辦法,活死人一族只能派人將他暗中殺死。

時間已經不多了,這一次成功,回去當真是大功一件。

梁瑜和聞秋翠猙獰的臉上同時流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和陳風一起,三人對視而笑,場面看上去很是和諧。

「抱歉,我拒絕。」陳風緩緩收起笑容,手中長劍帶起一道青虹劍芒,直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轟斬了過去。

嗡~

二人身後的空間驟然破碎,直接間接的擋住了他們的退路,陳風一上來就施展出了無意劍法,要他和生死境的強者戰鬥,不施展強力手段的話,怕是沒有絲毫機會。

「可惡的人類!今天便是你的死期!」

忽然間被陳風戲耍,梁瑜和聞青翠瞬間暴怒,活死人和妖獸一樣,並沒有人類那般沉穩的心態,一旦被激怒,將會是無休止的殺戮。在這一刻,他們會忘記自我,不將對方殺死,誓不罷休。

轟~

陳風突如其然的一擊,在淬不及防之下,砸向了二人。二人同時身處手臂格擋,那強力的一擊,竟然只挫傷了他們的皮膚,並未造成任何之名創傷。

小臂處裂開一道血口,裡面溢出一些粘稠的碧綠色血液,梁瑜和聞青翠雙目赤紅,不斷咒罵著朝陳風沖了過去。

兩人一衝之時,陳風只感覺自己瞬間被壓的喘不過起來,這就是生死境強者,翻掌之間,掌控生死。人影還沒到,這種威壓就已經令他落入了絕對的下風。

「孟達,關龍萍,動手!」

陳風急忙一個青雲動瞬閃躲開幾丈距離,同時大吼一聲,提著血魂劍再度朝對方殺了過去。

以他們四人的實力,要對付兩名生死境小成的強者,雖然很難,但也不是沒有可能。

「吃我一斧!」

孟達倒是直率,聞言就發動了,巨大的斧頭揮舞的流光閃爍,聲威並濟的直接將聞青翠逼出了城外。

三皇子蕭策也緊隨其後,一身耀光金甲護體,各種煉體武技施展開來,好似一個堅固的銅鐘一般。

三皇子超級防禦,孟達兇猛進攻,兩人出其不意,倒是令聞青翠連連後退。當然,作為一名生死境小成強者,聞青翠只是在觀察二人的攻擊方式,等她稍稍了解之後,便會發動自己的攻勢了。

… 砰~

陳風身形倒射而出,撞碎了不少城牆上的護城巨石,後背一陣劇痛,嘴角流出了一絲鮮血。

憤怒的梁瑜,一步步朝他逼近,剛剛一拳將他打飛,顯然還不夠過癮,他現在要殺了陳風,以解心頭之氣。

陳風愕然的看向立在半空的關龍萍,這傢伙是他們的最大依仗,可是她卻沒有絲毫動手的打算。

剛才看到孟達和蕭策如此英勇的出擊,陳風也飛身就要去幫忙。兩名生死境小成,只要關龍萍拖住一個,然後他們三人全力對付一個,是絕對有機會能贏的。

可現在關龍萍絲毫不為所動,導致局面一下子變得極為兇險,要陳風來獨自面對梁瑜,他如何能抵擋的了?

對於關龍萍的舉動,陳風也是心中明了,知道這傢伙必然是還在記恨他奪了印章之事。當初在眾目之下,讓王鶴和她丟臉不已。

嗡~

梁瑜第二拳砸下,陳風靈魂一震,旋即神秘黑塔湧現而出,穩穩的替他檔下了一拳。

陳風躲在黑塔之中,通過靈魂之力不斷的跟關龍萍交流,這傢伙要是不出站,今天莫說他們三人,就連整個南天城,都會變為一片火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