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打殘?」憐心顫抖了下,按照龍公子的性格確實有可能。龍公子每次只對著主子笑,溫柔遷就。


但對別人出手都很狠,有一次她偷偷看見龍公子眼睛都沒眨就把一個奴婢殺了,就因為她說了主子一句壞話。

這些都是主子不知道的,她也不敢說。

鳳妙妙一大早就趕了過來,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她一來就直接坐在了龍曦剛走的位置上,眼神看著下面的鳳絕。「一個賤奴才還敢跟主子坐一桌,還不給我滾。」

鳳絕嚇的一下子站了起來,跪在了地上,嘴唇發白,身體瑟瑟發抖。

軒轅飛眼神陰冷的看著她,萌萌也氣憤的看著她。「巫婆,你是壞巫婆。」 「什麼,你竟敢說我巫婆。來人,給我掌嘴。」鳳妙妙氣瘋了,這還是第一次有人這麼惡毒的說她。

鳳妙妙身邊的婢女桃心上前毫不客氣的揚起手,只聽見一個清脆的巴掌聲過去了。

萌萌閉著眼睛,久久沒等到巴掌聲。這才害怕的一點點睜開眼睛,看見眼前的這一幕,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壞巫婆的手下自己打自己,自己打自己。」

桃心委屈的看著自家公主,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巴掌就突然打在自己臉上了。

鳳妙妙眼神惡狠狠的看著那個笑的該死的孩子,自己親自站起身非要打她一巴掌。

鳳冷看了她一眼,話語輕飄飄的傳進眾人耳朵。「你這巴掌打下去,我就可以讓你從召喚師獨一的位置摔下去。」

「你竟然為了一個外人威脅我?」她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親生胞妹竟然為了一個外人威脅自己?

抬頭微微看了她一眼。「那又怎樣?」

這四個字簡直快讓鳳妙妙發瘋了,那又怎樣。「我一定會讓你後悔今天的所作所為的,我一定會讓你後悔的。」

面對她的瘋狂,鳳冷就跟看戲一樣。在她把憐心傷害成那樣的時候開始,她們的血脈親情也就差不多了。

她只能保證自己無論如何都會留她一條命,這就是自己的底線了。

在氣氛囂張跋扈的時候,遠處彷彿出現了一抹銀色和緋紅色的流星飛來。

只聽「砰」

一聲巨響過後,揚起漫天的灰塵,當灰塵散去的時候眾人只看見。

一銀髮男子隨意的站在一旁,風帶起他那一頭比天生繁星還要耀眼的純銀髮絲,無法形容的完美五官。

挺拔的身材將近一米九(本人實在不懂古代身高如何以尺說,望理解。),一身純銀色在簡單不過的衣服,被他穿起來卻彷彿神抵,讓人不自覺的想跪地膜拜。

在大家還沒被他驚人容貌緩過神來的時候,夜琉月狼狽的從地上爬了起來,一隻胳膊詭異的往後翻轉。

一身緋紅色的長袍,邊緣綉著竹青色不知名的神獸。

狼狽讓他妖艷的臉上多了一層極致的魅惑,磁性的聲音讓眾人聽著如痴如醉。「龍曦,我跟你不共戴天。」

「哼。」他輕哼一聲,站在鳳冷的身後。

龍曦的帥氣讓鳳妙妙只是感覺到驚為天人,但在鳳妙妙再看見夜琉月的那一刻,滿心滿眼都開滿了桃花,桃花迷醉了她的眼,更迷醉了她的心智。

走上前去扶起他,聲音都溫柔了很多。「你沒事吧!」

再看見她的那一刻,夜琉月差點以為是鳳冷,仔細一看才發現不是。

那表情彷彿見鬼了一樣。「啊……你是誰?」

沒想到自己第一次對人好,卻得到如此的不領情,她癟癟嘴。

鳳阮天看不下去有人如此蠻橫的對待自己的皇妹。「大膽,誰讓你如此對待四公主的。」

「四公主?」夜琉月彷彿想到了什麼,看著鳳冷。「你姓鳳。」 沒想到自己第一次對人好,卻得到如此的不領情,她癟癟嘴。

鳳阮天看不下去有人如此蠻橫的對待自己的皇妹。「大膽,誰讓你如此對待三公主的。」

「三公主?」夜琉月彷彿想到了什麼,看著鳳冷。「你姓鳳。」

這下連萌萌都覺得他笨了。「叔叔笨蛋,鳳冷姐姐不姓鳳難道姓冷啊!」

夜琉月再看看鳳妙妙。「你就是鳳國的四公主鳳妙妙,那個傳說中幾百年難道出一個的召喚師。」

妙妙見他居然知道自己,臉頰瞬間紅了一大半,低垂著頭點點頭不說話。

夜琉月根本沒注意她小女兒的心態而是看著鳳冷,那表情彷彿見了鬼一樣。「那麼說你就是那個傳說中的廢物五公主?」

鳳冷懶得搭理他,她沒閑錢聽他們說廢話還帶解釋的。

此刻夜琉月的表情彷彿吃了蒼蠅一般,可還沒等他從驚嚇中反應過來。

眾人只見銀色光芒一閃,就見他的另一隻胳膊也脫臼了。

夜琉月慢半拍才發應過來「啊…………」發出殺豬般的慘叫聲。

大家在看的時候龍曦已經站在了鳳冷的身後,那表情那姿勢十足的佔有慾極強。

鳳妙妙看見心上人眨眼間又脫臼了一隻胳膊,心都碎了滿地。「你憑什麼要把他胳膊弄脫臼。」

龍曦只是隨意的掃視了一眼眾人,但卻給人無形的壓力。

嘴裡吐出霸氣的話語。「她是我的,誰敢說她半句壞話,殺,無赦。」

「她本來就是個廢物,難道還不許人說了,我要跟你拼了。」說完她就衝上前使出自己的絕招。

而龍曦只是站在那裡不動,更可怕的事情發生了,只見鳳妙妙額頭流滿了汗水,她發現自己無論怎麼用力。

怎麼探測,身體都沒有了任何靈力的跡象,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

鳳阮天感覺到了不對勁。「妙妙,怎麼了?」

「沒事。」鳳妙妙是死也不會說自己突然間失去了所有靈力的,只是獃獃的站在她面前,茫然失措。

「還給她,畢竟是個孩子。」

鳳冷這句毫無頭緒的話只有龍曦聽懂了,他手指一彈鳳妙妙就感覺到自己靈力又完全恢復了。

眼神空間的看著他,在神情複雜的看了眼鳳冷。嘴裡說出了一句只有他們能聽見的話。「謝謝你。」

在龍曦說出那句話的時候,鳳冷突然間想到周歲禮的大殿上曾經她也對自己說過差不多的話語。

「冷冷,以後我保護你,誰欺負你,我就滅了她全族。」

「還有我,以後我們保護你。」

以前的童真誓言如今已經面目全非了,她那一刻的茫然失措讓她覺得,鳳妙妙就是個被寵壞的孩子。

孩子做任何事情都是不需要理由,只需要喜歡與不喜歡,高興與不高興。

鳳妙妙越來越發現自己跟她的差距大,為什麼她什麼都不做會擁有了這一切,而自己這麼努力卻落得如此下場。

到時候會不會母后,父皇都不要自己了?不,她不要這樣的事情發生絕不。 鳳冷不想跟她們多呆著瞎混時間,站起身準備走人。

萌萌第一個就掛在了她的身上。「鳳姐姐,你也帶我一起去嗎?」

「萌萌,下來,我們還要修鍊。」鳳飛怕妹妹惹得主子不開心。

鳳冷倒是難得喜歡上一個人,把她抱進懷裡。「好,你們幾個都一起去,從明天開始認真修鍊。」

幾人雖然沒說話,但是表情已經看出很高興了。

「我也要去。」

「我也要去。」同時說話的兩人分別是夜琉月和鳳妙妙,

憐心看了眼他脫臼的兩隻手,有些於心不忍。「夜公子,你還是把手臂接上了再去吧!」

「手臂啊!小事。」說完他就走到牆邊,很熟悉的一擠一推,一隻手就接好了。

另一隻手就更簡單不過了,手一推就好了。全過程別人是看的目瞪口呆,而他卻是神清氣爽。

「好了,這下我們可以出發了。」

眾人只覺得夏季忽然颳起了一陣狂風,狂風過後一片葉子孤零零的掉落在地上。

就這樣一行人轟轟烈烈在眾人各種矚目眼神中出門了,想當然這行隊伍走到哪裡都是人群的焦點。

全程只有萌萌看見什麼都好奇,都想摸摸想去買。

其他的幾個孩子剛開始只是靦腆的看看,慢慢的也放開了。

幾人手牽著手逛著大街小巷。「鳳姐姐,快看,這不是我們的鬼屋嗎?」

鳳冷看了一眼那宣傳單,摸摸她的頭。「萌萌乖,今天喜歡什麼我都買給你。」

「謝謝鳳姐姐,我這就去跟哥哥說去。」說完她就邁著小短腿跑走了。

鳳冷看著憐心熱切的眼神。「你也一起去吧!」

「主子,謝謝你。」 閃婚甜妻超暖萌 看見街上的繁華,她早想去玩了。現在主子發話,立刻加入了萌萌他們的隊伍。

鳳妙妙興趣缺缺的看看這個看看那個,只是覺得街上除了熱鬧點沒有了別的。

漸漸的鳳冷和鳳妙妙跟人群拉開了一點距離,鳳妙妙看著跟自己一摸一樣的她良久。

「你能叫我一聲姐姐嗎?」

鳳冷奇怪的看她一眼。「你本來就是我皇姐。」這件事情是無論她想不想,都是既定的事實。

「我不是那個意思。」

鳳冷隨著鳳妙妙的眼神看向一個地方,那裡居然也有雙胞胎姐妹。

而妹妹拿著一串吃的什麼給她,嘴裡甜甜的喊著:「姐姐,不哭。這個給你。」

鳳冷注意到鳳妙妙眼神中一絲的落寞,心中有股說不清的感覺。她們這對胞姐妹,從來沒有真正的親過。

鳳妙妙轉過頭眼神中閃過一絲憂傷。「我記得你從小就很獨立,也不愛跟我們玩。」

鳳冷無言,自己一個穿越心理年齡過百的人的人怎麼跟小屁孩能玩到一起……

「其實有時候我很羨慕你。」

鳳冷看了她一眼,羨慕自己廢物??

就算鳳冷不理她,此刻她也想說很多話。「我羨慕你不用修鍊,可以想吃什麼吃什麼,想玩什麼玩什麼。而我只有修鍊,吃的只能吃母后規定吃的東西。你可以隨心所欲的活著。」 鳳冷嘴角動了動。「很多事情不是你表面看到的那麼簡單。」

「呵呵,是嗎?就像你表面看的像廢物,其實比我還厲害嗎?」她眼神中閃過憤怒和被欺騙后的悲痛。

「我從來沒說過我是廢物。」對於這個她不得不糾正一點。

她語氣開始咄咄逼人。「那你意思是我們笨,都沒看穿你的掩飾嗎?」

鳳冷麵對她此刻的喪失理智,不想回答什麼。

兩人良久沒說話,鳳妙妙突然間冒出了一句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