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拜見道師!」


來到大殿中,兩人很恭敬的行禮。

道師,這是天下生靈對丁峰傳道之恩的敬稱,有萬道之師的寓意。

「不用客氣,請坐!」

丁峰示意,他重新盤坐在講道台上。說道,「兩位道友來此。不知有何見教?」

馬德風和狗盛相視一眼,最後狗盛放低了姿態說道。「不知道師,對中州形勢有何看法?」

「百萬年內,大亂難起,百萬年後,大劫當至!」

丁峰直言說道,「大劫一起,生靈塗炭,強者霸世,弱者奴役!」

狗盛眼睛一眯,又問道:「恕在下冒昧,不知道師有何打算?天武皇朝有何打算?」

丁峰笑了,揮手說道,「你也不用試探了,如我等強者,上窺聖道,下保族群,何人能脫離?當奮勇直前,證道成聖,進可開創一番盛世,退則能觀天地變遷,否則,只能作為依附存在。要想證道,就要匯聚氣運,加速修為,窺視天道,這是捷徑,也是大勢所趨,在此期間,就要兼并、殲滅!」

「可天下強者眾多,族群無數,誰能笑到最後?」

狗盛踟躕道。

「天下太大了,想要一統,幾乎不可能,因而會有幾個,甚至數十個勢力並存!」丁峰說著,逼視道,「我天武皇朝,氣運正隆,前途無量,不說統一天下的大話,將來天下紛爭,至少有一席之地,你們還猶豫什麼?」

馬德風身軀一震,插言道:「若我們不臣服,會如何?」

「弱者沒有選擇的權利,不臣服,就毀滅!」丁峰淡漠道,「你們兩個族群太弱小了,作為老祖,你們兩個的實力,也不出眾!」

「我們臣服,會如何對待?」

狗盛和馬德風都緊緊的盯著丁峰,他們來到這裡,就已經做了決定,只是還想看看丁峰的態度。

「一視同仁!」丁峰笑道,「不偏不倚,根據能力分配職責!」

「我們可否在天武皇朝了解一番?」

狗盛最後說道,在丁峰的允許下,兩位絕世強者穿行於天武皇朝,了解這裡的實際情況。

半年後,兩位強者離去,言說搬遷之事,丁峰讓金峰去負責。

「大牛!」

丁峰將大牛召喚過來。

「峰哥兒,是不是要行動了?」

大牛興奮道。

丁峰點頭笑道,「去吧,往藍血天神族、神水宮、百目族一行,給他們十年時間考慮,若不臣服,直接鎮壓他們的老祖!」

「好嘞,不過三個小族群,保證完成任務!」

大牛說罷,已經破空飛走。

「我可不會給你們太多的時間來沉澱,趁這個功夫,掃清中州,否則將來就困難了。」

丁峰望著大殿之外,開始謀划。(未完待續)

ps:不知不覺,八十萬字了!

廣場上,眾人望著丁峰的目光,都非常虔誠,十分恭敬。

八千一百年講道,天武皇朝的大羅金仙,從三十二位,直接增長到一百八十位,這種實力的增長,太過可怕了。

太乙天神之境的強者,已然有了三千位。

一場講道,讓天武皇朝的勢力,徹底的成為天下最頂尖的存在,彌補了短板。皇朝強者,也徹底被丁峰折服,甚至忠誠。

大牛徹底的沉澱下來,彌補了底蘊不足,也將修為提升到准聖中期巔峰,差一線就能突破到准聖後期,就連體魄都隱隱有突破的趨勢。

乾坤老祖已然准聖圓滿,成為世上最頂尖的存在。

這就是整個天武皇朝的變化,隨著時間演變,沉澱之後,還會有巨大的提升,而且此次傳道天下,定會吸引大量的強者前來投靠,這絕對毋庸置疑。

「最大的提升,還是我啊!」

丁峰心潮起伏,哪怕道心如磐石,依然波瀾洶湧。

他是我的終身之託 萬法反饋,又有天下生靈的念力形成氣運罐體,催化小世界,達到小千世界的圓滿狀態,也讓他的修為,步入大羅金仙圓滿。

然而他的戰力,已經不能用境界來衡量了。

「武祖,為何我的萬劫道體突破,沒有天罰降臨?」

除了小世界演化,他的萬劫道體也不知不覺的突破到四轉,因吸收海量的紫蓮,直接達到了第四轉的圓滿,體魄之強,已經不輸於一般的極品靈寶了。

可萬劫道體的突破,卻沒有引來天罰,讓他十分奇怪。可他敢肯定。絕對不是因為講道的原因。

武祖仰頭,露出莫名之色,「自從來到陰宇宙。我的道體突破,也沒有出現天罰。以我的推測,定是陰陽宇宙的形成,大道容納的能力大增,這才不會引動天罰!」

「我始終有個疑問!」說到這裡,丁峰神情凝重,也望向高空,聲音卻只響在他們三個心底,「陽宇宙的形成。真的是促進陰宇宙出現的原因?陰宇宙誕生的十萬年內,為何會加速至少萬倍的演化?這真的只是大道無意思的推動嗎?我不相信!」

「我也不相信!」法祖嘆道,「從本尊你的至強神格誕生,到陰宇宙的種種情況,我原先的猜測,已經肯定……大道,或許有自主意識,或許是某個生靈,也或許是……不管是什麼,我都無法相信。這是大道無意思的推動而演化的!」

丁峰心神大震。

武祖卻道:「這畢竟是猜想,哪怕十分肯定,也是猜想。畢竟我們的修為境界有限,看不到那種高度!也許,當初的盤古和古千秋能夠感受一二吧!對我們而言,最關鍵的還是提升修為境界,一步步的走上去,當達到一定高度時,再窺探隱秘!」

丁峰和法祖紛紛點頭。

「對了,我吸收天下生靈的念力,匯聚無邊氣運。為何不能一步證道?」

壓下可怕的猜想,丁峰念頭一轉。詢問兩位分身。天下承認,以老師對待。匯聚何等滔天的氣運,按照他的猜想,應該有成聖的可能,可結果卻沒有任何動靜。

法祖笑了,「天下生靈的念力氣運,不過是一時感念罷了,猶如無水之源,無根之木,用過就沒有了!只有統御地域,才有無窮無盡,源源不斷的氣運,這才是真正之法,證道途經。不過這種證道,卻不是我們兩個的選擇,否則就不會一直呆在山峰上了。」

「嗯?」

丁峰疑惑的看向兩人。

法祖解釋道:「依靠氣運證道,也必被氣運所累,將來成就有限,可本尊你不同,畢竟有著神格世界支撐!」

丁峰若有所思。

這時,三人才仔細的打量身下的雲台,還有丁峰手中的戒尺。

「講道台,懲戒尺,天地造化,後天極品至寶,不下於世間任何先天至寶,端的好造化!」

法祖打量片刻,不由得點頭,雲台化作了講道台,手中的尺子為懲戒尺,「講道台蘊含天下生靈念力氣運,端坐其上,心思空靈,加速悟道,又有至強守護,萬法不侵,亦有鎮壓氣運之功。至於懲戒尺,擁有懲戒之功效,蘊含絕對的攻擊,非同小可。本尊有了這兩件至寶,天下大可去得。」

「接下來,該有你忙的了,不過可以抓住機會,將中州大地的勢力整合,然後放眼天下。」

武祖說著,望了一眼南方,和法祖相視點頭,一步邁出,消失無蹤。

廣場上,除了乾坤老祖和大牛感應到兩人之外,其餘強者,盡皆沒有絲毫髮現。

「他們兩個,竟然……!」

乾坤老祖心神震顫,僅有的一點雜念也徹底的消失。

大牛則沒多少意外。

片刻之後,三道流光破空而來,落在了丁峰身前。

Website 丁峰揮揮手,讓金峰等人離去,只留下乾坤老祖和大牛。他看向趕來的龍天三人,拱手笑道,「見過三位師兄!」

「小師弟,果真是你,讓師兄當真意外。」太昊大笑,「小師弟有這等成就,讓我們三個汗顏啊。」

「此事過後,小師弟已成天下師!」

少康欣慰道。

「小師弟,我想知道,你接下來要如何?」

龍天目光灼灼,直接掀開了局面。

唰……!

正在這時,又一道流光破空而來,落在了眾人身前,強大的劍意,凌霄的殺氣,讓眾人無不動容。

「大兄,大牛!」白劍一大笑道,「恭喜大兄,功德無量!」

「哈哈哈,老白,你終於來了!」

大牛走過去,拍了拍白劍一的肩膀,挑挑眉,得意道。「現在我的修為可先你一步,要不掂量掂量!」

「怕你不成!」白劍一撇撇嘴,看向龍天三人冷聲道。「他們是來找麻煩的?」說著,他手中劍發出沖霄的劍意。

太昊三人大為震動。

「劍一。不要無禮,他們是我師兄。」丁峰走上前來,擺擺手,笑道,「八師兄,我們來到這方世界,就是為了謀求機緣。至於我、我們天武皇朝,當然是收服周邊。放眼天下!」

「這條路很艱險,很困難,稍微不小心,就會身死道消,這樣的例子可是太多了。」龍天點頭道,「你做好準備了嗎?」

「初來時就有了準備,更何況現在,已經有了深厚的基礎。」丁峰大有深意道,「三位師兄,陰宇宙。如今的洪荒世界,太過廣大,機緣自然無數。據我推測。將來聖人的數量,雖不至於三千之數,恐怕也不會太少,至少會有百數,這絕對是肯定的。而我們現在的爭鋒,不過是為了首位聖人之爭罷了,除了獲得氣運,獲得先機,還要承擔遭受天下強者圍攻的危險。實際上並不划算。就如三位師兄來說,佔據人族之祖位。將來定有大氣運,可也是天下強者關注的焦點。一旦有異動,絕對會遭到圍攻。師兄以為然否?」

龍天點頭,「這也是我們祖庭默默發展的原因。可你呢?傳道天下,已然成了天下師,有成就道主的潛能,也肯定會成為諸強關注的焦點,一旦你有證道的苗頭,你想象會有什麼結果?」

「不過是圍攻罷了!」丁峰不在意的笑道,「可我有實力,有勢力!」他將自己掌握的力量完全展現了出來,「我自身的實力,掌控兩件後天極品至寶,戰力之強,可與亞聖爭鋒。乾坤老祖已達准聖圓滿,是天地間少有的大能,大牛和白劍一都是准聖中的強者,還有陰陽老祖,再加上我天武皇朝近兩百位大羅金仙!」

「我敢肯定,將來定有大量的強者前來投靠,更關鍵的是!」丁峰手指身後,「我有他們兩個的支持!武祖和法祖,各自佔據一座鎮壓蒼穹大地氣運的神山,造化無盡,氣運深厚,卻沒有強者敢犯,可知他們有多強?」

「三位師兄,我這等實力、勢力,何懼其它!」

說到最後,丁峰傲然道。

「可還是不夠!」龍天搖頭,「天下強者何其多也,從陽宇宙而來的亞聖強者,我就發現了雙十之數,我不知道的恐怕更多,另外還有轉世的聖人,你如何面對?」

大牛、白劍一、乾坤老祖靜靜的聽著。

太昊和少康也沒有插言。

他們都明白,這兩個師兄弟看似平淡的談論,實際上正在爭鋒相對,進行試探,在彼此說服。

「又有多少能全心全意的聯合一起?現在又有幾個真正的達到亞聖之境?」丁峰笑道,「再說,現在的天武皇朝,還有我丁峰只要一言,不說天下強者竟從,就說周邊,有幾個膽敢反抗?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天武皇朝的力量必定大幅度的增長,另外,我再次講道,又會有什麼局面?八師兄,你說呢?」

龍天長長一嘆,「我本想以我之能,發展人族,謀划中州,放眼天下,可你這一講道,萬法唯我,萬道隨心,太過恐怖,徹底的打亂了我的計劃!你單身一人還好,可你身後有這麼多強者,在雙臂一呼,定有無數沒有傳承的強者前來投靠,即使有傳承,有勢力,恐怕也經受不住大道的誘.惑!我們祖庭雖強,潛力雖無窮,可現在的底蘊並不深,難以征戰天下……不過師弟,要是祖庭附庸,你如何對待?」

「師兄,你記住,我是人族!」

丁峰嚴肅道。

龍天一震,笑了,「那好,師兄我就給你個承諾,若是你掃蕩了周邊,收復了萬獸宮,我祖庭就隨你征戰天下!」

「好,我丁峰也給三位師兄一個承諾,若將來有成,定為師兄們謀划聖位!」

丁峰鏗鏘道。

龍天三人並沒有停留多久,打成協議之後,破空而去。

看著離去的身影,眾人都無法平靜。

「從今以後,不用擔心祖庭了。」白劍一感慨道,「其餘勢力,也就寥寥無幾!」

大牛點頭道。「是啊,等消化收穫之後,就可以開始掃蕩了。不過老白,西邊可要你好好的鎮守了!」

「有我在。你們放心!」

白劍一體內劍聲吟鳴。

乾坤老祖則神色複雜,最後一嘆。

「將來聖位,定有我們!」

丁峰看了看乾坤老祖,豪情說道。

「哼哼,聖位算得了什麼,我的目標是道主,是劍主,唯一劍主!「

白劍一雙目之中。劍意幻生幻滅,隱隱有成就自己殺道的韻味。

「哈哈哈,這才是我認識的老白,聖位算得了什麼?道主才是我們的目標,你為劍主,我為戰主,至於峰哥兒嗎?那就是道主之主!」

大牛氣概萬千,卻讓丁峰忍不住翻白眼:劍主?戰主?道主之主?也只有大牛這種沒心沒肺的人物才能說出這種豪邁萬千的話來。

百年後,金峰來到了大殿中。

「武皇,飛馬族的馬德風。天狗族的狗盛聯袂來訪!」

金峰沖講道台上的丁峰行禮說道。

所謂的武皇,乃是天武皇朝對丁峰的尊稱。

「哦?有請!」

丁峰站起身,下了講道台。看著金峰將兩位強者接引過來。馬德風人高馬大,給人一種狂放之感,而狗盛卻身材矮小,有點猥瑣。

「拜見道師!」

來到大殿中,兩人很恭敬的行禮。

道師,這是天下生靈對丁峰傳道之恩的敬稱,有萬道之師的寓意。

「不用客氣,請坐!」

丁峰示意,他重新盤坐在講道台上。說道,「兩位道友來此。不知有何見教?」

馬德風和狗盛相視一眼,最後狗盛放低了姿態說道。「不知道師,對中州形勢有何看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