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所以你今天回宿舍的原因就是因為司語的親媽來了,你不用陪著她了嗎?那你回來學校司喆怎麼說的呀?他是什麼態度呀?」任夏天問他。


簡一一:「他什麼都沒有說,他送我回來的,我們一起回學校,然後一起住在學校里。」

任夏天:「那那個女的現在就和司語待在一起,然後你們誰也不管他。」

簡一一點了點頭。

施文青開始勸她:」其實你情緒不用這麼低落,你看司喆不是沒說什麼嗎?他還是陪你一起回來學校啊,他也不回家去,住在學校里,我覺得這就表明了他的態度,你這麼失落,是因為你即將失去一個可愛的女兒嗎?「

」我覺得,可能會因為他的到來而發生很多事情,對於後面這些未知事情的發生,我現在還沒有發生,我就已經開始害怕了,尤其是害怕,她的一回頭可能會讓司喆忘記我的存在。「說著說著簡一一的情緒愈發的低落。

」一一呀,我覺得你完全沒有必要這樣的,我覺得司喆的做法已經表明了他的態度,他不可能把你忘了,你整天陪在他的身邊,你在他的世界里肯定是很重要的,不能這麼妄自菲薄。「任夏天不停的在給他講解道。

」對啊一一,你不要這麼想,還有那些未知的事情現在還沒有發生,想也是沒有用的,今天晚上都這麼晚了,趕緊睡吧,睡個好覺,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施文青也在旁邊說道。

一個宿舍的女孩,進入了夢鄉,在期待著美好的一天。

如果兩個真是相愛在一起的人,沒有去準確的問到你在對方心裡定位的時候,不要輕易的給自己下一個不重要的定位,這可能會動搖你們的感情根基,甚至兩個人一起走下去的決心,產生一絲破裂,不再穩固。 聽到白修惡毒的話,眾人心頭都有不妙的驚恐。可等他們衝到天字十三號房間。看到月千歡悠閑,漫不經心的坐在美人榻上。手裡還端著一杯美酒,挑眉淡淡看著他們。

眾人:「……」

可以的!畫風完全不同,這很月千歡!

雲夜鬆口氣,「沒事吧?」

「小歡你等著,哥這就救你出來!」月瀾星剛要動手,月千歡立馬阻止他。

「別動。這是烏金玄鐵打造的門,上面引有九天雷劫。不是那麼好破解的。」

縹緲客目光一戾,「那我們去拿鑰匙!」

「鑰匙在那兩個小的身上。」月千歡端著酒杯,示意牢籠外躺在地上的兩個弟子。他們是輪班看守這裡的人,是白修的爪牙。

聞言,眾人詭異沉默了半響。

浮蹤客幽幽開口:「那月姑娘你為什麼不自己出來?」

明明只要招招手,鑰匙就飛進去了。還要自己關在裡面,不出來是幾個意思。

不用月千歡回答。月瀾星一巴掌拍在他腦門上,「你蠢嗎!小歡被關在裡面,跟出來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

「沒錯。月姑娘被關在裡面。才能證明是白修綁架了她。」京玉堂說。

他們開了門。月千歡起身出去。她開口:「把這兩個人帶上。你們下來了多少人?」

「不多。也就六十多個人。但都是三宮九殿十二院中的精英!」

「精英?這可不夠對付白修的。他們不過是來加餐。」

聞言,眾人大驚。雲夜皺眉,冷冷開口:「你的意思,是白修要殺他們滅口?」

「不然你們以為白修為什麼肯放你們下來。」

說著,月千歡他們走回到了入口。剛剛下來的石門,現在緊緊關閉。白修站在石門前,獰笑兇殘瘋狂的盯著眾人。氣氛僵持不下。

看到月千歡他們過來。冰點才開始破開一道裂縫。

白修獰笑兩聲,「月千歡,是老夫低估了你!」

「哦?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難道不是你傳信給月瀾星。裡外勾結,讓他們找來這裡。老夫看,綁架的弟子都是你乾的吧!」白修聲色厲茬。

雖然現在地底煉獄已經暴露。月千歡就是坦白,好像也沒什麼。

但她可不會中計。她若承認了,白修就會立馬栽贓給她。是這一切都是她陷害的。白修也不想想,密室是在他自己的宮殿下面。入口就在他床邊上。

她才入武元學院多久,怎麼可能栽贓他?

腦海中思緒過了一遍。月千歡冷笑勾唇,「事已至此。白修你再狡辯也沒有用。你還是想想,你自己的下場吧。」

「哈哈哈!你們以為老夫沒有準備嗎?」白修大笑著,伸手拍拍手。

有節奏的三下。暗中咻咻聲,道道黑影出現在四周,將眾人包圍起來。

洛神仙子定睛一看。震驚開口:「浮屠幫!」

「什麼?浮屠幫不是在後山閉關修鍊了嗎!」

「不。他們是老夫精心培育的武器。閉關?哈哈哈,老夫這些年的實驗成果都在他們身上。就讓你們來試試,老夫武器的厲害!今日,你們都得死!」 不知道是否有一瞬間,也曾無助的,不知道哪裡才是正確的方向;不知道有沒有那麼一瞬間,也會覺得所有的悲傷向你席捲而來;會不會有那麼一瞬間?你突然覺得,自己身處一個無助的陷阱里,覺得你無論怎麼樣的攀爬你都沒有力氣去走出這個控住你的東西,有一種無形的力量控制著你,自己也在那一刻,就像被鬼迷心竅一般,自己無法說服自己,所以你也不知道自己處於一種什麼狀態,你也不知道自己的這種狀態自己該去怎麼擺脫。

在你真正失落無助的時候,在你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在你覺得全世界只剩自己的時候,這個時候的你除了無盡的悲傷,還有無盡的失落。

慢慢的,隨著時光的流逝,隨著自己年歲的成長,有的時候,就算是無盡的悲傷,還有不停的失落,自己也會選擇一個人承受,不會告訴任何人。有的時候不是不想告訴別人,只是當自己張開了嘴巴,卻不知道說給誰聽。有一種就是你翻遍自己的通訊錄,多的看著那麼多的聯繫人,你卻不知道打給誰。

成長的過程,是一個慢慢收穫孤獨的過程,可能每一個人對於這個過程都有自己的理解,但是,對於共同的東西,可能大家的感受都是一樣的,所以可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但是伴隨自己一路走過來的東西,相似的人總有著不一樣的不幸,卻有著相似的命運。

你會發現,當自己可以訴說的時候,有人聽自己訴說的時候,這些人聽完自己的訴說,能給自己建議的時候,你會覺得原來自己並不是一個人。

就像簡一一一樣,看見自己喜歡的和自己在一起的男生,他生命中曾經出現的另一個女生,並且這個女生還在他的生命中留下了濃墨淡彩的一筆,這一筆,就算是用再多的水也沖刷不掉,再長的時間也淡忘不了兩個人之間的聯繫,只是隨著時間的累計而慢慢的長大。

因為他們兩個人之間的聯繫,是一個活生生的小孩子,這個孩子只會隨著時間而越來越大,簡一一有時候也會想,司喆會不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看著小司語的面容,而想起和他媽媽在一起的時光。

女生總是把心思都花在自己喜歡的那個人身上,總是會幻想這個男生所有的故事,回想他的一切,想想期待兩個人之後的未來,心中所有想的一切都與他相關。

因為女孩子心中想的事情都與他有關,所以當這個男生身邊稍微有一點風吹草動的時候,就會變得無比的緊張,甚至會失去自我,雖然簡一一沒有嚴重到失去自我的那種程度,但是她也變得慢慢的消沉下來了,在任夏天她們的的各種勸說中,她的心裡才稍微的有了一點點的改變。

但是這種在別人的勸說中而得到的寬慰,始終不如自己心中調解的來的堅固,一旦事態發生變化,這種寬慰的心就會改變,甚至會比之前愈加強烈。

、、、、、、、

簡一一覺得自己,可以把自己調整的很好,對司語媽媽的到來她覺得她現在完全可以用平常心去對待了。

「喆,,這都兩三天了,咱們一直住在學校里?這兩天咱們也沒和司語見面,我怕時間長了,所以會不會忘了我呀? 總裁,一炮而紅! 簡一一抱著司喆的胳膊,依靠在司喆的肩膀上說道。

司喆輕輕地點了一下簡一一的腦門:」我真想撬開你的小腦袋看看裡面裝的是什麼?你說的都和她相處那麼長時間了,怎麼可能說忘了你就忘了你呀,再說了,你在我的心裡,你可是司語未來的媽媽呀!」說著司喆更加緊緊的擁抱住了簡一一,這樣的感覺讓建議此刻感到無比的安心,感到無比的幸福。

「你如果要是想他了,咱們就回去看看她呀?」司喆接著說,因為他感覺到簡一一在說這些話的時候,心裡可能是充滿了失落,他不想讓簡一一感到傷心,如果真是她想孩子了,他就帶她回去看一看,他就想告訴她不論發生什麼,她在自己的心裡永遠都是最重要的那一個。

此時的簡一一高興的像個孩子,重重的點了一下頭:」你怎麼知道我想她了呀?我真的想回去看看她,可以嗎?「

」可以呀,怎麼不可以?走,咱們現在就回去。「說著,司喆就拉起一簡一一的手,懷著開心的心情準備回家去看小司語了。

、、、、、、

而此時在家裡的小司語,正在開心的和自己的親生媽媽在一起玩耍著。

其實在小孩子的世界里,真的很簡單隻有玩具,還有各種好吃的;開心了就笑,不開心,不順自己的意就哭。,對,對於大人的事情,一個一歲多點的小孩子來理解,真的是天方夜譚。

就算此時她和自己的親生媽媽一起玩的很開心,但是在她的世界里,這個人不是她的媽媽,因為她每天喊媽媽的人是簡一,這個人就是陪她玩的人,每天都玩得很開心,所以她就喜歡和這個人一起玩,就是這麼簡單的世界。

但是這麼歡樂的一幕在大人看起來,就不是小孩子世界里理解的那一套世界了,Noise,大人會主觀臆斷的,加上自己的想象,自己的思維來理解眼前的景象。

、、、、、、

司喆開著車帶著簡一一回到了家裡,簡一一懷裡還抱著她給小司語買的玩偶,一路上,她在心裡已經想象了無數次,小司語看到這個玩偶時開心的笑容。

司喆停好車之後,兩個人一起走向小司語的房間的時候,走到門口的時候,他們兩個人停住了腳步。

站在門外面透過門縫,簡一一看到裡面,有人逗著小孩開心大笑的場面,看到小司語,和她相處的那麼親熱,說實話在這一刻,簡一一的心裡有一絲的失落。

司喆看著旁邊的簡一一,臉上略顯落寞的神情,看著她的表情,表情裡帶著一絲絲的失落,他在心裡有一點心疼,他緊緊的抓住了簡一一的手,從心底里給她一些力量,緊緊握住的雙手代表著,、、、、、、

兩個人眼睛相互對視的一眼,簡一一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轉過頭微笑的走進了房間里。 廝殺大戰,一觸即發!

白修猙獰更狂的目光落在白衣和白陌身上。左右審視,白修開口:「白衣。只要你過來。站在老夫這邊。就像是以往一樣支持老夫。老夫就能放過你!」

「白修你!」白衣震驚。

他忽然看了眼白陌,大聲質問:「你可以放了我,那白陌呢?」

「哈哈哈。如果不是他硬出頭。老夫的聖地怎麼會暴露?他必須死!」

白陌冷笑:「想殺我?白修你也得看看自己有沒有那個實力。」

「狂妄!老夫第一個,就要扭掉你的人頭。來當我的擺設!所有人一起上,全部格殺勿論!絕不留一口活口!」

「是!」浮屠幫共有三十多人。他們著黑色緊身衣。神色獃滯冰冷。就像是一個個無情的機器,沖入人群中殘暴出手。

月千歡活動了下手腳。「我們也出手吧。浮屠幫,一個不留!」

「好勒!」

「一起上!」

「要不比比誰殺的更多?」月千歡他們一行人輕鬆悠閑,還有工夫開玩笑。再看武元學院的一眾弟子,無法對抗浮屠幫。慘叫連連,鮮血四處噴濺。

月千歡揚手,幽光月劍鞭出。

咻!

噗呲——

劍鞭穿過兩個浮屠幫弟子。鋒利劍刃旋轉著,拐彎扭頭再將第三個浮屠幫弟子穿進來。

挑眉看四周有弟子衝過來。月千歡握手一轉。劍鞭呲呲絞殺浮屠幫弟子。揚手左右,啪啪拍在浮屠幫弟子身上,把他們拍飛出去。

再看月瀾星,青銅巨劍簡單粗暴。當做暴力武器,一拍一個準。而是是彭彭拍成肉醬,死的不能再死!

雲夜手中霜雪出鞘。霜雪一出,氣溫驟降。劍刃所過之處,必皆亡魂。

縹緲客,浮蹤客,京玉堂,沁玉秀,白空火。齊齊出手,衝進浮屠幫中,勢如破竹無法抵擋。

白修引以為傲的浮屠幫,在月千歡他們手中沒撐過一盞茶的時間,全部陣亡!

輕耍手中利劍,鮮血滴落在地。

月千歡冷冷掃了眼擠成一團,瑟瑟發抖。還要目露感激和崇拜盯著她的一眾武元學院弟子。

嘴角冷冷勾起,月千歡開口:「不想死,就躲得遠遠的。你們可以去牢房裡看看,還有活著能救的人。把他們帶出來。」

「是是!」

「好!」眾弟子扭頭就跑,一分一秒都不想在這兒多呆。

再回頭看去。白修三人混戰成一團。

白修和白陌出手,殺招盡顯。而白衣,顯然糾結遲疑中,並不想殺死白修。因此不僅沒能幫上白陌,還處處添亂。

砰!

因為白衣的失誤。白陌被白修一掌拍在胸口。吐血倒飛出來,砰的摔倒在月千歡面前。

白修暴虐推開白衣,「不想死就滾開!」

「白修你要幹什麼!」

「殺了他們!」殺氣騰騰走來。白修目光猙獰憤怒的死死瞪著月千歡。

他掃了眼地上浮屠幫弟子的弟子。臉孔都扭曲了,「你們竟然殺死了老夫的浮屠幫!你們該死!你們該死!」

「嘖,我看該死的不是我,而是你白修。」

「哈哈哈。還在大放厥詞!月千歡,你以為就憑你們能和老夫斗?」 月千歡他們還沒有回答。白衣先急促道:「你們快走!你們打不過他的。快逃!」

「哈哈哈。逃?老夫的聖地就這麼一個出口,他們想逃到哪兒去?不如老夫送他們去見閻羅王!那才是他們的歸宿。」

「白修你瘋了!」白衣震驚。

白修聞言,拂袖一揮直接將白衣撞飛出去。砰的撞在牆上,張嘴哇的吐出口血來。

當白修看向月千歡他們時,臉上的表情頓時僵硬。

月千歡他們壓根沒把白修的威脅恐嚇放在眼底。各自表情鬆散悠閑。活像是看猴子一樣看著他。

羞辱!

赤果果的羞辱!

白修臉一陣青一陣白。他憤怒咆哮:「你們聽見了嗎!老夫要殺了你們! 總裁的落跑小女傭 不過在殺死你們之前,老夫還要狠狠的折磨你們,才能泄我心頭之恨!」

「等你們統統死了。死無對證。上面的那些弟子,誰敢反抗,老夫就殺了誰!最終武元學院還是在我的手裡!而你白陌!」

白修手指著白陌,獰笑張狂。「你應該感到後悔,痛哭流涕的求我!如果不是你作死,你還是好好的黑袍長老。」

白陌冷冰冰盯著白修,沒有說話。

「你說夠了嗎?」月千歡慢條斯理的理了理衣袖。

看見她這麼從容不迫。白修更覺憤怒和羞辱的恨意。月千歡她憑什麼這麼從容淡定?

她應該感到害怕和恐懼!

心底的憤怒滋生,膨脹到難以想象的地步。白修大喝一聲,抬手一掌狠狠拍向月千歡天靈蓋。「我殺了你!」

月千歡一動不動,勾唇冷笑看著白修靠近。

不遠處救了弟子過來的眾人見此,不由倒吸口氣。眼睛瞪的大大的,一顆心都被緊緊拽著。

砰!

噗——吐血倒飛出去的,卻不是月千歡。而是白修。

眾人目瞪口呆看著出現在月千歡身前的男人。優雅聖潔,無暇仙人之姿。他身上閃爍著柔和的光芒,讓眾人心中感到安寧。

因為他是鳳尊鳳九黎!

白衣驚呼:「鳳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