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還以為來了一個硬茬,原來是一個傻#b。」


看到葉問龍竟然以肉臂去與邊凌的狼牙棒硬碰,那些學員紛紛議論,在他們看來,葉問龍根本就是找死的行為,交戰中的邊凌同樣是這樣想。

「鐵臂斷山!」

心中一聲低喝之中,他的右臂已然如同萬斤鐵杵一般與狼牙棒撞在一起。

這是他在小龍控體施展金龍臂時領悟到並能使出的金龍三式之一。

「梆!」

「不對——」

宛若金鐵相撞的巨響傳盪而開,邊凌不但沒有聽到骨骼粉碎的聲音,反而感到一股浩瀚的力量從葉問龍的手臂上傳來,如山厚重,似海浩瀚。

「轟」

這股強大的力量之下,邊凌的力量就象是怒海狂濤中的一葉小舟一般,瞬間崩碎無影,金龍臂的力量碾壓而去,將邊凌轟飛數十米,砰地砸在一根石柱之上,人在空中的時候,鮮血便是如同不要命般地狂噴,宛若月夜中的血雨。

鐵血風沙小隊第二高手邊凌,一招秒摧!

震撼,無比的震撼!

吳鮮妮小嘴張開合不攏來!

鐵少沖這邊除了他之外的其餘六人都被震撼得十二條小腿輕輕顫抖起來。

鐵少沖本人的臉色也是變得極為的凝重起來,他終於知道,今天他們遇到了怎樣的一塊鐵板。

「一起出手,纏住他!」

鐵少沖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是葉問龍的對手,沒有再想著與單獨收拾葉問龍,而且如果一個不小心,說不準今天兩幫人馬真的會全軍覆沒,當下果斷下令。

餘下六人雖然被葉問龍的強悍手段震住,卻也知道今天的事絕對不能善了,如果不拿下此人,他們很可能會把命搭在這裡了。所以鐵少沖命令一下,六人立即揮舞兵器沖了上去。

這些人儼然不是第一次配合,六人衝上去的位置頗是巧妙。兩人狂奔往葉問龍的側后,一人奔往左邊一人奔往右邊,兩人飛躍而起,手中兵器從空中劈斬而下。

這六人的進攻,等於是要逼葉問龍前撲,而且只能矮身前撲,而前面的空檔處,卻是如陀螺般翻滾而至的滾堂刀鐵少沖!

如果是一般的武者,哪怕是增益階的武者遇到這樣的情況,只怕也只能破開一個方位先求自保,然而葉問龍卻沒有那樣做,而是以身體為軸心,滴溜溜狂轉,金龍臂揮舞而出。

「龍臂千影!」

葉問龍心中一聲大喝,百十條金龍臂飛砸而出。

這是他所領悟的三式金龍臂招式中的唯一一式群攻武技,以身為軸,以手臂為風輪的臂舞出千百道手臂,用於群攻。

當然,以他此時的實力,還打不出千條手臂,但數十條還是有的,對付這些連調伏階都沒到的小螞蟻,有數十條已足夠了。

「砰砰砰砰砰砰」

連續六聲沉響,那六人攻得快倒飛更快,不管是在地攻的還是空攻的,全都被轟飛而起,宛若六瓣綻放的花瓣一般呈圓形摔飛而去。

在六人被轟飛起來的時候,鐵少沖已經滾到葉問龍的前面,他雖然被葉問龍的雷霆招式深深震撼,卻也知道他根本沒有任何退路。

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唰」

手中彎弧滾堂刀化為一道刀弧狂卷而出,刀鋒凌厲,寒氣森森,他知道,只要刀弧卷中葉問龍,不管他有什麼手段,都必受重創。

「砰砰砰」

葉問龍六感何等強大,精神意識更是散布周圍三十米的範圍,縮小的精神意識讓他感到更加清晰,哪怕是鐵少沖滾動時帶起的塵粒,他都「看」得清清楚楚,哪裡會讓鐵少沖的滾堂刀劈中,在旋轉之中,他已然用上了天樞七步,轟飛六人之後,立即腳踏天樞,急速後退。

「唰唰唰唰……」

滾堂刀屬於c級武技,極為難練,但一旦練成,威力卻是十分驚人,專削對手下盤,除非你會飛,否則的話只要你落地,宛若流水般滾堂刀弧便會落在你的腿腳之上,堪稱鬼神難避。此時的鐵少沖就是這樣的打法,他身如滾球前滾,雙手中彎弧滾堂刀揮舞不絕,封住了周圍近兩米的直徑範圍,而且如影隨形,葉問龍避無可避。

「踏踏踏」

葉問龍腳踏天樞,快速後退,本也想要踩踏住鐵少沖的雙刀,但這鐵少衝出刀太快,稍一不慎踏偏了,就會傷在他的刀下,所以他不敢冒險,退到身後的一根石柱前面,他沒有絲毫猶豫地踏石而起,雙臂一展,宛若大鵬展翅一般,嗖地一個空翻。

滾至石柱旁的鐵少沖腳一蹬已然倒滾而回,而此時葉問龍左手一擲,嗤的一響,九鎩破獄刀插在了鐵少沖回滾的軌道之上,鋒利的刀刃正對著鐵少沖。

鐵少沖大驚,他自然不會傻到拿身體去撞刀刃,雙刀同時前後一插,硬生生地止住了身形。

卻在此時,葉問龍右臂一揮,已然凌空狂砸而下。

神臂蓋頂!

葉問龍把握的時機太精準了,精準到鐵少沖連拔刀的剎那時間都沒有,無奈之下只有棄刀舉架雙臂相迎。

「砰」

「喀嚓」

一聲悶響傳盪開來,而後便是骨骼碎裂的聲音響起,鐵少沖一屁股坐到地面上,身上的岩石地面都是龜裂開去。

葉問龍借著手臂與鐵少沖雙臂相撞的力量翻身而去,穩穩地落在了地面之上,刷地轉身,冷冷地看著痛苦地從地面上爬起的鐵少沖道:「你們輸了!」

「這麼簡單?」

吳鮮妮站在不遠處,一臉的不敢置信,秀眸異彩漣漣,看著葉問龍的眼神,也是完全變了樣。 鐵少沖,兩條前臂碎裂,以滾堂刀逞威的他,幾乎已經失去了戰鬥力;

被龍影千臂轟飛六人,有的手斷有的腳斷,沒有一個完好,戰鬥力剩下不到一半;

邊凌內傷嚴重,就算有基因藥水治療,沒有十天八天也休想再戰鬥;

另外一個,同樣是重傷。

鐵少沖這邊兩個小隊的人馬,除了馬伯光被葉問龍割殺,餘下九人全部重傷。

吳鮮妮再次震撼住了。

鐵少沖等人面如死灰,他們此時想的不是如何戰勝葉問龍,而是在擔心葉問龍會不會放過他們,會不會殺了他們。

好在,葉問龍不喜歡跟他們糾纏,冷冷地道:「把你們身上除了衣服和章腦之外的所有東西放到那塊白布上面,然後給我滾!」

他的確是手下留情了。這些人也許都該死,但卻沒有傷害過他,先前殺了馬伯光給他的感覺並不好,今天他不想再開殺戒,下手的時候,並沒有傾盡全力。

這也是他實力提升之後第一次打得如此輕鬆,除了使了一次十字絞和月光步第一節的天樞七步,他用的只有已領悟的三式金龍臂招式,鐵臂斷山,龍臂千影,還有神臂蓋頂三式,僅僅三式,便即完全瓦解了鐵少沖七個人鐵桶般的防線,並予以重創。

對剛才的一戰,他領悟甚多,獲益良多,也開始第一次反省自己的武學。

實戰武學,貴在實用,並不需要太多的招式,以他目前所掌握的武學,足以應付增益階以下的任何對手。豆爆三式,月光步,簡易刀技,金龍臂,烈火錘,堪比調伏階四級的善力體悟,潛伏的善府和善力,這些便是他的所有底牌。

經過這一戰,他總結之後覺得,以後的戰鬥,自己完全可以只亮出一兩樣底牌,加上精準的精神意識掃描應該可以應付,如果沒有必要,還是不要讓別人知道自己太多的底牌的好。

鐵少沖等人聽到他這麼說,不但沒有感到心疼,反而慶幸地鬆了一口氣,雖然失去戰利品幾乎是失去了進入龍武學府的機會,不過與能夠留下小命相比,卻是強得太多了,所有人都不敢藏私,以最快的速度把身上所有東西都掏出來放在白布上,而後相互攙扶著狼狽逃去。

「屬於你的東西你拿走吧。」葉問龍瞅了兀自沒有從震撼中清醒過來的吳鮮妮一眼淡然道,「不過不屬於你的東西,我希望你不要亂碰。」

說罷,也不理再理會吳鮮妮,開始收拾起成堆積的戰利品來。這些戰利品之中,在他看來,最珍貴的不是那條火龍蛇的核金和眼珠子,而是那歐冶大師鍛造的那把曜鐵劍,在青麟滅殺劍沒有重新鍛造和融合之前,曜鐵劍應該可以讓他用上一段很長的時間。

當然,這些戰利品他也沒有打算與強龍小隊完全分享,畢竟他次完全是他一個人的行為。火龍蛇的核金,他並不打算上交,那是要留下來的,畢竟他還想傳承父親的衣缽,替父親完成他沒有完成的理想,二十五歲之前成為共和聯邦最年輕的鍛造大師。

至於火龍蛇的眼珠子,對別人來說那是可以用來換幾輩子富貴的好東西,但是對他來說,卻是頂級的體器配材,若是有一天他能夠達到鍛造大師級的存在,火龍蛇的眼珠子便有大用了。

吳鮮妮倒也老實,只是拿了自己的東西,其餘的葉問龍全都收進了自己的空間袋。不過葉問龍發現,裝不下這些東西之後,自己的空間袋已經物滿為患了。

他的空間袋只有一個多立方,但縱然如此,卻也算得上是極為稀有之物。不過對於目前的他來說,似乎這樣大的空間袋,已經不能滿足需要,心想,如果有一個更大的空間袋就好了。

他不由地想到了胸口的龍靈石,這才想到,自己修鍊出善力之後,似乎從來沒有想過要探查一下龍靈石空間的奧秘。

想到就做,他心念一動,一縷心念立即向龍靈石傳去,進入了龍靈石的武意空間之中。

「嗡~」

腦子裡傳來了一聲嗡鳴,下一刻,他眼睛陡然瞪大,臉上露出了又驚又喜之色。

「你……怎麼了?」吳鮮妮此時對他的態度已經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看著他的眼神,充滿了柔情和關切。

「啊……沒什麼,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葉問龍按捺住心中的激動,淡然笑道。

原來,他在武意空間的一角,發現了一堆光魔獸的屍體,一共十八隻,三隻白階,五隻黑階,十隻紅階,那不是小龍控制他的身體時追殺他的那些光魔獸還有誰來?

當時擊殺這十八隻光魔獸之後,他便暈厥了過去,醒來后也沒有得問過小龍,也沒有發現旁邊有光魔獸的屍體,本來以為小龍並沒有幫他收穫戰利品,如果看來,自己倒是冤枉這小傢伙了,原來它不但收穫了,而且竟然是幫他帶回了完整的屍體。

看到隨意堆棄在那裡的十八隻光魔獸,在武意空間之中竟然只是佔了毫不起眼的一角,葉問龍的心裡不禁灼熱起來,原來這空間竟然可以把外界的東西放進去的啊,如果當成一個巨大的儲物空間,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呢?自己要怎樣才能控制這個空間?

他心念一動,武意空間中的一具光魔獸的屍體便即懸飛而起,竟然一點也沒有耗費什麼心神,葉問龍試著看向那未曾解剖完的火龍蛇屍體,心念一動,刷,下一刻,那火龍蛇龐大的屍體,竟然就這麼消失不見,而他驚喜地發現,火龍蛇的屍體已然靜靜地躺在武意空間之中。

原來是這麼回事!

葉問龍終於明白了。他只是不知道,自己是以前就可以這麼用武意空間來存放東西還是實力提升之後才能使用。不過這些已經不需要要了。

如今有了這武意空間這個巨大的空間可以存放物品,以後他再也不用擔心東西多了沒處放,他現在所能使用的武意空間似乎又擴大了不少,雖然還是那個書房,但是他心神可以掃過的地方足有五六百平米,且這個武意空間的房間高有十多米,如果只是考慮拿來儲物,就算是拿來做一個倉庫都可以。

「啊,你不但有空間袋,而且還能裝下那麼大的東西?」看到突然消失的火龍蛇屍體,吳鮮妮眼睛再一次瞪大。

她先前看到葉問龍把那些戰利品悄無聲息地收起,便已知道葉問龍身上有極為珍稀的壓縮空間袋,據她所知,擁有幾個立方米的空間袋已經是極為的少見和珍貴,就連她所在的吳家,也只有她的家主父親擁有一個不到兩立方的空間袋。

而葉問龍的空間袋能夠裝下那麼多東西不算,還能裝下火龍蛇的龐大屍體,他的空間袋究竟有多大?

「呵呵,是啊,我的空間袋容積是稍大一些,沒辦法,我們鄉下人的雜物多嘛。」葉問龍淡然笑道。對於此事,他並不想解釋太多,更不會傻傻地告訴別人,自己有數千立方大的儲物空間,那樣的話,就算是在龍斗星之上,他也活不了幾天了。數千立方米容積的壓縮空間,據他所知,整個共和聯邦應該都沒有。

吳鮮妮粉臉滾燙,小聲道:「葉問龍,以前的事,是我和梁寶的不對,希望你原諒。」說著很是真誠地向他鞠躬道歉。

「算了,過去的事還提來幹嘛,再說梁寶這傢伙也死了,人死債消,我還沒有那麼小氣。」葉問龍隨意一揮手道。

「謝謝你的大度!」吳鮮妮感激地道。

她沒有要求葉問龍把梁寶的屍體帶回去,也沒有要他幫忙,搬了一些碎石把梁寶的屍體給掩蓋住當成他的墳墓,也算是略表了心意。至於東靈三豹的屍體,她不想理,也理不想。

「吳鮮妮,你有什麼打算?」葉問龍默默地看著她掩埋完梁寶的屍體,並沒有主動幫忙的意思,待得她做完之後,這才問道。

「我……能不能跟你一起?」吳鮮妮說罷,滿心忐忑地看著葉問龍。

「呵呵,這有什麼不可以的,走吧,我的夥伴們在那邊。」葉問龍淡然一笑,向強龍小隊休憩的地方走去,吳鮮妮大喜跟上。

「對了,有一件事情我始終想不明白。」葉問龍向前走著的時候,突然停下來轉臉看著她道。

吳鮮妮見他突然停下,不禁嚇了一跳,諾諾道:「什麼事?」

「我以前好像沒見過你吧?我是說在南靈城體測局外面遇見之前。」葉問龍道,「我敢肯定沒有見過你,但是你似乎一直對我抱有很大的厭惡,每一次看到我看著我的眼神,十分的討厭,就好像我曾經非禮過你一樣,你能不能告訴我,我哪裡得罪你了?或者說我身上那裡長得讓你如此的不待見,甚至是討厭?」

吳鮮妮低下頭去,輕咬著嘴唇,卻是不說話,好像很不好意思的樣子。

「有什麼就直說,你不說清楚,你跟著我們,我會感覺心裡怪怪的,很不舒服。」葉問龍眉頭微皺道。

隨著他修鍊善力和武學,他對自己的心態要求也是越來越高,率性,本心,通透,他不喜歡心裡留著什麼隔滯的東西。對就是對,錯就是錯,不能模稜兩可。 吳鮮妮有些怯懦地瞧了他一眼,很不好意思地道:「我把你當成那個姓鐘的了。」

「姓鐘的?」葉問龍一愣,「你說清楚一些,你怎麼把我當成姓鐘的了?難道我跟那什麼姓鐘的長得很像?」

吳鮮妮輕咬了咬嘴唇,終於把厭惡他的原因講了出來。

原來,去年年底的時候,吳鮮妮隨父親去龍斗星的主城龍斗城,並隨父親一起參加了一個商務派對,在派對上,她遇到了一個跟葉問龍長得頗為相像的少年,叫鍾安卓,是龍斗城鍾家的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