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放開我。」


凌風不能放,他要先把道理講明白,要不然待會這個小丫頭一直追著自己打怎麼辦?有些事情還是要說清楚啊。

啊?捏人家手是怎麼回事?條件反射…對!

「我跟你說,你這樣是不對的…」他繼續說了。

「啊…我打死你。」洛十香臉色通紅,另一隻手羞憤擊來。

「啪!」

再次被凌風抓住。

「轟!」

一隻腳踢開,被凌風的腳彎著夾住。

「蓬~!」

他因為平衡力不怎麼地的原因倒下,而洛十香也跟著倒下。

兩人就像紐扣一樣奇怪地纏繞在一起。

落地的瞬間,他們大眼瞪小眼,對視了足足好幾秒。

近距離看,洛十香還真美…

睫毛很長,眼睛很大很亮,皮膚很白,味道也香。

「啊…」洛十香率先回過神來,尖叫。

「放開我,你個淫賊。」

生活在港片世界 「姑娘,我得和你說清楚,我不是淫賊,真的不是,我這是正當防禦…」

「好好,你說的都對,我保證不打你了行嗎?」洛十香大急,這種姿勢,要是被山河宗的人看到,跳到黃河都洗不清了。(黃河是哪條河?)

「你真的保證?」

「真的保證!快放開我!」她都快哭了。

「好!既然你已經領悟了天地之大道,那我就放開你吧。」聞言,凌風欣慰點了點頭,放開手腳。

朱雀劫 「咻~!」

洛十香如同一隻受的驚小兔子,脫開束縛的瞬間一串離凌風遠遠的。 她警惕地望著凌風,到沒有離開逃走。

這個人,到底是什麼變態?竟然如此強大!

沒有使用生肖之力,居然輕而易舉將自己束縛。

是其他勢力的姦細?可是姦細哪有這麼高調的?不合道理。

回頭讓宗內好好調查一下。

想到剛才的一幕,她的臉一下又紅了,眼中有一絲羞憤閃過…

凌風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滿臉笑意。

「第二階段在那邊檢測,跟我來吧。」

他還想說什麼,卻被洛十香無情打斷。

小姑娘顯然不想和他多談,說完那句話后便轉身,帶路,任由凌風在旁邊自說自話,全當耳邊風。

凌某人覺得沒有意思,聳了聳肩,也不再說話。

……

「系統,我的任務算是圓滿完成了,你看洛十香都已經完全接受了我的意見,她剛才說了,我說什麼都對。」

那是被強迫的好嗎?要臉不?

系統若是有眼睛,肯定會對著凌某人翻白眼。

「雖然你的做法很奇葩,不過也算完成了這個支線任務。」系統冷冰冰地道。

「這也成?」凌風驚喜若狂,沒想到威脅強迫對方接受也算。

「有時候,絕對的實力也是一種手段。」系統道。

絕對的實力,可以讓人臣服,不管是真心臣服或者是心有芥蒂的臣服,都是臣服!

洛十香也是一樣,管她是真的被說服或者是心有不甘地接受,反正目的已經達到了。

「絕對實力!」凌風沉吟。

……

「這裡便是第二階段的測試之地。」

洛十香帶著凌風穿越長廊樓閣,假山湖水,來到第二階段的檢測之地。

這是一個廣場,廣場上空蕩蕩的,稀稀拉拉站著一些人。

廣場上除了人之外,只有一座石梯,石梯由長方形的青石組成,令人訝異的是,那一塊塊青石居然說懸浮在空中的,從地上一直延伸到天上。

一共九個階段,每個階段有三個台階,加起來有二十七個台階。

台階的盡頭,有一個不大的平台,平台不規則,黑色污漬滿布,有些地方還開裂殘缺,給人一種滄桑之感。

那個東西年代久遠,也是懸浮在空中的。

長長的台階,散發則淡淡青光,籠罩一股神秘的氣息。

「這是來檢測第二階段的凌風,你們給他檢測一下。」洛十香微笑道。

有幾個年輕弟子走上了,有男有女,樣貌不凡,小眼睛里閃爍著自信。

清晨里的朝陽,這句話形容他們更為合適。

「是,洛師姐!」

洛十香點了點頭,回過頭來對凌風道:

「你自己在這裡檢測,內院還有事,我先走了。」

對凌某人說話時,聲音有點清冷。

「有勞!」凌風也不在意,拱手,目送洛十香離開。

小丫頭離開后,這裡的人眼睛都亮了起來,一群好奇寶寶紛紛發問。

「你是洛師姐的親戚?」

「難道是洛師姐的侍從?」

「能夠讓洛師姐帶路,絕對不凡。」

「是啊,她可是我們山河宗第一美女,第一有前途的修士,而且性格溫柔大方,是眾多男道友心目中的完美伴侶。」

「剛才洛師姐居然和我說話了,能夠和她說一句話我已經滿足了,近距離看她一眼,聞一下她的味道,這輩子死而無憾。」有個胖修士眯著眼睛幸福地道。

有那麼誇張嗎?我不僅近距離看了,抓手,聞味道,還一起躺過…我有炫耀過嗎?

「我接下來要怎麼做?」凌風問。

他不想和這些「花痴」多糾結,某家可是有任務在身的男人。

「你先上登天梯,我們把你的資料整理一下。」胖修士道。

「哦!」凌風點頭,踏上登天梯。

這一次,絕對不能裝逼,我要低調,一定要低調,等一下測試的時候,不可以使出全力,

這樓梯還真是怪異,台階居然是懸浮在空中的,我還以為會搖晃,不穩當,沒想到這麼牢固。

話說,是想讓我從平台上跳下去了,看看我的傷殘程度,然後給我評級?

耐力? 鬼夫 這裡比什麼?也沒什麼好比的啊。

下面負責測試的那些人拿著玉簡,在討論著如何填寫資料。

「其他的都已經明確,可是背景關係這一欄怎麼寫?他好像和洛師姐關係不一般,要不就寫洛師姐親戚?」

「不成不成,洛師姐和他也不知道是什麼關係,親戚?侍從?還是其他,有待商榷。」

「是啊…麻煩…麻煩!」

他們拿捏不準。

「那個…各位道友,我已經上來了,接下來要怎麼做?快點測試吧,我趕時間。」

平台上,凌風問道,來這裡幹什麼?什麼都沒有啊。

「你稍等片刻!我們商量一下給你答覆…」胖修士回過頭面色平淡地道,然後想轉過頭和同門一起討論,可是脖子才扭到一半,他就猛地轉身!

「卧槽…卧槽…卧槽…你你你…你上去了?」

他驚悚地道,宛若白天見鬼一樣,以最不可思議的口吻怪叫。

「什麼大驚小怪…」有人同樣回頭看著凌風。

「卧槽…卧槽…卧槽!」

他們看到的第一眼,第一句話都是卧槽,可以想象,這些人內心到底有多麼震撼。

「你居然上去了!」

「天啊,卧槽了!這是幻覺嗎?」

這些弟子表情精彩,手中很多玉簡居然不知不覺掉落在地。

「怪物!」

「莫非天梯壞了?」

凌風滿臉黑線,非常不滿。

不是你們叫我上來等著的嗎,現在又以一種看怪物的眼神看我,這是什麼情況?耍我啊!

「你先下來!」胖修士道。

「哦。」

果然,是想讓我從這裡跳下去是嗎?幸好老子有無敵之身,要不然真得被你們玩死。

「彭!」

凌風從平台上縱身一躍,直接跳下。

按理說二十七個台階的高度而已,並不是太高,可是落下的瞬間,他卻將地上砸出了一個大窟窿。

多虧有系統開掛加持,要不然可能會受傷。

「噗噗…」

看到他跳下,周圍的人絕倒一片。

「他他他…跳下來了?」

「真跳了,我親眼所見!」

「廢話,好像誰沒親眼所見一樣。」

……

「你們這是?」

這些人搞什麼東東,讓自己上去又叫自己下來,自己都一一遵從,還像見了鬼一樣,怎麼了?有病!

不管如何,這次絕對不能裝逼了,待會假裝受了傷,混個及格就行。 「你…你沒事吧?」

胖子宛若看一朵奇葩一樣看著凌風,表情扭曲怪異,彷彿被風油精塗抹過了一樣。

「此話何意!」

我是該說有事還是說沒事?如果說有事,他們會不會直接講不及格然後把我刷掉,若是說沒事…會不會有點裝逼,畢竟剛剛他們都像看了鬼一樣…

等等,莫非我無意間又做出了什麼駭人的舉動?可是我什麼都還沒做啊,你們驚訝個毛線!

「就是問你有沒有受傷!」旁邊一個面色紅潤的女孩子問。

這個女孩子,到也眉清目秀,就是那雙凌厲的眼睛看著有點不舒服。

「我…我是受傷還是不受傷?」

凌風拿捏不準。

「受傷了就是受傷了,沒受傷就是沒受傷,有什麼好糾結的。」胖子黑著臉道。

「哦…我不知道!」

先說不知道,接下來看看情況再決定受不受傷吧。

打住…是不是偏離話題了?這他媽是受不受傷的問題嗎?

「你,過去看看天梯是不是出問題了。」胖子偏過頭,吩咐旁邊的助手前去檢查天梯。

Leave a Reply